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小恩随口说,听到小恩这么说

www.8364.com,www.8364.com小恩随口说,听到小恩这么说。她拿了罐可乐放在柜台桌上。“你最近心情好像不错。”女工读生察言观色。“嗯,有一点。”小恩点点头,顺手将发票折进了捐助箱。女工读生眯眯眼:“交了男朋友喔?”“不是,是……换了新工作,老板还不错。”“什么样的工作啊?”女工读生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有问过这问题。这可有点为难小恩。“算是念书本上的故事给老板听……吧。”小恩很心虚,脸肯定是红了。“咦,念故事给老板听?”女工读生眼睛瞪得很大。“嗯。”小恩不知所以然答道:“他是个很有钱的……瞎子。”女工读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好妙喔。”“算是个轻松的工作啦。”“那他会要你念报纸吗?”“……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喔!我懂了。”女工读生一脸恍然大悟,自己解答:“要知道新闻的话,打开电视就可以听到了。”是吗?铁块对真实的世界好像没有一点好奇心。“大概吧。”小恩点点头。“反正有钱人真的好奇怪,太有钱的人更奇怪。”女工读生笑了出来:“不过要是命令你一直念故事给他听,一定也很累吧。”小恩笑笑。半夜无人,两个女孩又坐在店门口。女工读生双手捧着那本越来越厚的工作备忘录。蓝色的封皮多了指甲无意的刮痕,沉甸甸的,那是记忆逐渐饱满的证明。“可以看吗?”小恩的眼睛停在那本子上。“真的想看吗?”女工读生有点发窘,却又迫不及待将本子塞到小恩手里。小恩仔细翻着,细细读着。每次都是这样。只是随意翻翻的话,好像是尊重女工读生的隐私,却一点也不好。现在女工读生需要的不是保护隐私,而是另一个女孩,巨细靡遗了解她的爱情。然后分享她的快乐跟……害羞。长飞丸在她们的脚下躺得四脚朝天,两个女孩各伸出一只脚,轻轻柔踏着长飞丸毛茸茸的肚子,长飞丸舒服地侧脸吐气。“你们的对话越来越详细了耶。”小恩羡慕地说:“无话不谈,真好。”她翻到一页,两人竟然在讨论美国人是不是真有登陆月球过。再下一页,是男工读生画的一点都不好笑的四格漫画。“谢谢。”“真的好难得喔。”小恩的视线不断被字里行间的小插画给迷住,说:“我常常在网络上跟陌生人聊天,可是感觉只有越来越寂寞。能够像你们这样,用纸笔写来写去,就算是我这个一点也没关系的人看了,也觉得很幸福呢。”“不过,我有个困扰。”女工读生苦恼地说:“虽然我们在本子上什么都可以聊,但是呢,真的碰到了面,他反而都不怎么说话。”“喔?”“我也很奇怪,他不说话,我也跟着不敢说话。”女工读生懊恼地说:“有几次我鼓起勇气想在换班时跟他多聊几句,他竟然给我装忙。明明就不急着上架的饼干,他给我在那边排来排去。明明就是今天早上才刚到的鲜奶,他在那里仔细确认它们的保鲜日期,对我跟他说话的反应就只有……嗯、喔、啊、是喔、好、借过一下……真的,他太不爱说话了。”“相信我,我知道那种感觉。”小恩的眼神异常笃定。“?”“我的老板也不爱说话。”“可是不一样啊,我喜欢八筒,你又不喜欢你老板。”也是。自己没有喜欢铁块。因为自己从来也不懂什么是喜欢。所有的感觉都是从少女漫画、言情小说、日剧韩剧偶像剧里学到的二手货。话说回来,那些戏剧里不是常常有那种……越是喜欢一个人,就越没有办法表达出来的男女主角吗?不是经常有那种,即使爱你爱得要命、却仍要故意装作不在乎的男女主角吗?不到最后一集,那些爱情的心意总是无法完整又大方地表达。“我觉得,肯定他是太紧张了。”“是吗?”“我白天过来买东西的时候,他真的很啰唆,非常非常啰唆,不管是谁他都可以聊上几句。”小恩小心翼翼地说:“他对你的反常,反而很特别喔。”“特别……”“他一定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无法像平常一样好好说话。”“可我是女生耶,怎么是我一直找他讲话啊?”听到小恩这么说,女工读生的表情显得有点高兴,但眉头还是别扭地揪了起来:“哪有人这样的。”女工读生脚下一重,长飞丸赫然翻过来,抖抖身子。“你明明就很快乐。”小恩酸酸地说。“真的吗?”是个问句,可答案全写在女工读生的脸上。小恩看着睡眼惺忪的长飞丸,它一抖一抖走到公共电话底下,重新躺下。刚刚说着说着,她又想起铁块了。吊在绳子上的衣服晾干了吗?不知道他今天杀了人没有。如果一个人拿着看不懂的蝉堡发呆……不,他不会的。他一定会去街上,随便拉一个女人,要她读给他听。“我可不允许。”

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的恶意,幸福就像沙漏,一边满了,一边就空了。便利商店门口,小恩蹲在地上,抚摸着明显胖了一圈的长飞丸。长飞丸舔着她的鞋子,有点久别相逢的热络劲。“你很久没来了耶。”女工读生弯腰,递给她一杯刚冲的热阿华田。“谢谢。我搬家了,离这边有一段距离喔,如果用走的话……我刚刚算过,至少也要走一个小时耶。”她接过,轻轻吹散浮在杯面的热气。“用走的?”女工读生也蹲了下来,捧着刚吃到一半的维力炸酱面。“嗯啊,我现在还蛮喜欢慢慢走的。”“走了这么久,那你今天是特别过来看我的吗?”“嗯啊,想知道你跟那个啰唆鬼有什么进展啊,嘻嘻。”提到这,即使女工读生早有心理准备,脸色还是一暗。“怎么了?吵架了吗?”“不是,两个礼拜前,他突然变了一个人。”女工读生语气深重。她早就想找个人说说了,只是一直等不到小恩。“他跟别人在一起了吗?”小恩停止吹气。“不是……应该说不会吧?我也不知道。”女工读生慢慢搅拌着早就不须搅拌的泡面,又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只在工作备忘录里涂圈圈,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圈圈,好像在闹脾气,又有点恐怖。我在本子里问他,他还是用一大推黑色的圈圈回答我……根本就没有迹象他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敢真的开口问他啊。”小恩愣了愣。表面上这好像是伴家家酒等级的小问题,但放在这两个用工作备忘录本子搞暧昧的两个人身上,可是一点也不能马虎的大问题。长飞丸乖乖坐在女工读生面前,有点躁动地吐着舌头。女工读生夹了一筷子面放在地上,长飞丸珍惜地舔玩着。“我不知道耶。”小恩苦笑:“要不然,你问他白天一起打工的那个朋友?”“我才不要咧,那不就等于告诉他,我偷偷在喜欢他了吗?”“其实……你们应该都知道,彼此是互相喜欢的吧?”“我有一点点觉得,可是又没有把握。有把握也不能怎样啊,难道要我跟他告白吗?”女工读生越说越生气,竟戳起面来。嗯。如果可以把握住幸福的话,由女孩子开口也不会怎样的吧?小恩本想这么开口,但旋即想到自己是个烂货……虽然最近走了运,变得有点不是那么烂,但终究还是烂烂的。离题了。小恩觉得若说出由女孩主动也没什么的话,女工读生一定会看不起她吧。“说不定过几天就会好了。”小恩尴尬地安慰她:“突然有毛病的人,就算突然好起来也……也很前后对称吧?是吧!”“……”“其实啊,要是那张八筒真的遇到了什么事、心情很差,还愿意这么无聊画黑圈圈给你看,也是很在意你的吧?”小恩设身处地想象:“如果他不在意你,根本什么事也不必做啊,他心情不好还有空画黑圈圈,百分之百就是在撒娇,要你多写些关心的话吧。”“是吗?”“是吧。”小恩只是想到,如果铁块有一天生闷气,完全不跟自己说话,只愿意哼哼哼地比手画脚给她看,那画面一定好可爱喔。反正,不要突然消失就好了。“喂。”“?”“其实你谈过很多恋爱吧?”“为什么这么说?”小恩疑惑:“我不是说过,我没真正交过男朋友吗?”“看起来像啊,你每次给我的意见都很好耶,我听了,都情不自禁多了一些自信。”女工读生:“说不定你只是运气不好,只要让你遇到对的人,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小恩没有点头,没有摇头,因为脸上灿烂的笑说明了一切。她好想好想跟全世界的人说,她的男人是个杀人为生的专家,很厉害的,超级厉害的。就算全世界都在追捕他们,她也甘之如饴喔。女工读生瞪着小恩,恍然大悟尖叫:“哇!你跟你老板在一起了对不对!”“……对啦。”小恩大力点头。承认这件事真的好快乐喔,如果今晚女工读生问都没问,小恩还很苦恼该怎么自己说出来炫耀呢。走了一个多小时,不就是为了来说这件事的吗!“嘿,你们做了吗?”女工读生跳过替她开心的部份,直接紧张地靠了过来。“嗯。”小恩脸一阵热。“那是什么感觉啊?”女工读生大大方方偷窥小恩的眼神。究竟做爱是什么样的啊……与其回答这么难受破烂的事,不如回答,跟铁块做爱是什么样的。“不知道该怎么讲耶,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我都可以。”小恩说的时候脸红,听得毫无经验的女工读生更是涨红了脸。没想到你一句话就回答的超彻底……女工读生心想,当然什么话也回不了口。很久很久,直到长飞丸再度睡着,直到小恩手中的阿华田都喝光光了,直到半碗炸酱面都见底了,女工读生才若无其事地说:“你比我晚起步,却比我早成功,好好喔真的。”“我啊……其实我配不上我老板,他那么好,我那么……不好。不过现在要我离开他,说什么我也不肯。”小恩捏着长飞丸毛茸茸的颈子,认真地说:“真的,现在的我什么都不要了,跟他在一起就好了。”女工读生当然不明白这中间错综复杂的过程,也不知道小恩的过去。但女人终究了解女人。她很感动。“一个男生若是喜欢一个女生,到底,会有什么表示呢?”女工读生看着手中,沉甸甸的蓝色本子。小恩想了想。一个男人要喜欢一个女人,会做什么当作告白呢?要说,他会不分青红皂白,走过街,冷着眼,帮她杀了两个混蛋吗?她忍不住笑了。女工读生聚精会神,竖着耳朵靠了过来。“他会送她一只牙刷。”小恩这么说。女工读生有点懂,又有点不懂。但是……“好酷喔。”“真的很酷呢。”

“真的很谢谢你!”女工读生抱住小恩,牢牢的,紧紧的。今晚小恩什么也不想做,窝在旅社里看电视、吃零食、然后再接再厉看电视,好不容易终于捱到到这个时候才又出门。为的就是,享受女工读生用力称赞自己的感动。两个女孩坐在便利商店店门口的石阶上,长飞丸则在骑楼走来走去,既没有要离开,却又觉得一直趴着很无聊。巡逻似的。看着女工读生开心的模样,小恩觉得自己也快飞了起来。“虽然我搞不懂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不过,祝福你。”小恩流露羡慕的神采。“哎呀,祝福什么啊。”女工读生脸红红,说:“我们又不是什么,什么也不是,就只是单纯的同事。而且……还不是一起上班的同事。”是啊,只不过是知道对方没有女友,如此而已。“有想过换班吗?”“不可能,我白天要上课。”女工读生很快就回答,显然也曾考虑过这件事:“而八筒晚上还要兼差另一份打工,根本不可能调班。”“喔。”女工读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匆匆转身进店,出来时手上拿着两大杯思乐冰。“差点忘了请你,嘻嘻,谢谢呢。”女工读生帮小恩插上吸管。“我不客气啦!”小恩得意地喝了一大口。深夜的便利商店很寂寥,若不是有小恩相陪,就只有广播电台的声音。虽然不算真正认识,也没有什么象样的自我介绍过,聊天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然而女工读生与小恩用寂寞相逢,自有一番相惜的感觉。女工读生打开蓝色的工作备忘录,与小恩一起分享。虽然小恩对那些密密麻麻的日常生活记述一点也没兴趣,不过还是笑笑跟着看。看着看着,她开始担心,如果女工读生知道现实生活里的乳八筒,跟备忘录里的乳八筒如出一辙、都是啰唆至极的人,她恐怕会幻灭。“虽然他没有女朋友,但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跟他有……一点点开始的机会?”女工读生杵着下巴,嘟着嘴,任谁都看得出来是幸福的小烦恼。小恩的脸贴着膝盖,咬着吸管,看着工作备忘录里描述某天黄金梅利的早餐。“为什么……同样的一条狗,他叫它黄金梅利,你却叫它长飞丸啊?”“他很爱看啊,所以就用了海贼王里鲁夫他们坐的第一艘船当作狗名吧?我呢,也爱看漫画,不过我最喜欢的是,我家有一整套喔,以前旧版叫,我也有收集。”女工读生说着说着:“所以我就用潮与虎里跟主角并肩作战的大妖怪当作它的名字啊。”这些,都是小恩早就知道了的。“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对方都用不同的名字叫这条狗,却还是不肯让步,要用自己的叫法叫它啊?”“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耶……被你这么一问,好像有点怪怪的?”“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觉得……那它都不会错乱吗?”小恩看着这只等同被这间便利商店领养的狗狗。它显然从未洗过澡,看起来却也没脏得太过分。“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耶。”女工读生皱眉:“名字对狗来说很重要吗?”“如果你们觉得不重要,一开始就不要取名字才对吧。”“如果不重要,叫什么好像也无所谓?”女工读生想了想,说:“要我从现在开始叫长飞丸叫黄金梅利,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会有点怪怪的。”“名字随随便便地换,狗狗知道了也会有点难过的吧。”小恩颇不同意。两人开始绕着这个问题打转,一下子又牵扯出很多问题。一个问题又扯出好多明明很普通却又充满矛盾的小问题。小问题之内又是好多大问题。如果有个语言学家还是哲学家也在现场,准能发现不得了的意义盘在里头。突然,小恩随口说:“我觉得,你可以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耶。”“是吗?不会无聊吗?”女工读生“我觉得他那种人一定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说的了。”小恩看着思乐冰冻结空气、滴在地上的水渍:“而且,说不定这条狗……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你们唯一共同的话题吧。”唯一共同的话题啊……女工读生若有所思。“那我要怎么跟他讨论啊?”女工读生有些苦恼,说:“我下班的时候就是他上班,我还要立刻赶回家准备上课,如果不能好好聊,干脆不要聊好了。”“我觉得你可以在工作备忘录里,把自己想说的话也写下来啊?”小恩的手指敲敲工作备忘录的蓝色合成塑料皮:“这样一定可以聊得很开,又可以保存下来。”女工读生怔住,久久才说:“……我怎么之前都没想过?”这个表情真是太棒了,让小恩有点高兴。“不过,这让我有点紧张。”女工读生深呼吸。“就像对话一样,自然地写点东西上去就行啦。”小恩继续出主意。“对话?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女工读生忍不住笑了,开始兴奋起来。这种漫不经意的开始,最适合她这种跟喜欢的男生说话会语无伦次的女生。还有……这不是有种交换日记的感觉吗?真有点小浪漫呢。“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你真的是我的小天使。”“哪有,我只是……站在比较旁观者清的角度吧,没有什么。”“谢谢你。谢谢你真的。”“有进展,要跟我说喔。”小恩鼓起勇气,伸出左手小指。“一定。”女工读生开心地保证,勾勾手。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小恩随口说,听到小恩这么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