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这个老婆婆基本上是摊上了这样的儿女,

  清晨,一阵阵欢快的唢呐曲子飘荡在张庄的上空,打破了这个小村的往昔宁静。村民张昌的小院内人声鼎沸,喜气盈盈。儿子张楠从部队请假回来完婚,这可总算是了张昌和老伴王秀花的一大心事,老两口跑前跑后忙活着,脸上乐得绽开了花。
  张昌头脑灵活,话头利落,在村里是个明白人,在街面上混得不错,村主任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了。夫贵妻荣,王秀花也感觉身价倍涨,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着一帮老太婆一起拜大神,扭秧歌,小嘴整天不停地说西家,道东家,卖弄口舌,整天播弄是非,惹得大家生厌,给她起了个“王妖精”的外号。
  院门口,彩灯笼高悬,红毡铺地。喜庆的乐曲把张昌和王秀花老两口催得像两只没头的苍蝇,倒处乱窜,两手支叉着,不知干啥好。
  “二嫂子,你有福气,咋摊上个恁俊的儿媳妇?”邻居张礼媳妇看罢新郎新娘的合影,一步从新房内迈出,冲着王秀花嚷嚷着。
  王秀花嘿嘿乐着,心里不知嘟囔了多少遍:“谢谢老天爷,灶神爷,真武大帝,月老娘娘,给俺送来一个俊媳妇,也不枉俺给你们烧了那么多高香……”
  “来了,来了,迎亲的车子快进村了。”张礼的二小子慌慌张张地跑进院里。话音刚落,村口“咚咚咚”地响起了炮声。院里顿时忙了起来,张礼媳妇在老天爷神位前点燃了龙凤花烛,焚起了一柱檀香。供桌前,排列了两把太师椅,这是为张昌两口子准备的。王秀花也笑咪咪地装好了红包,准备接受新媳妇的叩拜。
  门口鞭炮声起,欢快的百鸟朝凤乐曲声里,欢乐的人群簇拥着新媳妇和伴娘进入院内。充当司仪的二秀才张民,村里的教书先生,站在天井内,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喊话。不料,正在这时,搀扶着新娘的伴娘说话了,“俺那儿信基督,不兴拜天地这一套。”说完,不由分说,那伴娘便拥着新娘子进入了新房。张民顿时楞在了那里,嘴巴半张。张昌和王秀花两口子面面相觑,相对无言,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只有一伙半大小子嗷嗷叫着,冲进新房闹腾去了。
  喜酒宴完毕,亲戚朋友吃饱喝足,纷纷离席回家。心里不乐的王秀花对着儿子张楠说:“我的老天爷,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这是娶了个啥人?”张楠也对妻子娘家人的行为不满,心里不爽,走进新房,说了新娘几句。新娘子感到委屈,也不分辩,只是嘤嘤地哭。
  张昌和王秀花倒挺像两口子,他俩都能说会道,见人就像嘴上拌了蜜,话甜得让人受不了。大概是老天爷嫌他两口子话多,送了一个不喜欢说话的儿媳妇来和他们缠。这新媳妇李红长相俊美,就是话少,见人只是羞涩地笑笑,算是打招呼,然后便一声不吭。进门几天,王秀花楞是没听到媳妇喊一声“娘”,心里大不乐意,就在院里嘟囔,声高腔低的,责备儿媳妇不懂事。李红听了也不作声,只是在胸口划十字,默念“阿门”。
  “俺那儿媳妇话真少,脸整天肿得像发了的黄窝窝似的,一天天也憋不出一个屁来。”王秀花对儿媳妇不满,就对街坊邻居到处诉说。有一个叫张立的小伙子,是张楠的本家兄弟,生性诙谐,巧嘴如簧。他听说张楠媳妇话少,不相信,就专门跑了张楠家里,对着李红说了起来,“嫂子,我是您本家兄弟,我来看看,给你们道道喜。”这李红忙给张立端了水,让了座,就笑吟吟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活像个雕塑。追问起来,李红才简单答上几个字。这张立十句话还换不上李红一句话,不免气馁,告辞出来。众邻居听了,都哈哈大笑,讥讽张立自讨没趣。张立听了,心里不服,想着再生法子逗逗新媳妇。一天,张立到了张楠家里,见了李红,也不作声,只是瞪着她看。停了一会儿,李红见张立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心里好奇,问道:“兄弟,你来干啥嘞?咋不说话?”“哈哈,我是来和你比肿哩(肿:方言,话少的意思),你还是输了。”张立说完,扬长而去。
  张楠婚假结束,返回部队。李红独守空房,更是整天一言不发。张昌和王秀花虽说是能说会道,但面对李红整天冷冰冰的面孔,也是有满腹话儿说不出口来。热屁股贴上冷脸蛋,自讨没趣不说,还暗生一肚子气,索性都闭嘴不吭,家里越发冷清起来。
  王秀花很迷信,她虔诚相信一切听到的神,就是对儿媳妇信奉的耶稣不感兴趣。每有节日来临,王秀花都要叠元宝,烧香叩头,吃饭前还要端上一碗,去圆意各路神灵,上至玉皇大帝,下至本家已过世的老爷爷老奶奶,都要慷慨地叨念一遍。每逢此时,李红必到自己房内的耶稣圣像前,祷告一番,“万能的主啊,愿谅您那有罪的子民吧,阿门。”祷告完毕,还要在胸口划十字。王秀花不满儿媳对她祭神的不管不顾,只凭她一人忙活。李红也看不惯老婆婆的妖冶神道。婆媳二人都是虔诚信神的人,既然道不同,那必然不相谋。两人嫌隙渐大,矛盾渐深。
  一年后,李红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张强,这个小家伙的降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久违的欢乐。王秀花带孩子有经验,包襁褓,洗尿布,煮鸡蛋,熬米粥,忙得不亦乐乎。对于过惯风流快活日子的王秀花来说,这简直是受不了。听到大街上扭秧歌的锣鼓铿锵声,王秀花心里难受得像百爪挠心。李红看到老婆婆对自己伺候不上心,一副心不在焉地样子,也心里不满,朝娘家娘哭诉了一番,惹得亲家关系也紧张起来。
  也许是王秀花照顾孩子细心,这小家伙对奶奶特别亲近,整天腻在奶奶身上。王秀花也非常疼爱自己的孙子,买吃买喝,孙子有要求无不答应,娇宠有加。这小子反倒不与母亲亲近,李红也乐得清净。张强渐大,李红与邻居也逐渐熟悉起来,为基督传道之心复隆。说也奇怪,李红虽平时讷于语言,但传起经布起道来,竟然口齿伶俐,鼓动力不小,在一些年轻的妇女中也发展了几个信徒,为传播福音,李红召集众信徒一起做祷告,唱圣歌。王秀花厌烦儿媳妇这一套,李红她们几个就聚在本村张婶家中进行布道。到了夜晚,王秀花领着孙子去街上跳广场舞,李红则溜到张婶家中,几个妇女说说笑笑,唱唱闹闹,好不热闹。王秀花见李红不照顾孩子,心里烦恼,在电话里没少朝在外地驻军的儿子告状,一家人开始吵嚷不断。
  一天晚上,正跟着奶奶玩耍的张强忽然要找妈妈。王秀花正跳舞跳得高兴,再加上张婶家不远,就任由孙子离去。不想事情太巧,张强因天黑走得急,竟一下子摔倒地上,磕掉了一颗门牙,小嘴摔得血糊糊的。孩子凄厉的哭声引来了众人,王秀花和李红母子第一次爆发了激烈冲突。王秀花一蹦三尺,把李红骂了个狗血喷头。李红信耶酥,主张行善事不骂人,哪是老婆婆对手。一气之下,抱孩子回了娘家,再也不愿回张庄。
  王秀花打电话给儿子张楠,要他马上回来离婚,这日子是一天也不能过了。张楠接过电话,仓惶之间,与部队领导请了假,星夜兼程,返回家乡。
  张楠走进村口,路过张婶门口,听见一阵女声传来,原来是信基督的几个妇女在唱圣歌,声音悦耳。张楠细听,竟是《十五的月亮》、《社员都是向阳花》等一些老歌的曲调,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回到家里,张楠听母亲一顿哭诉,不由生气,遂打电话给李红。李红在电话上听见老公不由自己分说,劈头就是一顿斥责,心里生气,也毫不相让。也是年轻人气盛,两人吵嘴愈加激烈,竟相约第二天去民政局离婚。
  第二天上午,张楠在民政局门口见到正抱着孩子的妻子。小儿子张强见到爸爸,从娘怀里挣扎出来,一头扑向张楠怀里。听着儿子稚嫩的“爸爸”、“爸爸”的叫声,看着妻子娇美脸上的泪痕,张楠气消了一半。李红委屈地向张楠诉说着婆婆的刁蛮霸道,诉说着自己对丈夫的思念之情,张楠的一颗心,就算坚如铁石,也被熔化了。二人领着孩子,一边说话,一边逛大街,前嫌尽释,和好如初。
  张昌和王秀花见儿子领着媳妇回家来了,小两口脸上都现出高高兴兴的样子。张昌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对老婆王秀花说:“算了,只要他们小两口和和美美的,咱还掺和啥?谁还没点缺点?”王秀花低头想了一会,也不由苦笑起来,“说起来,这李红虽然话少点,手懒点,但长得俊,心善良,不骂人,也能凑和着过。唉,冤家啊!”
  
  经张楠一番劝解,王秀花和李红都互相谅解了对方,也开始尊重起对方的信仰和生活脾性,这对欢喜冤家终于又聚头了。   

       后来,小儿媳妇多次提到这件事情跟老公说:“你都不知道,那天你要是再说我,我就崩溃了,我都不知道我们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

儿女们孝顺了还好,一旦儿女们是些狼心狗肺的白眼狼,那老人就遭殃了。什么养育之恩,什么百善孝为先,孩子们早把这些东西连同良心扔进阳沟里去了。这样的老人别说有病儿女们舍不得掏钱给医治,即便给治也是装装样子,给外人看看。心里下巴不得老人快点归西,免得糟践了他的钱。

        “你是没有明说,但是你今天腰疼,明天要吃席,什么意思嘛?我天天上班来回跑,赶来赶去还是开会迟到。”

儿媳妇这一句话揭了她的短,点了她的痛处。就像一团烈火被喷上了一层灭火剂,火苗立刻就焉了。

        “我想跟你说,我的儿子也是你的亲孙子,大孙子你就天天带,小孙子你就条田找理由不想带,我觉得这样不公平。”

她是一个不讲理的泼妇似的人物,对她年仅七十的老婆婆别说孝顺,整天连个好脸色都没有。

    菜店老板也是个河南婆婆,热情地说:“没事,打吧,打吧。”

       一天,大儿媳妇打来电话:“妈,林林被检察院的带走了。”

        “你搞搞清楚,我儿子送幼儿园了。”

图片 1

        那天也赶巧,张婆婆的男人虽然人还算年轻,但是长期饮酒导致心血管堵塞严重去了医院,大儿媳妇开着车跑前跑后忙了一天,心里也是憋了一股气的。

这老婆婆也是个有气性的人,斗不过年轻人,也受不了这份憋屈,最终上吊自尽了。

       一场家庭矛盾就这样被小儿子化解于无形。

是啊,人谁没有老的时候?谁一直年轻力壮?你对老人怎么样,那是你给自己的儿女后代做出的样子,立下的规矩。你做过什么,就像历史一样留在那里,那是一面镜子,照给后代见样学样用的,说白了那也是你自己的未来。

      小儿子以为两口子又吵架了:“我不去,他们想咋闹咋闹去,我们管不了。”

老太太死的那年,她的孙子刚上初中。要说时间过得可真够快的。转眼间,她的孙子也长大成人、成家娶妻生子了。原来的不孝媳妇今天也熬成了婆。

        小儿媳妇走进经常买菜的菜店:“阿姨,我手机没电了,也没带钥匙,我打个电话行吗?”

**笔者感言:刁钻儿媳不敬老,婆婆被逼去上吊;如今岁月轮流转,本本旧账有人讨。 **

       

老婆婆跟着他这个儿子住,每天都受媳妇的白眼冷脸的,气肯定少不了吃。儿媳妇给她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打你一枪不够药钱,泚(ci)你一泡不够尿钱”

        自己在乡里上班,每天坐着公交车来回跑,到了娘家让自己爸妈在路边等着接孩子,但是去婆家,每次都是自己抱着孩子走上将近一公里,从来不叫婆婆接。

有一次,她跟儿媳妇又斗气,儿媳妇急了眼,冲着她喊道:“别忘了那年俺奶奶是怎么死的!你闹就行,我看看你老了怎么照(办)?!”

        “谁说不给你带孩子呢?”

自从那次被自己的儿媳点了痛处后,这个不孝媳妇再也没有跟儿媳闹过别扭,从此变得规规矩矩、服服帖帖起来。帮儿媳带孩子,料理家务再也没说过怨言。

         孩子哪看过这架势,一下子就哭起来了。

这个不孝媳妇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人性到什么时候也不会变的。她本性不善,又是小心眼妒忌成性的人,娶了儿媳妇跟儿媳妇也是不睦。

        “你儿子送幼儿园之前,是谁天天再给你带。”一句话怼的大儿媳妇无言以对,事实本来如此,自己娘家没人,孩子从生下来就是婆婆在给自己带。但是大儿媳妇不服输:“你跑到我们家来吵架,搞清楚这里是谁的家。”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我想是戳到了她的短处,更是点到了她的怕处。她再恶,也怕当自己老了,走不动、做不了的时候,她老婆婆经受的一切轮到她身上来。

        “好了,别哭了,别人看着呢,还以为我咋欺负你了,走吧。”

愿天下儿女都能善待父母,孝顺父母。退一步讲即便不为报答养育之恩,也要想想自己的以后。

        “我知道这是你家,但是你们要搞清楚,我娘家帮您带的孙子那是情分,不帮您带孙子那是本分,你做奶奶的,就要带自己孙子,这孩子姓张不姓李。这是你家是吧,那我滚好了,把孩子给我。”说完就从奶奶怀里抱孩子,张婆婆想息事宁人就抱着孩子不给。

唉!说起来既让人气愤,也让人痛心,农村里不孝顺的人不在少数。农村老人应该说是最艰难的一个群体。多年前农村老人还没有养老金,老了体弱多病,失去了劳动能力,一切的生活来源就全指望儿女们供给。

        但是小儿媳妇不知道这件事情。长期积郁在心里的不满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小儿媳妇深吸一口气,敲门走进了大儿媳妇的家门。此时,大儿媳妇坐在沙发上休息,一脸严肃。小儿媳妇到底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即便是提要求也是注意方式方法。

我说的这个老婆婆基本上是摊上了这样的儿女。儿子倒是有点文化,但也不是个孝顺人,而且惧内,一切都听他老婆的。

        “你给不给,不给我走了。”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说的这个老婆婆基本上是摊上了这样的儿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