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1胡润艺术榜榜单排名中,一、大同利息是块

十句话讲明白,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垃圾

艺术品拍卖市场永远不会缺少话题。某人作品拍出天价让人咋舌,某作品成交后被鉴定为赝品令围观者起哄,某画家为上位雇托高价拍回自己作品被舆论吐槽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2012北京艺术品春季拍卖会刚刚举槌,十几家拍卖公司便使出浑身解数,为自己的拍品扯旗造势,争夺投资者。而随着2011胡润艺术榜榜单的出炉,又让本不平静的拍卖市场更加激情澎湃。榜单言之凿凿,国画拍卖行情一路看涨,油画市场再现低迷。作为两种不同风格的绘画艺术,以拍卖市场价格来衡量艺术品的价值,本身就是件极其荒谬的事情,但是很多机构和幕后推手却乐此不疲。

一、大同利息是块佛山磁砖

胡润艺术榜只是数字游戏无关艺术水准

通常在很多人的家里都挂有:厚德载物、道法自然、龙马精神、业精于勤、家和万事兴等等“书法”作品。这些句子都是中国人的大同理想与文化符号,通俗易懂。就像农民盖了一栋小洋楼,有点钱的,都选择在外墙上贴佛山磁砖。我想说什么?你们懂的。

在2011胡润艺术榜榜单排名中,中国水墨画的拍卖行情第一次超过了油画,范曾和崔如琢以超出3亿元的拍卖总价格占居榜单前两位,而2010年排名榜首的油画大家赵无极无奈屈尊当了探花。榜单出炉,新一轮的争执便开始了。到底是收藏和投资油画还是国画,成了争执的焦点。胡润艺术榜的始作者,英国人胡润告诉笔者,榜单的数据来自于2011年各拍卖公司的统计结果,无关榜单中各名家的艺术水平。

二、敢创新,有内涵,有学术性的作品,才是艺术

据2011胡润艺术榜榜单统计,73岁的国画艺术家范曾以近3.9亿元的总成交额首次登上胡润艺术榜榜首,这也是第一次由国画艺术家领衔该榜单。其作品2010年公开拍卖总成交额比上年增长163%,其中3件作品成交价格超过千万元,包括由中国嘉德(微博)拍出的1988年作《竹林七贤图横幅》(1568万元)、由北京九歌拍出的1982年作《载歌行镜心》(1568万元)和2002年作《日出东南隅镜心》(1344万元)。去年排名十五的67岁国画艺术家崔如琢则首次进入前三,排名第二。其作品总成交额达3.5亿元,比上年增长1119%,是2010年公开拍卖市场上总成交额涨幅最大的上榜艺术家。其2008年作《山水(十二幅)镜心》以5500万元高价成为2010年度中国在世艺术家最贵的拍品。90岁的赵无极排名虽然被上述两位国画艺术家挤至第三,但仍居该榜单油画艺术家首位,以3.4亿元的总成交额排名第三,依然是《胡润艺术榜》的油画之王。

一幅作品是不是艺术,你也可以判断:试着抽掉传统部分, 它依然很美;抽掉技术部分,它依然很美;再抽掉世俗部分,只留下艺术家的心智图形,依然呈现出陌生美……这样的作品,就是顶级艺术。

榜单显示,此次共有22位国画艺术家上榜,与《2008胡润艺术榜》(胡润研究院首度发榜)相比增加了12位。其中何家英、刘文西、黄永玉、石齐(微博)、王子武、王西京、白雪石、陈佩秋于范曾、崔如琢之后顺列该榜单前10名国画艺术家第三至十位。而榜单排名前10的油画艺术家除赵无极之外,依次为曾梵志、刘小东、王沂东、张晓刚(微博)、刘野、周春芽(微博)、方力钧(微博)、朱德群、艾轩。虽然从人数上看,上榜国画艺术家比油画艺术家少三位,但国画总成交额首次超过油画。上榜国画艺术家的总成交额比油画艺术家多2,597万元,约占据整个榜单总成交额的一半。胡润百富创始人兼首席调研员胡润表示:国画市场大幅度上扬,油画市场也回到了2008年高峰,中国收藏家对艺术品的了解前进了一大步。

三、模范他人的作品,再像都很二

北京嘉宝拍卖公司总经理乔东方说,片面去探讨油画和国画在拍卖市场谁胜谁负有些难以把握。虽然同属绘画,但也是两种区别明显的艺术。尺幅相同的作品,油画有可能要画十天半月,而国画几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有可能完成。十天半月完成的作品不一定价格高,而十几分钟完成的作品水平也许并不低。说到底,最终进入拍卖市场除了拼作者的名气,还有就是作品的水平。好的作品经得住时间考验。梵高一辈子只卖出一幅画,到今天,每一幅梵高作品都是价值连城。所以,最后的赢家,一定是那些高水平的作品,能够流芳百世的作品。

某幅作品像某个大师的,最多只能算是个“很二”大师,挂在墙上骗骗自己还可以,千万不要吹牛,说自己家挂有艺术作品。这画可能出自深圳大芬村。

国画受众多于油画源自文化的不可替代性

四、古代的作品,拍卖的是时间的价值

中国画是水墨的艺术,而油画则是光与色的相互提携。中国画伴随着中国历史的传承,而油画则与西方文明相依相伴。油画作为舶来品,在上世纪90年代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许多拍卖行由于开设油画专场而赔钱,最终不得不取消油画的拍卖。曾在佳士得、索思、中国嘉德、瀚海、荣宝斋(微博)、华辰、中贸圣佳等大型拍卖会上受到藏家竭力追捧的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画家杨延文认为,从中国受众的欣赏习惯来看,未来的收藏市场中国画要大于油画,中国人更容易接受中国的水墨艺术,这是文化的一种不可替代性。

古代的绘画、书法作品,现在在拍卖会上常常拍出亿元,这样的艺术品,除了艺术家千百年来积累的名气外,更重要是时间的价值。我们能够从中学习的,是感知时间的力量。如果你现在有一幅吴冠中的画,一两百年之后,可能拍出个十亿元。如果你现在有钱吃饭,就千万不要卖掉,留下造福子孙后代。

杨延文说,艺术有一个基本的观念,就是东西方的差异。什么叫好的艺术?好的艺术就是超越的艺术,不同的艺术,有创造性的艺术。西方厌恶重复和抄袭,这是他们的哲学造成的。什么叫创作,实际上画家是在寻找别人不能做到的东西。比如,一个画家偏重色彩,那么就应该把色彩追求并发挥到极致;一个画家偏重造型,就可以把造型发挥到极致。梵高在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中也谈到这个问题,大概的意思就是说用前人很好的技术来炫耀自己,是永远不会有大的进步和创造的。中国有句名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中国的教育存在很大的问题,那就是讲继承过多,讲创新太少。中国的画家很多,有创造的画家却很少。而外国的画家没有那么多,但是出来一个就是一个。西方油画的发展史也很明晰,从文艺复兴的印象派,及至后印象派,到立体主义,到现代,他们的脉络走向很清楚。其实,这也是西方的文化。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艺术在本质上是创造性的,是反复制的。当某一艺术家的艺术品特点表现为一种生产模式,艺术工作就丧失了其价值合理性。而且,从艺术产业的产业化发展来看,其基本的内生驱动力仍然是艺术家的艺术创生能力。

五、吴冠中、黄永玉、齐白石都是聪明人,想尽办法去突破

2011年拍卖市场国画比油画更受追捧,艺术品投资顾问朱刚分析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国画的收藏有悠久的传统,国画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收藏群体;而油画的收藏群体尚未完全形成,而且主要以中青年收藏为主,涵盖面较窄。二是比较起来,油画家的作品一般要比国画家的作品贵不少。参加中小型艺术品拍卖会的竞拍者中不少是普通工薪人士,价格的比较优势往往决定了他们的投资取向。

说到吴冠中,他的创新在于把传统国画中多余的笔墨去掉,把中国诗歌的艺术的元素加进来,让画面大量留白,留给观者无限的诗意和美感,想象无限。吴冠中的画作减法,而黄永玉画的荷花,作了加法,把荷花放大来画,涂脂抹粉,有些画得像“妓女”一样,浓黑重彩。虽然也是创新,但艺术上比吴冠中稍逊一筹。但黄永玉会写散文与小说,还画过无数像“搬起石头专门砸别人的脚”这样有智慧的小品,他的作品依然温含着一个艺术家的思想。

在书画艺术圈谈论价格高低没有意思

他玩烟斗、玩跑车、养荷花、养狗,让他作为艺术家的身份,又多了几件文化“道具”,在传播天天有新闻。黄永玉是个聪明人。

随着北京春季拍卖陆续举槌,拍卖市场新闻更是层出不穷,拍品成交的价格永远是各路媒体报道的主标题。杨延文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价格和价值是不相同的,价格低并不一定艺术水平低,价格高并不能代表作品的艺术水平高。价格是人为的,而价值是客观的。艺术创作应该重在其蕴含的文化价值,而市场价值是次要的。真正的艺术家,他们穷尽一生在追求真正的艺术,而永远不会把价格当作自己的终极目标。因此,在这个圈子里谈价格高低没有意思。

中国传统的绘画,不是不好,但大家都画了一千多年,还这样画,只能说是传统的卫道士。时至今日,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卫星、高铁、通信一日千里。但一些书画家还守着古滕老屋黄昏小桥流水人家,顾彼乐此,一点创新都没有,还好意思用微信天天发到朋友圈里炫耀。这样的画我是不会挂在家里的,因为一看,总会觉得自己像住在清朝。

杨延文说,油画国画价值的高低,不能以价格来评定,而是要以其不同的文化背景来评定。因此,油画和国画是中西方对不同的审美理念形成的两个绘画体系。谈到拍卖市场作品的价格,它只是评价绘画作品的一个方面,应该还不是主要方面。主要方面是艺术成就,而这需要在历史沉淀以后,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就如同赛尚为什么成为艺术之父,可是在当时他只能参加很少几次的法国艺术沙龙。因为当时他的绘画没有人认知。

死脑筋的人,配不上“艺术”两字。

对于时下被资本所广泛关注的拍卖市场,杨延文说,今天油画拍出天价,明天国画拍出天价,这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一种游戏。现在的所谓艺术品市场被两个东西所左右,一个是资本运作,一个是职务附加值。当把这两个东西纳入拍卖行之后,拍卖行就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集散地,它变成了资本市场的一种玩物。当金融进入艺术品市场以后,它就会按照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钱生钱,也就是制造效应的一种投机手段。而职务的附加值就是说一个人有了一定的权势,职务的高低本来跟艺术水准无关,但是有很多人习惯将两者关联起来。人们的想法永远是:如果他画不好,作品水平不高,能当画院或艺术学院院长吗?可院长只是一个行政职务,这跟其艺术成就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或者关系很小。当艺术之外的一些东西进入到艺术圈子,这个时候就绝对不要再拿艺术本身反过来衡量金融资本和权势利益的附加值。当金融资本和权势以及职务的附加值进入拍卖市场的时候,我们单一地来讨论拍卖市场谁的作品拍卖的价格已没有什么意义。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在2011胡润艺术榜榜单排名中,一、大同利息是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