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拈银须陷入思索中,曹雪芹诞生在江宁织造署

→乐小米作品集

图片 1

秋生屋内侄看又应一声:“我都说我不在这里了。” “冤孽──”九叔摇头,大叫:“文才,看稳秋生。” 文才尸性这时侯继续发作,双脚一台,跳前一步,忙又双脚分开,扎开马步勉强支撑。 小玉凄怨的叫声,继续传过来。 “秋生──” 秋生双手掩耳,眼睛还是不由望着窗外。 小玉终于在窗外出现,幽怨的望着秋生,一声接一声:“秋生。” 看样子她实在可怜,秋生不禁一声长叹:“怎么你真的找到这里来?” “秋生。你真的这样狠心抛弃我不管了?” “师父说…” “我要你说。” “也不是太自愿,只是又实在不想姑姑师父伤心。” “那你是要我伤心的了。” “又不想……” “那还不放我进来?” “我绳子缚着,跑不开。” “解开绳子便可以了。” “师父说…” “我说要解开。”小玉又一声:“秋生──” 秋生意乱神迷,哺哺地:“你不要再叫了,多叫一声,我打多一个结。” “秋生──” 秋生应声拿起了绳子,手震震的,一双手老是不听着指挥,要打结,怎也打不来。 小玉断断续续一声又一声:“秋生、秋生──” 秋生无可奈何的叫了一声:“文才──” “我叫小玉。”小玉应着。 秋生着着小玉。又叫:“文才,你还不快快走过来帮忙?” 文才听声跳着跳到秋生身旁,双眼发直。 小玉看着奇怪,再着秋生将绳子举起,文才接过立即用力的连打了几个结,双手指甲与之同时越长越长。 小玉立时明白,惊叫道:“小心文才!” 秋生摇头:“他跟我是师兄弟。不会伤害我的。” 文才突向秋生吹一口气,只吹秋生连打几个寒顶,回头一着,文才怪模怪样的,一双手在秋生面前耍来要去。 秋生看得目渡口呆,到底不是笨人,尖声叫出来:“文才你变了。” 文才倒退开去,手脚突然伸直,由左跳到右。再出右跳到左,在秋生面前大演僵尸功架。 他跳着跳着突然一转。向秋生跳去。 秋生惊叫道:“师父,文才他要来对付我。” 九叔在外面应一声:“文才敢是怎着做也都是为了你好。” 文才正时侯已扑近。十指插向秋生。 秋生迫忙躲到柱子后面,幸亏绳子还有一截。 文才十指插在柱上,穿了十个洞。 秋生探头一看,更恐惧:“师父,你快些进来放开我啊。” 说着,文才又袭来。 秋生一面解绳子,一面闪避,绕着柱子左转右转,狼狠万分。 九叔看不见屋内的情形,在坛后把玩着八卦镜,听着秋生大叫,一面摇头叹息:“真是冤孽,死到临头,都是不忘那个女鬼。” 小玉即时飘来,一声:“师父──” 九叔马上推开架式:“哼!无计可施,进不去。来求我了。” “你进去放开秋生吧。”小玉苦苦哀求。 “不成──”九叔不问着红皂白。 “那你放我进去。” “更加不可以。” “你救接秋生吧。” “我现在不是在救着他了。”九叔八卦镜突然一翻:“要你的命。” 一条光柱马上从镜中射出,小玉及时闪开。 九叔接一声大喝,挥动桃木剑杀奔前去。 小玉急逃,一面手指指,想将话说清楚。 九叔卸是挥剑紧追。完全没有她说话的机会。 屋内秋生已被文才追得团团转,一手终于抓起旁边的蹬子向文才掷去。 文才双手一叉,蹬子被叉得飞出接丈,撞破了窗户。 贴在窗上的符亦脱落。小玉窗外一见,立时飘身从窗户飞入。 “糟──”九叔追至窗前,往内一看,目瞪口呆:“这怎么搞的?” 屋内秋生已经是千钧一发,眼看文才十指使要叉进他咽喉,小玉及时飞至,抄起一张蹬子,挡开了文才的一插。 文才叉碎蹬子,再追向秋生。 门即时被撞开,九叔冲进来,桃木剑挡著文才,文才双手一插将桃木剑插断。 九叔狼狈倒退,文才转向九叔追去。 小玉乘机解开秋生的绳子,拖着秋生,往外便走。 秋生神魂颠倒的,任由小玉拖着。 九叔一眼瞥见,一跃摆脱文才,八卦镜对向小玉,小玉只有松开秋生闪避。 文才随又袭至,九叔一脚将秋生踢开,闪过文才的一插。文才紧追不舍,那边小玉又乘机抓着秋生离开。 九叔一急,目光一闪,跳至糯米袋旁边,抓起一把糯米向文才撤去。 那虽然混了粘米,文才还是不由得一呆。九叔乘机一滚而过,八卦镜飞出,一条光柱打在小玉身上。 小玉只顾抓秋生,一闪不及,光柱正中身子,哀叫声中灰飞烟减。 秋生一惊而醒,看着难过。不由一声:“小玉──” “还叫!”九叔喝住。 秋生回望,脱口一声:“师父──” “你怨恨师父吧。” 秋生大叫:“文才──” 九叔接一惊转身,文才从他身后双手插来。 总算他身手敏捷。及时避开。 “没有道理的。”九叔再抓接一把糯米撒去。 文才一呆,随又继续移动扑向前来。 九叔急叫:“秋生,你招呼他一会儿。” “什么?”秋生才应,九叔已向他奔来,文才随后追赶。 秋生也想跑,却已被九叔一把抓着,一旁推开,正好从文才身旁经过。文才马上转追向秋生。 “文才,文才!”秋生连滚带爬的。逃到糯米袋旁边,手抓糯米猛撒去,文才被撤中一呆,立即一移动。 秋生继续撒米,文才一呆一呆的,逐步向秋生迫近,眼看避无可避,一条墨斗绳飞来,卷住了文才。 墨斗绳着处,文才身上白烟冒起,随着墨斗绳的一抽,凌空飞摔在地上。 九叔接将墨斗绳在文才身上绕几周。 文才全身震动,瘫软地上。 九叔松过一口气,来到米袋旁边:“没这道理的。”手一插,挑起了一把米摊开一看,一呆大叫:“秋生!” 秋生从米后爬出来:“师父。” “你怎样做事的,叫你去买纯正的糯米,不要混上杂米,你看──” 秋生细看亦一呆,道:“这么多粘米的?” “文才可被你害死了。” “一定是那个米铺的老板。”秋生叫起来。 “我不管是那一个,你马上替我将糯米拣出来。” “干什么?” “你被那个女鬼弄到神魂颠倒了!难道还看不出文才快要变僵尸了?”九叔接一脚,将布袋踢翻,糯米粘米酒满了一地:“快拣,我去烧水。” “师父,我去烧水好了。” 九叔一巴掌打去,将秋生打翻地上。 秋生爬起来,看着一地的糯米粘米,傻了脸:“这如何拣得来?” 这一顿饭绝无疑问是复杂得很。 饭菜桌面上摆开,几乎是各人一份。 文才吃糯米粥,秋生大鱼大肉,婷婷则吃斋。九叔拿着碗筷,左看右看,大有不知如何落筷的感慨,吃一口,摇头叹一口气. 文才由顶至脚都酒遍糯米,一面吃粥,一面眼飘着秋生面前的大鱼大肉,乘九叔不觉,伸手便向一块肉夹丢。 秋生马上大叫:“师父!” 九故应声同头,文才夹的内已到了嘴边。连忙停下,尴尬的笑。 九叔冷笑:“吃啊──” “一块也不成?”文才又将那块肉放下。 “你说成使成。”九叔也不想解释。 “只是吃糯米粥,不是味儿。”文才苦着脸。 秋生接一句,“我也是这样说,大鱼大肉,吃得多也是有些厌。” “你命好。”文才盯着秋生。 秋生接将馅推到婷婷面前:“你也吃一些。” “我吃斋可以了。”婷婷摇头。 秋生还要说,九叔已冷冷地道:“婷婷服孝一定要吃斋。” “吃斋可没有什么营养。”秋生接一句。 文才冷笑,道:“是啊,每一个都像你这样亏,一定要大鱼大肉,还要喝当归水。” “这怎也好过只是吃糯米粥。” 九叔喝住:“还说,快些吃完了去睡觉。” 秋生尚未有反应,文才已急急的应:“知道了师父。” “我是叫秋生,没你的份儿。”九叔闷哼。 “那我──” “不停的动,保持血液流通。” 文才没精打采的再吃糯米粥,也实在不是味儿,越吃便越慢。 武时威带着一群捕快这时侯又进来,看见九叔还是客客气气地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找到那条僵尸了?”九叔接问。 “还没有找到,所以特找你老人家,看看可有什么办法追查那条僵尸的下落。” 九叔沉吟起来。 文才插口一句:“我看便没有了。” 武时威冷冷的看文才一眼:“一定有的,为了大家的安全设想,九叔,你仔细想想。” 文才又一句:“为了你自己吧。” 武时威又冷冷的看文才一眼。 婷婷亦插口:“文才,怎么你这样说?” “是真的,他完全是为了自己要升官。” 婷婷摇摇头:“找到那……找到了我爷爷,大家也放心一些。” 武时威立时一声:“还是婷婷你明白事理。” 文才忙又叫:“别听他胡说。” 九叔轻喝:“吃粥便吃粥。” “师父,你真的很有办法?”文才奇怪——

流云惊变

康熙己卯夏四月,上南巡回驭,驻跸于江宁织造曹寅之署,曹世受国恩,与亲臣世臣之列。爰奉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渥。会庭中萱花盛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字以赐。

1

这座“萱瑞堂”被认为是曹雪芹所撰《红楼梦》中“荣禧堂”的原型。康熙皇帝六次南巡,除第一次驻跸在江宁将军署,其余五次均驻跸于江宁织造署,其中康熙三十八年及以后的康熙四十二年、康熙四十六年都由曹寅承办接驾大典。此外,曹寅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亲王为妃。

碧空万里,几行归雁。

曹玺是曹雪芹的曾祖父,曹寅是他的祖父。康熙五十一年,曹寅病逝,在江宁织造任职二十二年,驻江宁二十年。曹寅的儿子们——也就是曹雪芹的伯父曹颙、曹子承父业,继任江宁织造近六十年。在历史上,南京的丝织业一直负有盛名,三国东吴、东晋、南朝时期,都曾在建康。在清朝,江宁的丝织业继承了优秀的传统,江宁织造署的丝绸产品——金陵云锦只供皇帝和亲王大臣使用,高度垄断了当时的服装奢侈品市场。江宁织造署规模弘大,共有三个工场:一在西华门,一在常府街桥边,一在北安门的靼鞑城。江宁织造署拥有织机三万多台,男女织工逾五万,关联产业解决当地民众就业二十多万人,历年的产值都超过一千万两白银。江宁织造署里的金陵云锦生产规模和工艺创新也在康熙年间达到顶峰。金陵云锦因其灿若云霞、美若绮云而得名,是我国丝织工艺中具有优秀艺术传统、鲜明地方特色和独特艺术风格的织锦。金陵丝织生产的开端,最早追溯到南朝,而“云锦”的形成和发展则是在元、明、清三代。金陵云锦集历代织绵之大成,在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品。

江南翠色苍茫。

江宁织造署不仅是清代举足轻重的轻工业部门,还是江南重要的政治部门,可直接向清政府报告江南地区的各种情报,因此只有清帝的亲信及内务府大臣才可担任,其地位仅次于两江总督,所以权势显赫。不仅如此,曹寅与妻兄李煦轮流兼任设在扬州的两淮巡盐监察御史,曹家还曾兼理江南的制铜部门,在上述领域握有垄断的特权。六十年间,曹家势力逐渐扩张,成为江南举足轻重的豪族。雍正二年,曹雪芹诞生在江宁织造署内,自幼生活在“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环境中,他的童年记忆充满了这个家族鼎盛时期奢华生活一个又一个缤纷多彩的场景,这一切根植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化作成年以后凄美绝伦的梦幻,同时也表现在《红楼梦》中花团锦簇的贵族生活场景。但是,江宁织造署并不确定是《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据一些红学家的考证,大观园可能来自曹氏家族位于南京小仓山的随园,或来自位于北京柳荫街的恭王府。由于北京恭亲王府至今遗迹尚存,所以倾向于此的红学家有更多的证据。然而,江宁织造署是曹雪芹生活多年的地方,它对曹雪芹必定也有着重要的影响。

药王斋中堂,绛紫色大厅中,肉桂香气经久弥漫。爷爷手把信笺,眉头皱紧,手拈银须陷入思索中。苏渐在他身后,亦是沉默,俊雅飘逸的身影石雕一般,立在中堂。

乾隆皇帝南巡时,显赫的曹氏家族已经衰落。乾隆十六年,两江总督尹继善为迎接乾隆皇帝南巡,在江宁织造署的基础上大兴土木,将其改造为乾隆行宫,现在南京“大行宫”的名称便由此而来。整个行宫内假山围绕,清溪穿流,花木葱茏,流水潺潺,楼榭亭阁布处其间,有绿静榭、听瀑轩、判春室、钟中亭、塔影楼、彩虹桥、钓鱼台等胜景。大行宫后不幸毁于火灾。太平军占据南京时,在原基址上建天王府。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天王府又被焚毁。清朝末年,大行宫一带辟为马路。现在的南京市大行宫街区就是清代江宁织造署的所在地,但行宫本身却已无迹可寻。

我躲在堂前石柱后,探出半个小脑袋,额前碎发剪剪,乌黑的眼眸遛遛的望着中堂内端坐的爷爷,还有他手中信笺。

乾隆皇帝驻跸过江宁织造署所改建的行宫,但他的身世之谜与曹家并无干系,而汹涌的俗文化与四平八稳的正史却构成了强烈的反差:关于乾隆生母的各种传说中,最为荒谬的说法来自某些红学爱好者们,他们“考证”出,曹雪芹有个深深相爱的女朋友,该女友不慎怀了曹雪芹的孩子,但很快被选入雍亲王府,得到雍正的宠爱,生下乾隆。鉴于《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一向被视为曹雪芹满怀深情所刻画的女友,那么这种说法即认为乾隆的母亲是林黛玉。诚然,这种说法是极具颠覆性的,它不仅颠覆了清史和文学史,而且在虚构与现实之间架起桥梁。那么,乾隆的身世为何在江南引起如此大的波澜?他究竟出生在何地?《清史稿》中的孝圣宪皇后(雍正即位后封为熹贵妃,乾隆即位后加尊号为崇庆皇太后,去世后谥为孝圣宪皇后)究竟是不是乾隆皇帝的生母?有关乾隆生母的传说中有三种与热河避暑山庄有关,而且始终围绕着丫鬟或宫女展开:

十三岁的秋生在大院内扎马步,问我,承欢,发生什么事了,师傅和师兄那么严肃?

①清末历史学者王闿运的《湘绮楼文集》中的《列女传》部分讲道:乾隆的母亲是热河民间女子,家道平常,没有仆人。她十三四岁时到北京入选了秀女,到雍王府做丫鬟。雍正有一段时间生了重病,她对雍正悉心照料,于是日久生情,女子怀孕,后来产下男孩,取名弘历,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

我扯起裙脚踮脚跳到他身前,摇摇头。

②热河都统幕僚冒鹤亭、作家周黎庵、台湾学者庄练、台湾小说家高阳等人认为:乾隆的母亲是热河行宫的一个宫女李佳氏,名叫李金桂。雍正还是皇子时,随父皇至避暑山庄,与山庄内一位丑陋的李姓宫女相恋。第二年,康熙父子又来到山庄,听说这个李姓宫女已怀上了“龙种”。康熙大为震怒,问道:“种玉者何人?”经追问,雍正承认是自己干的好事。此时这位宫女就要临产,康熙怕家丑外扬,让人将她带入草棚马厩,在草房里生下了乾隆。

秋生继续在太阳底下端着身子,晶莹的汗珠从他饱满的小脑门上争抢着滚落。恰好此时,婉素袅袅婷婷从东厢走出,水绿罗裙沾过芳草,春山淡描,一粒朱砂痣点于眉梢,格外妖娆。她看了看我,又看看秋生,抿着笑,抽出手帕帮他擦试汗珠,道,药斋又不是镖局,你干吗这么拼命习武?

③民国国务院总理熊希龄与老宫役闲谈中得知:乾隆的母亲是江南女子“傻大姐”,她来到热河后做了雍正的丫鬟。雍正还是皇子时,随父皇至避暑山庄,与“傻大姐”相恋。第二年,康熙父子又来到山庄,听说这个李姓宫女已怀上了“龙种”。康熙大为震怒,问道:“种玉者何人?”经追问,雍正承认是自己干的好事。此时“傻大姐”就要临产,康熙怕家丑外扬,让人将她带入草棚马厩,在草房里生下了乾隆。最后这个传说流传很广,是因为熊希龄把这个传闻告诉了胡适,胡适又把这件趣闻记在日记里,通过《胡适之日记》公开,这个传说又经过口口相传,被添加了许多想象的内容,与李佳氏的传说混淆在一起,从而变得街知巷闻了。

秋生歪歪脑袋,避开她的手帕,我得保护承欢!

王闿运、冒鹤亭、熊希龄、胡适等人都是中国近代的着名人物,因而他们所说的话较寻常传言更为人所深信。那么,乾隆是否出生在避暑山庄呢?乾隆在位时期,民间就已经对他的出生地众说纷纭,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认为他出生在热河行宫的一座皇家园林,这座园林因为背靠一座形如狮子的山峰而得名“狮子园”。诸皇子每年随康熙到热河避暑,雍亲王也不例外,狮子园便是雍亲王一家当时在热河的住处。乾隆朝有个官员叫管世铭,江苏武进人,是乾隆四十三年的进士,后在军机处当值,做到了军机章京,了解很多宫廷的掌故。管世铭经常随乾隆去承德避暑山庄、参加木兰秋狝典礼,他曾写下《扈跸秋狝纪事三十四首》,其中第四首涉及到乾隆皇帝的出生地:“庆善祥开华渚虹,降生犹忆旧时宫。年年讳日行香去,狮子园边感圣衷。”该诗后面附有管世铭的原注:“狮子园为皇上降生之地,常于宪庙忌辰临驻。”这个注脚的意思是:乾隆皇帝出生在狮子园,所以他常在先帝雍正的忌日到这里住上几日,以示纪念。

婉素掩笑,承欢?她又不是金子银子,有什么可保护的?

如果认为管世铭的诗作只是阐明乾隆出生在避暑山庄的旁证,那么嘉庆的两首诗就可作为直接证据了。乾隆退位后的嘉庆元年八月十三日,嘉庆跟随乾隆帝到避暑山庄庆贺他的八十六岁寿辰,并写下一首《万万寿节率王公大臣等行庆贺礼恭记》。诗中有这样两句:“肇建山庄辛卯年,寿同无量庆因缘。”诗后附有嘉庆帝的原注:“康熙辛卯肇建山庄,皇父以是年诞生都福之庭。”一年之后,又逢乾隆寿辰,嘉庆再写《万万寿节率王公大臣等行庆贺礼恭记》诗祝寿:“敬惟皇父以辛卯岁,诞生于山庄都福之庭。”但是,嘉庆十二年,嘉庆帝为父亲纂修《实录》和《圣训》时,发现两部典籍中,皇父乾隆的出生地皆为雍和宫。嘉庆命文华殿大学士刘凤诰仔细调查,刘凤诰考证了乾隆的《御制诗集》,这些诗作和注脚中,乾隆凡是讲到自己出生地点的几处,都清楚地表明是雍和宫。乾隆四十三年新春,乾隆作《新正诣雍和宫礼佛即景志感》诗中有一句“到斯每忆我生初”。乾隆四十四年新春,乾隆作《新正雍和宫瞻礼》诗中有一句:“斋阁东厢胥熟路,忆亲唯念我初生。”“斋阁东厢”指的是雍和宫东书院如意室、平安居、太和斋一带。由此诗可见,乾隆本人不仅承认自己诞生于雍和宫,而且还暗示了自己出生在雍和宫的具体位置。有鉴于此,嘉庆放弃了皇父出生在避暑山庄的说法。这样,《实录》和《圣训》中记载乾隆出生的文字就成为“康熙五十年辛卯八月十三日子时,诞上于雍和宫邸。”

秋生很认真地说,苏师兄说,承欢长大后,会很漂亮,得好好保护!

综合所有的正史、野史与传闻,乾隆的身世有如下几种说法:

婉素看了看我,轻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望着大厅中堂伫立的苏渐,莲步轻挪,向中堂走去。

①乾隆生于雍和宫,母亲是熹妃钮钴禄氏,父亲是雍正皇帝。

秋生冲我笑,嘴巴一咧,承欢,婉素姐与苏师兄真般配!怎么偏偏是云少爷的未婚妻呢?要我说,她还不如跟苏师兄私奔了好呢!

②乾隆生于雍和宫。母亲是热河民间女子,父亲是雍正皇帝。

我轻啐他一口,小小年纪,不知害羞!

③乾隆生于避暑山庄。母亲是热河行宫宫女李佳氏,父亲是雍正皇帝。

天空渐渐阴沉起来,我在回廊处侧坐着,边看秋生习武,边细数着婉素出阁的日子,六月初八,嫁于流云山庄。

④乾隆生于避暑山庄。母亲是江南女子“傻大姐”,父亲是雍正皇帝。

2

⑤乾隆生于海宁陈家。母亲是陈夫人,父亲是陈世倌。

云遏山的流云山庄,江南百年望族。

⑥乾隆生于雍和宫。母亲是林黛玉,父亲是曹雪芹。

山庄中江姓子弟,修文养性,习武健身。历代庄主所礼聘的女子,无论妻妾,容貌均是神仙姿色,故所生子弟均丰姿俊雅,仪表昂然,加之文韬武略,历时达官贵人都盼望与之结为姻亲,一来面子无比荣耀,二来巩固自身权势。强大的姻亲关系盘根错节,也成就了流云山庄的百年威名。

为了生下乾隆,雍正皇帝、陈世倌、曹雪芹和满汉女子各色人等着实忙得不可开交。事实上,第一条是正史,第六条是笑话。第二、三、四条无法证实也无需证伪,只能永远作为民间流言存在。第五条流传最广,但也已经被史学家以确凿的证据推翻,不再值得研究了。那么,除了相信正史,就已别无选择。

可到了江穆天做庄主,流云山庄便不复往昔的人丁兴旺。他娶了九房夫人,唯独正妻夫人紫苏给他诞下一脉香火。第九房小妾也曾生有一子,可怜那孩子两岁时便失足落井。因此,紫苏夫人那一脉香火便成了流云山庄唯一的血脉。山庄上下,百般珍爱。

这脉香火便是被称做云少爷的江航。

宁婉素,这个可娉婷可入画的水国女子,三年前,奄奄一息的她,被苏渐带回药王斋。那份明艳的美丽便惊呆了刚刚八岁的我,我悄悄附在苏渐耳际,问,师兄,她真美。她是你的妻子么?

苏渐一脸倦容,点了点我小巧的鼻尖,笑,等我们的承欢长大了,会更美的!

后来,我才知,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是流云山庄云少爷指腹为婚的妻子——江宁织造府的千金小姐。当然,年幼的我并不知,流云山庄之所以同江宁织造府联姻,并不是因为宁婉素的明艳,而是因为金蝉丝。

江宁织造府用来织云锦的金蝉丝是云遏山流云剑的克星!

三年前,江宁织造府毁于一场大火,而宁婉素从她闺阁跳入府中湖底,躲过了这场灾难,最终被在江宁游医的苏渐救下。

苏渐从中堂走出,长衫临风飘举,柔长的眉目间,淡淡几许荫翳。他拿医书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承欢,去陪陪婉素姐吧,流云山庄来消息了,怕是……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径直走出门。

手拈银须陷入思索中,曹雪芹诞生在江宁织造署内。我跑到中堂,但见婉素双手捧面,不停抽泣。眼泪从她纤白的指间滑落,如菡萏带露,甚是哀婉。水绿罗裙失水的枝丫一般,枯萎不已。她抱着我哭,承欢,云少爷遭蒙此难,可叫我作何指望?

那日黄昏,我得知,三日前,流云山庄付之一炬!烟火过处,满目疮痍。庄主与夫人双双归天,颈项处被薄剑一类的划伤致命。生还的姬妾下人,席卷了残存的珠宝,做了鸟兽散。唯留下云少爷一人,却因这场家变,急火攻心,双耳失聪。

江南春雪

1

江航初到江南的那个黄昏,天空薄薄的阴,细细飘雪,这是南国初春少有的天气。

婉素称病,妆容残谈,不肯相见。

我同秋生到后堂偷看,那个一直生活在传说中的男子,杏黄色锦缎长衫,长眸微阖,端然坐在堂前,脸色苍白,却难掩超尘脱俗的气质。

曾经的他,出身富贵,家世优渥。这些,对我都不重要,十一岁,我尚不谙世事。我所注意的,只是,他沉静内敛的眼,看进去,仿若江南,干净,水润,温暖而灿烂。这般模样,对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无疑是瑰丽绚烂的。

爷爷为他把脉。

一碗茶水微凉,爷爷神色渐渐黯然。

摇头,叹息。

江航虽无法听到,但从爷爷的神情中,似乎已明白,他的耳聋,似是不救之疾。一直沉默的他,突然开口,声音恳切:冷神医,求求你!我身上背负着流云山庄血海深仇!而且,我相信,三年前江宁织造府那场大火也不是天灾!这两门血案,我堂堂七尺男儿,如何不管不问?

我躲在布帘后,藕色棉衫,眉眼流畅,偷望,他倔强的唇,宣漏着一个男子的决心。

爷爷沉吟半天,对他“说”,你的耳疾并非急火攻心,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慢性毒,能让人失明或失聪。恢复倒是可能,只怕时间过长。而且治疗后期,会用朱砂。药量分毫的差池,你便会失明。

江航看着爷爷写下的话,毫不迟疑的回答,只要能医治好,怎样的痛苦我都愿承受!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多久我也愿意等!

就这样,江航,留在了药王斋。

秋生问我,那个云少爷,要住多久?

我说,怕是要很久。

秋生眉头皱成一团,嘴巴几乎噘到鼻子,那不如做你家女婿算了。

我脸一红,追着他打。

2

夜里,我偎在婉素身边,紫金炭炉烧得极旺,映上我脸庞,两团飞红,我说,婉素姐,原来,我这姐夫,果然是天人!

婉素叹,别说这无端的话,小丫头不怕羞!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手拈银须陷入思索中,曹雪芹诞生在江宁织造署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