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稳稳当当放在箱子里,于是村民们

www.8364.com 1 “李老太太同意迁坟啦!李老太太同意迁坟啦……”
  武店村的小孩一边嚷嚷着,一边赶去村庄不远处的公路旁凑热闹。一阵鞭炮声之后,乡亲们七手八脚地开始忙活起来,小半天的工夫,在地下沉睡三十多年的李老太爷便被迁入新坟里。李老太太站在村口,面迎秋风,眼角流下两行浑浊的热泪,她喃喃自语道:“老头子,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后辈儿孙着想,你不要怪乡亲们,更不要怪儿子,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婆子吧……”
  三天后,村南边的公路拓宽工程正式启动。
  说起那条公路,那可有的说了,那是连接省城和沿途村镇的主要交通干线,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多处路面出现坑坑洼洼的状况;随着时代的进步,公路上来往的车辆比以前多了很多,以至于时常出现交通拥堵的现象;加之路途的小弯道很多,时不时出现各种交通事故。后来,县里决定重修那条公路,不但要将路面整体拓宽,还要将所有的弯道改直。
  自从村长老万接到上级下达的命令后,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因为本村区域的路面扩宽工程涉及到迁坟的事。对于任何人而言,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惊扰长眠地下的列祖列宗。而且那座坟的后人非常不一般,虽说老李本人生前平平凡凡,一辈子老老实实务农,毫无长处,但他的儿子和遗孀却是本地很难缠的角色,用当地的土话说,那叫“鬼见愁。”
  老李早逝,只留下一个独苗,名叫李强盛。后来发生的事,逐渐验证了李强盛的个人能力。老李早年盖的三间土胚房被儿子扒了盖了二层小洋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关中农村能有这么巨大魄力的人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足见李强盛的本事。李强盛能力确实不一般,但有一点和李老太太一模一样,那就是见不得任何人做损坏他老李家门楣的事。多年以来,村里人很少招惹他们。就连他家邻居,也不敢轻易和他家人说话,生怕一不小心把他们得罪了,而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久而久之,全村人谁也不敢招惹这娘俩,就连那几位声望很高的老人,见了他们,往往只是相识一看,便匆匆离去。
  现如今,老万遇到这等难事,怎能不令他感到头大呢?迁祖坟这样的事,对李强盛来说,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这一点,老万心里明白,但那条路肯定要修,这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事,而且是村里百年不遇的大事,在他当村长期间遇到这等事,于他而言,是他的福气。但他一想到后续迁坟的事,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般蔫不拉几的,整日里毫无精气神。老万的烦恼,大家都知道,但却毫无对策,只能软语安慰老万几句。眼瞅着政府限定的期限越来越近,老万苦苦思索多日,也想不出个万全之策,无奈之余,只能挺起身板走一趟,豁出这张老脸了。老万打定主意,便决定择日登门拜访。
  修路的事早已随着秋风吹遍了千家万户,李老太太自然也得知这一消息,而且她还知道涉及到迁李家祖坟的事。老李走得早,只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那日子过得非常清苦,时常吃不饱、穿不暖,她为了心爱的宝贝儿子不受外人欺负,自从丈夫去世后,如同变了个人似的,一旦遇到对她家不利的事,便是不要命的样子。后来,乡亲们就不愿和她娘俩交往了。李老太太早年的苦衷,没人看透,以至于时常被大家误解。
  自从李老太太得知修路的事后,整日里不出门,待在家里,每天除了做两顿饭,就是拿着老李的遗像默默对视。她喃喃自语道:“老头子,如今我们娘俩日子过好了,娃很争气,不但给家里新盖了房子,还娶了城里的媳妇,在城里也有房子。你是不知道,咱那大孙子多像你年轻时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唉!可惜你没赶上现今的好日子,你说当初你咋那么狠心扔下我们娘俩不管。我为了保护强盛,故意装作飞扬跋扈的样子,这些年来,乡亲们都不愿意和咱家来往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啊……”
  就在李老太太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耳旁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李老太太一怔,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再将丈夫的遗像摆好,然后向大门走去,待她开门,只见满面心事的老万站在门口。老万是很称职的村长,他为了修路和迁坟的事,白天想、夜里思,整日里跑上跑下的,长时间的奔波,面容憔悴了许多。
  李老太太知晓老万的来意,忙笑着说:“大兄弟,快进屋里坐,站在门口干啥呢?”
  老万笑了笑,连忙应了,跟着李老太太进了屋子。
  虽然李老太太住的房子是全村最漂亮的,可在她看来,一点都不好。整日里,空荡荡的大房子就她一个人,没人肯主动前来串门。纵使她好心邀请乡亲们过来,也只是在门口稍稍站一会,便快速离去。老万上次登门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老万能亲自前来,李老太太很高兴,说明他有诚意,而且重视她娘俩。她边哼着小曲,边拿出儿子从城里买来的糕点、糖果,并沏了一杯红茶,端给老万喝。老万接过,借口说还烫着,便放在桌子上,他闻着眼前这杯红茶的清香,无心品尝,他不知该如何开口说事,只是一个劲地对李老太太说:“老嫂子,别忙了,看您这客套的,我都不敢再来了。”
  李老太太忙完,坐在老万对面,双手拍了拍大腿,说:“哎呀!瞧大兄弟说的,咱家又没老虎,怎么还不敢来了?没事就常来坐坐。”
  老万连连应承。这一次拜访不是没事串门子,他有非常紧要的事办,不管她说什么,都要先应对着;即便说的没理,也不能反对。只要她高兴了,迁坟的事就好办多了。老万心里如是想。
  李老太太见老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带着关心的语气,对他说:“大兄弟,我瞧你这好像有什么心事啊?来,给嫂子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老万听完,忙说:“没事,没事,今天我过来,就是来看看老嫂子。有些时日没过来了,我就寻思着来瞧瞧,正好,最近村里没啥事,刚好也闲着,这不,我就来了。”
  李老太太微微笑了笑,接着说:“没啥事就好,那咱们喝茶。我给你说,这是城里人天天喝的红茶,味道可好了,你快尝尝。”说完这些,她将老万跟前的茶杯端起来,交给老万,然后端起自己的大茶缸喝了一口,紧接着不断叫好。老万连忙也抿了一小口,虽然很香,但他却尝不到香味,老万只能装作很享受的模样,连连称赞。
  “大兄弟,我问一句闲话,修路的事现在怎么样?”李老太太见老万不愿意张嘴说,她便主动提了出来。
  老万一听,心里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他迅速稳了稳心神,忙说:“好着呢,马上就要动工了。”
  李老太太忙问:“我看路面扩得挺宽的,好像有座坟挡住了啊。不知大兄弟看见了没有?”
  老万听完这些,脑子里乱哄哄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差点能跳到嗓子眼。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直接明说了吧。老万想了想,带着请求的语气对李老太太说:“老嫂子,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迁坟的事。我也不想让您为难,更不愿意打扰李大哥,可修路毕竟是造福一方的好事。我就厚着老脸过来求求老嫂子,只要您应了这事,不管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只要我能办的,一定照办。如果有我办不到的,我就找乡里、县里、省里,纵使跑到北京去,我也要把您交待的事办好。”
  李老太太听完老万这一番连珠炮,稍稍叹了叹气,老万以为李老太太不答应,连忙接着说:“算我求您啦!”说完,老万的膝盖便弯了下来,李老太太连忙拉住老万,说道:“我说大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呢?今个,实话告诉你,修路这事,我一百个赞同!既然话都说开了,不妨告诉你,这些年,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老万听李老太太这么说,顾不得听完后面的话,顿时兴奋得落泪了,连连说:“谢谢老嫂子,我替大家伙向您致谢。”老万边说,边向李老太太鞠了一躬,紧接着,再面对老李的遗像作揖、鞠躬。
  老万高兴极了,满面的忧愁瞬间消失,不断向李老太太致谢。
  李老太太对此抿嘴微微一笑,说:“如果你非要谢我,那就帮我办件事吧。”
  老万忙问:“什么事?”
  李老太太长叹一声,带着诚恳的语气,含泪说:“这些年,乡亲们都以为我们娘俩是厉害人物,都没人愿意和我们来往。其实,我真的是不得已啊。早年,我为了保护好强盛,故意装成‘母老虎’,大兄弟,我真是有苦难言啊!”
  老万连连应承:“老嫂子,谢谢您给我说这些。请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李老太太很高兴,老万也很兴奋,俩人说了一会闲话,老万便出了李家大门。来的时候,他毫无主意,心里如同装满铅那般的沉重;走的时候,却是一身轻松。这件令他头疼的事,就这么容易办妥了,这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事。
  当天夜里,李老太太便给儿子打了电话,说有要事商量,让他明日一大早就赶紧回来。李强盛是位极重孝道的男儿,对母亲的吩咐,只要他能办到,便会速速办好。李强盛接到母亲的电话,一点没迟疑,安排好手头的一切,便乘车向家赶去。李强盛坐车一路赶来,看着路途的坑坑洼洼、小弯道等状况,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沿着那条公路走了出去,只要踏上那条路,他的心便沸腾不已。如今,他已小有成就,也有了一笔不菲的积蓄,他便想着该为家乡人做点贡献,可他一想到村里人对他家人的态度,便心凉了半截。
  李强盛手提大包小包到家后,一进门,就大喊:“妈,妈,我回来啦!”
  李老太太听见后,迅速从卧室出来,接过儿子手里的物品,微笑着细细打量了身旁的儿子,说:“瘦了,我儿子瘦了。”
  李强盛说:“妈,您着急把我叫回来,有什么紧急事?”
  李老太太说:“你回来时,看到路旁画的白线了吗?”
  李强盛一想,点了点头,应答道:“看到了。”
  李老太太说:“叫你回来,的确有大事商量。”
  李强盛一听,忙问:“什么事?您快说,要是有谁敢对您不敬,快告诉我,看我怎么修理他们。”
  李老太太听儿子这么说,顿时难过得叹了口气,忙说:“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想,都是乡里乡亲的,根本没那回事。”
  李强盛撇了撇嘴,说:“小时候,总有小孩欺负我,您不也经常帮我收拾他们吗?现在,儿子长大了,该换我保护您了。”
  李老太太和蔼地摸着儿子的后脑勺,笑着说:“那是妈护犊子,但现在不一样了。从现在开始,要让乡亲们对咱们感到亲和。”
  李强盛想了想,问:“怎么才能感到亲和呢?”
  李老太太说:“现成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就看你愿不愿意做了。”
  李强盛忙问:“什么机会?”
  李老太太带着儿子来到老李的遗像前,说:“村南边那条路要扩宽,你爸的坟要迁移。”
  李强盛听完,不悦地说:“迁坟?这怎么能行呢?我不答应。”
  李老太太早知道儿子会这么说,并不心急,慢腾腾地说:“你爸在世时最注重邻里和睦。后来,我为了不让你受欺负,而故意变成恶人。如今你也长大了,咱们不能继续那样了。你瞧瞧,每次你回来,家里连个来串门的人都没有,长此下去,这可如何是好?”
  李强盛没有完全赞同母亲的一番解释,继续说:“那也不行,我不能让爸受惊。”
  李老太太接过话茬,笑着说:“我儿最孝顺了。答应迁坟,不但是我的意思,而且你爸也有那样的念头。前不久,我梦到你爸对我说:‘老婆子,我在下面睡得不舒服,离路太近了,整日里过路车辆繁多,把我吵得不得安宁,你和儿子商量下,赶紧给我换个地方。’我连续梦到好几次呢!”
  李强盛听完母亲的话,带着质疑的语气问:“真的吗?”
  李老太太认真点了点头,继续说:“你爸还说,要你趁着最近修路的事,给村里做些贡献,不能只顾及自个。”
  李强盛听完母亲的话,不再起疑,对母亲说:“既然您和爸爸都同意,那我没意见。待我夜里大概核算核算。明日,我就回城去准备。”
  李老太太见儿子答应了,顿时松了口气。一夜无话。
  第二天,李强盛就急急忙忙回了城里,没过几日,他便雇了一辆载满各类生活用品的大卡车再次回到村里。老万带领乡亲们站在村口迎接,大家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当着李老太太的面,不断夸李强盛能干,而且致富不忘家乡人。坐在驾驶位的李强盛看到眼前的一切,顿时感动得落泪了,因为那一刻,他发现母亲很快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兴。李强盛下车依次向眼前的乡亲们问好,连忙唤来村里的年轻人和他一起将车厢里的物品全部搬下来依次分给老乡们。
  几日后,李强盛跪在老李的坟前,边烧纸钱,边含泪说:“爸,您的愿望,我都知道了。请您老人家放心,我一定完全按照您的意图来。”
  李老太太站在老李的坟前,听着儿子声泪俱下的话语,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在心里默默地说:“老头子,你不要怪我给儿子撒谎。如果我不那么说的话,咱这倔强儿子怎么会轻易答应呢?修路是好事,你就受点委屈吧。如果你非要怪罪的话,那就惩罚我一个人吧,谁让咱们这辈子吃到一口锅里了呢?”
  时间如流水,两年一闪而过,昔日那条坑坑洼洼的路变得焕然一新,路旁还新栽了风景树。只要人们踏上那条路,便会想起李老太太,还会不由自主地向老李的新坟望去。
  那座坟头堆得很高,坟两侧各栽有一棵高大的柏树,树旁总蹲着一位妇人,她就是李老太太。自从老李的坟被迁到现在的墓地里,李老太太时常去丈夫的新坟处沉思片刻,以至于乡亲们还以为她想老伴了。其实大伙都不知道李老太太的真实想法,因为她觉得当年迁坟的事是自己对不住丈夫,而时常前去忏悔。

那位问了,这又不是古代怎么姚庄还点蜡呢?没通电吗?

老爷子脾气倔,老太太也不弱,俩人几乎天天吵架,最初邻里相亲还会过来拉个架劝一劝,等到后来习惯了就开始用看戏的姿态评论“那俩人啊,一直这样,说也说不动,不管啦。”

人们停止了动作,看着姚士乙。

“姓邓的那家子人也真是够迷糊的,今天能把人埋错地方,估计明天就能去给别人上坟。”老李跟村里人嘀咕。

姚士乙抱着自己父亲的尸体哭喊:爹啊!爹!

老李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只得摸索着从衣兜里掏出药片塞到嘴里使劲咽了下去,用手捶着自己异样的胸膛。

姚士乙由于心情不好,早上破例喝了二两白酒。脸红扑扑的,透出的是怒气而不是喜气。他一声令下:动手迁坟!挖吧!

一点意外都没有,自老爷子走两年了,但凡烧纸上坟,老太太每次都是雷打不动的“不去。”

【www.8364.com】稳稳当当放在箱子里,于是村民们推选姚士乙当了姚庄的村长。还真别说,大家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都是不相信姚村长能迁自己的祖坟,所以全都在军令状上按了手印。

老李拿着棍子在传播谣言的八卦党里吃了瘪,接着又苦口婆心的在老太太那儿碰了一鼻子灰,气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再看老姚头本来已经到快跑到山上,被这个炸雷吓得跌了一跤,接着滚到山脚,头磕在石头上血流不止。

www.8364.com 2

此言一出,很多村民停止了辱骂,有的人也在想姚村长说的有理,有的人则看事态的发展,但是有很多人还是不同意迁坟。

无功而返的老李丧气满满的回了家,一进院子看见了被儿子原封不动开回来的破车,以及车上被原封不动带回来的胶泥和打算上坟的物品。

另一个中年人也附和说:彭大爷说的没错!姚士乙,你要迁坟就不行!挖坟掘墓是缺八辈子德的事情。会遭报应的。弄不好会家破人亡的!

很抱歉,幸和不幸握在别人手里是悲哀。

姚士乙的父亲老姚头听说儿子要迁坟,而且迁的第一座坟是老姚家自己家的祖坟,气得暴跳如雷。

“村里近期没听说死人啊”邓书记的脸色摆着同样的讶异,似是复制粘贴一般一致。

姚士乙的妻子嗓门也大,把邻居们都招来了,却仍大呼小叫:你想家破人亡,我和儿子还想好好活呢!你要是再撺掇大伙迁祖坟我就带儿子回娘家!

“爸,不好了,爷爷的墓埋了别人了……”老李一口兔崽子还没骂出来呢,儿子就往地上撂了个炸弹,险些把心脏病炸出来。

正在此时,姚村长的父亲,从山下跑上来了。老姚头看见儿子带着正在挖坟,急急忙忙往山上赶。一边跑一边喊:都给我停下!别动祖坟啊!

“爸”儿子的一声叫唤把手足无措感觉天都塌了的老李叫了回来。

这个提议仿佛很高明,其他村民也反问:姚村长,你家先迁坟,我们就迁坟!

老爹的坟前摆着别人进贡的香火,身旁埋着别人。看着眼前的场景,老李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彭大爷是个老顽固,冷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当了两天村长学会喊口号了?既然为了咱村儿致富,你怎么不迁自己家的坟?

找不到邓家人,老李只得找了风水先生和阴阳先生;选了块合适的地方做法,把那多余的棺材挖出来给埋了,念了几天经,这事儿就算了了。

再看老姚头对自己的儿子说了一句:孩儿啊,不能迁祖坟啊!

同一个老李家的村长听完这近乎传说一样的经过张着嘴瞪着眼问“啥!”

人们发现他的伤口在太阳穴那个地方,老姚头也随即断了气。

终于老李的车下了公路,拐了几个弯停在了明文规定“防止水土流失,禁止挖山盗土”的标志背面。老李拿着铁锹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周围,搁地上捻了一点胶泥放在嘴里尝了尝;那味道似乎带来了久远的回忆,过了好一会儿老李才“呸呸”几下吐出了口中的残余,挽起袖子上了半车红土。

老姚头一听更是血灌瞳仁,拿起火铲子就要拍自己儿子。姚士乙那么孝顺,能还手吗?只能翻墙头逃走。

老爷子墓旁不知道哪儿来的邓姓人士终于被埋到不知哪儿去当孤魂野鬼了,老李家的祖坟恢复了清净,终于可以开始庇佑子孙后代了。

尽管这是意料之中的问题,但姚士乙仍是很为难。可转念一想:我既然当了村长,又提到迁坟。如果不迁自己家的坟,有什么资格让别人迁坟?我是为了咱村乡亲们有个活路,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

实话说,老爷子对老太太着实不好。不说别的,这些年来只要两人起争执,老太太就得卧床几天;没办法,身上的伤太严重了。

姚士乙的妻子却对此表示不满,有事没事的时候总埋怨丈夫迁祖坟会遭报应。

几年后油尽灯枯的老太太驾鹤西去,走之前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不愿意,就连咽气的前一秒还费劲的说着“不……”

可是隔壁的老杨家好像听不到呼喊,只有麻将声和聊天的声音还继续传出。

“妈”老李擦了擦眼角的泪“一路走好。”

这回姚士乙疯了一样跑到山下,乡亲们也顾不得下雨跟着跑下来。

“去看看妈走不走”老李搡了一把自己媳妇。老李媳妇翻了个白眼 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去婆婆那儿碰钉子。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稳稳当当放在箱子里,于是村民们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