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自身在四本书里一向重复探求的命题,找到

在上海写完《彼岸花》之后,我去了北京。那是2001年7月的事情。到写完《蔷薇岛屿》,差不多是一年的时间。这是我的第四本书。这一年的时间,我在北京。北京的夏天炎热干燥,到处是明晃晃的阳光。渐渐习惯了这个北方城市。有时候想,也许会一直住在这里。总体而言,自己并没有任何家的概念。长期远离故乡和父母,在陌生的城市里生活,家对我来说,只是一间租住的小公寓。有厨房,有可以用来写作的木桌子,有铺着白棉布床单的干净大床,有一个可以散步的开满蔷薇的花园,有一条狗,有几个朋友。只是如此。大部分时间里,我的生活里只有写作。一直离群索居。在北京,也是如此。3月的时候,去了越南。这段旅途,准备了很久。出发的时候,背着我的大背囊,坐上飞往广西的航班,心里却很平静。心里有愿望,然后去做。这一直是喜欢的方式。这是一个具备魔力的国度。它的炎热,它的苍翠田野,碧蓝深海,喧嚣街市,眼睛明亮笑容坚韧的女人们。从河内开始,沿着海岸线从北到南,一直抵达西贡。然后从西贡坐船到柬埔寨。从柬埔寨飞回香港。香港是我旅途的最后一站。我没有能从柬埔寨再转到老挝,泰国,尼泊尔。因为炎热和疲累。但我知道,如果有再一次,路线会蔓延得更长更远。也许会走上半年或一年。这次旅行,一路上,想着要写的新长篇,想着自己生活里的一些问题。越南给我的经验,比在任何一个城市里都更为深刻。这样的喜欢河内。还有那些夜色中灯火闪烁的寂静小镇。在高山顶上的小旅馆里,能看到离得很近的繁星。让人心存感激。这本书,记录的是一些旅行的细节。用了自己拍摄的照片。因为旅途的颠簸流离,很多印象深刻的场景,都没有可能拍下来。但还能用文字和回忆来做下记录。而留下的照片里,保存下来了瞬间的感动。自然,这些照片都很粗糙,很个人化。我并不是用一个摄影师的角度,去拍摄这些图片。那一刻,我只是一个过路女子。现在看来,能在旅途中留下记录,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照片,文字,书,还有感情。这些都是时光曾经存在的印记。我们的生命,亦是一段看不到终点也无法有归途的长路。从童年开始,我就在幻想通向远方的路途,这种追寻,对我来说代价甚为巨大。它使我的生活因为和其他人不同,而一直沉浸在孤独之中。这也是所有对生活的真相产生怀疑,不愿意屈服的人的孤独。如同宿命。但我一直相信,人要抵达彼岸,必须得先经历黑暗和痛楚。就像一个人的生活态度。这并不是简单的悲观或乐观,颓废或积极的问题。它是一种过程。父亲的离开,对我产生的影响极其深重。我相信这种怀念,不会随着时间消失,而是会变成一种更为广博和沉默的苍凉。它使我对爱和生死的问题,重新产生反省。而最重要的问题是,面对那些爱你的,死去或活着的人,你该如何继续。微笑并且温暖。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少年开始,就一直对死亡抱有亲近的人来说,所承担的东西,更为深不可测。所幸的是我一直在行走,并且写作。始终有勇气。一如我的母亲和奶奶,这些家族里善良,母性而坚强的女子。所以这是一本关于旅行,爱和生死的书。也是我在四本书里一直重复探索的命题。这些命题永无止境。在我的新长篇里,应该有机会做更深入的探索。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人活多年,就当快乐多年;然而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因为这日子必多,所要来的都是虚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手里的时间还有多少。生命只是一场幻觉。你知道。我写这本书。是为了纪念。纪念我们曾经走过的长路。最终的虚无。2002,7月北京

丽江

CAPITAL四美金的房间基本可以满足要求,有线电视可以收到5个以上的中文频道。金边有8万华人,柬埔寨80%经济掌控在华人手里,柬内阁80%的成员具有华裔血统,每天至少可以买到两份中文报纸。我在金边的时候,前国王西哈努克正在北京疗养,中国新任驻柬大使刚向西哈努克的儿子――现任国王西哈莫尼递交国书,在CAPITAL对面的一间名为“仙女”的网吧里,不满30岁的老板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祖籍广东汕头,截至到他这一辈,已是第三代华裔。

大理

我的BLOG

西双版纳

如果只作常规选择,河内市区一天基本可以搞定。巴庭广场是河内的心脏地带,越南国家政权、胡志明陵墓、各国驻越使馆、主要景点等皆聚集于此。与天安门广场相比,巴庭广场显得更有秩序。这个地区没有一幢超过10层的建筑,整个河内也难觅所谓的高楼大厦。河内的魅力也许就在于它的现代化与非现代化的完美结合,没有购物中心,没有超级市场,没有肯德基和麦当劳,但这里绝不缺少豪华酒店、情调酒吧、可以看到辉煌落日的咖啡馆。后来,当我在西贡逗留的时候,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河内对于背包客的价值所在。这里可以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所有因为心灵孤独、精神空虚、旅途疲倦而没有方向者,都能在河内找到归宿。这是一座拒绝雷同的城市,是一座于细节处散发出炫目光辉的城市,是一座可以永远定格于记忆中的城市。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在这里,我第一次发现了大商场的踪影。除了一些奢侈品牌,其他与国内无二。当然,西贡仍不足以跟北京、上海、甚至国内的任何一座省会城市相比。在那些商场、大型超市、酒吧里,消费的主要群体仍然是外国人。西贡的魅力也许更多来自于过往的名气,所以,包括越南人以及游客在内,绝大多数都把“西贡”挂在嘴边,而不是现在的“胡志明”。

腾冲

我用5天的时间重复欣赏这一成不变的景致,离开这片海滩的时候,整个西哈努克港还在熟睡之中。

发表于 2010-06-03 14:54

9月的时候,去了云南。这段旅途,准备了很久。出发的时候,背着沉重的背囊,坐上飞往昆明的航班,心里却很平静。心里有愿望,然后去做。这是一直以来的方式。这是一个具备魔力的国度。它的炎热,它的苍翠田野,碧蓝深湖,喧嚣城市,眼睛明亮笑容坚韧的女人们。从昆明开始,飞往香格里拉,从北到南,雨崩,一直抵达丽江。然后从丽江坐夜行大巴到大理,腾冲,再回昆明。从昆明飞往西双版纳。西双版纳是旅途的最后一站。没有能从西双版纳再转到老挝, 越南,缅甸。因为炎热和疲累。但我知道,如果有再一次,路线应该会蔓延得更长更远。这次旅行,一路上,想着自己生活里的一些问题。云南给我的经验,比在任何一个城市里都更为深刻。这样的喜欢丽江。还有那些夜色中沉寂的寂静小镇腾冲。在高山顶上的几乎没有电的小旅馆里,能看到离得很近的繁星和雪山。 让人心存感激。我想记录的是一些旅行的细节。用了自己拍摄的照片。因为旅途的颠簸流离,遗失巧克力,杯子,但很多印象深刻的场景,都没有可能拍下 了。但我还能用文字和回忆来做下记录。而留下的照片里,保存了瞬间的感动。并不是用一个摄影师的角度,去拍摄这些照片。那一刻,我仅是一个过路女子。照片,文字,还有感情。这些都是时光曾经存在的印记。我们的生命亦是一段看不到终点也无法有归途的长路。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紧邻皇宫,这里露天展出石头制品。在那些生硬的石头上面刻录着柬埔寨曾经的辉煌,如果你想要了解这些石头,你需要至少两次进入这座博物馆。第一次,那还只是一块块被雕刻成各种神态和形状的石头,当你从浩瀚的吴哥回来之后,再次进入时,那些石头便会有了灵性。你可以选择在这座露天博物馆的石椅上坐一个下午,看蝴蝶和蚂蚁在你身边的石像上飞过或停留。然后,你把这些石头随意安放在吴哥窟、通王城、崩密烈、罗洛士群的某个角落里,那时,这些石头复活了,它们甚至开始微笑,800年或者1000年前,他们就在那里被赋予神性。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昆明

第三天的湄公河上,我们接近越柬边境。一条仅能乘坐3人的小船在一名越南女船工的划动下,把我们送上了去柬埔寨的快艇。通关之后,那快艇冒着黑烟向西北方向驶去,整船的游客面带兴奋之色,纷纷掏出最后的越南盾购买快艇上的柬埔寨吴哥啤酒。这是一艘宽不到3米、长近50米、只有船舱没有甲板的快艇。但所有人都选择坐到了船舱顶部这样一种在国内根本不可能被允许乘坐的位置。这不是冒险,是风情。在这个位置上,更方便用相机留下回忆,更容易用挥手告别越南。

最后一天,我们去了更远的女王宫、崩密烈、罗洛士群,瞳孔里仍然是无尽的虚空。记录如此境界,文字和相机都不再可靠,它们已经无法真实还原眼前的一切。在女王宫,那只已经没有了脑袋的神猴仍然端坐于其中,与诸神一起忠实地看守着他们的宫殿;崩密烈遥远得只剩下乱石堆和轮廓;罗洛士群已经跟当地的村庄融为一体,寺院、民宅、僧侣、村妇、学校、孩童、鸡犬、牲畜……散布于罗洛士群的每一个缝隙,相互支撑、相互依靠,迎送每一个日出日落。

进入越南,首先将手表向前调了一个小时,然后登上越南方面提供的大巴,一路向南,直奔河内。车窗外的风光已然有了不同,建筑、文字、行人、警察……比国内新闻里关于越南的报道更加逼真,那些安详而生动的画面完全无法让你把越南跟战争联系起来,越南给我的第一印象已经不在意料之中。

沿洞里萨河畔一直走,皇宫、国家博物馆、寺院、旅馆、酒吧、集市一一呈现。金边最好的建筑全部临河而立,在这些建筑的内部或者背后,隐藏着不被我们了解的王国的历史和兴衰。皇宫只对游客开放很小的部分,视线和脚步被禁止的区域仍然由皇室占用,那里不属于游客和平民。与紫禁城相比,这座皇宫显然缺乏足够的威慑力。这是一座更适合于生活的宫殿,每一个细节都被精雕细琢。权利和威严似乎只能从那些纯金、纯银的塑像以及无数价值连城的宝物中看出些许端倪。

当我们被装上一条狭窄的小舟时,湄公河之旅开始了。这条载着近20名各国游客的小舟熟练地在水面上游弋,时而徜徉于宽广地河道,时而在一条只有当地人才能找准方向地河汊里穿行。这是一种一生中也许仅有一次的体验,视线所及之处,你能看到破败之中的繁荣、极度贫穷掩映下的原始而朴素的大河之美、以及栖息于湄公河两岸的人们于简单生活背后的生生不息。

我用40美金换来在吴哥通行3天的权利,每天凌晨4点半便跟摩托车司机一起奔向一座座已经坍塌和即将坍塌的石头城。通往那些地方的道路显然是后人修建的,但道路两旁的树木依然古老。摩托车开得飞快,追赶前面比我们起得更早的摩托,同时也被比我们更快的摩托超越。黑暗是静止的,但风在流动。视线范围内的全部都是轮廓,不时有木头燃烧的火光出现,那是早起的当地人在自家的草棚前准备早饭。必须在日出前赶到计划中的地点,这样的时刻可以看到更接近真实的吴哥。

如果不喜欢落日,请立即删掉。

www.8364.com,遍布老城区的任何一间GUSET HOUSE都无需叫醒服务,河内忙碌的一天与背包客松散的旅行计划显得有些冲突。但这座城市以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在24小时当中任何一个时辰里看到那些老外们神出鬼没地身影,河内是为背包客精心策划地城市,这里的一半属于他们。

河内的一半是背包客

在SINH CAFÉ确认了前往下龙湾的行程之后,我们选择在一个角落里开始体验越南米粉,由于对河内的物价缺乏信心,越南的第一天连啤酒也没喝上一口,米粉是这个夜晚的全部。

如果没有时间,请在你的旅行计划中将西哈努克港删掉。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是自身在四本书里一向重复探求的命题,找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