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志儿的爸爸见志儿

  志儿出走了。确切地说,是失踪了。
  前天,志儿的爸爸见志儿半夜回家,先是数落他几句,见他没悔改之意,便打了他两耳光!臭骂了他一顿。第二天醒来,志儿就不见了。他一声不吭,字也没留,一个人突然悄悄地出走了,无声无息的不知道去向。志儿娘打遍了所有亲友和熟人的电话,竟然没有一个知道志儿音讯或下落的。志儿娘傻了,这几天哭得眼睑浮肿,声音都嘶哑了。
  志儿的爸爸天天泡在建筑工地上,忙活着盖他家的新房。虽然工程活全都包出去了,可是总有些余活得东家自己干。说是余活,他一个人起早摸黑地总也干不完。晚上回家还得清算账目,计划明天急需要的建筑材料。有时事情多,忙得顾不上吃午饭!志儿娘见饭菜都凉了,还不见老公回家,便骑上电动车给他送了过去!
  仲夏的阳光毒辣辣的,如火焰般烧烤着大地,触肌若火燙。志儿的爸趁石匠午休时间,一个人拿着水管在冲淋楼面和砖墙。他汗流夹背,衣衫尽湿。头昏昏沉沉的,似乎有些晕眩。
  “吃饭啦!”志儿娘没好气地叫了一声。
  志儿的爸停下手中活,洗了把手和脸,端起大碗狼吞虎咽起来!
  “你就不关心一下儿子!”志儿娘望着老公,许久才碰出一句话儿。
  “啥?关心儿子。谁关心盖房子?谁关心老子?”志儿的爸满脸的不悦,“你就知道搓麻将玩,儿女全被你宠惯坏了,我一个人忙这又忙那,忙不过来;你母子不仅不帮忙还尽添乱,像话吗?”
  “你不打他,他怎么会赌气出走?他是我们的亲骨肉、心肝宝贝,我不宠谁宠?我不惯他谁惯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我也不活了!”志儿娘越说越伤心地哭了起来!
  “哭,哭,你就知道哭!早知如此,你就不该把他宠惯得好吃懒做,读书不用功,做事又怕吃苦!叫他以后怎么挣钱养家,怎么做人?”
  “我不管,反正我的心没你那么狠恶。不跟你说了……”志儿娘气愤地跨上电动车欲回家,手机突然响起。
  “妈妈,我终于联系上志儿以前很久没用的QQ号,他说在浙江打工和位朋友在一起。要家里人放心不要找他!他就发了这两句话,再也联系不了他。”是大女儿娇娇打来的电话。
  “啊,是他吗?你多联系一下,让他打我的手机,告诉他快把我急死了!”志儿娘听到有儿子的消息立刻来了精神。
  “嗯嗯……,我已联系多次,可是他再也没有回复了!我也不确定他是否志儿。”娇娇无奈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呢?我也怀疑不像是我的志儿。”志儿娘一见泪丧,心中迷茫!
  “唉!我这辈子倒啥霉?怎么遇上你们母子俩?一个比一个烦人,气死我了!”志儿的爸长叹着自言自语:“人家盖房高高兴兴,我家盖新房都不关心,好似帮别人家盖房似的!没一点喜庆!”这时,手机又响起。
  “华仔啊,你儿子出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心中、眼内还望我这个娘么?你赶快去把志儿给我找回家来,没找到人你也不要认我这个娘了!”志儿的奶奶打来电话!
  “妈,我忙的要死,家里没个人帮手,还尽添乱,怎不叫人生气?”
  “再忙,你也要把志儿给我找回家!你辛辛苦苦盖新房为了啥?没了儿子看你咋办?”
  “这么不懂事,不争气,无良心、无出息的儿子死了拉倒——”志儿爸发怒了!
  “阿华,你怎么这样和老妈说话呢?你累了就多歇歇,不要干起活来像拼命。你儿子不听话也不要动不动就打他,毕竟长大了,有他自己的思想和向往,你不能强制逼他按你的思想做人。要知人各有志,勉强不得啊!”大哥阿亮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
  “是啊,人各有志,他再怎么没出息,我也不该强制他人生自由。”志儿的爸心头终于醒悟,“可是这小子一声不吭地走了,又无地址无线索,叫我到哪里找他呢?”志儿爸不由的后悔前些天不该揍儿子。
  时间一晃而过,不觉地又过去半个多月。村子里早就沸沸扬扬,有的说,志儿被人骗去搞传销;有的说志儿被骗进黑厂逼着干重活,挨打受累还没有工资;还有的说志儿疯癫了,有人看到他在外地垃圾箱找食物吃;也有人说看到他在河边逗留很久,可能跳河了。志儿爸报警了,派出所说最近失踪的人很多,管不过来!警方也是一愁莫展,爱莫能助。
  可怜志儿娘哭得死去活来,不思饮食,神情几乎崩溃。天天以泪洗脸,疯癫的模样,很是让人同情,怜悯!志儿爸又要照顾老婆又要惦记建筑新房,忙得焦头烂额,心急如焚。
  这天,志儿娘又在嚎啕大哭,手机响了。
  “妈妈,我是志儿。在福建一家鞋厂打工,今天休息,先给你来个电话,怕你担心……”
  “是,是志儿吗?我的天呐!差,差点要了你,你妈的命嘞!怎这么久才打来电话?”志儿娘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这小子终于来电话了——”志儿爸边说边瘫软下去。志儿娘赶紧丢了手机,狂呼着扑了过去“志儿爸,你,你是怎——么啦?”……

  “涛他娘,你刚开始享福来。”近几年,老高总能听到村里人对她说这句话。

 奶奶走了,想写点什么又不知道写什么,就想起什么写什么吧。

  老高有四个子女,大女儿嫁到了浙江、二女儿在本市的一家地产公司工作、大儿子在广州读博士、小儿子在江苏打工。老高自己在家,丈夫五年前因心肌梗塞去世。

   总感觉和奶奶感情不深,但知道消息的那一刻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难受。

  老高家里的土地三年前被村里圈了去,“租给上面下来的大老板建农业基地,说好一亩地一年租金六百,只给了第一年的,后面两年没影了。村里没人敢闹起来要地钱。前年村里强制平坟,我们家的坟都被平了,孩子爷爷奶奶的、爸爸的都平了。”老高的丈夫与婆婆、公公在一年里先后去世,坟紧挨着。“孩子过年回家看到他爸的坟没了都不好受。”老高看见大儿子偷偷哭了几回,小儿子气得眼都红了要跟村支书拼命,“可不好受又能怎样?还得受啊。”

   奶奶很重男轻女,很不巧,我家就我一个女儿。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也就两岁吧,爸妈工作,起早贪黑,就把我托付给奶奶照看,可能我太闹人,太调皮,太不听话,照看我太累,奶奶就把我往家里一扔,就罢工回家了,妈妈回家,发现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急得到处去找奶奶,打了一圈电话,才知道她已经回家了。虽然对那时的印象不深,但潜意识里就是觉得奶奶不像别人的奶奶那样慈祥,奶奶不是好奶奶。

  老高平时会偷偷出去打些零工,“孩子们都不让,可我总不能闲着,家里哪哪儿都得用钱。”

   奶奶有糖尿病,从很早就有了,爸爸说是奶奶太爱吃甜食了。早些年儿女不让吃还会偷偷吃,这几年病情严重了,才没有吃。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奶奶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志儿的爸爸见志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