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持十匹绢,织从丝也

○勤

○绢

○织

《经略使·无逸》曰:文王自朝至于日中昃,弗遑暇食,用咸和万民。

《广雅》曰:繁、总、鲜支、縠,绢也。

《说文》曰:织,作帛总名也。经,织从丝也。纬,织横丝也。纴、综,机缕也。缋,织馀也。

又《大禹谟》曰:克勤于蚌拢

《说文》曰:绢,似霜。

《礼记·内则》曰:女孩子十年不出,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

又《金縢》曰:昔周公勤劳王家,惟予冲人弗及知。

《释名》曰:绢,纟臣也,其丝纟臣厚而疏也。

《左传·文公上》曰:仲尼曰:"臧文仲,妾织蒲,三不仁。"

又《梓材》曰:先王既勤用明德。

《东观汉记》曰:宿迁军机章京杜谓坐遣客为弟报仇,被征,会病卒,丧无所归。诏使持丧郡国邸,赙绢,绢千匹。

《毛诗·国风·大东》曰:跂彼织女,全日七襄。

又《周官》曰: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谢承《金朝书》曰:陈留夏馥避党事,遁迹黑山。弟靖载绢往饷之。於深阳县客舍见馥,颜色衰毁不复识,闻其声乃觉之。

《史记》曰:公仪休相鲁,去织妇,拔园葵。

《左传·宣下》曰:郄成子曰:"吾闻之,非德莫如勤,非勤何以求民。文王犹勤,况寡德乎?"

华峤《西汉书》曰:李傕等战役弘农,百官士卒死者不可胜道。董承密招白波帅李乐等率众来共击傕等,大破之。乘舆乃得进,承夜潜过,曰:"先具舟船为应。"帝步出营,临河,岸高不得下。时中官伏德扶中宫,一手持十匹绢,乃取德绢再而三挽而下。馀人匍匐岸侧,或自投寿终正寝。

《东周策》曰:魏章谓秦后惠公曰:"曾参处屈。人有与曾参同名姓者而杀人,人告曾子舆之母。母曰:'吾子不杀人也。'织自若。有顷,人又曰:'曾参杀人。'曾子舆母惧,投杼逾墙而走。"

又《宣下》曰:惠民在勤,勤则不匮。

又曰:陈寔在乡闾,平心率物。有盗夜入其室,止於梁上。寔见,呼命子孙训之曰:"不善之人,未必本不慈,习与性成,如梁上君子是也。"盗惊,自投地。寔徐譬之曰:"视君状貌,不似恶人,宜深克己反善。然当由贫,今遗绢二匹。"自是一县无复盗窃。

《魏略》曰:太祖始丁内人,又刘妻子,生子循,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循。子循亡於穰,丁常言:"将自家儿杀之,都不复念!"遂哭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归家,欲其意折。后太祖就见之,爱妻方织。别人传公至,老婆踞机照旧。公到,抚其背曰:"顾自个儿共载归乎?"妻子不顾,又不应。太祖却行,立於室外,复云:"得无仍是能够耶?"遂不应,太祖曰:"真决矣。"遂与绝。

《礼记·祭法》曰:舜勤众事而野死,冥勤其官而水死。

《魏略》曰:文帝在西宫,尝从曹洪贷绢百匹,洪不称意。及洪违犯律法,自分必死。后遂得原。

《魏志》曰:十堰恭王衮徙封松原。太和二年就国,尚俭约,敕妃妾纺绩纴织,习为家里人之事。

《东观汉记》曰:明帝行安插,不用辇车,甲夜乃解,偃读众书,乙夜尽寝,先五鼓起,率常那样。

《魏志》曰:赵俨为朗陵长,时袁本初举兵南侵,遣招诱凉州诸郡,多受其命。惟阳安郡不动,而少保李通急录户调。俨见通曰:"方前几天下未集,诸郡并叛,怀附者复收其绵绢,小人乐乱,能无遗恨?且远近多虞,不可不详也。"通曰:"绍与大军相持甚急,左右郡县皆叛乃尔,若绵绢不调送,观听者必谓笔者顾望有所须待也。"俨曰:"诚亦如君虑,然当权其轻重。小缓调,当为君释此患。"乃书与荀彧。

《吴志》曰:陆凯上疏云:"自昔先帝时,后宫列女及诸织络数不满百,米有畜积,货财有馀。先帝崩后,幼景在位,便改华侈,不蹈先迹。伏闻织络及诸徒坐,乃有千数。"

又曰:陈宠辟司徒鲍昱府。掾属专尚交游,以不肯亲事为高。宠常非之,独勤以物务。

又曰:孙礼为秦皇岛县令,吴老将全琮帅数大伙儿来侵寇。时州兵休使,在者无几,礼躬勒御之,战於芍陂。礼犯陷白刃,马被数创,手秉桴鼓,奋置之不顾身,贼众乃退。上谕慰劳,赐绢七百匹。

又曰:华覈上疏云:"今吏士之家,少无子女,多者三四,少者一二。通令户有一女,七千0家则100000人,人人织绩,一周岁一束,则八千0束矣。使四疆之内,同心勠力,数年时期,布帛必积,恣民五色,惟所服用,但禁绮绣无益之饰。此救乏之上务,富国之本业也。"

又曰:班定远居家,常执勤劳,不耻劳辱。

《魏略》曰:鲜卑素利等数来客见,多以牛马遗田豫,豫辄送官。胡感觉前所与豫物流露,比不上持金,乃密怀金三十斤,谓豫曰:"愿辟左右,小编欲有所遗。"豫从之,胡因跪曰:"作者见公贫,故前后遗母牛马,公辄送官。今密以此上公,可以为家资。"豫张袖受之,答其深情。胡去后,悉皆付外,具以状闻。於是诏褒之曰:"昔魏绛开怀以纳戎,今卿举袖以受狄,朕甚嘉焉!"乃即赐绢五百匹。豫得赐,分以其半藏小府。后胡复来,以半与之。

《南史》曰:齐宣孝陈皇后,家贫,少勤织作。亲朋很好的朋友矜其劳,或止之,后终不改。

又曰:王丹,字仲因。每岁农时,辄载酒肴,於田间候勤者,与而劳之。

又曰:田豫罢官,归居邯山区。会汝南遣健步诣征北,感豫宿恩,过拜之。豫为杀鸡炊黍,送诣陌头,谓之曰:"罢老苦汝来过,无能有益,若何?"健步悯其贫羸,涕流而去。还,为故吏民说之,汝南为具资绢数千匹,遣人饷豫。豫一不受。

《唐书》曰:卢坦为寿安令。时青海尹征赋限穷,而县人诉以机器纺织未就。坦请延十四日,府不许。让人就织而输,勿顾限也,违之可是罚令俸耳。既成而输,坦亦坐罚,由是盛名。

《魏氏春秋》曰:高文惠为刺奸令,夙夜匪懈,至拥膝抱书而寐。太祖尝夜微出觇察,诸吏见而哀之,徐解衣覆之而去。

《魏志》曰:景初级中学,赐倭士王白绢五十匹。

《墨翟·非乐》曰:使妇女为之废纺绩织纴之事。

《魏志》曰:段灼上整治邓艾曰:"艾值岁凶,又为区种,身被乌衣,手执耒耜,以率将士。上下相感,莫不尽力。"

《魏文皇帝诏》曰:今与孙骠骑和通酒馆,当日月而至。而百贾偷利喜贱,其物平价,又与其绢,故官逆为平准耳。官岂少比物辈耶?

《庄子休》曰:民有常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

《吴志》曰:诸葛恪征永州,以滕胤为太师,掌统留事。胤白日津v客,夜省文件,或至晓不寐。

《吴志》曰:丹阳知府李衡,每欲治家,妻辄止之。衡密遣客十一人,於武陵龙阳洲上作宅,种甘千株。临死,敕儿曰:"汝母恶吾治家,故穷如是。然吾州城有千头木奴,不责汝衣食,岁上一匹绢,亦足用耳。"衡亡后二十馀日,以问母,曰:"此当是种甘也。汝家失十户客七三年,必汝父遣为宅。汝父尝称历史之父言:'江陵千树橘,当封君。'吾答:'人患无德,贫方好耳,用此何为?'"吴末,衡甘成,岁得绢数千匹,家道殷足。

又曰:叔文相莒,八年归。其母自织,请其母曰:"文相莒四年,有马千驷,今犹自绩,文之所得事,皆将弃之?"母曰:"妇人倒霉纺,绩织纴,必有淫佚之心。"

王隐《恶书》曰:陶侃少长勤敕,忘餐废寝。常语人曰:"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於凡俗,当惜分阴。"

《吴录》曰:袁博为校尉,黄君举为孝廉,为叶令,以俸禄市缣绢饷黄君家。黄氏负乡党债,债家到门,辄应云:"待叶令家饷。"

《韩非》曰:孙膑示其妻以组,曰:"为本身织组,令如是组。"已就而效之,其组异善,起曰:"非诏也。"使衣而归,其父请往之,起曰:"家无虚言。"

《晋书》曰:任恺素有识鉴,加以在公勤恪,甚得朝野赞扬。

王隐《晋书》曰:王尼见令尹越曰:"公负尼物。"越答:"初不识此事。"尼曰:"昔楚人失布,谓通判盗者。以长史执政,不可能奉礼率法,至使土匪公行,是与自盗无差距也。尼舍资财,军寇辄略,公为宰辅,未能禁贼,令尼清贫。是亦明公负物也。"越意解,大笑,与尼绢五十匹。

又曰:鲁人身善织屦,妻善织缟,而欲徙於越。或谓之曰:"子必穷矣!"鲁人曰:"何也?"曰:"屦为履之也,而越人舟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以子之所长也,游於不用之国,欲使无穷,其可得乎?"

《唐书》曰:杜佑,性勤而无倦。虽位极将相,喜爱得舍不得甩手,质明视事,接对客人,夜则灯下读书,孜孜不怠,与宾佐商量,人惮其贵,而伏其博。

王隐《晋书》曰:刘实为伐蜀人作争功文书,得千匹绢。

《国语》曰:勾践非其身之所种则不食,非老婆之所织则不衣,十年不收於国。

《杜预自叙》曰:在有家则滋味经籍,居官则毕力理治。公家之事,知无不为。

又曰:苏节从兄韶亡后,著深灰蓝绢衣,来与节言。

焦赣《易林·蒙之无妄》曰:织帛未成,纬尽无名。长子逐免,鹿起失路。

《夏仲御别传》曰:夏统,字仲御,永兴人,与母兄弟居,白矮星行夜归,采梠求食。母老病,不悰家事,仲御鼓四起,酒扫庭内,钻火炊爨之后,径便入野。

虞预《晋书》曰:武帝论平吴功,惟羊祜、王浚、张华四个人各赐绢万匹,其馀莫得比此。

《列女传》曰:孟轲之少也,既学而归。孟轲老母方织,问曰:"学何所至矣?"子曰:"自若也。"母以刀断其织,子惧而问其故,母曰:"子之废学,若小编断斯织也。夫君子,学以立名,问则广知,是以居则平安,动则远害。今而废之,则是在所难免於厮役,而无以离於患祸,何以异於织绩而中道废而不为?焉能衣其夫子而长不乏粮食哉?"孟轲惧,旦夕勤学不息。

《孟轲》曰:鸡鸣而起,孜孜为善,舜之徒也。

干宝《晋纪》曰:华谭依周馥。及琅邪王遣甘卓攻馥,谭先於卓有恩,卓募人入城求谭。入者至舍,问:"华侯在不?吾甘扬威使也。"谭曰:"不知华侯所在。"抽绢二匹,授之。使人还以告,卓曰:"是华侯也。"

又曰:文伯相鲁,敬姜谓之曰:"吾语汝治国之要,尽在经耳。(经者,总丝缕以成文采,有经国治民之象。)夫幅者,所以正枉也,不可不强,故幅可感觉将。(枉,曲也。幅强乃能正曲,将强乃能除乱,以幅喻将也。)昼者,所以均不服也,故昼可以为正。(昼,傍也。正,官长也。緦缕得昼,以喻徒庶得长而后齐。)物者,所以治芜与莫莫也,故物可感觉都大夫。(物谓一创作也。不知丈尺多少,使意世与芜而莫莫也。都大夫,主要诊疗民理众也。)持交而不失,出入不绝者,悃也,感觉大行人。(悃,使缕交错出入不失理也。似大行人,交好邦国不离也。大行人,主任务者。)推而往,引而来者,综也,综可以为关内之师。(综,惟缕令往,引之令来,似开内师收合人众,使令有节。关内师,主境内之师众。)主多少之数者,均也,均可为内史。(均谓一齿,受一缕多少有数,犹内史之治民也。)服重任,行远道,正直而固者,轴也,可认为相。(格外沉重,稳定不倦,鞠躬尽力,有若轴。)舒而无穷者,摘。摘者,可认为三公。"(摘谓胜也,舒而不穷。喻三公道德洁备,无匮竭也。")文伯载拜受教。

《日华子本草》曰:墨翟无黔突,孔仲尼无暖席。是故巨人蒙耻辱以千世主者,非以贪禄慕位也,欲事天下之利,除万民之害也。

《晋阳秋》曰:有司奏:"依然调编绢。"武帝不许。

《孝子传》曰:董永性至孝,而家贫。父死,卖身以备棺敛。既葬,即诣主人,将偿其直。路逢一巾帼,云能织,愿为永妻。永不得已与同诣主人。问其故,永具以对。主人曰:"必尔者,但令尔妇为自己织缣百匹。"於是妻为主人织,11日,百匹具焉。主人民代表大会惊,即遣永夫妻。妻出门,谓永曰:"小编,天之织女也,卿笃孝,卖身葬父,故Smart作者为卿还债耳!"言终,遽然不见。

又曰:跬步不休,跛鳖千里;积存不辍,可成丘阜。

又曰:临安军机章京庾冰中子袭,尝贷官曹绢十匹。冰怒挞之,市绢还官。

《仇池记》曰:仇池县库下,悉安织婢绫罗绢布数十张长沙。

《盐铁论》曰:禹感洪水,身亲其劳,簪堕不掇,冠挂不管不顾。

又曰:胡威,字伯虎,父质之为明州也,威自都城省之。停中十馀日,告归。临辞,质赐其绢一匹、为道路粮。威跪曰:"大人清高,不审於何得此绢?"质曰:"是笔者俸之馀,故以与汝耳。"

崔元始天尊《正论》曰:仆前为五原上卿,土地不知缉绩,冬至节,积草伏卧个中。若见吏,以草缠身,令人酸鼻。吾乃卖储峙,得二十馀万,诣雁门广武迎织师,使巧手作机及纺,以教民织。具上述闻。

○俭约

又曰:桓温入蜀,闻有善星人,招致之,独执其手,於星下问国祚修短。星人曰:"太微、北帝、文昌,三宫气侯决无忧虞,五十年外不论耳。"温不悦,送绢一匹、钱伍仟与之。

《古艳歌》曰:孔雀东飞,苦寒无衣。为君作妻,中央恻悲。夜夜织作,不得下机,23日载匹,尚言吾迟。

《上大夫·大禹谟》曰:禹克俭于家。

《晋索尼爱立信书》曰:翟汤,字道渊,寻阳人。通判幹宝遣船饷之,敕吏曰:"翟公廉让,卿致书讫,便委船还。"汤无人送致,乃更货易绢物,因寄还宝。

古歌辞曰: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挟琴上高堂。大人且缓慢,调弦遽未央。

《周书》曰:文王疾,召皇帝之庶子发曰:"吾栝柱茅茨,盖为民爱费也。"

《宋书》曰:沈庆之年八十,梦有人以两匹绢与之,谓曰:"此绢足度。"寤而谓人曰:"老子今年不免矣。两匹,八十尺也;足度,无盈馀矣。"是岁果卒。

古诗曰: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紥紥弄机杼。

《礼记·檀弓下》曰:胩子一狐裘三十年。

又曰:Ang Lee中国人民银行南常州事。参军王回素为安人所亲,盗绢二匹。安人工新生儿窒息涕谓曰:"小编与卿契阔备尝,明天犯王法,乃卿负本身也!"於军门斩之。

《被徒元书》曰:宜修田农,作园圃,织纴纺绩,为坐作之本金和利息。常令供养之物有兼副。

又《礼器》曰:胩晏婴祠其祖先,豚肩不掩豆,浣衣濯冠以朝,君子感到隘矣。

又曰:孝武时,齐库上绢年调钜万匹,绵亦称此,期严限峻。尘间买绢一匹至二三千,绵一两三四百。贫者卖老婆,甚者或绝食自尽死。沈怀文具陈人困,由是绵绢薄有所减。

○纺绩

《左传·桓公》曰:臧哀伯谏曰:"清庙茅屋,大辂越席,大羹不致,粢食不凿,昭其俭也"

又曰:萧赤斧迁给事中、世子詹事,卒於家,贫无绢衾衣。

《左传·昭公十九》曰:初,莒有妇女。莒子杀其夫,认为嫠妇。及老,托於纪鄣,纺焉以度而去之。(因纺纑连所纺,以度城而藏之,以待外攻者,欲以报仇。)及师至,则投诸外。(投绳城外,随之而出。)

又《闵公》曰:卫灵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

《齐书》曰:豫章王嶷拜陵还,过延陵季子庙,观沸井有。白牛突部伍,直兵执牛推问,嶷不许。取绢一匹抚系牛角,放归其家。

《毛诗·国风·北门之枌》曰:不绩其麻,市也婆娑。(《笺》云:绩麻丝,妇人之事也,今也不为。)

又《襄公上》曰:季文子卒,大夫入敛。公在位,无衣帛之妾,无食粟之马,无藏金玉,无重器备。

又曰:萧赤斧迁给事中、世子詹事,卒於家,贫无绢衾衣。

又曰:八月载绩,载玄载黄,小编朱孔阳,为公子裳。(载绩丝事毕而麻事起矣。)

又《襄公七年》曰:叔向曰:"子展俭而壹。"

《梁书》曰:吉士瞻少时,尝於西戎国中掷砖,无裈褰露,为侪辈所侮。及平鲁休烈军,得绢一万匹,乃作百裈,於外并赐军官,不以入室。

《汉书》曰:张安释迦牟尼为公侯,食邑万户。身衣弋绨,内人自纺绩。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手持十匹绢,织从丝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