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梅尼决心向美利哥发出减轻的音讯,迈克法百

图片 1凯西有没有关于“伊朗门事件”的遗言?   鲍勃。伍德沃德,这位在70年代因采访、报道“水门事件”赢得普利策新闻奖,名噪一时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在1987年秋,又推出一本力作——《面纱:中央情报局的秘密战争,1981—1987年》。此时,他已是《华盛顿邮报》负责采访的副总编辑了。  该书以编年史的形式,记载了里根总统执政时,也就是威廉。凯西担任局长时期,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所作所为。在伍德沃德的笔下,凯西任期内的中央情报局一共炮制了多少阴谋,谁都说不清,它简直是个“黑洞”。  《面纱》问世后,不胫而走,被列为1987—1988年畅销书,而许多读者最感兴趣的是书末有关凯西弥留之际谈及“伊朗门”事件的一段描述。据说人们在拿到书后,都直接翻到最后两页,以先睹为快。  美国在1986年秘密向伊朗出售武器以换回在黎巴嫩被扣的人质,并将部分所得款项通过在瑞士的一家银行,转交给美国政府支持的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由此构成了“伊朗门”事件。自从“水门事件”之后,美国人习惯将构成丑闻的事件称作“……门(-gate )”,“门”成了丑闻的代名词。  当初,美国曾声称在伊朗—伊拉克战争中保持中立,绝不向伊朗提供武器,也坚决反对别的国家这样做,现在它自食其言,岂不信誉扫地?其次,美国国会在1985年通过一项修正案规定,禁止政府在当年大部分时间和1986年全年向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提供军援,现在政府向它转送款项显然违法;但更重要的是,里根总统是否知情。如果知情,则总统参与违法;如果不知情,那么总统在外交方面岂不处于被架空地位?所以,以武器换人质和转移款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可能构成大丑闻。这一事件败露后,顿时朝野哗然,国会为此进行了调查并举行了一系列听证会。  凯西以及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助理、海军陆战队中校奥立弗。诺思和他的顶头上司、总统安全事务顾问波因德克斯特、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法兰等人,都是“伊朗门”事件的关键人物。  据一些证人提供的情况说:1985年10月,凯西送交波因德克斯特一份备忘录,直截了当地建议向伊朗出售武器,以换取人质的释放。波因德克斯特随即将该备忘录递交里根总统。12月5 日,里根在备忘录上批示授权向伊朗出售军火。至于转交款项的计划,最初是由诺思向波因德克斯特提出的,后者十分赞许,但未向总统报告,而是自作主张批准了这一计划。他认为转交款项的做法符合总统在中美洲问题上的一贯政策,而不报告则是为了保护总统,以免在事件一但泄露后给总统带来政治上的“损害”。在波因德克斯特的这部分证词中,没有提到凯西。  但1987年6 月,诺思在国会两院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时说,转交款项的事凯西事先知道。这时凯西已经病故。  本来就有人猜测凯西是非法转移款项的幕后策划者,诺思的证词自然加  深了人们的怀疑。  两个月后出版的《面纱》一书的有关章节,再次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极大兴趣。  伍德沃德称,为了调查中央情报局活动和“伊朗门”事件的真相,他曾采访过凯西四五十次。最后一次采访是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医院凯西的病房中进行的,那时凯西已经病危。伍德沃德在《面纱》中写道,在这次仅仅四分钟的采访中,凯西只讲了十九个词。当他间凯西到底是否知道转交款项一事时,凯西的头“吃力地向上扭动,最后点头称是”。他接着又问,“这是为什么?”凯西只是以微弱的声音说了两遍“我认为”,随后便昏昏然睡着凯西的遗孀索菲娅。凯西断然否认伍德沃德书中的这一描述属实。她说,伍德沃德“从未进入过病房”,因为病房外有中央情报局人员警卫,外人根本不可能闯入;而且,她和女儿一直侍奉凯西于病榻旁,至少有一人在他身边。  “我们把自己的饭也带到了病房,病房附设厕所,我们不必离开病房。”再次,因患脑瘤动了手术的凯西那时病入膏育,已不能开口说话。  索菲娅。凯西指责伍德沃德“为了卖书”而撒谎;里根总统也斥责伍德沃德所述“极大部分是捏造”。索菲娅与伍德沃德在美国广播公司“夜线”节目中辩论时,老太太显然不是名记者的对手。当伍德沃德抓住她几个自相矛盾的地方时,观众们显然对她追求事实的能力产生了疑问。  伍德沃德承认1987年1 月他第一次试图进入凯西病房时,被中央情报局的警卫人员拦在门外。但过了一些日子,他终于找到机会来到凯西的病榻前。  不过,他拒绝提供他设法进入病房的细节。据认为,这是为了不使帮助过他的朋友遇到麻烦。伍德沃德强调,他决没用化名或乔装改扮为医生混入病房。  至于当时凯西有无说话能力的问题,有两个人曾为伍德沃德辩护,其中一个是在凯西住院期间差不多每周去探望两次的大主教乔舒亚。芒得尔。他对《时代》周刊说,凯西病情严重,说话相当困难,但也并非一点不能说话,如果他想说,他还是能说出伍德沃德提到的那几句话的。  中央情报局的一位高级官员说,伍德沃德称他同凯西交谈不下48次。经核对,我认为他们只深谈过七八次。但是他没有说明这七八次中是否包括凯西向伍德沃德承认自己与转移款项有关的那一次。  伍德沃德真的进入过凯西的病房吗?凯西为什么要同伍德沃德这样擅揭内幕的新闻记者透露过对自己不利的超级机密呢?  负责调查“伊朗门”事件的美国国会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主席井上先生在听证会结束后指出,“伊朗门”事件的真相是永远无法全部弄清楚的。  (晓晗)

1986年11月4日,黎巴嫩一家叙利亚的《帆船》周刊公布了一条轰动世界的爆炸性新闻:1986年5月,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法兰和他的助手,乘飞机秘密到伊朗,同伊朗政府和军队的官员进行会谈,商讨用武器换取人质事宜。这家周刊还说,美国一直在向伊朗秘密运送战斗机的零件和弹药。

时间回溯到1985年,正闹内战的黎巴嫩突然刮起一股「绑架风」,7名美国公民落到了由伊朗支援的黎巴嫩民兵组织手中。于是,已与伊朗断交的美国政府不得不拉下面子,通过中间人暗地试探,希望伊朗有所反应。此时,霍梅尼教长领导下的伊朗也境况不妙,因奉行「不要西方,也不要东方」的外交政策,伊朗在两伊战争中饱受缺枪少弹的折磨,尤其是美国的军事制裁,让大量装备美制武器的伊朗军队因缺少零件和弹药陷入困境,无法抵挡伊拉克人的进攻。

消息传出后,美国、欧洲和中东倍感震惊。一时间,有关这场交易的内幕纷纷被披露出来。

迫于形势,霍梅尼决心向美国发出缓和的资讯。1985年7月底,一批驻欧洲的伊朗大使回国述职,到霍梅尼住所接受指导,重病缠身的霍梅尼拖着孱弱的身躯来到会客厅,在与大使们寒暄几句后,便直截了当地谈起伊美关系。他说:「为了伊朗的国家利益,假如华盛顿愿意改变它的政策,同美国接触是可以的。不过大家必须保密,因为这关系到伊朗的声望与尊严。」霍梅尼的话令大使们颇为震惊,因为不久前,他还在公开谴责美国是罪该万死的「大撒旦」。

图片 2

为保险起见,伊朗人决定通过以色列传达资讯。尽管后者在霍梅尼眼中一直是不共戴天之敌,但在两伊战争时,出于共同对抗萨达姆政权的考虑,两国一直在进行祕密的军火交易。

就在黎巴嫩的《帆船》周刊公布美伊秘密交易的爆炸性新闻的当天晚上,伊朗议会议长拉夫桑贾尼在德黑兰学生庆祝占领美国、大使馆7周年的集会上,透露了麦克法兰的伊朗之行。但他说,麦克法兰一行是装扮成机组人员,持着爱尔兰假护照,乘一架向伊朗运送武器的飞机,到达德黑兰国际机场。他们带来了美国总统里根给伊朗领导人的礼物和信。

「军火换人质」,美伊一拍即合

礼物是象征性的:一块钥匙形蛋糕和一把“科特”式自动手枪。手枪大概表示可以提供武器,蛋糕则是“打开伊美关系的钥匙”。而所谓信,据说只是里根亲笔签了名的一本《圣经》,签了名的那一页,说的是各种不同宗教的信徒要和睦共处。然而,另一种令人吃惊的说法是:麦克法兰带给伊朗的真正礼品是整整一飞机的美国军事装备。

非常快,美国总统里根便从以色列外交部办公厅主任金奇那里得到一条绝密口信:一群温和而有政治影响力的伊朗人告诉以色列,霍梅尼已病入膏肓,即将走向生命尽头。霍梅尼死后,这些温和派领导人想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伊朗人为表明诚意,愿意劝说黎巴嫩的真主党武装释放7名美国人质。

事情一经披露,西方舆论界为之哗然。一夜之间,麦克法兰便成为新闻人物。他断然否定使用爱尔兰护照进入伊朗。他说:我们是正式代表美国政府进入伊朗的,我们使用的是美国护照。

里根总统立即与当时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法兰、中情局局长凯西等人磋商。他们以为,同伊朗接触不仅可解救人质,而且可以开启同伊朗建立关系的大门。由于此举关系重大,直接影响美国人质安全和美国在整个中东的利益,因此必须严格保密。这件事最后落到了麦克法兰身上。

早在巴列维王朝当政时期,伊朗就是美国在中东的两大战略支柱之一。1979年,巴列维王朝被推翻,霍梅尼登上了伊朗最高权力的宝座,从此,两国关系开始恶化。

经过以色列人斡旋,伊朗迅速开出了「军火换人质」的第一张订单:能击穿600毫米厚装甲的陶式反坦克导弹。鉴于美国法律禁止向伊朗售运武器,麦克法兰设计了「暗渡陈仓」的方案:伊朗先把资金打入指定的瑞士银行账户,然后以色列将以军库存的导弹提供给伊朗,美国再补充以军库存,伊朗得到导弹后,会在24小时内促成美国人质释放。为确保万无一失,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组织了一个军火交易网路。麦克法兰则指定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诺思中校化名「威廉·古德」,进入军火交易网路,具体实施计划。

同年11月4日,伊朗学生要求引渡在美国治病的巴列维国王,遭到美国的拒绝。为此,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大使馆,扣压了62名人质,美国几经交涉都没有结果,于是,美国于1980年4月7日,宣布同伊朗断绝外交关系。17日,下令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24日,又派出了突击队营救人质。但这一切都以失败告终,美国政府为此甚感困扰。然而,这对于美国来说,还只是一个开始。

1985年9月14日,伊朗政府的500万美元刚刚打入瑞士银行账户,一架装有508枚陶式导弹的以色列专机就降落在了伊朗机场。伊朗人说话算话,9月15日,被真主党绑架了7个月的美国神父本杰明·韦尔获得了自由。「军火换人质」交易首战告捷,美国政府欣喜如果狂,里根总统当天就打电话给以色列总理表示感谢。

从1984年3月开始,西方国家的外交官、传教士、新闻记者和教师频遭绑架,特别是美国更是首当其冲。从事这些绑架活动的是一个叫做伊斯兰圣战组织的恐怖组织。这个恐怖组织是由伊朗的一个专门从事输出伊斯兰革命的组织——伊斯兰解放运动来控制。因此,伊朗成了解决人质的关键。

2000枚导弹运抵伊朗,美政府净赚1800万美元

此时的伊朗,也被国内的种种问题所困扰。自两伊战争爆发以来,伊朗极需大批军事装备。但由于美国的禁运,伊朗无法弄到它所需要的美国武器及零部件——因巴列维王朝时期采购的大都是美制武器,这使伊朗的仗越打越艰难。

麦克法兰从军火交易中尝到了甜头,他想借此开启美伊关系的大门。1986年5月,麦克法兰及4名助手持爱尔兰假护照,扮装成机组人员乘飞机祕密抵达德黑兰,他还带来了里根总统给伊朗领导人的信件和礼物,所谓的「信」本来是有里根总统签名的一本《圣经》,签名的那一页说的是各种不同宗教的信徒要和睦相处。至于礼物则是象征性的:一支手枪和做成钥匙形状的蛋糕,手枪意味着美国可以向伊朗提供武器,蛋糕则是开启美伊大门的钥匙。麦克法兰同伊朗高官举行了5天的会谈,他答应继续提供武器及配件,并表示伊朗温和派上台后,美国愿恢复两国关系。

另外,由于伊朗对两伊战争持强硬态度,霍梅尼又以向伊斯兰国家“输出革命”为己任,结果导致不仅阿拉伯国家支持伊拉克,就连美国、前苏联、法国等国也都支持伊拉克,霍梅尼陷入到空前的孤立状态中。为了打破这种局面,争取所极需的武器,霍梅尼决定同美国进行接触。

麦克法兰回国后不久,4架美军运输机祕密飞抵伊朗,带来了1000枚陶式导弹和数量不详的霍克防空导弹,随即第二名美国人质获释。美国武器的到来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伊朗步兵们不必再用「人肉炸弹」迎战伊拉克坦克,而只需在数千米外静候伊拉克坦克钻进陶式导弹的天罗地网,战场主动权也随之易主。

1985年7月下旬,霍梅尼正式向他在南美、北美和欧洲国家的大使们表明了这种态度:如果华盛顿表示愿意改变它的政策,同美国进行接触也是许可的。

据事后统计,美国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向伊朗出售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武器,这些武器中除了作战飞机、坦克、雷达等装备外,至少还有2000枚陶式反坦克导弹和235枚霍克式防空导弹。美国净赚了1800万美元,其中有350万美元经中情局转交给了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霍梅尼决心向美利哥发出减轻的音讯,迈克法百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