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人读生抱住小恩,女工人读生又喝了一口

为了转嫁一身霉气,小恩夜里还是上工了。一个全身刺青的道上兄弟将她压在下面,连续弄了两次,却只给了一半的钱。“你叫得太假了。”那道上兄弟穿上裤子时,心不在焉地辩解。不想挨打,小恩只有默默收下钱。当她来到便利商店时,已是深夜。许久没有客人,两个女生索性坐在店门口的小台阶上。“都过了半小时,怎么还是很伤心啊。”女工读生将脸埋在两腿间,声音像哭。装哭。长飞丸躺在雨伞架旁,睡了个四脚朝天。小恩幽幽说道:“那有什么,才半小时。”“……”“我的悲惨人生已经持续了十八年罗。”“什么悲惨人生?”女工读生还是埋着头,声音闷闷的。“找不到人喜欢我啊。”小恩看着闪闪发亮的粉红色指甲。“你那么漂亮,又那么会打扮,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反正就是这样。”“大概是你看得上眼的人条件都太好了吧。”正好相反。都是一些烂到发脓生疮的下流胚子。小恩站起来,猛地说:“失恋不是都要喝点酒吗?挪,我们来喝酒。”“也对。”女工读生嘿咻一声起身,走进店里。再出来时手里已拿了两罐海尼根,一人一罐,用不知所以的欢呼声打开。两个女生同时喝了一大口,也同时露出超级难喝的表情。“原来啤酒这么难喝,恶。”女工读生的眉头还是皱的。“真的是。”小恩点点头,说:“超级难喝的。”“我还以为你很会喝酒呢,所以才提议要喝。”女工读生瞪大眼睛。“我是喝了很多次,不过没有一次觉得好喝。”小恩将啤酒放在额头上,冷冻一下脑袋,说:“难喝的东西,是永远也喝不习惯的。只是觉得,既然到了该喝酒的时候,就喝吧!”“喝气氛的,嗯。”女工读生又喝了一口。一小口。舌尖冰冰辣辣的,舌根则苦到冒出一推沫。好苦好苦。不过没有听到白天班的男工读生有女朋友,那么苦。“不过,你为什么喜欢他啊?”小恩忍不住说:“我觉得他很罗唆。就好像……就好像我们在看漫画的时候,角色会有内心话跟旁白,可是那个工读生却把内心话跟旁白全部都念了出来。就是那么罗唆。”“我也不知道,他真的像你讲的那样吗?”女工读生感到好笑。“这么明显的罗唆,难道你没跟他说过话吗?”小恩讶异。“几乎没有。”女工读生摇摇头。两人深聊之下,小恩才知道,原来爱情也有非常盲目的一面。晚班的女工读生跟白班的男工读生,原本的交集就不多,除了工作备忘录上的留言外,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真正言语上的交流。原本工作备忘录是大致记录进货销货的情况、提醒交接的人要注意哪些状况用的。但男工读生非常喜欢将他白天所遇到的人、事、物,加上一点小感想,通通写进那蓝色的小本子里,搞得非常丰富。“他写的很详细,比如今天的拖把有点霉味、便当虽然过期了八小时却还是很好吃等……但场景都不脱这间店,所以我一直不清楚他有没有女朋友,还是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女工读生从工作背心宽大的口袋里,拿出那厚厚的蓝色记事本,随手翻翻。小恩凑过去看。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生活内容,好像每一页都有一些拙劣的小插图。女工读生的指尖停在其中一页,很明显,是画得非常丑的黄金梅利……长飞丸。又翻了一页。是一个正在偷加可乐的国中生,神色紧张中见镇定。“他也有提到你。”女工读生故意装出吃错的表情,酸酸地说:“所以这也是我开始注意你的一点理由喔。”“提到我?”小恩愣了一下。“他说你好像住附近,所以很常来,也说你很有爱心,对黄金梅利很好,有时候不只会喂它吃东西,还会看它吃东西的样子。”“喔。”“有一次他还写到,他猜你是做晚上的工作、或念不必穿制服的夜校,因为你每天都很晚才起床,常在下午买一些早上该吃的东西。”原来自己被观察了啊……真的是有一点高兴。“反正,你一直一直看着他写的东西,所以就不小心喜欢上他了。”“……也是啦。”女工读生拿着只喝了一大口加一小口的海尼根,有点不好意思。关于喜欢,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小恩说。有点害羞。去年冬天,某夜明明没有寒流,气温却陡然掉到十度下。那个男工读生不知怎地正好骑车经过、下来买东西吃,看到她一个人在店里穿得少,就迳自拆了架上的杯装巧克力,冲了一杯放在柜台上,什么也不说就很酷走了。还有还有……上上个月,这附近另一间便利商店跟加油站接连两个晚上都被抢,一到晚上就有点揣揣。男工读生下班后,整夜都坐在店里附设的简食座上看书,一直看到天亮换班。她向他说谢谢,想请他吃早餐,男工读生却只是说:“没啊,我本来就要看书了。”连不必客气都没说。还记得,他看的那本书非常冷门,好像叫“只要十分钟,你也可以开火车”……她隔天在网路书店里输入关键字都找不到,想要多话题都无能为力。不过这些都没办法跟小恩说,女工读生心想。毕竟这些举动大概都没有什么多余的意义,就算有一点点,也真的不算什么。小恩帮她旁敲侧击问出的答案,就是最好的证明。看着默不作声的女工读生脸上的浅笑,小恩有点羡慕,慢慢说:“虽然他有女朋友了,不过你还是很幸福啊,有个男生可以喜欢。像我,就不知道该喜欢谁比较好。”小恩则拿着啤酒,几乎一口也没再喝。“你好怪。喜欢就喜欢了啊,没有喜欢的人就没有喜欢的人,都是自己做不了主的事。”女工读生将海尼根凑近。只是闻到生涩的铁味,混着一股啤酒发酵的气味,舌根的苦味就跑出来。“苦,那就别喝了吧。”小恩率先将啤酒倒转,倒了一地的白色泡沫。女工读生笑了,跟着将啤酒倒光光。“对,反正是气氛,拿着空酒罐也一样。”她说。“喝酒都是喝给别人看的。”小恩有感而发,抱着双脚。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打发破晓前的混沌时光。一台老旧的计程车缓缓停在店门口,不知是一夜未睡、还是早起吃虫的司机伸懒腰下车,朝这里走来。女工读生赶紧起身进店,顺手将空罐子收走。只剩下小恩,跟持续呼呼大睡的长飞丸。“真希望能一直聊下去。”小恩揉揉眼睛,自言自语。只要不孤单,她愿意拿一切交换。不过她起身走了,不等那司机离去。这一年她学到了不可以缠人,不然,迟早会被抛弃。踩着困倦又有点不满足的步伐,就保持一点不被讨厌的距离吧。

“今天的妆特别浓喔。”“最近好几天都睡不好,用眼影压一下黑眼圈。”长飞丸正在研究一只掉在地上的肥蛾,鼻子嗅嗅,目不转睛。台阶上,小恩翻着新一本绿色的工作备忘录。里面详细记录了乳八筒胡乱钻研太极拳的心得,以及女工读生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还是一样,这一男一女写的内容都巨细靡遗到了废话连篇的地步。“再过一个月,我就要毕业了。”女工读生幽幽说道。“恭喜你。”小恩抬起头。“毕业有什么好?毕业以后,我就要离开台北了。”“反正,你总不会一直在便利商店打工吧?台北又不是全世界。”“无所谓啊,一直打工也没什么不好,转正职薪水也会提高啊。”女工读生看着被人群遗弃的、冷冷清清的大街,呆呆地说:“台北不是全世界,可是,却有一张八筒赖在这里啊。”小恩看过工作备忘录。再过一个月,乳八筒也要毕业了。他毕业以后会去报社当实习记者,当然也不可能再兼差便利商店的工作了。而女工读生还没决定将来要做什么,但家人要她先回台南老家再说。“不管怎么说,我想带走长飞丸。”女工读生慢慢说道。长飞丸研究着那只要死不死的肥蛾,眼皮渐渐沉了。“它一条狗谁也不认识,留下它,不知道下一个顾店的人还会不会像我们这样,对它好,喂它东西吃,又不大管它。”“那就带走啊。”“可是,就这样带走长飞丸对它好像也不公平。”女工读生缩着身子,打了个小呵欠:“它本来就没有主人,一条狗就这样走来走去的,肚子饿了有人喂,过得很好。我想带它走,它可不见得愿意放弃这么自在的流浪。”小恩低下头。“没有人喜欢流浪。”“嗯?”“有人疼,谁喜欢流浪。”小恩看着终于睡着了的长飞丸,平静地说:“少一点自由,本来就是心甘情愿。”小恩在一个日本综艺节目上看过一段奇人奇事的专访。一只小文鸟受伤了,摔进一户人家的阳台,被一对大叔大婶细心治疗。等到小鸟痊愈后,它就一直待在大叔的肩膀上,跳着,啄着,偶而飞起来随意盘旋几下又回到大叔肩上。大叔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它也跟着。大叔洗澡,它也跟着一起洗。一人一鸟,好得不像话。记得大叔是这么说的。“它想待着就待着,想走,随时都可以打开翅膀喔。”大叔温柔地抚摸小鸟。她很感动。不知怎地,好感动好感动。“还有一个问题。”“嗯?”“我一直不敢跟八筒提我想带走长飞丸。”“因为乳八筒自己也想带走长飞丸吗?”“这我没问,他也没说。不过他帮它取了黄金梅利这个名字,从来都没有因为我叫它长飞丸就改叫长飞丸,所以他一定也觉得自己对他的黄金梅利有一份责任……跟权利吧?我擅自决定带走它,八筒这么重感情的人,一定会大受打击的。”“这我就不知道了。”小恩想了想,又说:“如果乳八筒把话讲明,说他想带走黄金梅利呢?那时你怎么办?”有点懊恼似的,女工读生深呼吸。“……我不想让他带走它。”女工读生像是下了决心。“为什么?你觉得乳八筒不会好好养长飞丸还是黄金梅利吗?”“不是。”女工读生不知在生谁的气:“我也会想它啊!”女工读生没有开口说的是……好烦喔,都快离开这里了,这段用沉默的千言万语筑成的暧昧情感,还没有完成到爱情的强度。还没完成,然后就要分开了。小恩将工作备忘录还给女工读生,笑笑:“我们来喝啤酒吧。”“又要喝啤酒啦?”女工读生有点惊讶。“嗯啊。”“嗯哼。”女工读生走进去,随便拿了两罐冰啤酒。两个人一打开啤酒罐,各自喝了一大口。“还是好难喝喔。”小恩苦着脸。“真的是超级难喝的。”女工读生的眉毛都快打结了。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同时将啤酒倒进脚边的排水孔里,哈哈大笑起来。她从没问过女工读生的名字,连名牌都没好好看过。应该说,连想看一下的念头也没有过。女工读生也没问过小恩的名字。对女工读生来说,她想说就说,她不想说,没有名字也无所谓。“我的老板,死了。”或许被某种氛围感染,小恩突然说出来。“死了?”女工读生还没会意过来。“他在工作的时候出了意外,死了。”小恩“那你……你不要紧吧?”女工读生说完立刻就后悔。这种事,怎么可能不要紧。“这里很痛。”小恩揪着自己的胸口。总算是说出来了。这个世界上,就算只有一个人听到这句话也好。女工读生一直没敢说话,只是闷闷地将铝罐捏凹。死这个字,距离她的世界太远太远。连安慰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了,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可以。”“离开台北以后,要偶而想起我喔……偶而就可以了。”“好。”勾勾手。长飞丸凑了过来,在两人之间躺下。小恩看着长飞丸的肚子,用手摸摸:“一个月是吗?”“什么?”女工读生看着地上模糊的影子。“没。”手机响了。如果一个月以后,自己居然还活着的话,就来应征这份工作吧。

“真的很谢谢你!”女工读生抱住小恩,牢牢的,紧紧的。今晚小恩什么也不想做,窝在旅社里看电视、吃零食、然后再接再厉看电视,好不容易终于捱到到这个时候才又出门。为的就是,享受女工读生用力称赞自己的感动。两个女孩坐在便利商店店门口的石阶上,长飞丸则在骑楼走来走去,既没有要离开,却又觉得一直趴着很无聊。巡逻似的。看着女工读生开心的模样,小恩觉得自己也快飞了起来。“虽然我搞不懂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不过,祝福你。”小恩流露羡慕的神采。“哎呀,祝福什么啊。”女工读生脸红红,说:“我们又不是什么,什么也不是,就只是单纯的同事。而且……还不是一起上班的同事。”是啊,只不过是知道对方没有女友,如此而已。“有想过换班吗?”“不可能,我白天要上课。”女工读生很快就回答,显然也曾考虑过这件事:“而八筒晚上还要兼差另一份打工,根本不可能调班。”“喔。”女工读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匆匆转身进店,出来时手上拿着两大杯思乐冰。“差点忘了请你,嘻嘻,谢谢呢。”女工读生帮小恩插上吸管。“我不客气啦!”小恩得意地喝了一大口。深夜的便利商店很寂寥,若不是有小恩相陪,就只有广播电台的声音。虽然不算真正认识,也没有什么象样的自我介绍过,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然而女工读生与小恩用寂寞相逢,自有一番相惜的感觉。女工读生打开蓝色的工作备忘录,与小恩一起分享。虽然小恩对那些密密麻麻的日常生活记述一点也没兴趣,不过还是笑笑跟着看。看着看着,她开始担心,如果女工读生知道现实生活里的乳八筒,跟备忘录里的乳八筒如出一辙、都是啰唆至极的人,她恐怕会幻灭。“虽然他没有女朋友,但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跟他有……一点点开始的机会?”女工读生杵着下巴,嘟着嘴,任谁都看得出来是幸福的小烦恼。小恩的脸贴着膝盖,咬着吸管,看着工作备忘录里描述某天黄金梅利的早餐。“为什么……同样的一条狗,他叫它黄金梅利,你却叫它长飞丸啊?”“他很爱看啊,所以就用了海贼王里鲁夫他们坐的第一艘船当作狗名吧?我呢,也爱看漫画,不过我最喜欢的是,我家有一整套喔,以前旧版叫,我也有收集。”女工读生说着说着:“所以我就用潮与虎里跟主角并肩作战的大妖怪当作它的名字啊。”这些,都是小恩早就知道了的。“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对方都用不同的名字叫这条狗,却还是不肯让步,要用自己的叫法叫它啊?”“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耶……被你这么一问,好像有点怪怪的?”“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觉得……那它都不会错乱吗?”小恩看着这只等同被这间便利商店领养的狗狗。它显然从未洗过澡,看起来却也没脏得太过分。“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耶。”女工读生皱眉:“名字对狗来说很重要吗?”“如果你们觉得不重要,一开始就不要取名字才对吧。”“如果不重要,叫什么好像也无所谓?”女工读生想了想,说:“要我从现在开始叫长飞丸叫黄金梅利,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会有点怪怪的。”“名字随随便便地换,狗狗知道了也会有点难过的吧。”小恩颇不同意。两人开始绕着这个问题打转,一下子又牵扯出很多问题。一个问题又扯出好多明明很普通却又充满矛盾的小问题。小问题之内又是好多大问题。如果有个语言学家还是哲学家也在现场,准能发现不得了的意义盘在里头。突然,小恩随口说:“我觉得,你可以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耶。”“是吗?不会无聊吗?”女工读生“我觉得他那种人一定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说的了。”小恩看着思乐冰冻结空气、滴在地上的水渍:“而且,说不定这条狗……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你们唯一共同的话题吧。”唯一共同的话题啊……女工读生若有所思。“那我要怎么跟他讨论啊?”女工读生有些苦恼,说:“我下班的时候就是他上班,我还要立刻赶回家准备上课,如果不能好好聊,干脆不要聊好了。”“我觉得你可以在工作备忘录里,把自己想说的话也写下来啊?”小恩的手指敲敲工作备忘录的蓝色合成塑料皮:“这样一定可以聊得很开,又可以保存下来。”女工读生怔住,久久才说:“……我怎么之前都没想过?”这个表情真是太棒了,让小恩有点高兴。“不过,这让我有点紧张。”女工读生深呼吸。“就像对话一样,自然地写点东西上去就行啦。”小恩继续出主意。“对话?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女工读生忍不住笑了,开始兴奋起来。这种漫不经意的开始,最适合她这种跟喜欢的男生说话会语无伦次的女生。还有……这不是有种交换日记的感觉吗?真有点小浪漫呢。“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你真的是我的小天使。”“哪有,我只是……站在比较旁观者清的角度吧,没有什么。”“谢谢你。谢谢你真的。”“有进展,要跟我说喔。”小恩鼓起勇气,伸出左手小指。“一定。”女工读生开心地保证,勾勾手。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工人读生抱住小恩,女工人读生又喝了一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