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铁看李海军不想说,瞳瞳也俏皮地笑着说

六月的夜晚,到处都飘拂着春天的味道,安铁把车上的窗子全部打开,柔和的春风在耳边轻轻吹拂,却无法吹散安铁心中的郁闷。安铁开着车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兜着,大连的马路非常宽阔,道路两边的路灯被湿润的空气包裹着,灯光有些暗淡,这使道路的前方显得幽深而神秘。不知什么原因,今晚路上的车很少,安铁越往城市的中心走,就越觉得这条路是通往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那些高楼和商厦此时像一条条空空的麻袋萎缩在马路和城市的某个点上,和安铁一起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孤独之中。这么多年来,安铁一直觉得他总是在路灯下走着,没有目的地,没有急于想寻找的东西。每当早晨看见人们从家里出来,涌向城市的各个角落,把城市填充得丰盈而富足,晚上,人们从城市的公共空间疲惫地回到家中,在茫然的奔波后回到照耀自己和亲人的灯光里,把空虚和孤单留给安铁和不断被消耗着的城市。 城市是什么?竟让人们如此厌倦又如此着迷;城市有什么?竟让人们反复地投奔又反复地抛弃。在这样一个温暖迷茫而又萎靡的夜晚,我们到底能够握住一些什么! 安铁在一种迷思之中,被藏在春天里一只隐秘的手牵着,所有的路口都暗示着一个方向,但出口却总是在找到之后立即消失。 安铁稍微清醒一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过客酒吧的门口。 走进酒吧,里面客人不多,在酒吧昏暗的灯光里,几张脸孔模地的浮动着。安铁扫了一眼,没有发现李海军。安铁到吧台一打听,服务员说:“刚才还在啊,你看看里面的小屋子里有没有!” 这间小屋子就是安铁曾经住的那间,现在改成了李海军的办公室兼卧室。安铁推开了小屋的门,里面传来歌剧的声音,李海军正躺在小床上看信,床上还堆着一大堆的信件。听见有人进来,李海军赶紧把信件划拉到一起,李海军抬头看见是安铁,愣了一下,把歌剧的音量调低,没作声。 安铁盯着那堆信件,走到李海军的床边坐了下来,笑着说:“哥们!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能收到信?这么多?” 李海军看安铁的目光有些暗淡,不紧不慢地把信收进了一个小箱子里,那个小箱子很精巧,看上去像是手工做成的,上面画着彩色的花纹,使这个小箱子增添了几分独特的感觉。 “你不觉得,正因为如此才很难得吗?”李海军缓缓地说。 安铁突然觉察出李海军好像有很重的心事,收起笑意,一本正经地说:“恩,你还别说,这个时候如果真有人给我写一封信,我兴许会感动得落泪。” 李海军把那个精巧的小箱子放到床底下,像藏一个宝贝似的,然后说:“你怎么有空过来?瞳瞳好些了吗?” 安铁说:“别提了,瞳瞳倒是没什么大事,我有事!郁闷www.8364.com,!妈的!。”说完,安铁点了一根烟,耳边似乎还响着瞳瞳说的那句话“叔叔,你会不要我吗?” 李海军隔着淡青色的烟雾看着安铁,眼里有一丝迷茫,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认识多长时间了?” 李海军似乎没有注意到安铁的情绪,安铁吐了一口烟说:“快六年了吧,操!都六年了!” 李海军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我们都从半大小伙子变成小老头了。” 安铁好像没什么话说,看起来李海军比安铁更加郁闷。安铁四处看了看,几年前在过客酒吧时的日子又一一浮现在眼前。记得安铁快要离开过客酒吧去报社上班的一段日子,有一天晚上,酒吧里突然闯进几个人砸场,李海军当时不在场,在酒吧闷了一年的安铁终于找到一个发泄的机会,和几个人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搏击,最后,其中一个人掏出刀,差点没把安铁的胳膊砍下来,一大块肉翻着,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看见自己骨头的感觉很奇异,仿佛你撞到了一个埋藏已久的秘密,揭开秘密的冲动使人忘记了肉体的痛苦,看见自己骨头的安铁很兴奋。随后赶来的李海军吓得脸色煞白,一定要安铁去住院,但安铁坚持不住,只在李海军的陪同下去医院包扎了一下,缝了几十针就回来了,安铁笑着对李海军说:“只是皮肉伤,不要紧。” 到现在安铁的右胳膊上还留着一道长达10厘米的暗红色伤疤,像一条蜈蚣趴在胳膊上。记得那一阵李海军经常拿着安铁的胳膊一看就是半天,仿佛就跟砍在他身上一样。李海军其实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只是偶尔和白飞飞、安铁开开玩笑,平时,基本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多。李海军长得很帅,帅得有些俊美,酒吧里有许多女孩子就是冲着李海军来的,每当李海军在吧台表演调酒的时候,吧台前肯定会围着一大堆的女孩子,在那里看着李海军纵声尖叫着。 安铁有一次还半开玩笑地说:“你要是化上妆肯定比那些女孩子还漂亮。” 李海军只是淡淡的笑着说:“滚!你当我人妖啊!” 想到这里,安铁不由得笑了。李海军诧异地问:“你笑什么啊?” 安铁说:“没什么,对了,哥们,你应该找个女人了,那么多漂亮女孩你就一个也没看好?” 李海军鄙夷地说:“女人还不都一样!谁好谁不好啊。” 安铁说:“你不会变成一个禁欲主义者了吧,不玩真的,解解闷也行啊,总是一个人你不闷啊。” 李海军看看安铁,然后两只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说:“我觉得这样挺好。” 停了一下,李海军突然问:“你喜欢听歌剧吗?” 安铁说:“不喜欢,主要是听不懂啊,一句中国话都没有,乌里哇啦的。不过挺奇怪的,我最近竟然喜欢听京剧了,以前我特讨厌这个东西,现在居然听着那能吊死人的假嗓子一路西皮流水下来,不仅有耐心还有一种古怪的激情。看来我们真的老了?操!” 李海军说:“这就对了,艺术是相通的,尤其是歌剧和京剧,那种压抑而高亢的情感,只有深深体会到那种刻骨的爱恋的人,才能感受得到,只有经过了你才能听懂它们。你听到的假嗓子,那是因为他们在呼唤爱的时候把嗓子喊破了,后来变成一种程式一直沿袭而已。你要是了解一下歌剧的发展史你就会明白了。还有一种叫能剧的,也和歌剧、京剧在本质上有相通之处。这三个剧种是世界上最人性最有穿透力和生命力的伟大艺术样式。”李海军越说越兴奋,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 安铁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海军,心里琢磨,这家伙是怎么啦,今晚不太正常啊。 安铁说:“我感觉你最近有点恍惚,碰到什么事了?” 李海军盯着安铁看了好一会,看得安铁很不自在。然后,李海军闷声说:“没事!” 安铁看李海军不想说,也就没深问,笑了笑:“没事就好,你刚才说的能剧好像是日本的吧?” 李海军说:“对,能剧在日本就像京剧在中国一样,可以算是日本的国剧,一家日吧有这节目,要不我们去看看吧,正好去那里吃点饭。” 安铁站起身说:“要不我们把白大侠也叫上吧?” 李海军顿了一下说:“行,你给她打电话吧。” 李海军带着安铁和白飞飞来到一家很雅致的日吧,是一个古朴的小套院,更难得的是院子里还种着几棵树,上面开满了樱花,穿过一座木制的小桥,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布置得简洁而考究,窗户是用微微有些发黄的宣纸糊着的,宣纸上还画着几棵竹子,人坐在瓦屋纸窗下,仿佛置身画中。安铁和白飞飞一脸兴奋地看着李海军,仿佛是李海军把他们带到桃花源似的。 人永远是这样,当你觉得你对一座城市了如指掌的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意外,让你觉得生活还是可以期待的。 李海军很熟练地点了几个菜,跟服务员小声说了几句,就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 这时,白飞飞还是很兴奋,东看西看的,嘴里还念念有词:“这小日本,还整的诗情画意的,感觉像来到了江南一样。” 安铁说:“是啊,这鬼子,中国的东西他们什么都当做自己的,倒是不见外,日本饭店我今天还是头一次来,今天要不是李海军提议,鬼才会来这个地方。” 李海军突然说:“一会鬼就会来了。” 白飞飞盯着李海军看了一会说:“我看你才像个鬼,一路上你一直阴森森的也不说话。” 李海军挤出了一丝笑容说:“能做一个敢爱敢恨的鬼也不错。做人总是有许多禁忌让你不能触及。” 白飞飞笑着说:“你这家伙说话越来越哲理了,最近翻了不少书吧?” 安铁笑着说:“他不是看了多少书,而是看了不少信。” 白飞飞说:“什么信啊?哪个女孩子给你写的?老实交代!” 这时,一直跪在旁边上菜的服务员低声跟李海军嘀咕了两句,李海军点了点头。 服务员出去后不久,房间的门缓缓地被拉开,这时只听见白飞飞大叫一声,抱着安铁惊恐地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人。 只见门口一个带着惨白色面具,穿着一身白衣服的女子,幽灵似的飘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站在屋子的一侧,动作缓慢的开始转圈。安铁先是一愣,看着这个吊死鬼一样的女人,浑身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发现李海军也看了安铁一眼,那眼神跟那个女人眼神有着不可思议的相似,安铁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紧紧地楼了一下白飞飞,才感觉到这屋子里还有一个活人。 三个人盯着那个女人看了将近一个小时,到后来全部都一声不吭地听着那个女人嘴里听不懂的声音,仿佛着了魔一样。 窗外有一丝风轻轻地吹进来,树的影子在窗户纸上影影绰绰的。 这时,安铁无端地想起一个女诗人写的一首诗歌: 剃过头的和尚遁进一本经书 木鱼在又黑又亮的旧颜色里响 香火越发惨淡,住持不说话 山上有田三十三亩又三分 出家人以苦为乐,看破红尘 北风大盛,棉袍爬满虫蛀 和尚乃出世之人,不觉困窘 菩萨慈眉善目,手持法器 门外有一女子,唤了声:大和尚 只是哭,不敢进来

安铁、瞳瞳和白飞飞来到星海广场的一家西餐厅吃晚饭,一边是极有个性而妩媚的白飞飞,一边是安静纯美的瞳瞳,安铁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这家叫左岸的餐厅。这家餐厅装修得倒是富丽堂皇而又优雅。一个大大的吧台,里面放着酿酒的机器,占了大厅近20平方米的面积,像一个小型的工厂,安铁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像工厂一样的吧台。 左岸这个富有人文特质的名字让安铁和白飞飞都有不错的胃口,服务生彬彬有礼地问先生太太要点什么。 安铁和飞飞笑着对视了一眼,安铁笑着问白飞飞:“太太,你想吃点什么?” 白飞飞忍住笑,乖巧地对服务生说:“让我先生点吧!” 安铁说:“还是太太你点!” 两人先生来太太去,把服务生搞得云里雾里,最后服务生还是有礼貌地建议:“要不,让太太的妹妹来点?” 白飞飞和安铁同声说“好主意!”。 白飞飞亲热地说:“瞳瞳你来点。” 瞳瞳看着他们一来一去地开玩笑,也在那里偷笑着,瞳瞳仔细地看着酒水单,然后轻轻地征求两个人的意见:“要不套餐吧,这样简单!” 安铁马上响应:“要说还是我们瞳瞳,就要套餐,省事!” 安铁对西餐那种没完没了的一样东西一样东西的上十分不耐烦,那服务生还一直站在你旁边不走,搞得你说话都没法放开了说。 安铁对服务生说:“能一起上就一起上,你去忙你的,有事我叫你。” 服务生应了一声就走了。安铁舒服地往后一仰说,这地方还真不错,我怎么一进这地方心里就忽悠忽悠的,老觉得当年那些在巴黎塞纳河左岸的穷艺术家的鬼魂就在身边转悠呢。作孽啊,你看他们当年在塞纳河左岸没饭吃没衣穿的,现在这些有钱人,竟然拿艺术家饥肠辘辘的传说当作人文气息作为商品品牌的核心价值贩卖,靠,他妈的扯淡,你整得这么富丽堂皇,也太对不起那些饿死鬼艺术家了。 白飞飞也笑了:“我说先生,别拿死人说事好不好,一会他们还要给你上一杯富有人文气息的咖啡呢,还有那艺术气质的自酿啤酒,你不喜欢喝?” 安铁说:“我怎么是拿死人说事呢,他们才是拿死人说事,我是为死人鸣不平,我干吗不喝啊,他们自酿的啤酒,尤其是黑色的和黄色的我都爱喝,什么叫艺术气质的啤酒,他们应该宣传说这是由艺术家们用的颜料酿成的啤酒。” “瞳瞳你说这酒像不像画画的颜料?”安铁笑着问。 “像!”瞳瞳也俏皮地笑着说。 趁瞳瞳去卫生间的功夫,安铁从包里拿出一本直投杂志,刚才趁服务员不在偷出来的,本来安铁好好和服务员说了一下,想拿走一本,服务员楞是不给,安铁就趁服务员不在悄悄塞进了包里,主要目的就是想拿出来和白飞飞调笑调笑。安铁翻到有男按摩师的一章说:“看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知道不?” 白飞飞仔细琢磨了半天,皱着眉头,故意严肃地看着安铁说:“我觉得他们的职业跟你有点像!都是欢迎来稿优酬!” 安铁哈哈大笑,说:“我就纳了闷了,这些人谁搞他们啊,这日本女人在大连那么多吗,难道日本男人也都喜欢搞男的?中国女人不会也去日吧搞吧?” 白飞飞还是装得很严肃,说:“谁说中国女人不能找鸭子。中国女人难道不能吃中国的鸭子,非要给外国人吃,这还有天理吗!你男权思想也太严重了,就准你们男人找鸡啊!” 安铁用手弹了弹那本杂志,说:“做鸭子也找点俊点的啊,一个个跟牛似的,比我还丑。” “我看你有做鸭子的潜力,嘿嘿,做那行身子骨结实就行呗。”白飞飞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拿眼瞟了瞟远处的服务员。 “不用再要鸭子了,我们够吃了吧!”瞳瞳从卫生间回来后,天真地看着他们说。 安铁看了看白飞飞,白飞飞又看了看安铁,两个人哈哈大笑,笑得瞳瞳满脸通红。瞳瞳今天可能是高兴,话也多了些。平时跟安铁出去吃饭,瞳瞳总是安静地坐着,对什么事都不闻不问。 “我说错话了吗?”瞳瞳有些不安。 白飞飞笑着搂住瞳瞳:“你没说错,是我们说错了!” 吃完饭,三个人一起来到过客酒吧,刚进门,发现酒吧人特别多,所有桌子都坐满了,还有一群女孩子围在吧台大呼小叫的。瞳瞳一进门,就跑到关猪的房间看她的小白去了。安铁和白飞飞走到吧台一看,原来李海军在那耍帅呐,只见李海军拿着三个调酒瓶,表演杂技似的抛来抛去,三个瓶子在他的两只手中上下翻飞,不时引来一阵阵女孩子的尖叫。 安铁和白飞飞站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李海军得意忘形的样子,也没和李海军打招呼。 突然,李海军手中的瓶子一下子全部掉到了地上,眼睛呆呆地看着众人身后的地方。白飞飞一看李海军出丑,哈哈大笑了起来。安铁顺着李海军目光的方向,看见瞳瞳牵着那只猪走了过来。一个纯白美丽的少女,牵着一头纯白的小猪,出现在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一种不真实的飘忽感顿时笼罩着整个酒吧。李海军目瞪口呆地看着瞳瞳,眼睛一眨不眨的,这时候,围在吧台前所有的人都回过头,表情跟李海军一样,看着瞳瞳快乐地走过来,一时间整个酒吧似乎安静了许多。 瞳瞳走到李海军眼前时,微笑着叫了声“李叔叔好!”又继续在酒吧里遛着她的猪。 白飞飞走到李海军眼前,把手伸到李海军眼前晃了晃“啧啧,你们这些叔叔都怎么当的啊,都是一副色狼相!” 李海军看着白飞飞淡淡地笑了一下:“我没看错吧,那是我们的小瞳瞳吗?” 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感觉李海军有些异样,笑着说:“瞳瞳漂亮吧?” 李海军点点头,怅然地看着在酒吧里走来走去的瞳瞳,心不在焉地说:“瞳瞳太漂亮了!”说着低下头去捡掉到地下的调酒瓶。 安铁和白飞飞对视了一下,感觉李海军好像有什么心事,随便聊了几句就离开了过客酒吧。 到了白飞飞家楼下,白飞飞让安铁和瞳瞳上去坐一会,瞳瞳听了也很高兴,眼睛看着安铁,安铁一看表,不到10点,就上去了。 白飞飞住的是一套两居室,房间里布置得简洁而精致,是那种经过精心布置的简洁。安铁一到白飞飞的房间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安铁到现在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带着所有证据潜逃又良心发现的罪犯,想自首却找不到门,想平静却安不下心。你想去热爱生活,却无法原谅自己。 在卧室里,白飞飞拿出一大本她以前在全国各地独自流浪时拍的照片给瞳瞳看。然后走到客厅,看见安铁正在盯着墙上的一幅画发呆。 那是一幅非常特殊的画,用一个旧得发黑的木头画框镶着,里面用机理的手法把一小块被撕裂的白色棉布镶嵌在里面,棉布上有一滩暗红的颜色,像是颜料,又像似血迹。 在画框的左下角用刀刻着几个字:“处女红。” 那种逃犯的感觉突然一下子又涌到了安铁的心里。那发黑的木头画框,白色的棉布,暗红的血色,像一个冰冷诡异的影子盘踞在安铁心里,让他不得安宁。

安铁愣愣地看着满脸泪痕的赵燕,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虽然此时安铁的脑袋有点晕,可也没醉,赵燕刚才说的话,安铁听得很清楚,安铁扶着赵燕的肩膀,低声道:“赵燕,怎么哭了?今天是你生日啊,你应该开心些。” 赵燕是真的醉了,朦胧着眼看看安铁,抬起一只手,然后又犹豫着放下来,对安铁微微笑了一下,说:“我没哭啊,你不是说要给我点蜡烛嘛,我还等着许愿呢。” 安铁听赵燕这么说,顿了顿,让赵燕*安铁看李海军不想说,瞳瞳也俏皮地笑着说。在椅背上,自己把那个生日蛋粒放在桌子上,点燃蜡烛,然后把屋子里的灯关掉,在赵燕对面坐下来。 赵燕眯着眼睛看看跳动的火苗,然后抬头对安铁笑着说:“让它燃烧一会,我毒欢看着蜡烛燃烧的时候亮光闪闪的样子。” 在烛光的映衬下,赵燕的脸有些模糊,她嘴角笑意有内敛而执着,目光清澈而炙热。此时的气氛让安铁感觉很压抑,尤其看着赵燕那朦胧的笑脸,这样的赵燕很迷人,眼角眉梢带着落寞和伤感,可她却对自己一直在温柔地笑着,看着那烛火的表情像看着一个情人似的,或者,那烛火代表着她的回忆和一直以来没有达成的愿望。 安铁静静地坐在餐桌旁,也盯着蛋糕上的蜡烛发呆,屋子里的光线很昏暗,仿佛在配合着这种异样的安静,像是在演一场独幕剧。 安铁眼看着蜡烛燃到了一半,对赵燕道:“许个愿吧,否则蜡烛都烧完了。” 赵燕听话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放在眉心,那样子既虔诚又圣洁,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留下一圈阴影。 过了一会,赵燕缓缓抬起头,目光慵懒地看看安铁,笑着说:“嗯,我许下愿望了,我给你切蛋糕吧。”说完,赵燕作势要吹蜡烛。 安铁在一旁看着,只是笑,没说话,赵燕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弯着腰,看一眼安铁,道:“跟我一起吹啊?” 安铁也站起来,欠了一下身,两个人同时吹了一口气,在蜡烛吹灭的一刻,赵燕由于脚步不稳,于是,一声闷响,两个人的额头碰到了一起,赵燕低呼一声,赶紧道:“哎呀,撞到你了吧?” 安铁知道赵燕撞的也不轻,赶紧道:“我没事,你怎么样?我去开灯。” 赵燕一把拉住安铁的胳膊,沉默了一会,轻声说:“先不要开灯!” 安铁身子一僵,与赵燕隔着一张桌子在黑暗中对望,此时,赵燕的表情开始飘忽起来,也不太清楚赵燕在想什么,可安铁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是非常不自然,甚至还带着一丝惊愕。 也不知道这样对视了多久,安铁都觉得被赵燕抓住的胳膊都有点酸了,安铁在心底叹了口气,绕到桌子的另一侧,站在赵燕身旁说:“赵燕,你醉了,我扶你进屋休息。” 黑暗中,安铁感觉赵燕转过身,然后赵燕就伸出手臂搂住安铁,把头*在安铁的身上,安铁站在原地,用手摸着赵燕的头发,嗓音低哑地说:“赵燕……” 赵燕打断安铁,缓缓地说:“抱我一会好吗?” 安铁犹豫了一下,揽住赵燕的肩膀,赵燕的脸在安铁的身上动了动,两个人在黑暗中又沉默下来。 搂着赵燕,安铁的心里越来越堵得慌,赵燕的肩膀一直是颤抖着的,安铁知道赵燕又在压抑地哭,这样的赵燕让人心疼,可安铁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令赵燕更舒服一点。 感情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人说感情是自私的,安铁认为感情不但自私,更是残酷的,就像自己跟李小娜和秦枫的那段感情,到了最后都弄得伤痕累累,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缘由。 安铁正想着,赵燕攀着安铁的身子站了起来,双手搭着安铁的肩膀,把头微微扬起来,这时,他们已经适应了黑暗,借着对面楼的灯光,安铁看到赵燕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还没等安铁反应过来,赵燕的嘴唇就在安铁的嘴上轻轻碰了一下。 那吻,很轻,就像一只蝴蝶在翕动翅膀。 安铁深吸一口气,手掌在赵燕的脊背上笨拙地动了动,赵燕的嘴唇又迎了了上来,赵燕的嘴唇柔软而温暖,贴在安铁的嘴唇上有些不知所措。 安铁感觉赵燕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很青涩,像个不知情事的少女,从赵燕身上传来的那种淡淡的清香,让安铁开始恍惚而自责起来。 安铁在心里不住地想,这不会是赵燕的初吻吧?想到这里,安铁的脑袋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张了张嘴,最终很困难地说:“赵燕?” 赵燕的嘴唇蓦地离开安铁,慌乱地离开安铁的怀抱,在黑暗中差点栽个跟头,幸亏安铁及时扶住,才没有让赵燕太尴尬。 随后,安铁把赵燕扶进卧室,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赵燕一直紧紧闭着眼睛,估计即使现在是清醒的,也不想睁开了。 安铁给赵燕盖好被子,低下头看了看赵燕,此时赵燕的脸色不像之前那么红,反倒有些苍白,安铁见赵燕的额头上散乱的头发,给赵燕轻柔地理了一下,站在哪里怔怔地看了赵燕一会,犹豫了一下之后,俯下身在赵燕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悄悄掩上房门,退了出去。 离开赵燕家以后,安铁心事重重地开着车在大马路上逛荡,没想到五年,赵燕还是没放下来,以前以为赵燕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再加上一起共事久了,所以对自己有好感很正常,可问题是,经过了五年,赵燕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打算,这让安铁觉得很不舒服。 安铁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男人,反而觉得自己身上有着大多数男人的那种劣根性,以至于安铁在面对瞳瞳的那份感情时都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能够鼓起勇气面对与瞳瞳的感情,安铁也是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煎熬。 看着一个爱你的女人持续地饱受煎熬,却干瞪眼没有办法,安铁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这比秦枫伤害自己更让安铁难受。 安铁就是这种人,如果秦枫没有伤害自己,没有出那么多事情,安铁即使不爱秦枫,他永远都不会提出与秦枫分手。 在感情上,他永远都会选择做一个承担者,即使他已经不爱这个人,那么他会选择做一个悲壮的承担者,他会用那种悲壮的美来安慰自己,而绝对不想去伤害一个爱他的女人。 可是,有时候,伤害总是在你没有意识的时候发生,就像秦枫,后来安铁想起来,自己与秦枫的感情牵扯里,其实自己有许多责任。 可是,赵燕,她更加不应该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与痛苦,现在,他只能看着赵燕痛苦,却束手无策,赵燕从不对你提要求,却也不改变自己。 赵燕和白飞飞不同,白飞飞在感情上聪明而自制,所以安铁比较放心,而赵燕,却总是在自己放任自己。 安铁想着赵燕刚才的那个青涩的吻,心里更加烦躁,使劲踩了一下油门,让车在马路上飞驰起来。 安铁把车开到闹市区,看了看所处的位置,突然间很想喝点酒,这时,安铁想起了李海军,心里无端地冒出了一股伤感,也不知道李海军现在在哪? 回来以后,安铁一直没有试图联络李海军,他告诉自己,等忙过一段再说,可是,在内心里他似乎有些害怕见到李海军。 这种感觉让安铁很不舒服,按理说,他应该彻底地面对自己了,李海军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了解自己的朋友,按道理说,他没有理由害怕面对李海军。 看来,人这一辈子都在成长,一辈子都要面对自我修缮的问题。 以前李海军在过客酒吧的时候,安铁每天晚上泡酒吧都成了一种习惯,而一看到李海军在那个酒吧的吧台后站着,或者在小屋子里呆着,心里就非常踏实。 现在过客酒吧里没有了李海军和白飞飞,已经跟普通的酒吧没什么区别了,安铁自从回到滨城也就去了那么一两次,安铁在过客酒吧门口转悠了一圈,最后还是没有进去。 开出过客酒吧所在的巷子,安铁突然想起了与李海军和白飞飞一起去过的日吧,突然感觉那个日吧里幽灵一样压抑和悲沧的能剧,一直就在在自己的心里回荡着,只不过被平日的喧闹掩盖了。安铁呆呆里愣了一会,于是,调转车头自己的记忆往那个日吧的方向开去。 到达那个日吧以后,安铁看到日吧里面灯火通明,门口的村上挂着一些白底带字的灯笼,风一吹,那灯笼就摇晃起来,远远看上去,像《倩女幽魂》里的鬼屋似的。 以前来过几次,也不知道这里是画舫的产业,只道是个有想法的餐馆老板搞的形式主义,现在仔细看看眼前的日吧,还真有点画舫的一贯风格,故弄玄虚得离谱,可是这样的故弄玄虚也挺讨人喜欢的。 通过几株开满樱花的树,踏上小桥,扫了一眼日吧的小轩窗,安铁的脑袋里立刻就浮现了那日与吴雅在极乐岛去喝茶的那个套院,这里简直就是那个套院的翻版,不过却有着更明显的日本文化气质在里面。 到了前台,穿着和服的女孩对安铁甜甜地笑着说:“先生几位?” 安铁随口道:“一位,给我找个包间,还有,我想看看你们这的能剧。” 前台小姐有些诧异地看看安铁,然后对安铁道:“包间没问题,可先生说的能剧我们这里在两年前就没这个节目了。” 这回换做安铁愣了,的确,五年怎么能没变化呢,安铁笑道:(更新最快 安铁由服务员带着进了一间小型的包间,点了点吃的和酒,便坐在塌塌米上等着上酒菜,这里的环境和五年前没有太大变化,可没有了能剧,这多少让安铁有点扫兴。 安铁点了一根烟,刚抽了一口,门就被服务员推了开来,安铁点的东西陆陆续续地上齐了。 安铁抄起筷子,刚想夹菜,发觉屋里似乎有点不对劲,往门口一看,一个长相端庄,身穿和服的服务员跪坐在门口,微微低着头。 一个大活人在一旁跪着,尤其包间就自己一个人,安铁觉得非常别扭,对服务员道:“小姐,你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打发掉服务员,安铁往酒盅里倒上这里的清酒,自斟自饮起来,包间里的灯光很柔和,盛酒的小酒盅很是精致可爱,安铁喝了几杯,越喝越觉得麻烦,走到门口叫来服务员,道:“小姐,你给我拿个大点的杯子来。” 换了茶碗大的酒杯,安铁才觉得喝起来舒服一点,酒喝得爽了,刚才郁郁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安铁环视了一下包间里的摆设,眯起眼睛,手执酒杯,一边喝一边嘿嘿笑着自言自语道:“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念叨完这首诗,安铁兀自笑了起来,然后竟自己唱了起束“正月里来那个闹矫情呐,四月里来这个矫情闹,朗里格朗!” 就在安铁正想夹一口菜的时候,突然门外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扰了!” 话音刚落,推拉门随即拉开,安铁愣了一下,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支画。 在安铁还没什么反应的时候,支画却已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看李海军不想说,瞳瞳也俏皮地笑着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