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有双翅,这么没有特色的小名当然不是他自

“小恩”当然不是她的本名。她的名字里甚至没有一个恩字。开始使用这个名字,是她在网路上的昵称。这么没有特色的昵称当然不是她自己取的,她原本注册在网路游戏里的名称是“烈吻天使”。说起来也不是很高明,却花了她在电脑前苦思十几分钟。“天使安安。”“嗯。”什么是安安?“天使今年几岁啊>///o

陌生人:我,迟到了。

昵称Angel(天使)的小喻安是台湾人陈朝福和湖北人余小琴夫妇的女儿,她肯定是一个特别好奇的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才呆了7个月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人世间,然而她的体重不到1000克,各个脏器功能都没发育成熟,一出生就要度过呼吸、喂养、感染这三大“鬼门关”。7月24日,因出现支气管肺炎、心力衰竭、急性呼吸衰竭症状,心急如焚的父亲抱着她来到我校附属儿科医院抢救。为了挽救这个小小的生命,儿科医院成立了由新生儿专家、呼吸病专家、心血管专家和重症监护专家组成的抢救小组,运用世界先进技术,针对呼吸、循环的支持和改善、心脑和重要脏器的功能保护以及营养护理等方面制定了详细的抢救治疗方案。8月8日,一个大雨瓢泼的夜,安安突发“支气管肺发育不良伴支气管肺炎”,出现严重低氧血症,一度呼吸、心力衰竭,生命垂危。面对体重还不足3000克的安安,医护人员立即采取果断有效的抢救,与死神展开数小时的争夺,直至她的嘴唇渐渐泛出红晕。如此的“九死一生”,安安经历过好几次,然而面对昼夜守护、全力抢救的医护人员,死神也不得不一次次地铩羽而归。像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医护人员细心呵护着这个孱弱的生命,夏天怕她汗湿衣服,不厌其烦一天更换好几件;冬天怕她皮肤干燥,就时常涂抹润肤露;气管插久了,怕鼻孔皮肤破损,就擦点润滑油;怕她一个体位睡久了易继发感染,每2个小时翻身拍背……能想到的他们尽量做到,在77天的抢救治疗过程中,安安没有发生任何皮肤破损、感染或褥疮。即使面对家长未能及时支付的数万元医疗欠费,院方也依然坚持用最好的设施和医生对安安全力救治。这比救死扶伤的职责更多的一份关爱,成为安安存活下来的保障。12月8日下午五点,临近下班时,一通电话打乱了办公室往常的平静,陈朝福夫妇向儿科医院提出了将女儿转运台湾继续治疗的想法。全体人员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转运方案和各种细节:协助呼吸机等设备的调试、选择;对转运机构和道路安全提出建议;提供特制摇篮以降低车行晃动;派出对病情较为熟悉的陆国平副主任一路护送……配合着台湾赶来的医护人员,医院提供了一切可能的医疗帮助和支持。为了增加保险系数,上海市120急救中心还使出最豪华、最先进的设备,并作到一式两套。东航、上海慈善基金会……越来越多的机构伸出援手,越来越多的爱融入安安转运的过程中。近20个小时的颠簸,海陆空的无缝接力,这位牵动着海峡两岸人的小天使赢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胜利。台湾方表示整个转运达到了国际标准无可挑剔,他们感谢儿科医院所做的努力,赞扬医护工作做得很好,为他们下一步治疗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近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也发来感谢信:“…….在患儿救治及转送过程中,你们讲政治、讲大局,用你们的行动争取了台湾民心,得到了两岸舆论界普遍的好评。你们无愧于“白衣天使”的称号,你们是真正的“德艺双馨”。” 有人说,这是海峡两岸血浓于水的亲情表达,也有人说,这是两岸医疗、航空等机构进行的一次生命接力,而这更是一种用人世间最珍贵、最无私的爱造就的一场生命奇迹。

后来,阡陌看见她更换了签名——

礼琛看着病床上这个美丽的妈妈和她身边可爱的小家伙,一大一小的宝贝都在甜甜的熟睡着,他觉得,不会再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了。

陌生人: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心软,而我,胆怯。

陌生人:我懂.。。

女子把阡陌当做知己,诉说他们之间的种种,女子说,他是风筝,而我,总控制不住线的这头。其实,女子与阡陌,彼此之间的琐碎,都心照不宣。女子说,这样的距离,刚刚好。阡陌说,是。

Ann:她很好吧。

第三件事呢?礼琛想起。

阡陌说,真是个温暖的小女孩。

陌生人:有。

阡陌很开心,为他,为她,也为自己。

再后来,安安还是恋爱了。男人是芭蕾演员,带着白色翅膀旋转的时候,安安哭了。

阡陌的QQ再没亮过。那个手机号码,是阡陌的,因为我有时候会梦见他过得很不好,但是,一直空号。可能,他是不想再和我有联系了。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他,谢谢他,不然,我不会有现在的幸福。

陌生人:你放得下?

陌生人:安安。

陌生人:呵呵,你还没长大。

却,牵心。

Ann:是的。

浪漫的求婚,意料之外,确是情理之中。安安微笑接受,但是,有一个请求。

阡陌开着车路过一个广场,不经意地就看见了一个女人。不美,不艳,却有一种熟悉的吸引,似曾相识一般。“爸爸,你在看什么啊。”阡陌回过头,疼爱地抚摸身边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小男孩,眉眼间全是自己的影子。“爸爸在想妈妈去买饮料太慢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礼琛说,为什么会喜欢我?

不知过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安安觉得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那么长,房间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礼琛说,那么,现在呢?

Ann:白色。

陌生人:这样也好,呵呵,他很幸福。

Ann:我不想打扰别人。

陌生人:没事。

Ann:嗯,谢谢你。

Ann:是。

Ann:嗯。

安安说,她要一个爱人。

听见 土壤萌芽

Ann:不。

但是,一个明媚的早晨,礼琛还是守在教室门口,向安安伸出了手。

Ann:你说的那条街很有意思。

事隔多年。

礼琛比较不安的是,听说,这个女孩子很难追。

Ann:他答应我自己出来整理心情。

Ann:嗯。

礼琛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心,上前拥住。

我怀孕了。安安破涕为笑。

礼琛很爱干净,也很勤快,但是舍不得安安做家务。安安有时候会主动要求做一些,却总是冒冒失失的,礼琛心疼的责备,久而久之,安安便很少去碰了。安安问,礼琛,为什么这么好?礼琛一边修剪花枝一边说,傻瓜,我爱你啊。

Ann:为什么?

安安几乎不主动和别人联系,安安的手机像它的主人一样安静。有时候会看见她拨某个号码,但是从来没说过话。

……

我大哭了一场,然后离开了那里。

一个穿红色高跟的女人走向黑色轿车,百米开外就看见男人从车子里出来,便笑着到他得跟前。“呵呵,不好意思哦,你们俩等急了吧,我刚买了点你最喜欢的栀子花呢”,可是,男人却像没听见一般,愣住了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好像念叨着“真的是你”,又猝不及防地跑进身边的广场,“你去哪啊,阡陌——”

因为女子说,长发为君留,散发待君束。阡陌与女子相对,看得见那目光里的身影。那人,是阡陌的朋友。

Ann:嗯。祝福你。

一个人来到了陌生人的城市,有他的气息,他的足迹,他的悲喜。

“妈妈,为什么我叫Angel呢?”

不不不,很美。女孩显然被吓到了,停止了啜泣。

Ann:你不明白的。

好。

安安。

对不起……

Ann:嗯。

Ann:他有我喜欢的东西。

他来 我对自己说

Ann:愿意放手了?

这是安安第一次见到礼琛流泪。

离别前的文字记录,安安保存了下来,却不敢再多看一眼。

Ann:真羡慕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直到有一天,安安说,礼琛,我想告诉你三件事。

www.8364.com,可是,安安离开的日子里,还真的不好过呢。而且,更重要的是,礼琛发现,没有安安在台下,舞台上,竟也没了生命的味道。

后来的有一次,他和我说,他一直喜欢另一个女孩子,礼琛,我认识那个女孩子,她是很漂亮的。我震住了,心碎了。哭了。但是我说,祝福你们。

……

安安。

礼琛说,他知道安安去那里定是有她的原因她的故事,但是她不提,他亦不问。礼琛说,安安是骨子里向往自由的人,她要她的空间,我当然给。只要她开心,只要我能牵住他的手。

陌生人:好吧。我的号码是***********

Ann:我要回去了。

陌生人:她和我。

陌生人:嗯?你来了?

安安。

安安是懂事的女孩子,每天临睡前都会给礼琛发一条信息报平安。礼琛只说,好,安。

阡陌想,安安等我,等我回去,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陌生人:所以,你是要走了??

嗯,我知道。

陌生人:他呢?

放下?呵呵……安安从来都是嘴上逞强的人,好保护那个叫做自尊心的东西。

我不害怕 我很爱他

Ann:工作累吗?

礼琛说,安安可爱得,呵呵,就像拉布拉多一样。

Ann:那你是什么颜色的?

消失的 记住了

如果我会遇见你,时隔多年,我要如何问候你,以沉默,以眼泪。

门外的女子,依旧温暖。

第一件事——

陌生人:怎么?

阡陌的朋友和那个女子的婚礼定在另一个城市。阡陌是伴郎。

夜半时,会醒来,会浑然不知道自己置身哪里。安安疯了一般拼命的拨出一组号码,听筒里却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未有双翅,这么没有特色的小名当然不是他自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