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撒娇道,可见不能见

(一)
  雨还在啪嗒啪嗒的滴着,一路上他都低着头,不敢抬头望。他没有打伞,任由雨滴洒在他的脸上。
  六月的天气,他穿着短袖、短裤、凉鞋,短短的头发随风飘逸。他的脸上满是淡淡的忧伤,慢悠悠地走着,想着,红着眼。
   “妈妈,我要吃糖葫芦。”他听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对她旁边的一位美丽妇人说道。她看了看小女孩微微一笑一脸宠溺的说:“你牙没长齐呢,吃糖葫芦对你的牙没好处呀。”“不嘛,不嘛,我就要吃嘛。”小女孩撒娇道。他顺声望去看到小女孩对妈妈撒娇的模样,及妈妈对女儿的纵容与宠爱。他看到这一幕,又回想起他小时候的趣事。想起母亲对他的溺爱,也曾多少回躲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他的眼里又泛起了涟漪,不禁一阵悲伤。
  他整理整理心情,继续往前走。他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离开了家庭,他有些彷徨与无助,他以前总是以为家庭只是束缚,不让你做你想做的事。现在他好像突然明白了家庭并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是每个人都无法舍弃的港湾。他又想起妈妈从前对他的关爱与责备,感觉母亲无论对自己是严厉或是慈祥,都是出于对自己的爱。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他要放出那么狠的话,为什么当时他会说那么伤母亲心的话,为什么?他不禁又痛哭起来。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辍学一年有余,就在五天前他与母亲大吵大闹,然后摔门而出。原因很简单,高考落榜,使他很受打击,从此他便开始沉沦。每夜去网吧、酒吧等娱乐性场所放纵自己,白天则在家里整天整天的睡觉。母亲当时劝慰他说:“没关系,没考上我们还可以再考,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学其他专业嘛,不是有句老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他闷声不答。母亲以为给他点时间缓缓,过几天就好了,谁知,事实并非如此。从那以后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彻夜不归。母亲与妹妹怎么劝,他都不听。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年多呀。就在五天前的一个晚上,他向母亲要钱。母亲没给反问:“你要钱干什么?又要去网吧?酒吧?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来,我的心有多痛吗?你不挣钱也就算了,还整夜整夜的浪费钱,你妹妹又该交学费了,这些钱还要给她交学费,不能给你。”母亲一边说,一边流泪,情绪有点高涨,脸涨的通红。他听完母亲的倾诉没有半点怜惜反而狠狠地说:“你给不给?不给是吧?不给我就不回这个家。”说着转身就要走。妹妹见势不对就一个飞扑,抓住哥哥的衣服,说:“你不能走,你知道你已经伤透了咱妈的心,你还想要怎样?”妹妹带着一丝哭腔。母亲也顺势抓住儿子的衣服满眼眼泪的说:“你这个逆子,我一个人把你们兄妹俩拉扯大容易吗?你爸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出车祸就死了,留下两个苦命的孩子……”说着便低声哭了起来。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受感动的表情,冷冷地说:“现在松开我,让我走。一点事儿没有,明天依然还是您儿子。要是再不放开,我自己挣开跑了,您就没儿子了。”母亲没有回答也没有松手,
  她相信自己与女儿能箍住自己的儿子。谁曾料想,儿子竟用嘴咬她和女儿的胳膊,母亲的手臂传来阵阵痛楚,不自觉手一松。他便一溜烟的没影了,只听到他留下的话还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
  与母亲争吵后,他一气之下买了前往南京的车票。第二天,坐火车离开了。
  (二)
  离家已有六天,身上的钱花的也差不多了。这几天他过的像好几年一样,经历了太多的世态炎凉,他所步入的社会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单纯。他开始怀念在家的日子,但是他已经放出那样令母亲伤心的狠话,那个家他还能回得去吗?这个是他考虑最多的问题。离家的这几天,他无时无刻不在心里忏悔,无时无刻不在心里请求母亲的原谅。他希望得到母亲的宽恕,安慰。
  身无分文的他如今只能选择打工养活自己,于是,他去了一家酒店去应聘服务员。服务员这个职位不要求有太高的学位,面试官又见他长得白净便录用了他。
  第二天,他去上班,他的搭班是一个面目清秀、长长的发辫垂到脊背的俊俏女孩,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不过却没有社会上与她同龄人的那股妖媚,只有开心时清纯的笑与心烦时的痛哭,看了让人很是喜欢。她的笑是他在社会上与其他女孩交流时从没有遇到过,笑声里没有任何的杂质。他看得有些愣了,他好像对这个女孩一见钟情了。“咳!咳!喂!!”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说“对不起啊!失态了!”他急忙解释道。她莞尔一笑说:“你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我叫陈曦,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便伸出手来。“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林殊。”说完也笑笑,伸出手与她握手。
  今天应该是他离家这么多天的第一次笑吧。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心情格外好。这些天他们每天一起站岗服务、一起端盘子刷碗,感觉非常快乐。虽然有时他们也爱斗斗嘴,吵吵闹闹,但十分钟以后又恢复到吵之前那般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有人曾经问过陈曦为什么忘事这么快,她没有回答而说:“你知不知道比目鱼,他的记忆只有十秒,所以他在鱼缸里才会那般快乐,因为十秒过后,他曾经游历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新的。我想我无法像它那样十秒钟忘记一件事,但我想十分钟足够我冷静下来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异常的严肃、认真。
  经过几个月相处后,他感觉自己与她在一起很开心、快乐。她总是在自己忧郁的时候帮自己解开心结,让自己无忧无虑。
  他没想在南京还能找到如此清纯的女孩,于是他决定开始追求她。快下班的时候,他在陈曦耳边轻轻说:“下班后,等着我。”“嗯嗯。”陈曦红着脸答应着。
  下班后,他走到陈曦面前拉起她的手柔情的说:“走,我有件事要告诉你。”陈曦没有挣开,而是跟着林殊的脚步,因为她感觉他的手大而温暖。
  不一会,林殊将陈曦带到公园里的一棵大树下,停下,陈曦因跑得有点快而喘着粗气。林殊望着她,看着满脸通红,喘着粗气的陈曦,他笑了笑,没有说话。陈曦害羞的低下了头,林殊依然盯着她看。
  突然,林殊一把抓住陈曦的手,陈曦像受了惊的小鸟一样,双肩一抖。虽说这几个月与林殊形影不离,但他也没有像刚才那样主动牵她的手。陈曦想要挣开他的手,可是却没有成功。“林殊,你要怎么样嘛?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情对我说吗?怎么把我带到这个地方?”陈曦不耐烦地说道。林殊清了清嗓子说:“哦,我想起来了,陈曦,看着我的眼睛,我——喜——欢——你——”最后三个字拉的特别长。陈曦听后浑身一颤,眼睛有些红,说:“然后呢?”林殊看着陈曦又说:“这几个月来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想要保护你一辈子,做我女朋友,好吗?”陈曦听了,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带着哭腔说:“我当然愿意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很快乐。”说着便梨花带雨般的扑进林殊的怀抱。
  林殊替陈曦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说:“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你知道这棵树叫什么名字吗?”陈曦看着他笑了笑说:“不知道哎,什么树呀?你告诉我呀。”林殊清了清嗓子,一脸微笑,装作很有学识的样子说:“这棵树来头可大了,据说它一九三七年的时候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当地的居民凡在这里许愿都能够实现,所以当地居民亲切的称之为许愿树。”“哈哈,林殊这你都相信?这没有一点科学依据。”陈曦一脸玩味地笑道。但依然在林殊的怀抱里。“管它真的假的,我也要试一试,我不可能拿我和你的幸福作赌注,万一灵验呢。”林殊一脸严肃。陈曦红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不过心里满是感动。
  陈曦见林殊闭眼不语,便说:“林殊。我们玩个游戏吧!”不一会,林殊睁开眼说:“嗯?什么游戏?”“你追我赶游戏,规则很简单,谁被抓到就可以被问一个私人问题,可以吗?”陈曦一脸正经的说道。林殊笑了笑,说:“当然没问题啦,我先追你吧,开始吧。”“ok!开始咯。”说完便撒腿跑没影了。林殊只好追出去,陈曦一直扭头一脸笑意地看着林殊,倒着跑着,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靠近。林殊看见一辆飞奔的面包车从路的一侧疾驰而来。林殊大喊道:“陈曦,小心!”随着这一声音的喊出,陈曦已被面包车撞倒。林殊随即拨打了120,然后迅速跑到陈曦面前哭了起来。
  直到120救护车来到,林殊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三)
  一个星期后,医院里,林殊抱着陈曦,叹口说:“曦儿,真不知道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林殊,我这不没事吗?”陈曦笑道。不一会,林殊又说:“以后不要再靠游戏来套我的话了,你想知道我的什么私事,我都告诉你。”“真的?”陈曦心里乐开了花,试探性的问道。“嗯嗯。”林殊狠狠得点了点头,随后,陈曦又说:“林殊,我想和你回家见你的家人。”林殊听到“家人”这两个字心里颤抖了一下,离家快一年了,母亲现在怎么样呢?晨曦看着林殊脸上严肃而又有些淡淡的忧伤,沉默了一会又说:“怎么啦嘛?你不愿意带我去见家人吗?”林殊没有说话。
  “你告诉我嘛。”陈曦又撒娇闹道。林殊受不了他的攻势终于投降了,轻声说:“我和之所以会在这里打工,就是因为我和我母亲吵架,离家出走了。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年了吧。”说完林殊叹口气、扬起头,生怕不争气的眼泪会掉下来。“为什么呀?”陈曦关心地问。
  林殊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讲了一遍。陈曦算听明白了,然后说:“后天订票带我回去吧。”
   “嗯?什么?”林殊一愣问道。经过陈曦的一番开导,林殊终于答应带着陈曦回家见家人。
  第二天傍晚,天空乌云密布,雷声隆隆作响。林殊回到家门口,抬起沉重的手叩响了家里的门。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的小女孩,小女孩先是一惊然后大叫道:“妈,哥回来了,哥回来了。”母亲走到门口,眼里满含泪水看着门外的这个小伙子。他也看着这位女孩口中所喊的妈妈,她的黑发里不知觉竟落上了几片雪花,她眼角的皱纹又添了很多,她的腰身也不再挺拔。“妈,我想你。”他扑进母亲的怀里,母亲也紧紧抱着儿子,生怕他在一溜烟又没影了。说:“儿子,妈也想你。”妈妈便放声大哭起来,外面也开始风雨大作,像一支惊心动魄的交响曲。
  后来,他在母亲的垃圾桶里找到一张废纸,上面写着:浪子回头,金不换……   

“你在干什么?”一声震耳欲聋的责问声响彻了整个院子,原来是奶奶回来了。小飞飞快地跑到妹妹的身边:“快和奶奶说对不起,快说。”

图片 1

“哎呀,这么小的小孩怎么能看手机呢!”候诊室又进来一位大爷,说了同样的一句话。

梅长苏又一次恍惚,又一次自嘲,霓凰怎么可能在呢?再一次眉目低垂,无意间,一抹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这一次不是梦,她真的在那里,离他不过三尺远。梅长苏定眼看着这个此刻他最想见到的女子,愣在原地。心底的欣喜与局促,好像回到第一次看到她的情景。

燕子妈妈心里想着自己生了一双儿女,总算为温家作了贡献,她却并没有想到,往往美好的事情总是夹杂着很多的封建理念,隔代人的思想观念总归是有存在的。在老村庄里的燕子奶奶听说大儿媳生了便兴冲冲地来到大儿子家,可就走到门口时听到大儿媳这一胎是个女孩,立马抽回了抬起进门的一只脚。

“霓凰,你在,该多好。”

“也不知心儿怎么样了?肯定长高了许多,乖巧了许多。”燕子在心里念叨着。

小女孩看父王发话,吐吐舌头,笑嘻嘻地不再说话。

.........

“哈哈哈哈,好啦,林兄,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闹吧,我们还是忙我们的吧。”

“妹妹,咱们来躲猫猫吧?”

穆王爷随口提起的年少往事,让林帅心情也明媚起来,便来不及进一步教育他爱动的孩子了,笑说

随后燕子妈妈嘱咐燕子和哥哥在奶奶家好好看门,小飞牵着妹妹的小手望着大人们走向离家不远处的农田里干活。

话音未落,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从穆王背后冒了出来,林殊抬头,一个笑脸映入眼帘。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一个女子的笑脸可以这般好看。自他出生以来,所有的女子,除了他母亲和太奶奶,都是浅笑宴宴的,笑容背后似乎隐藏了各种思绪,让人捉摸不透。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笑得这般灿烂,这般纯真,这般无所顾忌。他看着她,怔怔出神。小女孩见他一直盯着她看,竟无一丝扭捏之态,大大方方地笑着说:

“妈,您怎么不进屋看看您的儿媳妇啊!这次生老二,您儿媳妇受苦了。”温礼清一脸的期盼望着母亲,他也知道自己母亲的个性。

“是啊,要去一趟妙音坊”

燕子的奶奶衣袖擦了擦眼角,回头看来一眼温礼清:“儿子,我不是封建,我只是觉得不好意思。你看村里家家都得男孩,有女孩的又有几家呢,我怕被人说三道四的。”

穆王笑着把小霓凰从背后拉到身前

“爸爸,你看,天上有几只小鸟飞过,那是什么名字的小鸟?”小飞指着天上飞来飞去的小鸟。

“穆王爷在此,怎么还这么莽撞?

燕子妈妈含着眼泪抱起了女儿,心疼地亲了亲女儿红肿的手臂,连连向女儿说“对不起,对不起”。

四月,春风和暖,双燕低飞,柳叶抽芽,桃花微开。那一日,阳光明媚。听闻执掌十万铁骑的穆王爷来访,上一瞬还挨着母亲撒娇的林殊立即飞奔而出,追随父帅的步伐出门迎接。母亲被甩开后哭笑不得

图片 2

穆王一席便衣,眉目清朗,神采奕奕,没有杀伐之人的冷酷与锐利,倒多了几分温和与慈爱。还未等穆王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从穆王爷背后响起

“这么小的孩子就看手机,哪能啊!”

“霓凰明白,上元佳节之夜,霓凰也只是突然想见兄长而已”

这时候在屋里的燕子妈妈走了出来:“礼清,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妈说话呢!既然妈有事就让妈去忙,反正我这两天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你不是也在家呢吗?没事的,妈,您去忙你的吧!”

“这是小女霓凰,来,这是林伯伯,这是你林殊哥哥。”

转眼五年过去了,燕子的奶奶来燕子家的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而燕子奶奶的双手至始至终都没有向燕子伸开过,在燕子幼小的心灵深处一直有一个疑问:这个高高个头的奶奶是谁家的奶奶,怎么每次来我家都是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啊!隔壁的老水奶奶都会抱抱我,为什么她没有抱抱我呢?

“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喜欢?”

下一章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训练营第66天

“林殊哥哥,好看吗?”

当时,温礼清听到这样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理由,哭笑不得。温礼清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是如此的不讲道理。

“原来,你就是名动金陵的天才少年,林殊呀”

燕子妈妈话音刚落下,燕子的奶奶就抬步离开了。而此刻燕子妈妈的脸上的泪水一个劲地滑落着,她不希望丈夫因为自己和婆婆闹得不愉快,一向希望家庭和睦的燕子妈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哎,好。”

老一辈人的思想总是时刻地敲击着小一辈人的大脑,老一辈人希望万事别离开祖宗留下的规矩,而小一辈的人却总是在一次次击打的老一辈人的底线,然后“战争”就发生了。

上元佳节,张灯结彩,花灯依旧,伊人不在,物是人已非。

“你太在意被人的看法了。其实,你的心底只是重男轻女,要是我爸在肯定不会。”温礼清一脸的失望。

“林殊哥哥,你不进来,带霓凰好好看看这林府风光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年轻妈妈一直说着这样的一句话,但眼前的这些大妈、大婶们依旧没有体会到年轻妈妈的苦楚。一旁的燕子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便走过去说了一句:“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如若有半点办法,哪个做妈妈的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小孩。”

梅长苏,望着那盏花灯,怔怔出神。忘记多少年前,有个灵俏女子,拿着同一盏花灯,笑容明媚。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女孩撒娇道,可见不能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