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铁松开瞳瞳的手,安铁看瞳瞳睡实后

www.8364.com,离开柳如月的时候,已是凌晨5点多,安铁一个人走在街上,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空气中充满了潮湿而热烈的气息,飘荡着一股情欲的味道。是的,这的确是情欲的味道,暧昧而茂密,肥沃而又广大,养育着无数让人又爱又恨、美丽而迷离的人间烟火。哦,这人间,我欲望的温床与坟墓,我在你的子宫出生,在你的胸前暴死,这生命以及这空荡荡的街道与高楼,你必须热爱,你别无选择。安铁在街道上走着,心里无端激动而忧郁起来,在早晨的洗涤下,心里单纯得如初生的婴儿。 安铁悄悄打开门,回到家中。刚刚往床上一躺,他就想起了秦枫,心里刀绞似的痛。头痛得嗡嗡直响,安铁感觉这种痛不是心痛,而是肉体的痛,就像被人当众用鞭子抽打的那种疼痛,这是一种尊严遭到严重伤害时的感受。这种痛与李小娜背叛的时候还不太一样,李小娜给安铁的痛是慢而久远的,秦枫带给安铁的痛是剧烈的,床上的安铁有一种强烈的破坏冲动,这跟早晨街上的安铁叛若两人。这种冲动一会被安铁压了下去,一会又冒了出来,时不时的往哪个临界点冲去,这个临界点就是心里和肉体的痛开始互殴,而且必须是肉体的胜利才能把心里的痛压在看不见的地方。这时候必须有一个人,必须用一把刀子捅进去,这个人可以是别人,也可以是自己。生的愤怒比死的恐惧更强烈,但死亡是一个极致,是一个结束。事情必须有一个结果。死亡是最后的结果。对死亡的恐惧与期待暂时可以安慰现在的愤怒,这是一种对生命中那些无法把握的东西的愤怒。 安铁想起躺在自己怀中的秦枫的裸体,想起那个靠在别的男人肩膀上的秦枫。这事必须有一个结果,否则安铁会疯掉。安铁拿起一把水果刀,他必须马上看到血在燃烧与流淌,但现在找不到人,很快他想到了自己。这时候,安铁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心里的那种痛苦立马减轻了很多。这时,安铁毫不犹豫地使劲把水果刀一下子扎到大腿上,安铁一阵抽搐,同时也感到了前所谓有的痛快。这时的安铁才真正明白了痛快的意思。他慢慢地用刀在大腿上一点一点的划着,像小时侯那个医生在胳膊上种天花疫苗。安铁这时候就像一个医生,他冷静地拿着刀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道一道地划着,血呈一条线在安铁的大腿上渗出来,然后慢慢洇开,安铁看着那些血不断地流出来,心里的愤怒也一点一点地流走,最后,安铁紧紧盯着床对面的秦枫的一幅照片,冷冷地笑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早晨,都市的早晨本来就是复杂的,天使和魔鬼共同分享着都市的天空,男人和女人分食着都市的夜晚。只有瞳瞳的房间一切如故,这时候,瞳瞳的房间里传来了瞳瞳起床的响动,安铁听到瞳瞳走进了卫生间,然后瞳瞳又轻轻走到了安铁的房门前,就像时光一样停泊在安铁的门口,白色的睡衣,梦幻一般朦胧的脸,仿佛瞳瞳从来就是这样站在安铁的门口,她轻轻地叫着:“叔叔!”然后,世界开始纯净而静谧起来,水流的声音清脆而悠远。 听到瞳瞳在叫他,安铁惊了一下,仿佛从梦中醒来,又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梦中,他心里的躁动一下子就安静了。 瞳瞳再次开口说:“叔叔,你没睡吗?你去不去上班?我给你做早餐。” 安铁在房间里隔着门对瞳瞳说:“不用了,你起那么早干吗,又不上学,多休息一会,早点一会我去买。” 瞳瞳在门外说:“那我去买。”然后安铁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安铁想出声制止,但门已经关上了。 安铁苦笑了一声:“这丫头还挺犟,不让她活动还非要活动。” 安铁疲惫地靠在枕头上,看着自己腿上的伤口,现在他已经感觉到火辣辣的痛了,看来他已经恢复了知觉。 安铁拿了两帖创可贴随意地贴在大腿上,伤口贴上创可贴后,形状有些古怪,就像一个蹩脚的玩笑。生活会跟人开多少玩笑呢。 正想着,安铁听到开门的声音,瞳瞳回来了。安铁正在抚摩伤口的手缩了回来,这时,餐厅里清楚传来瞳瞳瞳瞳忙碌的声音。 就在这时,突然从餐厅传来一声脆响,接着传来一阵闷响。什么东西倒了?安铁赶紧披上衣服出来一看,吃了一惊,只见瞳瞳摔在地上,此时,正扶着凳子艰难地爬起来。安铁赶紧走过去扶起瞳瞳问:“怎么了?摔痛那里没有?” 只见瞳瞳扶着椅子没说话,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呼吸有些急促。 瞳瞳说:“叔叔!我好像看不见你!”说完伸出手出来要摸安铁的脸,却没找准方位。这时,瞳瞳突然紧紧抱住安铁,低声哭了起来。 然后,瞳瞳又抬起头,哭道:“叔叔,我好像看不见你了!” 安铁一听,一下子就慌了,心跳莫名其妙地就快了起来。着急地问:“瞳瞳,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赶紧到床上躺着。” 安铁一把抱起瞳瞳,快步走到瞳瞳的房间,怀里的瞳瞳轻得像一床棉絮,安铁小心地把瞳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躺在床上的瞳瞳一直紧紧抓着安铁的手,突然又激动地说:“我又看见你了,叔叔,就是有些模糊!”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安铁一直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安铁出去给瞳瞳倒了杯水,然后又去拧了一个热毛巾敷在瞳瞳的额头上,这时,瞳瞳有些兴奋地说:“我看清你了!叔叔,我想一直看着你!”声音有些发抖,又紧紧拉着安铁的手,直直地看着安铁,眼泪还挂在脸蛋上。 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安铁似乎过了很久,直到这时,才稍微松了口气,他心痛地责怪着瞳瞳说:“叫你躺在床上别活动别活动,非要逞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啊?” 瞳瞳还是握着安铁的手,脸红红的笑着,说:“现在没事了,可能是刚才我低头拣东西的时候,急了些,别担心,叔叔,现在已经没事了,刚才我真的很害怕,我怕看不见你了。” 瞳瞳有些后怕地笑着,说:“躺一会就好了,叔叔你去吃饭吧,我没事了,你还要上班呢。” 安铁长嘘了一口气,说:“丫头,你吓死我了!” 安铁松开瞳瞳的手,说:“我去睡一会,你有事叫我,我下午去单位。” 给刘芳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然后,安铁就拔掉电话线,关掉手机,开始蒙头大睡,大腿上还是隐隐作痛,但安铁却很快睡着了。 安铁刚睡着就开始做梦,梦见白飞飞在路上一直走着;梦见李海军在一个黑屋子里站在门口张望,脸上半明半暗的;梦见柳入月在人群里惊声尖叫;梦见自己死在一棵寺庙里的桃树下面,瞳瞳坐在旁边哭,然后,落叶一片片飘下来,盖住了瞳瞳的脸;梦见秦枫在深夜里飘来飘去。

早上醒来,秦枫已经走了。 安铁一只手在枕头底下摸出手表,一看8点,另一只手还放在两腿之间,安铁早上手总是不自觉地放在老二上。为此,秦枫已经嘀咕过好几次,“身边躺着一个美女,居然总是摸自己的东西,你变态啊?” “这不是命苦养成的习惯嘛,那么长的青春期就是靠这只手艰难度日的,又没有女人碰,以后改好不?”安铁只得狡辩地道歉一下,但总是改不了。 秦枫知道安铁大学里有一个女朋友叫李小娜,大学一毕业,李小娜留在北京,安铁到了大连,两个人自然地就分手了,秦枫问李小娜的床上功夫有没有她厉害,安铁总是一口咬定和李小娜只接过吻,绝对没有上过床。 只有傻瓜才会给现在的女朋友描述跟前女友的上床细节。 “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处男吧?看你在床上跟流氓似的!”秦枫追问。 “只在我喝醉的时候被一个对我有好感的女同学强xx过几次,我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真的,骗你是猪!”安铁说。 “真的?你就是头猪!”秦枫半信半疑又醋意十足地说,“太便宜她了!” 老二硬得厉害,半夜的那泡尿还憋在里面。安铁到卫生间前,心里还是小心翼翼的,好象瞳瞳还在卫生间里,其实,安铁知道这个时间瞳瞳早就上学去了。他把卫生间的门推开,头伸到里面看看,空空的,安铁觉得自己有些滑稽,像下了个决心似的,果断地两步跨进卫生间,狠狠地把膀胱放空了。 到客厅打开电视,那个长着饼子脸总是笑眯眯特自信似的央视女主持人正在念各家媒体的新闻,安铁到是挺喜欢这个女人的聪明劲,时间一长也不觉得这个女人丑,反而觉得这个这个女的也蛮性感的,甚至有时候安铁还想,要是把她的职业装脱了,光溜溜地抱在怀里,让她给自己xx交,把她满嘴的各地重要新闻全涂在自己的老二上,一定非常爽。 安铁一手拿着遥控器,一边把屁股从电视那儿挪到沙发上,一张纸从沙发扶手上飘到了地上,他捡起来一看: “叔叔,鸡蛋煎好了,在微波炉里,面包在橱柜里”,是瞳瞳的字迹,“秦姐姐早上5点走的”。 瞳瞳看起来很平静,与平日没什么不同,真有她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安铁感觉温暖而平静,他一边吃着早点,想起瞳瞳刚来的样子。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瞳瞳都来了4年了,一晃都13岁了。都说女大十八变,才几年,瞳瞳已经变成一个发育成熟的漂亮女孩,一个安静得像梦一样的少女了。的确,瞳瞳闯进安铁的生活就像一个梦,就像安铁在生活中珍藏最深的一个梦。 4年前,安铁去北京采访一个著名国学学者,其实,采访也不一定要去北京,仅是为了完成采访在网络上就可以,他跟主任说,还是面对面采访现场感强些,那时安铁刚到文艺部不久,周刊部刚上任的新主任是一个有野心也有才华的作家,35岁,一心想在40岁前做这家报社的总编,到目前为止这家党报报社历史上还没有先例。虽然在文艺部,但他经常强调,文艺部的稿子也不要都搞成传统的小说散文之类副刊的路子,文艺部的稿子也要有新闻性,要强调现场感,那时候,文艺部不负责编文化新闻,文化新闻由专门的文教部负责。安铁和新主任比较投缘,他摸清了新主任的脾气,所以安铁一提这个专访应该有现场感,马上就得到了新主任的认同。 刚到文艺部的安铁顺利地得到了一个出差的机会。他费这么大劲想去北京真正的原因是潜意识里想见到李小娜,尽管他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一辈子也不要见到这个女人。 采访完学者,安铁给李小娜发了短信,告诉自己在北京住的酒店房间号和电话,晚上7点钟李小娜来了,一句话没说,安铁就把李小娜按在床上使劲亲,差点把李小娜的舌头咬断,直到李小娜大声叫痛才停下来脱衣服。做完爱后,李小娜去洗澡,整个过程两人除了用“哦——啊——”这样的感叹词,几乎没有说别的汉字。洗完澡,李小娜把安铁抱在怀里,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安铁,很久,终于说,“我们做情人吧!” 安铁一直看着李小娜不说话,李小娜等了5分钟,安铁还是不说话,李小娜开始穿衣服。 李小娜走到门口的时候,安铁终于用一种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平静的声音说,“走好,多保重!”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安铁发现自己的嘴角发咸,他流泪了,这是安铁长这么大第二次流泪。安铁第一次流泪是在他十六岁写遗书的时候,那时侯他想自杀,安铁连那时侯为什么会有自杀的念头都忘了,他只是清楚地记得,十六岁的安铁一边认真地写着遗书,一边静静地流泪,整整哭了三个小时。当然安铁没死成,哭完后,遗书也写好了,他重新看那篇遗书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一篇写给青春的情书,然后他就把遗书悄悄撕碎了。 在李小娜走后,安铁穿戴整齐,一向穿着随便的安铁出门前甚至让服务员把衣服拿去服务中心熨烫了一番,就像要出门参加一个隆重的婚礼似的,他去了三里屯的一家酒吧,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早上酒吧关门,他又找了一家咖啡厅继续喝酒,一直到第二天傍晚,他醉熏熏地拎着包就上了大连的火车,找到自己的铺位,倒头就睡。 这天晚上,他一直在做梦,他梦见自己睡在一列列车上,他不知道这列列车往那里开,也不知道自己要向那里去,列车员永远都是年轻漂亮穿着制服的姑娘,她们微笑着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她们就像来自未来,却在过去消失,他还梦到一个小女孩儿坐在他身边哭,哭得他心烦意乱。 然后,他真的被一阵哭声吵醒。他使劲睁了睁眼睛,就看到对面的卧铺上坐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她的哭声还有点特别,是那种很短的啊的一声,就马上压抑住,然后又忍不住啊的一声。 这时候,女列车员走过来,没有安铁梦里的制服姑娘漂亮,她狐疑地看着安铁和小女孩,极不耐烦地说,“人都走光了,赶快下车!” 原来到站了,安铁拎起包,看了一眼小女孩,就往外走。安铁有点恍惚,在火车上就好象睡了,又好象没睡,走路有点发飘。出了火车站,安铁站在路边拦出租车,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一辆空出租车,倒是拉了客人的出租车停在他面前问他去那里,安铁没有搭理他们,他们趁着人多趁火打劫一车拉好几个人收好几份钱。 这时,安铁隐约感觉后面有人,并且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他回头一看,看见一个穿着蓝色上衣、土黄色裤子的小女孩胆怯地看着他,衣服上有明显的灰尘,脸上也是,一看就是在哪里蹭的,除了那些明显的灰尘,小女孩的脸和衣服的其他部位倒很干净,脸上的灰尘还被眼泪冲出好几道印痕。在灰尘后面,还是能够看出小女孩长得很清秀。这时安铁的脑子里首先浮现了一个词“乞丐”,但又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孩子,觉得还是与平时见过的小乞丐有些不同,他突然想到是火车上的那个女孩子。 这时候安铁仍然没有多想,他转过头去,准备再拦出租车,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 “叔叔,我饿——”,安铁再次转过身去,确定那个小女孩是对他说话。 “你父母呢——”安铁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你们走散了?” 小女孩不说话,只是眼睛看着脚尖一抽一抽地哭。 “你再不说话我就走了!”安铁转身要走,这时,小女孩轻声说,“我妈打我,是我自己跑出来的,后来我碰到一个阿姨,她说带我去坐火车,到大连来玩,后来我看她不像好人,在火车上我就躲起来了,我两天没吃饭了。” 小女孩说完,看了安铁一眼,又低头,一抽一抽地哭。安铁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

安铁说:“那个桌子上太闹了,没劲。” 秦枫笑道:“喝酒应酬不都是这样嘛,人都走了,我们回原桌去吧,一会人都散了,告个别我们就回家。” 安铁和秦枫又回到原来的桌子呆了一会,人们就陆续起身告辞。不一会功夫,人都做鸟兽散了。 看着到处都是杯盘狼藉的大厅,安铁发现吴雅和尼娜还在一个桌子上和两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聊天,吴雅不断地东张西望,可是两个男人还是兴致颇高故作文雅地跟吴雅和尼娜说这说那。 安铁一看,整个大厅除了吴雅那一桌,就剩下王贵和柳如月在门口和大家告别。 安铁看到这里,和秦枫一起走了过去,安铁说:“吴小姐,什么时候走,我们要走了。” 吴雅赶紧也站起来,顺着安铁的话说:“我们也马上走,两位先生,对不起,我们先走了。”说完吴雅就和尼娜一起向安铁和秦枫告别。 四个人一起走到大厅门口,吴雅轻声笑着说:“要不是你们解围,我们估计还走不了,我们先走了,有空联络,秦小姐,安先生再见。” 吴雅临下电梯时候,还回头对安铁笑了一下。这时候,秦枫在离安铁不远的地方跟王贵和柳如月告别,不一会,秦枫走了过来,挽着安铁的手,安铁和秦枫一边下电梯,一边对王贵和柳如月挥手告别。 走出滨城酒店的大厅,安铁问:“对了,暮雨呢。” 秦枫兴致颇高地说:“我刚才让她和我们单位的人一起走了。” 安铁说:“你们单位还来好几个人啊?” 秦枫笑道:“那当然啊,这个活动虽然是王贵出钱,但我们主办单位之一的嘛,当然要来好几个人了。” 安铁一边开车,一边把烟掏出来,然后在口袋里找打火机上,这时,秦枫伸手把安铁嘴上的烟拿过来,又把手伸到安铁的兜里找东找西找,终于找出了打火机,然后秦枫自己把烟点上塞到安铁的嘴里,然后自己吹了一口气,说:“这烟味真难闻。” 安铁笑了笑,看了秦枫一眼,心想:“秦枫的确是一个不太容易找到的老婆,既能做情人又能做老婆的人是很不容易找的,只是,这样的人不太好控制。” 安铁有点心思重重地想着,安铁对秦枫有一种不安全感,秦枫这样的女人很难把握,她天生好像就是把握别人的人。 “不错,今天晚上挺乖的。”安铁道。 “我什么时候不乖啦!”秦枫打蛇上棍地说。 “你不乖的时候多了,你说说,给王贵策划了个挺大的活动,我怎么事前一点信也没听到啊。”安铁说。 “你这不是知道了嘛,又没想瞒着你,我先前没告诉你,我是觉得你对王贵成见挺大的,我就纳闷了,王贵没得罪过你呀,你怎么就对他那么大的成见呢?” “我就是看这人不顺眼,再说他弟弟还骚扰过你,这兄弟俩没一个好东西。”安铁有点心虚地说,王贵的确没有得罪过安铁,实际上王贵的弟弟对秦枫骚扰的事情安铁现在也没有放在心上,安铁对王贵看不顺延完全是因为柳如月。 “你呀真是的,他弟弟的事情你现在还放在心上啊,他是个小孩子呀,跟他计较什么。”秦枫说。 “呵呵,你现在好像很维护他们呀?”安铁有点酸地说。 “你这人,懒得跟你说,我维护他们什么呀,他也就是我一个客户,我现在是管经营的副台长嘛,台里那么多人要靠这一块养活呢,没有广告电台吃啥啊,我管他是什么人呢,他是流氓是地痞都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这是为客户服务,知道不,客户就是上帝,我们为客户策划宣传活动,效果好了,对客户对我们都是好事啊,你在报社也负责经营,还有广告公司,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秦枫说。 安铁想了想,秦枫的话是没错的,他很清楚,别说电台并不是什么强势媒体,就是电视台和影响大的报纸,谁敢随便得罪大客户?!王贵对电台来说就算是大客户了。 “怎么没话啦,知道自己没理了吧。”秦枫笑道。 “这么大的事,之前你也不能一点也不告诉我啊?”安铁还是有些不服气地说。 “看看,还犟,你平时牛哄哄的,好像天下离了你不行似的,我就是让你看看,策划个活动对我秦枫来说也是小事一桩,多大点事呀!”秦枫得意地说。 “行,现在我看到了,秦大台长牛逼,不过,你给王贵策划的这个活动的确是不错的,从王贵那里掏出不少钱吧?” “钱也不多,但王贵算是电台的大客户了,今天的活动我们台还做了一个小时的直播。王贵答应以后还会一直跟我们合作,你以为我们就王贵一个大客户啊,我手上的大客户多着呢。”秦枫今天看起来很愉快,当上台长之后,算是秦枫领导的第一个给客户宣传成功的案例。 “我不得不夸夸你,你给王贵出的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尤其那个猪肉宴,非常有创意,俺就非常喜欢,我还没听说过有谁搞了一个这么大俗的猪肉宴,但绝对有效果,我就非常喜欢吃,第一次吃这么全乎的肉,全国好多地方的名吃都有了,全是肉,哈哈,俺喜欢!俺喜欢!”安铁终于高兴起来,笑呵呵地说。 “就知道你会喜欢,你是个肉食动物,小心吃成个肥猪。你还别说,我还真是见你那么爱吃肉想出的这个主意,猪肉是中国人吃得最多最平常的菜了,大众喜欢的就是有市场的,不管俗不俗气。”秦枫说。 “王贵能接受你的主意说明王贵也是有些头脑的。”安铁道。 “你别说了,王贵那人是个十足的俗人,成天装高雅,总显得他多有文化似的。我一提这个计划他就说俗,我就跟他说,你做的是猪生意啊,策划当然要从猪身上想了,王贵还想在滨城酒店来个洋派对,搞个冷餐会呢,没见过这么附庸风雅的人,卖猪肉居然还想搞个冷餐会,我简直晕死。” “哈哈,那就是王贵。”听了秦枫的话,安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到这时候,两个人的情绪才高涨起来,秦枫开始把脚放到安铁的裤裆里,正准备挑逗安铁的时候,安铁笑了起来,道:“到你家门口了,还继续挑逗我不?” “晕,上去吧。”秦枫不好意思地说。 安铁和秦枫两个人牵着手一起往楼上走,走到秦枫家门口的时候,安铁发现楼梯口发着一束玫瑰花,这个楼道口共有三户,也不知道这花是怎么回事。 “谁把花放楼梯口了?”安铁问。 “管它呢,这些人还挺浪漫的,对了,你好久都没给我送过花了吧,前几天你还送花给瞳瞳呢,也不送我。”秦枫故意撅起嘴嗔怪道。 安铁想了想,从地上把花拿起来,看了看道:“这还是一束新鲜的花,这样吧,既然这话没主,那就是上天替我放在这里要我送你的,过两天我再去买了送给你好不?” 秦枫瞪了安铁一眼道:“你倒会捡便宜,居然在地上随便捡束花给我,不要。” “好了,不要白不要,放在楼道里多可惜啊,我过两天一定给你买好吧,嘿嘿!”安铁说着,就把玫瑰花拿进了秦枫的房间。 进门之后,秦枫妩媚地看着安铁说:“我去洗澡,要和我一起洗吗?” 安铁道:“你先进去洗,我把花插好,抽根烟再进去。” 秦枫进了卫生间,很快就有哗哗的水声传来。安铁走进卧室,半倚在床上,刚拿出烟准备抽,就听见手机短信铃声响了起来,安铁看了一眼,是瞳瞳发来的。 安铁打开瞳瞳发过来的那条短信一看,上面写着:“叔叔,你今天晚上回来吗?” 安铁回了一条:“丫头,我不回去了,你早点睡吧。” 安铁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刚躺下来,就听到手机又响了,安铁把手机拿过来,是瞳瞳又回过来的:“哦,我知道了,叔叔少喝点酒,注意安全。” 安铁看完短信,摇头笑了一下,心想,估计我给这丫头的印象不太好,好像我一在外面就喝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似的,安铁刚要把手机放回去,就听又过来一条短信,还是瞳瞳发来的:“叔叔,你真不回来了呀?” 安铁看着这条短信,心里不禁纳闷了,瞳瞳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想到这里,安铁坐起来,给瞳瞳打了一个电话。 安铁:“瞳瞳,我是叔叔,你在家干嘛呢?” 瞳瞳:“我在床上躺着呢,嗯,叔叔是在外面喝酒吗?” 安铁:“都这么晚了,还喝什么呀,我在你秦姐姐这呢,怎么了?我看你好像有话要跟我说呀?” 瞳瞳:“……” 安铁:“丫头,听见了吗?怎么不说话呀?” 瞳瞳:“叔叔,你能回家吗?” 安铁:“到底怎么了?我听你说话声音不对啊?”说完,安铁心里一惊,家里不会是进贼了吧,想到这里,安铁跳下床,紧张地说:“丫头,在听吗?你怎么了?快说话。” 瞳瞳:“叔叔,我……我害怕,我现在把家里的灯全打开了,还是害怕。”瞳瞳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安铁更纳闷了,瞳瞳平时也是一个人在家,也没听说她害怕呀?安铁还一直以为瞳瞳的胆子比别的女孩大呢。 安铁:“怎么回事?怕什么?” 瞳瞳:“我,我刚才看电视的时候,不小心看了一个鬼片,当时正好有一个镜头特别吓人,呜……”瞳瞳居然小声哭了起来。 安铁:“别怕!丫头,叔叔现在就回去,你等着啊。” 这时,秦枫从外面走了进来,皱着眉头说:“怎么?你要回去?!” 安铁歉意地看了一眼秦枫,说:“是,我得回去,瞳瞳在家看了一个鬼片,被吓着了,正一个人在家哭呢。” 秦枫撅着嘴说:“她好好的看什么鬼片吗?害怕还看?以前怎么没听她说害怕什么的?” 安铁看了看十分不爽的秦枫,顿了一下,说:“瞳瞳毕竟还小嘛,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吧。”说完,安铁揽着秦枫的肩膀,在秦枫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秦枫叹了口气,说:“走吧走吧!我就知道,咱俩就没有个安生的时候,路上小心啊?” 安铁一边往出走,一边说:“知道了,你早点睡吧。” 走出卧室,安铁把秦枫卧室的门带上,然后就往大门口走,临出门时,安铁看了一眼那束鲜艳的玫瑰一眼,突然发现在玫瑰的包装纸缝隙的地方有一张小卡片,安铁走过去,把那张卡片拿下来,然后推开秦枫家的门,走了出去。 安铁下楼的时候看了一眼那张卡片,只见上面的字迹很潦草,而且还是用那种花里胡哨的彩色铅笔写的,在那行字的末尾处还画着一个笑脸,内容是:“希望你永远那么美丽和自信,我会一直默默地爱你。” 安铁看完那张卡片,笑了笑,道:“操!看这字估计就是一个学生写的,而且还是一个学习不好的愣头青,估计这份表白算是白瞎了。” 安铁下楼以后,就开着车往家赶去,晚上的车不多,安铁的速度又很快,安铁不一会就到了楼下。 停好车,安铁抬头往家里的窗户看了看,只见卧室和客厅果然都亮着灯,而且是平时不怎么开的大灯。 安铁迅速上了楼,拿出钥匙就把房门打开了,刚一进门,安铁就听到瞳瞳的房间里传来的一句怯生生的话:“是叔叔吗?” 安铁一边往瞳瞳的房间走,一边说:“瞳瞳,是我。” 安铁的话音刚落,瞳瞳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扑进安铁的怀里,哽咽着说:“叔叔,那个鬼片特别吓人,里面的女人浑身是血,从卫生间里爬出来,呜呜……” 安铁拍着瞳瞳的后背,笑着说:“傻丫头,那都人演的,吓唬人的,你怎么不当时就关了呢?” 瞳瞳抬起头,眼睛里还满是惊惧地看了看安铁说:“我当时看着也没觉得吓人,可我去了一趟卫生间就开始害怕了,一想就觉得恐怖。”说完,瞳瞳睁大眼睛看着卫生间的门,然后又埋进安铁的怀里。 安铁把瞳瞳的头抬起来,领着瞳瞳走到卫生间的门口,然后打开卫生间的门,说:“看看,什么也没有,现在屋里就咱俩,你别吓唬自己呀,走,进屋睡觉去。” 瞳瞳抓着安铁的胳膊,往卫生间里看了看,然后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说:“嗯,什么也没有,可是叔叔没回来的时候,我还听到有哗啦哗啦的声音呢,可吓人了。” 安铁笑着说:“晚上静,可能水龙头滴水呗,你心里一害怕就胡思乱想,把那声音越想越大,好啦,一会叔叔陪你进屋,等你睡着了我再回屋睡,好不好?” 瞳瞳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安铁进了自己的房间。 安铁看着瞳瞳钻进被窝,然后坐在瞳瞳身边,拉着瞳瞳的手说:“睡吧,叔叔在这呢。” 瞳瞳估计是折腾了一晚上,身心都很疲惫,刚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手一直紧紧地抓着安铁,一开始脸上的表情还不那么舒展,过了一会,脸上的表情就平静了下来。 安铁看瞳瞳睡实后,才关了灯退出去。 安铁回到自己的房间,心想,这鬼片现在怎么这么吓人啊,要是神经脆弱的人还不给吓疯了,尤其是对未成年孩子的侵害,简直是对幼小心灵的迫害嘛。 安铁躺在床上抽了一根烟,然后想起秦枫在自己临走时候的幽怨神情,拿出手机给秦枫发了一条短信:“宝贝,睡了吗?好梦。” 发完信息之后,安铁就后悔了,心想,我今天怎么***这么酸啊,安铁等了一会,发现手机没什么动静,估计秦枫可能睡着了,就在安铁去卫生间刷完牙回来的时候,手机的短信响了,安铁一看,是秦枫发来的:“老公,我现在就睡了,你也好梦。” 第二天,安铁看瞳瞳似乎精神好多了,安铁一提起昨晚的事情,瞳瞳还有些不好意思,似乎对自己疑神疑鬼的样子有点难为情。 安铁到了单位,在单位忙活了一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安铁就去了天道公司。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松开瞳瞳的手,安铁看瞳瞳睡实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