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到月季的时候,江阴大桥公园

13 转眼春天到来,重光过了三个月早孕期之后,身体和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她回到农场去住,早已戒掉香烟,不再碰任何烈性酒,抑郁平息,同时也彻底隐匿起来,不见外人,不再工作。她与他一起种了芭蕉,欧洲绣球,蜀葵,栀子,青竹。与他一起围起篱笆,搭起藤架。清祐教她怎么搭葡萄架,移植幼苗,以及为树剪枝浇水。她种藿香、薄荷、三七等草药,在墙边种牵牛花、凤仙、太阳花,是她童年时印象深刻的家常花卉。在清晨,摘下金银花枝头初绽的绿色花苞,收集起来,给清祐泡水喝,采摘菜地里的新鲜蔬菜,准备饭食。晚上他工作回来,与他一起散步,看天边晚霞,帮他按摩肩背,照顾他,无微不至。 她依旧如同初识他的时候一样,眼睛总是默默跟随和关注着他的身形。这个高大结实的男子,他走路的样子,说话的样子,做事的样子。所有的一切在她眼里看来,都如此妥当。仿佛这个人来到这个世间,他的身体,他的内心,是为她而生。 找到一个温厚纯良的男子,与他同床共枕,相濡以沫,生儿育女,白头偕老。即使一个女子,原本能尽力做到高处不胜寒的华丽,但能带给她安宁的,最终还是为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就是这样朴素自然的本性。合理的道。重光觉得能这样看清楚自己,放低了自己,对一贯自我意识极为高蹈的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获取。这个男人是值得托付的。他能够照顾她和他们的孩子,他有能力给他们依靠。有一个纯洁鲜活的新生命,陪伴他逐渐老去的生活,增加乐趣和对尘世的责任,又有什么不好。她怀着这个孩子,格外心安。 她对他说,她会花一段时间给予孩子和家庭。当然,以后还是要做事。她觉得自己从来也不是典型的家庭主妇。以后也不会是。她得到了恩赐,心里有愿望,实现了它们。要什么,便有了什么。那是因为她一直遵循和坚持某种道的指引,内心顺服恭敬。她理应为别人做更多的付出。 在这个春季,她看到此起彼伏,如浪水席卷而来的花朵。墙头蔷薇,枝叶繁盛,花苞累累。颜色有粉红,白色,深红三种。当她早起,打开洗手间的窗子,准备洗脸,梳头,看到它们在一夜之间零星绽放,如同一种约定。探手出去,折了一朵,黄色花蕊挺立着,小小花瓣重叠。梳完头发,用发夹把它别在发鬓边。这一个春天,重光的头发因为怀孕格外的漆黑,闪着光泽。它们即使在她夜晚睡觉的时候,也在兀自生长。就如同她肚子里安静的胎儿。她看着蔷薇,觉得孩子也许是个女孩。清祐说她怀孕之后就一直显得比以前好看。 花园里栽种的果树,樱桃,杏子,梨,桃,都已经结出青涩的小果子,隐藏在树枝间。菜地里生长着的菜苗。白色丁香一簇一簇盛开,有辛辣的芬芳。黄色雏菊最多,在草地上大片连绵,还有紫色的紫云英,大片的蒲公英。金毛犬喜欢它们,踏上草地四处嗅闻。满架的紫藤开得热闹,一串串紫花肆意攀援,干谢之后,留下一地灰白色余烬。路边随处可见紫色鸢尾,它们开得密密麻麻。鸢尾开谢之后,芍药开始开放,大朵红花十分妖娆。 初春时分,有玉兰。然后是樱花,桃花,再是海棠。到了夏天,会有洁白的茉莉和玉簪,大簇紫薇,木槿,扶桑,一池塘的荷花。这一年,重光看过很多棵树,看到的果实和花朵,无法数算清楚。她带着身体里面的孩子,看泥地里露出尖顶的幼笋,无花果手掌形叶子下隐藏着的幼果,香椿树清香微红的嫩芽,池塘里活泼游动的小鱼和鲜艳肥大的锦鲤。这所有在生长着的幼小的繁盛的事物。她的身体,也在感受这样的蓬勃活力。这日益沉重的身体,因此显得格外沉静和坦然。它和滋生孕育的土地,属于同一质地。它本该如此。 她想她在某一天,会给孩子讲述她阅读过的关于地理和自然史的书里,所有充满神怪和令人惊奇的故事。比如锡拉夫曾到达过的群岛之一,他看到非常多的玫瑰花,有红色,黄色,蓝色,白色等各种颜色,他在大衣里放了一些蓝色的玫瑰花,大衣着火了,烧掉了所有的玫瑰花,大衣却安然无恙。这些玫瑰花用处很大,没有任何人能将它们从这块玫瑰花圃里带出去……还可以与孩子一起背农谚,“三月昏。参星夕。杏花盛。桑叶白。河射角。堪夜作。犁星没。水生骨。”或者“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忧来无方。人莫之知。人生如寄。多忧何为。今我不乐。岁月如驰……”读古诗是愉悦的事。也许在孩子幼小的时候,她就可以背着她一起去旅行。她会在小女孩子的裙边上亲手刺绣小鸟与花朵,一如她的母亲曾经为她做过的。 清祐问重光,你有帮孩子取过小名吗。重光说,叫月棠。花园里有两棵西府海棠,是清祐在去年栽种的,今年开出满树重重叠叠的粉白花朵,如云霞般绵延,十分芳香。“月上海棠”是一个词牌名,但因为它美,重光一读就记住。她在夜凉如水的庭院里闲坐,看到一轮圆月浑然高挂,花树璀璨,月光照射在暗沉的花朵和树叶上,闪烁出细碎的鱼鳞般光泽。白色流浪小猫轻悄地从竹林里跑出来,在院子里穿梭而过。青蛙在荷塘里叫着,伸展出来的绿色荷叶上滚动发亮水珠。重光轻轻把手搁在肚子上,孩子正在她的身体里活跃地嬉戏蹿动。此刻她们共有一体。 是的。世间任何平常的美好的事情,也就是如此了。 终。

★赏花地点:江阴大桥公园

蔷薇花开,河水暖了。看着粉红的蔷薇花在河边绽放,爱笑的植株上总有那么几多盛开的花,也有那么几多待开的花朵,还有几朵花苞,还有些时日。花一团一簇群居,总有那么几枝显得格外显眼,蜂蝶嗡嗡,只有在河里玩累了,才会上岸细嗅蔷薇,吓一下蜂蝶。

虽然家住在大桥公园的中段,但每次都会习惯于从最北端走起,大概是因为北部是高速公路的大桥入口,会觉得更有起点感吧?

要是你从小河经过,你会看到几个小童卧扑在几根木头扎成的小桥上,拿着发青的蒿枝,嫩白的根须在河里轻微抖动着。你会好奇的问,那是做什么?他们在钓泥鳅,稍大的孩子会把脚放在河里,摆动河水,那样泥鳅容易咬住蒿须,就钓上来了。那时,一卧就是几个小时,那种原始的方法一次也没有钓到,时间长了,也就只是在记忆里,没有谁再愿意尝试了。

图片 1

小河,在大人眼里是小河沟,在小孩眼里除了阔大水深,还是一个乐园。河里沟边长着水草,可以割回家喂猪,比上山采摘树叶喂猪要有乐趣。有时河里的蝌蚪、小鱼的游动吸引着孩子,一种占有的欲望总是让孩子魂掉在河里,小手不停地捞动,总想着小手能捧起鲜活的小鱼。有时,小鱼在蔷薇的阴影里游动,有时阴影在河里游动……蔷薇的边上是村中的菜园,一片片整齐的排列着。由于蔷薇在菜地边,总是长不高,稍长一截就会被砍去。看着被砍去的蔷薇,我想篱笆上的蔷薇才是幸福的,因为它可以自由的生长。开花的季节,一开就是一片,花遮住了破旧的篱笆,刺株挡住了鸡猪的侵扰。

1、滨江路以北段

当我看到月季的时候,我卑怯的说:“你们还种植蔷薇这种野刺花,不过家种比野生的要长的大。”当我看到玫瑰的时候,我又错误的认为:“月季原来也开得那么鲜艳,也可以予以浪漫。”最后,我自从心里告诉自己:能用来当障篱的是蔷薇,能种来观赏的是月季,能用来送人的是玫瑰。蔷薇就像我一样生活在底层,月季就像小资,玫瑰就是所谓高大上。在心灵深处,每个人都可以用蔷薇筑起障篱,美丽低廉。

相对而言,大桥公园的这一段花事并不繁盛,尤其是大桥东侧,四月的上旬无花事,到中下旬,红花继木和木本月季相继盛开,衬着背后的红叶和蓝天,才觉得春天到了。

多年后,小河改道,蔷薇砍了挖了;鸡猪少了,篱笆也就倒了,没人在意蔷薇了。蔷薇就在那里,花开花谢随春风。蔷薇少之又少,只有走到更远的村外,野花毕竟是野花,最终是要离开人的视野,野外才是他的家。

图片 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大桥西侧,四月初的紫叶李谢幕以后,晚樱盛开,一侧的石楠虽然味道不太好闻,但花事还是很繁盛的。到了下旬,沿栏的蔷薇开成了粉红的幕墙,夹杂着白色的野蔷薇,真的很美丽。

图片 3

滨江路旁,则是一些现种的花卉,美丽月见草、美女樱、紫娇花,开得五彩缤纷,就这样妆点在路旁。

图片 4

2、滨江路到澄江路段

四月的大桥公园是繁花似锦的季节,紫荆花在上旬就已经怒放,到下旬花凋生叶。垂丝海棠最美的季节在三月下旬,四月就已经露出了颓势。沿大桥还有几树紫玉兰掩映在绿树丛中,也已是昨日黄花。

图片 5

闻到石楠的味道,就知道它开花了。幸好有一株小小的丁香,散发出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图片 6

棕榈树的花十分特别,黄色的花串挂在高高的树顶,大大的叶子则为娇嫩的花朵留下一片阴凉。

图片 7

心香亭北侧的丰花月季,在四月初就开始绽放蓓蕾,到了四月中下旬,花满枝头,艳粉的色泽,搭配不远处的晚樱林,再没有人怀疑这盎然的春意。

图片 8

紫藤架上是一色的紫色花串,清幽的花香,淡紫的色泽,这是四月最不能让人忽略的花朵。

图片 9

靠近澄江路有一片池塘,岸旁的迎春花可以怒放整整一个四月,即使在四月的最后一天,黄色的花朵也还零星地点缀在绿叶丛中。

图片 10

我最爱的是湖边的一株撒金桃花,白粉相间的花瓣,背景是碧色的柳枝。哪怕仅有这一树花,便已让人心驰神往。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当我看到月季的时候,江阴大桥公园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