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每天晚上路过的馄饨摊获得了灵感,当当网将

短篇小说集“拆开”卖当当网试水电子书“单篇销售”模式

有话不说短篇小说才有味道

门罗获奖重塑短篇魅力 化整为零寻找短篇生机

当当网将作家蒋一谈的短篇小说集子分拆开来,以单篇电子书的方式进行售卖。项目上线仅两周,销售量已达到1万余篇

——访短篇小说作家蒋一谈

当当网试水短篇小说“单篇销售”

日前,小说家蒋一谈的作品正在网上以电子书的形式单篇发售,他也成为当当网宣布尝试短篇小说“单篇销售”模式的第一位试水者。

□ 本报记者 怡 梦

导读: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成为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让国内读者重新认识到短篇小说的魅力。当当网将蒋一谈作为首位短篇小说签约作家,并推出按篇营销新模式。如果“单篇销售”实践被证明行之有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产业行为。

当当网将作家的短篇小说集子分拆开来,以单篇电子书的方式进行售卖,售价定为每篇“0.99元-3.50元”。据悉,短篇小说按篇销售项目上线仅两周,销售量已达到1万余篇。

  有人说他是中国短篇小说创作“鬼才”。什么是“鬼才”?蒋一谈说,就是看到同一件事物,和别人想的都不一样。

短篇小说结集出版市场表现一向不敌单部长篇小说,但是如果改变销售模式会不会有改观呢?昨天,当当网宣布试水短篇小说“单篇销售”。蒋一谈成首位签约作家,其短篇小说将以一篇“3.50元~5.00元”的价格向短篇小说爱好者推荐销售。

很长时间以来,无论是传统纸质出版领域还是电子书领域,短篇小说的市场表现向来不敌单部长篇小说。所以当当网的“单篇销售”模式一经推出即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当当网副总裁兼数字业务事业部总经理王曦表示,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成为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让国内读者重新认识到短篇小说的艺术魅力。当当网判断,未来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很可能成为电子书新宠。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蒋一谈上大学,从每天晚上路过的馄饨摊获得了灵感,写出了2万字的文学课作业《异乡人》。这是他的第一篇小说,讲述一对安徽夫妇在异乡挑担子卖馄饨谋生存的故事,老师用了一堂课的时间,给大家读这篇小说,这让他感到莫大的鼓励。

首批上线的短篇小说,除了《透明》是全国独家首发外,其他24篇都是蒋一谈近年精心创作的作品,包括《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林荫大道》、《China story》、《茶馆夜谈》、《温暖的南极》、《公羊》、《夏天》、《中国鲤》、《刀宴》、《夏末秋初》、《疗伤课》等。这些作品整体呈现了蒋一谈在短篇小说写作上的艺术才华和复杂思索。

近年来,国内长篇小说的出版数量稳定在每年3000部左右。在“长篇崇拜”的背景下,短篇小说的写作处境一度十分尴尬。就连苏童、余华等一些以短篇小说起家的著名作家,也就此告别了短篇,奔着“下笔几十万言”的长趋势而去。而一些网络写手,更是出于博眼球的想法,把小说写得越来越长,有的甚至超过了几百万字,甚至千万字的篇幅。“短”文学成为了文学市场的稀缺产品。

  2009年,写完后来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的短篇小说《鲁迅的胡子》,蒋一谈想,这篇24000多字的作品写坏了,整本短篇小说集将是失败的,而且还是一个笑话。自己感觉写得还行,就出去喝酒,一个人差不多喝了半斤,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索性坐在满地的落叶里抽烟。多年过去了,他忘不了那一晚。

当当网副总裁兼数字业务事业部总经理王曦说:“当当网此举并非偶然。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成为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让国内读者重新认识到短篇小说的艺术魅力。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很可能成为电子书的新宠。近年来,国内长篇小说的出版数量稳定在每年3000部左右。在‘长篇崇拜’的大背景之下,短篇小说写作者的处境一直显得尴尬。在批评家和读者心里,好像写短篇小说没有写作长篇小说风光,更没有长篇小说写作者成就大。这几年,蒋一谈的短篇小说集颇受关注,其作品在市场上也有不俗的表现,尤其是《鲁迅的胡子》和《栖》,前者已经重印了几次,发行量超过了4万册,后者差不多接近了3万册。这也是当当网将他列为首位短篇小说签约作家的原因。”

据悉,短篇小说单篇作品在网上以“0.99元—3.50元”价格进行数字阅读销售,与单本电子书十几元、几十元的销售价格相比其价格优势十分明显,立即受到不少读者、消费者的关注和购买。

  2013年底,蒋一谈陆续和当当网、小米多看网、亚马逊中国等电子销售平台签约,将他的短篇小说代表作品《伊斯特伍德的雕像》《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栖》等,以单篇电子书的形式在平台上销售,继文学期刊、短篇小说集等纸媒发布平台之后,电商为短篇小说带来了全新的传播方式。

当当网试水蒋一谈短篇小说“单篇销售”,一经推出即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特别是文艺评论界的关注和热议。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说,任何一个创意都可能导致人类文化——经济新模式的建构,换句话说,如果“单篇销售”实践被证明行之有效、可以推广,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产业行为。在数字阅读领域来看,这是继长篇电子书购买和网络、手机收费阅读后的另一种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当网这次与蒋一谈的合作似乎极富有仪式性和代表性。

文学评论者夏烈说,针对大众出版的文学作品,国内此前还未有“单篇销售”的尝试。任何一个创意都可能导致人类文化——经济新模式的建构,换句话说,如果“单篇销售”被证明行之有效,将可能引发一系列的产业行为。

  这一创意是怎样产生的?短篇小说在今天的阅读市场中有何独特优势?电商与短篇的结合会催生出新的网络文学形式吗?不久前,记者采访了这位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选稿:丛山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罗皓菱

据悉,蒋一谈先后获得过首届林斤澜优秀短篇小说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当当网首批上线了他的5篇短篇小说。其中,小说《透明》的电子版是全国独家首发,尚未有纸质书出版。记者发现,在蒋一谈短篇小说“销售专区”,每一篇小说都有专为它设计的一个漂亮的电子书封面。据当当网对中国图书市场及未来的阅读趋势的调研,短篇小说将持续走热。

门罗·中国

选稿:丛山来源:文汇报作者:陈熙涵

*  人生苦短,能够写作的时间更短,作家身份和称谓意义不大,唯有好作品才能留存。未来的网络空间,将是作家作品存储的墓碑和墓穴。*

  记者:您曾经讲过,门罗获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让中国读者认识到短篇小说的独特价值,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您的短篇小说和当当网、小米多看网、亚马逊中国的合作。

  蒋一谈:在中国做事,很多时候依靠外力,没有这个外力,推动起来难度很大。我在2009年秋天读了门罗的作品,我当时对朋友们说,当代中国没有一位作家能写出这样的短篇小说,故事简单叙事却非常复杂。门罗的短篇小说是世界一流的,在这样一流的作品面前,如果中国作家自称自己的短篇小说也是世界一流的,真是夜郎自大,纯属自我抚慰而已。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中国的读者还不会普遍接受并喜欢门罗的短篇小说,因为她对短篇小说的审美和写作理念,超出了中国大学文学课所能讲述的短篇小说审美范畴,中国的读者还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短篇小说接受美学教育和训练,但出现这种情况不能埋怨读者。

  记者:您如何评价门罗的短篇小说?门罗给了中国作家怎样的启示?

  蒋一谈:我读了门罗的作品,感觉到自己和她的差距非常大。她的作品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被打动之后,觉得我写不出来,就很痛苦。如果门罗的创作是100分,那么在故事创意、人物设置方面,我只能达到60分;在叙事方式、叙事的复杂性,以及小说人物细微的心理描摹上,我只能达到30分。她的创作技巧太高级了。面对这种作家,我们应该完全放低自己,进入她的世界里,揣摩她的想法。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每天晚上路过的馄饨摊获得了灵感,当当网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