芩子叫了半天没反应,算命的说

最近无事可以生非,天儿又热得紧,于是收拾好了便打道回府去了乡下。
  (一)八戒来了
  “八戒啊八戒,你咋就不吃东西了勒?”还在屋外就听见了奶奶对“八戒”说的话。咦?八戒?什么意思?家里来客人了?
  非也。八戒乃是奶奶新买的两头小猪!我滴神呀,还以为是嘛呢,原来是猪啊。
  “干嘛叫它八戒啊?”我问奶奶。
  “那电视剧《西游记》里面叫猪,不是都叫八戒吗?”奶奶振振有词的说。切,人家那八戒和咱这八戒能一样吗?在心里刚刚默默的说完,奶奶就补了句,那电视里的八戒原型不就是猪吗?哈,这都知道,看来老太太看电视勒。要知道每次叫老太太看电视,她老人家肯定都是说,怪废眼睛勒,不看!
  时近晌午,吃过午饭。刚提了一桶的猪食,到圈门口,就听见八戒在“哼哼”的叫唤着。将猪食倒在猪槽里面,两八戒就“饿狼扑食”了。半小时后,两八戒就吃饱喝足躺在了一边,等待着下一顿食物的到来。
  唉!果真是静坛使者·八戒的亲戚呵,几千年了,还是老样子。真真儿是八戒啊!
  (二)八戒想逃
  夏天的午后,最难熬,老是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我靠在藤椅上打着瞌睡,“咚咚”的几声将我惊醒,一时没反应过来,碰在了门栓上,啊呀妈哟,痛死我了。刚想喊,就听见有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于是乎,凝神静听矣。
  “老大,咱逃吧,反正这时候院子里没人,从这跳出去就自由了。”
  “容我想想,此时不宜逃走啊,老二。”嗯哼?这谁啊,怎么在像是商量要逃跑啊什么的呢?
  不对啊,怎么感觉这声音这么熟悉呢?我勒个去,是咱家新买的小猪八戒的声音啊!冲冲跑到圈门口,准备斥责一番。不行,得再听听,也好想个法子收拾收拾这两家伙!
  “干嘛不走啊?老大”,老二激动的说着。
  “老二,你猪啊,也不想想?”老大躺着说道。
  “我不就是猪吗?还想啥勒?有什么好想的,走吧,哥哥。”老二在一旁很是着急的劝说着老大,还不时的瞅瞅外面。
  老大恨铁不成刚的瞟了老二一眼,悠哉悠哉的说道:“咱两初来乍到,对目前的环境都不熟悉,就算逃了出去也跑不远啊!还是会被逮住的。”
  哇塞,还是老大聪明!老二崇拜的望着老大。
  老大又说道,咱们在等等吧,等环境熟悉了,咱在寻个合适的时间一走了之。
  哈,太可恶了这两家伙居然这么胆大!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商量如何逃走。我生气的从门后闪了出来,对着八戒吼道,尔等如此大逆不道,想要逃走是何居心?平日里待你们也不薄,这样做可对得起刘氏(奶奶的姓氏)?
  也许这两家伙从未见过我如此,竟也安分了下来。几日下来倒也安静了许多,圈里没有了杂音。为了以防不测,我还是和奶奶找来了几块木板,将圈门又增高了不少,八戒们看着我这样做,竟然有些出神。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一、谜题
  这次应该可以让所有的疑问和猜想有个大概的图形了,原来一点点的迷惑和所有的点点痕迹让芩子总是找不到正确答案。此刻竟然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昨天夜里芩子洗澡出来,发现爸爸没在家,门口的出门鞋也在,拖鞋却没在了,如果出去了也应该换拖鞋呀?芩子叫了半天没反应,于是想着爸爸和他捉迷藏呢,所以到处找找,床下、窗帘里、柜子里,突然她偶然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卧室进门的上方原本是个假吊顶,可是突突突的有些响动,她抬头细看,用棍子敲了敲,嘭嘭嘭的一听就知道是空心的了,她想:“爸爸不会躲这去了吧?”于是顺着一路敲敲,都是空心的一路相连到衣柜的上方,也是可以连到客厅及副卧室。出口呢?就在她追踪这条通道时,可能真的有人开始紧张了,绝对不是幻听,有忽忽忽爬动的声响感觉很急切。“不会真是爸爸吧,那可就有味了,爸爸都快成007了!”芩子笑着想。
  她追踪到了副卧室,那个假吊顶应该连着衣柜的最顶层,芩子打开柜门发现柜子的贴纸有新贴的痕迹,原来的颜色深如黄泥,现在全是微浅黄了,而且柜里的边沿都有一些松边的纸贴痕迹,有种被人经常撕贴的感觉。她又敲了敲和假吊顶相通的那面柜墙,嘭嘭嘭依然是空的,只是多了面木柜墙的遮掩。芩子大胆的猜想,是不是全部都相通了,因为曾经她也因为自己卧室的衣柜顶层有一些痕迹也想过这些问题,可是由于不确切和父母说她乱想而放弃了。其实芩子是个很细心的女人,从小养成了喜欢收拾爱整洁的性格,她放过的东西都能知道位置和方法,如有动过肯定有数。有时她真的知道有人进过她的房间动了她的东西,只是没有发现掉过什么很值钱的物件而没有做声而已,因为她也曾和父母急切的反应过,可是她的爸爸总会很生气地说道“我们家都是普通家庭,又有什么值得偷的,何况小区楼下又有保安哪来那么多的坏人?”几次三番后芩子无语,只有在嘴里嘀咕到:“那你干脆夜不闭户嘛!我又没说是贼,也就是告诉你们有别人进来的痕迹嘛,算是提醒或是提高安全意识也好嘛!唉!总有天你们会知道那时的言语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刺痛我呀!可我情愿此刻背负你们的责怪也要说出自己的发现,有些的确是想错想多了,可是没有那些点点滴滴的微痕,我也不会往那个方向想呀!”
  这样的感觉大概有了几个月了,断断续续地纠结在芩子的心里,凡事都该有个目的和动机呀?芩子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她认为家里的确属于中等阶层,就是有别有用心的人前来企图做些什么,那也该有个具体的目标呀?现代人的家庭都不会将现金大量放家里,就像原来的玩笑说法,把钱埋在土里、藏在缸里、或者塞入墙缝等等那些过去的岁月中流下的这些老百姓们常说家庭放钱的方式几乎没有了。再说家里也没有任何值钱的物件呀,有的话也不过是一点点女人的穿戴小物件,如戒指、项链等,这都是平民百姓家里很普遍的呀,不会为了这些而花费脑力、劳力来做如007特工或地下道战役似的庞大或高科技作业吧?不成比例又没利可图。所以芩子也很矛盾,有时执着的想解开谜底,有时又不想太费脑费心,如果真有其事那么总会暴露在某天,遇到这样的事那也应该属于侦探类型的该归公安来管吧,他们的业务能力何须我来出面呢,熟话说得好,防范于未然,可总该有个什么来值得防范吧?唉!谜题……
   父母也曾开导过,凡事讲究证据实事求是,别瞎猜乱想的,芩子也觉得对,事实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那就静待花开瓜熟蒂落,当今是个法制和科技都逐渐开始完善的社会,处处监控花开,样样都能提取化验,担心啥呀?芩子摇摇头说:“管它呢,静观其变吧,以静制动是最好的态度!”
  芩子的隔壁是位高龄老人,还是位老艺术家,写得一手好字,在江南小镇上还是有些名气的。每天都会有些慕名而来的人们求字拜师的。老人姓禾,叫禾明楚,他的夫人姓陈,我们却喜欢亲切地称呼她禾奶奶。禾爷爷有80多高龄了,禾奶奶略比他小几岁。每天清晨或傍晚,两位老人都会相扶着出门散步,秋看落花、冬赏雪景、夏闻荷香,生活对他们来说是种惬意的享受,曾经经历过历史坎坷,经历过人生痛楚的老人们知道珍惜和热爱今日平静安祥的岁月。禾奶奶生了五个儿子,故事就是由他五个儿子引发的。
  
  二、“五子登科”
  老大叫禾志祥,瘦高瘦高的,脸也尖尖的,有股猴子般的灵活,别人送外号“猴哥”。他也的确有着灵活的头脑。哪里有利益的事情都想削尖了脑袋去得一份利益。此刻,他站在他父母家的阳台上抽着烟思考着问题,因为他们五兄弟是轮着照顾父母的,所以这个月轮到了老大。他望着窗外的风景在想:“老头子身体一天天不行了,这家里的兄弟几个虎视眈眈地看着家里的财产,这老头子还没好好的给我们开个会商量,我得想点什么法子多搞点财产的分配就好了!”他把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刚好被他媳妇看见了,“你这个鬼家伙,我卫生不难搞是吧?”她开口叫到。“哎!老婆,你说说这老头子都这会了怎么还不和我们哥几个说说遗产问题呢?”“是呀,老禾,你说说这一分财产吧,那几个兄弟都猴精猴精的,特别是老四,滑滑溜溜的绝对会有鬼点子。”“嗯,我们得好好想想可别吃亏了。”于是这两口子开始合计着小算盘了。
  老二叫禾志平,胖胖的身形圆圆的脸,一副憨厚的模样,可是脑袋里也装着个小算盘,话不多却暗藏心机有很多小九九。人送外号“铁算盘”!他正在厨房炒菜,妻子也在厨房洗菜,他突然地开口说道:“唉,这看着老爷子一天天的不行了,可是这遗产问题怎么也不和我们商量商量呢?”“嘿嘿,你急啥呀?你老妈还在呢,遗什么产呀!”他老婆答道。“老妈那好说,她绝对没有反对意见的。“那你也别想多拿什么,你那几个兄弟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唉,是呀!我也正想这问题呢,怎么能多得点呢?”禾志平边炒菜边在想着这问题,不小心盐放多了。
  老三叫禾志杰,个子不高也不矮,说来奇怪就他把父母的优点给全捡了,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就是胸无点墨,人称“花花公子禾留香”。女朋友不断,绯闻不断,家庭大战不断。虽说他贪玩可是也不是省油的灯,对女性嘴可甜了,再说大多数女的也不都吃这一套吗,呵呵。此刻他正坐在牌桌上叼着根烟,身边坐着位美女陪伴着。牌桌上一个叫“八戒”的男人开口取笑禾成杰道:“我说禾公子呀,身边美女如云也介绍几个给我认识认识呀?”哈哈哈,桌子上的人都笑了。“哎!哎!笑什么呀,你们这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禾志杰反驳到:“谁叫你们父母把你们生得歪瓜裂枣的呢,哪有我这么帅气呀!呵呵呵……”另一个叫老四的人又开口调侃道:“你这风流公子有个好爸爸咯,艺术家呢,一手毛笔字那是写得相当好,给你留了几幅呀,你可别拿出去全卖了,败家子样。”“呸,你个龟孙子就没好话说,不过说真的,我对这毛笔真不懂,不过我家那老爷子也没有留什么给我们,怕是要等到那时候了吧!”禾志杰边打牌边说道。旁边的女人开口了:“禾哥哥,你说好的要送我礼物的喔。”“哎呀,急什么急,牌还刚打就要礼物,别触我手气咯,你个蠢婆娘!”禾志杰用手掐了掐那女人的脸,女人顺势和他稍微的打打闹闹起来,引起一片笑声。不过这禾志杰心里也开始对这遗产问题默默地盘算了起来。
  老四叫禾志青,那长得呀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用三角来形容他一点也不过份,从眉到眼再到嘴简直是个活脱脱的三角板教具了。凡人和他打道他必要占些便宜,人称“雁过拔毛,人过留财。”他此刻也没有闲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心里那个转得超过波音747了,关于老爷子的遗产问题他早想过很多次了,总想多搞点财产心里才舒服。
  老五叫禾志贤,不知道是这名字取的原因不,他果真在外地工作生活了,难得回来一次,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回家团聚。他中等个子偏胖,外表平常却有种小才气透出,所以现任某公司主管职务。他对于兄弟轮流照顾父母的事情只有出钱给那四兄弟了,远在外地就只有麻烦他们了。关于老爷子的遗产问题他心里就是想着别吃亏就行。
  禾志祥回到了客厅中间,父亲在午睡,他四下打量着家里的墙上,又看看家里的装饰物,因为父亲是个老艺术家,也喜欢些瓶瓶罐罐的,在我们的眼里看来没什么好看的,但是老艺术家们会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和收藏吧!环顾四周后,他的确想拿几样收为自己的,却又怕兄弟们的合攻。他的脑袋飞快地转动着,怎么样才能把某些字画和花瓶等艺术品藏几样拿走且不知不觉呢?一个主意慢慢地形成了。
  突然有人敲门,“砰砰砰”的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老三角”来了,禾志祥连忙开门,心想:“这鬼东西,这时候来做什么?”“老三角”进来了,看见哥哥客气地叫了声“哥”。”老四,你怎么来了,快喝点水吧!”“哥,你在做啥呢?”老四对大哥做了个鬼脸。“我能做什么?还不是看报喝茶。”“呵呵,好呀,修心养性的!哥,问你个事。”老四把嘴凑到了老大的耳朵边悄悄的说道:”我们家这老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怕哪天归西了连个遗嘱都没有呀?”老四说完眼睛还一眨一眨的狡黠发亮。老大心想:“就知道这老四会想到这个,我先稳住他再说。”于是说道:“老四呀,这老爷子还在家呢,你这话给他老人家听到了岂不会气死他呀,先不急,等哪天大家都到齐了我出面提下这事,你放心保证会公平公正公开啊!”老大一副法官似的架势。老四心里咯噔一下:“不好,预兆不好,这家伙肯定有什么阴谋呢,老阴谋家。”老四脸上堆笑地坐下,环顾着四周,如果可以的话,大家可以看到他那三角眼珠在呼呼呼地转动着,四处找寻目标。一个主意也浮上心来了。
  老四一走,老大媳妇连忙过来和禾志祥说道:“老鬼呀,这家伙怕是要出手咯,老四可是雁过拔毛的东西。”禾志祥一脸深思的模样点点头,“只怕是呀,这鬼崽子可不是好对付的。”“哎呀,你蠢呀,常言说的好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抱成团呀!”“呵呵呵,老婆子耶,这时候你咋这么灵活了呢?”禾志祥恨不得一把抱起老婆转一圈了,无奈太肥了,有些抱不动。他媳妇接着说:“你这几兄弟呀老四最厉害,老三呢是个光面丝瓜办不了事是个倒事的主,老五又在外地,还是老二是个好人选,外表憨厚的心里精怪,你们俩天做之合咯。嘿嘿嘿!”她说完了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了。“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个了,还是你的脑袋转些。”
  当天晚上,老大禾志祥就来到了老二禾志平的家里,一番客气过后落坐。“老二呀,一看到你我就想起我们小时候去田里捉泥鳅的事,要不是你下手快,我怕会淹死在那小河里咯!”老大说得感慨万分。老二禾志祥一看不对呀,又忆苦思甜了,这老招式一出肯定有事了。于是他说道:“哥,别,别说这个,都是一胞兄弟的。”其实老大是想套套老二的感情度,再则也想看看他会对他接下来说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唉,我们都老了,这老爷子身子骨一天一天的和落叶似的了,哪天说不定就飞落了呢?唉!”老二一听呵呵,主题来了。他也想套套哥哥的想法便问到:“是呀,父亲这位艺术家岁月不饶人呀,你看他这么多人喜欢尊敬的,那么多字画和自己的收藏,多么有品位的一个人呀!”说罢摇摇头叹气。老大一听口风,也有点路。不过脸上依旧愁眉苦脸地说到:“是呀,他的爱好和才艺我认为应该传承下去,对吧?”“那是必须的。”“这个,这个才艺嘛还是让我们的后代去学吧,我们都差不多啦!”老二接着说道:“我们还是传承他老人家的收藏品吧!呵呵呵!”这两个人在心照不宣中互敬一杯茶。于是他们秉烛夜谈呀,直至月上树梢头。
  现在的高楼大厦都是摄像头密布,如何能逃脱这个是老大和老二最大的问题,他们把一切都策划好了,唯有这个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好办法。他们选好了父亲的收藏品:一幅画和几个别致花瓶。办法就是狸猫换太子。他们分别四处走访。他们不走高端的仿师,专走民间艺人呀,连盗墓的都认识了几个,反正是不寻到蓬莱不罢休呀。经过努力还是找到了个又实惠又还有点艺术才能的捏面人师傅,老二刚开始告诉老大说是个捏面人的艺人时,老大跳起来好高,“你和我开什么玩笑,捏面灰的呀,你是被面食胀蠢了吧!连正事都找个捏面灰的!”老二禾志平说到:“你个猪头哥,我把脚都跑断了才找到个实惠又好的艺人,不信我带你去看看,我把那瓶瓶的照片都给他了。”老二也有些生气的开叫了。“我的哥耶,我叫你哥了,你咋不干脆要那盗土墓的地老鼠去办呢?那还办得砸锅得快些。”禾志祥急了。第二天他就和老二下乡去见识那位捏面人师傅了,长途车下车后左转右转的,累得老大要死,他气喘吁吁的对着老二指道:“你个家伙,亏你这都找到了,你是去支边来了吧?”“哥,你看你看这里山清水秀的,风景无限呀,那电影里的高人不都住在世外桃源吗?”老二掺扶着老大回答道。“你呀你呀,你咋不去电影里呢?”老大一屁股坐到河边的石头上。好不容易来到一户农家小院了,真是千山看尽后方显桃花源呀,院子里竹翠花红,小桥流水,精致小巧的很是秀美。“嘿,就是这吗?老二。”“是的咯。”老大一下子精神焕发,眼睛闪光了。他走进院子里想用手去摸那翠绿的竹子,“哎,别碰。”“怎么了?”“那竹嫩,嫩,别碰只能用眼光爱抚啊!”老二认真的说道。说的老大一脸的诧异又一脸的欣赏。

听说有个算命先生算的非常准,三兄弟想逗他一逗,就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行动.

先是老大来到算命先生面前说:“我想测测最近运气如何?”算命的说:你测什么字呢?“半夜猪拱门”,老大说。测字先生仔细打量他一会儿说:“明天有人请你吃饭”。第二天,老大生意上的一个朋友托他帮忙,果然有一顿饭局,海吃了一顿。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芩子叫了半天没反应,算命的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