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大片大片的反动都以这种小树开出的花朵,

www.8364.com,之二村庄 1兰花 六岁时,与外祖父一起去山上挖兰花。带着竹箩筐、短锄、水壶,走过村子里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走过哗哗流淌大溪涧旁边的机耕路。一条石板桥连接溪涧两岸。桥没有护手没有顶,架得很高,边上有一棵大柏树,村里的人经常把死去的猫吊在上面。有时树枝上会吊着两三只,渐渐风干。 过桥之后,是两条分岔的小路。一条通往东边,经过一个古老的土地庙,进入苍茫高山深处。另一条通往西边,那里是耕作的大片田野,种满茂盛的农作物。这一天是沿着东边山路走。 土地庙里有两尊小石像,木桌上供养水果和野花。香灰积累得很厚,可见经常有人来上香。小土地庙虽然简陋,但却显得静谧威仪。视野开阔,山风习习。春天,绿色树林之间遍地都是红色杜鹃花。只觉得这个位置十分殊胜,它使周围的一切显得井然有序,昌盛有余。 土地庙之后的山路高陡不明,通往层层叠叠的大山里面。山上除了我们两个,也没有其他人。外祖父背着箩筐,在路上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大半生交付给土地和劳动,是沉默的男子。我尽力支撑体力,以便能跟上他的脚步,只觉得那条山路十分漫长。此时已完全远离村庄和田野。 幽深高山森林,树木夹道的山间小径铺满厚厚松针。午后阳光蒸腾起松脂辛辣气味,鸟声偶尔清脆响起,如影相随。不知道走了多久,外祖父停下来,把水壶递给我,让我在原地等候。他顺延没有路迹的灌木丛往底处爬。用手抓着杂草,小心挪动脚步,一点一点下退。茂密绿草在风中摆动。他很快消失了身影。 坐在山顶树荫下,阳光从松针缝隙里洒到眼皮上,点点金光闪烁。满山苍翠里,只听松涛在大风中起伏,如同潮水此起彼伏。好大的风。格外湛蓝的天色蔓延在群山之间,白云朵朵。那一刻时间和天地似乎是停顿的,凝滞的。却又格外寂静豁然。 等了很久,外祖父从山谷底处爬上来。他的短锄沾了泥土,背后竹筐里装着刚掘下来的兰花。粗白根须裹着新鲜泥巴,细长绿叶如同朴素草茎,花苞隐藏其中,难以被分辨。他渐行渐远,寻找兰花的踪迹,又只采摘六七捆,内心清朗,一点都不粘着。采完就回转。 外祖母把这些兰花草种在陶土盆里点缀庭院,余下的分给邻居。顶端稍带紫色的生涩花萼翘立,不用晒很多太阳,放在阴凉走廊下,过几天花苞就绽放。浅绿色花朵不显眼,凑近细嗅,有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令人心里通透。它们是这样的香,气味清雅,不令人带有一丝杂念。只生长在难以抵达的幽深山谷,与世隔绝,难以采摘,却又丝毫无骄矜。 家里的人都爱兰。兰花真实的天性不会被复制和变异,也不与这个世间做交易。空谷幽兰,何其贴切。外祖父知道它们在哪里,年年春天,心怀爱慕走过远路,去故地拜访它们。这在我的心里留下印象。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诗经.小雅.出车》。

不是黄梅时,却有连绵雨。记忆中清明总是会有绵绵细雨的,天空中的云彩是看不清的,因为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几乎每到清明,太阳就像是离家出走了一样,有时连着好几天都是细雨绵绵的。

偶得一兰。沉默。淡雅。是一友人自兰之故乡山中挖掘而得。极为配得上这姗姗来迟的盎然春日。

清明是清冷的,所有的景物都像是被加上了黑白的滤镜,一眼看去,是深深浅浅的灰黑色。风吹在人的身上是湿冷湿冷的,虽然不刺骨,但是让人有一种黏黏糊糊不舒服的感觉。

她本应生长在幽深高山之中,潺潺流水之边,与世隔绝,难以采摘,婀娜多姿碧叶长,风来隐隐谷中香。

大多数时候清明都是阴沉沉的,每次去扫墓总是要越过好几座山。不管什么时候,山上的松树都是郁郁葱葱的,没有鲜艳的颜色,和天气一样暗暗的。这个时候的松树是最让人讨厌的,崎岖的山坡上铺满了棕褐色的松针,因为沾了雨水的缘故踩上去就打滑,一不留神就会沾上一裤子的雨水。

对兰花素有爱慕之情,极想到山中拜访。今日,友人却背着箩筐、短锄,将其掘下,栽种于陶土盆之中送与我。

花朵总是春天不可缺少的东西,不知是不是为了迎合清明,早开的花朵大多数都是浅淡的颜色,山上到处都是一树一树的白色。清明的雨还是挺温柔的,花朵在雨中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还是开得精神奕奕的。很多小野果的藤蔓上也开出了白色的小花,一朵挨着一朵,想着是要结果的,我总是想摘又舍不得摘。

她伫立在那里,六、七株的样子,粗白根须裹着新鲜泥巴,绿叶细长朴素,花苞隐于其中,花香悠悠清雅通透。

作为一个贪吃又贪玩的人来说,我是挺喜欢清明的,下过几场雨的菜地里,青菜绿油油的,菜苔半开出小小的黄花。我提着竹筐,手里掂着一个小铁铲,把种着菠菜和香菜的地里翻的乱七八糟。这时候有一种很神奇的“花儿菜”山上大片大片的白色都是这种小树开出的花朵,这种树的叶子和花都是可食用的。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人去“打”这种小树的花苞和嫩叶,腌制好后,用香油炒香就是一道佳肴。苦菜也长满了整条山路,很多人都会摘回家之后炒着吃。我总是觉得这种菜有股难闻的味道,吃到嘴里让人苦的流口水,却也别有风味。

移居城市间,将来她可会为人世间的世俗冷暖、尔虞我诈、徘徊惆怅、悲喜哀乐所困扰?

山上的兰花草也开花了,走在路上就能闻到一阵阵甜丝丝的香味,如果想要,不到一个小时,手里面就能有一大捧的兰花。在兰花盛放的时候,学校门口和路边总是会看见有人提着装满兰花的竹篮在叫卖,清晨的兰花还带着露水,整整齐齐的被放在一起,翠色欲滴。

想想不免为其难过。

离开之后,记忆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清明时节的雨是清冷的;清明时节的风是缠绵的;清明时节的花是娇弱的;绵绵的雨难免会让人生出些忧伤和思念,在细雨霏霏中,我思念的人是否正撑着伞走过了翠色的草地,手中是否拿着几束失去香气的兰花?是否走过了我们一起走过的松林,摘下我们一起采过的花朵?是否也在远方思念着我?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峰大片大片的反动都以这种小树开出的花朵,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