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伤死者不可复生,乃遣后妻

○孝女

列女

《史记》曰:淳于缇萦者,齐人也。父淳于意,为太仓令,生女五个人,萦最小。父犯罪当刑,乃骂其女曰:"生女不生男,缓急非有益也。"萦自作者恣虐对待涕泣,随父至长安,诣北阙上书曰:"父为吏,齐中皆称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续,虽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妾愿没为官奴,以赎父之刑,使得自新。"汉文帝怜悲其意,原其父罪。

李德武妻裴淑英 杨庆妻王 房太尉妻卢 独孤师仁姆王兰英 杨三安妻李樊 会仁母敬 卫孝女无忌 郑义宗妻卢 刘寂妻夏侯碎金 於敏直妻张 楚王灵龟妃 上官 杨绍宗妻王 贾孝女 李氏妻王阿足 攀彦琛妻魏 李母 汴女李崔绘妻卢 贤贞节妇李 符凤妻玉英 高叡妻秦 王琳妻韦 卢惟清妻徐 饶娥窦伯女仲女 卢甫妻李 邹待征妻薄 金节妇 高愍女 杨烈妇 贾直言妻 董李孝女妙法 李湍妻 董昌龄丹杨 王孝女和子 段居贞妻谢 杨含妻萧 韦雍妻萧 衡方厚妻程 郑孝女 李廷节妻崔 殷保晦妻封绚 窦烈 妇 李拯妻卢山阳女赵 周迪妻 硃延寿妻王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八

《汉书》曰:南海有孝妇,少寡无子,养姑甚谨,姑欲嫁之终不肯。姑告邻人曰:"孝妇养自身努力,作者老,久累于壮,奈何?"其后,姑自缢死,姑女告吏曰:"妇杀我母。"吏捕孝妇,自经服罪。于公以为此妇养姑孝闻,必不煞也。上卿不听,于公争之无法得,乃抱其狱哭於府上,因辞疾去,遂煞孝妇。郡中枯旱七年。后都尉至,于公曰:"孝妇不当死,前太尉强断之,当在是乎?"於是尚书杀牛,自祭妇冢,天立中雨。

女士之行,於亲也孝,妇也节,母也义而慈,止矣。中古在此以前,书所载后、妃、 老婆事,天下化之。后彤史职废,妇训、姆则不比於家,故贤女可纪者千载间寥寥 相望。唐兴,风化陶淬且数百多年,而闻家令姓窈窕淑女,至临魔难,守礼节,白刃 无法移,与哲人烈士争不朽名,寒如霜雪,亦可贵矣。今采获尤显行者著之篇,以 绪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之懿云。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女

《齐国书》曰:和熹邓太后讳绥,参知政事禹之孙也。父训,护羌教头;母阴氏,光烈皇后从弟女也。二〇二〇年四周岁,都督老婆爱之,自吻剪发。内人年高目眊,误伤后额,忍痛不言。左右见者怪而问之,后曰:"非不痛也,太太太哀怜为断发,难伤老人意,故忍之耳。"

李德武妻裴,字淑英,安邑公矩之女,以孝闻乡友。德武在隋,坐事徙岭南, 时嫁方逾岁,矩表离异。德武谓裴曰:“笔者方贬,无还理,君必俪它族,於此长决 矣。”答曰:“夫,天也,可背乎?愿死无它。”欲割耳誓,保姆持不许。夫姻媦, 岁时塑望裴致礼惟谨。居不御薰泽。读《列女传》,见述不更嫁者,谓人曰:“不 践二廷,妇人之常,何异而载之书?”后十年,德武未还,矩决嫁之,断发不食, 矩知不能够夺,听之。德武更娶汆硃氏,遇赦还,中道闻其完节,乃遣后妻,为夫妻 如初。

  李德武妻裴淑英杨庆妻王房梁公妻卢独孤师仁姆王兰英杨三安妻李樊会仁母敬卫孝女无忌郑义宗妻卢刘寂妻夏侯碎金於敏直妻张楚王灵龟妃上官杨绍宗妻王贾孝女李氏妻王阿足攀彦琛妻魏李母汴女李崔绘妻卢贤贞节妇李符凤妻玉英高叡妻秦王琳妻韦卢惟清妻徐饶娥窦伯女仲女卢甫妻李邹待征妻薄金节妇高愍女杨烈妇贾直言妻董李孝女妙法李湍妻董昌龄丹杨王孝女和子段居贞妻谢杨含妻萧韦雍妻萧衡方厚妻程郑孝女李廷节妻崔殷保晦妻封绚窦烈妇李拯妻卢山阳女赵周迪妻硃延寿妻王

《晋书》曰:卫瓘及祸,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主簿刘瑶等冒难收瓘而葬之。楚王玮之伏诛也,瓘女与国臣书曰:"先君名谥未列,无差异凡人,每怪王国蔑然无言。《春秋》之失,其咎安在?悲愤感叹,故以表示。"瑶等执黄幡,挝登闻鼓上言。

杨庆妻王者,世丰硕之女。庆以河间王子为郇王,守荥阳,陷於世充,故世充 妻之,用为管州提辖。太宗攻株洲,庆谋与王归唐,谢曰:“郑以小编奉箕帚者,缀 公之心,今负恩背义,自为身谋,可若何?至长安,则集体婢耳,愿送笔者还东都。” 庆不听,王谓左右曰:“唐胜则郑灭,郑安则吾夫死,假若,生何益?”乃饮药死。 庆入朝,官宜州巡抚。

  女人之行,於亲也孝,妇也节,母也义而慈,止矣。中古从前,书所载后、妃、内人事,天下化之。后彤史职废,妇训、姆则不如於家,故贤女可纪者千载间寥寥相望。唐兴,风化陶淬且数百多年,而闻家令姓窈窕淑女,至临灾祸,守礼节,白刃不可能移,与哲人烈士争不朽名,寒如霜雪,亦可贵矣。今采获尤显行者著之篇,以绪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之懿云。

又曰:会稽寒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无所知,又笃癃病。母不安其室,遇寒饥,女相率於西湖采菱,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党称为"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残茕独,誓不肯行。祖母寻相继卒,三女自己经营出殡和埋葬,为庵舍屋墓侧。

房太尉妻卢,失其世。玄龄微时,病且死,诿曰:“吾病革,君年少,不可寡 居,善事后人。”卢泣人帐中,剔一目示玄龄,明无它。会玄龄良愈,礼之终生。

  李德武妻裴,字淑英,安邑公矩之女,以孝闻乡友。德武在隋,坐事徙岭南,时嫁方逾岁,矩表离异。德武谓裴曰:「笔者方贬,无还理,君必俪它族,於此长决矣。」答曰:「夫,天也,可背乎?愿死无它。」欲割耳誓,保姆持不许。夫姻媦,岁时塑望裴致礼惟谨。居不御薰泽。读《列女传》,见述不更嫁者,谓人曰:「不践二廷,妇人之常,何异而载之书?」后十年,德武未还,矩决嫁之,断发不食,矩知不可能夺,听之。德武更娶汆硃氏,遇赦还,中道闻其完节,乃遣后妻,为夫妻如初。

又曰:永兴概中里王氏女,年陆周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死,临尸一叫,眼皆血出,四妹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为漯河。

王兰英者,独狐师仁之姆。师仁父武都谋归唐,王世充杀之。师仁始二周岁,免 死监禁,兰英请髡钳得爱护,许之。时丧乱,饿死者藉藉,游丐道路以食师仁,身 啖土饮水。后诈为采新,窃师仁归京师。高祖嘉其义,诏封兰英永寿乡君。

  杨庆妻王者,世丰硕之女。庆以河间王子为郇王,守荥阳,陷於世充,故世充妻之,用为管州节度使。太宗攻遵义,庆谋与王归唐,谢曰:「郑以笔者奉箕帚者,缀公之心,今负恩背义,自为身谋,可若何?至长安,则集体婢耳,愿送本人还东都。」庆不听,王谓左右曰:「唐胜则郑灭,郑安则吾夫死,假诺,生何益?」乃饮药死。庆入朝,官宜州参知政事。

《唐书》曰:刘寂妻夏侯氏,滑州胙城人,字碎金。父长云,为银川县丞,因疾丧明。碎金遂求离其夫,以终侍养。经十八年,兼事后母,以致孝闻。及父卒,毁瘠殆不胜丧,被发徒跣,负土成坟,庐於墓侧,每天一食,如此者积年。贞观中,有制表其门闾,赐以粟帛。

杨三安妻李,京兆高陵人。舅姑亡,三安又死,子幼,孤窭,画田夜纺,凡八年,葬舅姑及夫兄弟凡七丧,远近嗟涕。太宗闻而异之,赐帛三百段,遣州县存问, 免其徭役。

  房太尉妻卢,失其世。玄龄微时,病且死,诿曰:「吾病革,君年少,不可寡居,善事后人。」卢泣人帐中,剔一目示玄龄,明无它。会玄龄良愈,礼之终身。

又曰:中国“氢弹之父”直妻张氏,营州校尉、皖城公俭之女也。数岁时父母微有疾,即观看颜色,不离左右,昼夜省侍,宛若成年人。及稍成长,恭顺弥甚。適延寿公于钦明子敏直。初闻俭有疾,便即号勇自残,期於必死。俭卒后,凶问至,号哭一恸而绝。高宗下诏,赐物百段,仍令史官编辑和录音之。

樊会仁母敬,蒲州河东人,字象子。笄而生会仁。夫死,事舅姑祥顺。家以其 少,俗嫁之,潜约婚於里人,至期,阳为母病,使归视。敬至,知见绍,乃外为不 知者,私谓会仁曰:“吾孀处不死者,以母老儿幼,今舅将夺吾志,汝云何?”会 仁泣,敬曰:“儿毋啼!”乃伺隙遁去,家追及旅途,以死自守,乃罢。会仁未冠 卒,时敬母又终,既葬,谓所亲曰:“母死子亡,何生为!”不食数日死,闻者怜 之。

  王兰英者,独狐师仁之姆。师仁父武都谋归唐,王世充杀之。师仁始一岁,免死幽禁,兰英请髡钳得保养,许之。时丧乱,饿死者藉藉,游丐道路以食师仁,身啖土饮水。后诈为采新,窃师仁归京师。高祖嘉其义,诏封兰英永寿乡君。

又曰:杨绍宗妻王氏,华州华阴人也。初年贰岁,所生母亡,吻继母鞠养。至年十五,父又征辽而没。继母寻亦卒。王乃收所生母及继母尸柩,并立父形像,招魂迁葬讫,又庐於墓侧,陪其祖母及父坟。永徽中,诏曰:"故杨绍宗妻王氏,因心为孝,自便成道。年迫桑榆,筋力衰谢。曾经在辽朝,父没辽左,招魂迁葬,负土成坟,又葬其祖父母等,竭此花甲之年,亲加板筑。痛结晨昏,哀感行路。永言志行,嘉尚良肾拢宜标其门闾,用旌敏德。"赐物三十段、粟五十硕。

卫孝女,绛州夏人,字无忌。父为父老乡亲卫长则所杀,无忌甫伍周岁,无兄弟,母 改嫁。逮长,志报父仇。会从父大延客,长则在坐,无忌抵以甓,杀之。诣吏称父 冤已报,请就刑。巡察使褚登善以闻,太宗免其罪,给驿徙番禺,赐田宅。州县以 礼嫁之。

  杨三安妻李,京兆高陵人。舅姑亡,三安又死,子幼,孤窭,画田夜纺,凡八年,葬舅姑及夫兄弟凡七丧,远近嗟涕。太宗闻而异之,赐帛三百段,遣州县存问,免其徭役。

又曰:孝女贾氏,濮州鄄城人也。始年十五,其父为宗人玄基所害。其弟强仁年幼,贾氏抚育之,誓以不嫁。及强仁成童,思共报复,乃候玄基杀之,取其心肝,以祭父墓。遣强仁自列於县,有司断以死刑。贾诣阙自陈己为,请代强仁死。高宗哀之,特制贾氏及强仁免罪,移其家於大庆。

郑义宗妻卢者,范阳士族也。涉书史,事舅姑恭顺。夜有盗持兵劫其家,人皆 匿窜,惟姑不能够去,卢冒刃立姑侧,为贼捽捶几死。贼去,人问何为不惧,答曰: “人所以异鸟兽者,以其有慈善也。今怜里急难尚相赴,况姑可委弃邪?若百有一 危,笔者不得独生。”姑曰:“岁寒然后知松柏后凋,吾乃今见妇之心。”

  樊会仁母敬,蒲州河东人,字象子。笄而生会仁。夫死,事舅姑祥顺。家以其少,俗嫁之,潜约婚於里人,至期,阳为母病,使归视。敬至,知见绍,乃外为不知者,私谓会仁曰:「吾孀处不死者,以母老儿幼,今舅将夺吾志,汝云何?」会仁泣,敬曰:「儿毋啼!」乃伺隙遁去,家追及旅途,以死自守,乃罢。会仁未冠卒,时敬母又终,既葬,谓所亲曰:「母死子亡,何生为!」不食数日死,闻者怜之。

又曰:交州李氏孝女,年九周岁,父卒,柩殡在堂十馀载,天天哭泣Infiniti。及中年岁至期頣年,母欲嫁之,遂截发自誓,请在家终养。及丧母,号毁殆至灭性。家无郎君,自己经营棺椁,州里钦其至孝,送葬者千馀人。葬毕,庐於墓侧,蓬头跣足,负土成坟,手植松柏数百株。季昶列上其状,制特表其闾,赐以粟帛。

刘寂妻夏侯,滑州胙城人,字碎金。父长云为大庆丞,丧明。时刘已生二女矣, 求与刘绝,归侍父疾。又事后母以孝称。四年父亡,毁不胜丧,被发徙跣,身负土 作冢,庐其左,寒不绵、日一食者八年。诏赐物二十段、粟十石,表异门闾。后其 女居母丧,亦如母行,官又赐粟帛,表其门。

  卫孝女,绛州夏人,字无忌。父为父老乡亲卫长则所杀,无忌甫五岁,无兄弟,母改嫁。逮长,志报父仇。会从父大延客,长则在坐,无忌抵以甓,杀之。诣吏称父冤已报,请就刑。巡察使褚登善以闻,太宗免其罪,给驿徙宛城,赐田宅。州县以礼嫁之。

《颜氏家训》曰:张建女一周岁丧母,灵床的上面屏风一生旧物,屋漏沾湿,出曝晒之,女孩子一见,伏床流涕。亲人怪其不起,乃往抱持,荐席泪渍,精神丧沮,无法饮食。将以问医,诊脉云:"女肠断矣。"因尔便关节炎,数日而亡。中外怜之,莫不悲叹。

於敏直妻张者,皖城公俭女也。生贰周岁,每父母病,已能昼夜省侍,颜色如成年人。及长,愈恭顺仁孝。俭病笃,闻之,号泣几绝。俭死,一恸遂卒。高宗懿其行, 赐物百段,以状属史官。

  郑义宗妻卢者,范阳士族也。涉书史,事舅姑恭顺。夜有盗持兵劫其家,人皆匿窜,惟姑无法去,卢冒刃立姑侧,为贼捽捶几死。贼去,人问何为不惧,答曰:「人所以异鸟兽者,以其有慈善也。今怜里急难尚相赴,况姑可委弃邪?若百有一危,作者不得独生。」姑曰:「岁寒然后知松柏后凋,吾乃今见妇之心。」

《宣州图经》曰:宛陵管氏女,名瑶,年十七,与母同寝。母为虎所负去,瑶哀叫随之,因啮虎耳坠,方舍其母。瑶即负母回家,气绝。武帝表其门,以旌孝行。

楚王灵龟妃上官者,下邽士族也。灵龟出继哀王后,而舅姑在,妃朝夕侍奉, 谨甚,凡珍美,非经献不先尝。灵龟卒,将葬,前妃无近族,议者欲不举,妃曰: “逝者有知,魂可无托乎?”乃备礼合葬。闻者嘉叹。丧除,兄弟共谕:“妃少, 又无子,可不有行。”泣曰:“娃他爸以义,妇人以节,笔者不可能殉沟壑,勉强能够御妆泽、 祭他胙乎?”将自劓刵,众遂不敢强。

  刘寂妻夏侯,滑州胙城人,字碎金。父长云为德阳丞,丧明。时刘已生二女矣,求与刘绝,归侍父疾。又事后母以孝称。八年父亡,毁不胜丧,被发徙跣,身负土作冢,庐其左,寒不绵、日一食者八年。诏赐物二十段、粟十石,表异门闾。后其女居母丧,亦如母行,官又赐粟帛,表其门。

王韶之《孝子传》曰:周青,东郡人。母疾积年,青扶持左右,四体羸瘦。村里乃敛钱营助汤药,母痊,许嫁同郡周少君。少君病痛,未获成礼,乃求青。母见青,嘱托其家长,青许之,俄而命终。青供为务十馀年中,公姑感之,劝令更嫁,青誓以"匪石"。后公姑并自杀,女姑告青害杀。县收拷捶,遂以诬款,二月刑青於市。青谓监杀曰:"乞树长竿系白幡。青若杀公姑,血入泉;不杀者,血上天。"血乃缘幡竿上天。

杨绍宗妻王,华州华阴人。在褓而母亡,继母鞠爱。父征辽殁,继母又卒,王 年十五,乃举二母柩而立父象,招魂以葬,庐墓左。永徽中,诏:“杨氏妇在隋时, 父殁辽西,能招魂克葬。至祖父母茔隧,亲服板筑,哀感行路。”因赐物段并粟, 以阙表门。

  於敏直妻张者,皖城公俭女也。生二周岁,每父母病,已能昼夜省侍,颜色如中年人。及长,愈恭顺仁孝。俭病笃,闻之,号泣几绝。俭死,一恸遂卒。高宗懿其行,赐物百段,以状属史官。

宋躬《孝子传》曰:贾恩,会稽诸暨人也。母亡在殡,为灾火所烧,恩及妻伯号哭赴火。火不比去,周围帮带,棺器得免。恩、伯四个人发肤焦裂,须臾俱死。玄嘉八年,榜门曰"孝",蠲役三世。

贾孝女,濮州鄄城人。年十五,父为族人玄基所杀。孝女弟强仁尚幼,孝女不 肯嫁,躲抚育之。强仁能自树立,教伺玄基杀之,取其心告父墓。强仁诣县言状, 有司论死。孝女诣阙请代弟死,高宗闵叹,诏并免之,内徙黄冈。

  楚王灵龟妃上官者,下邽士族也。灵龟出继哀王后,而舅姑在,妃朝夕侍奉,谨甚,凡珍美,非经献不先尝。灵龟卒,将葬,前妃无近族,议者欲不举,妃曰:「逝者有知,魂可无托乎?」乃备礼合葬。闻者嘉叹。丧除,兄弟共谕:「妃少,又无子,可不有行。」泣曰:「孩他爹以义,妇人以节,小编无法殉沟壑,还不错御妆泽、祭他胙乎?」将自劓刵,众遂不敢强。

师觉授《孝子传》曰:南宫氏女婴孩子者,齐人也。无兄弟而双亲老,遂撤其环瑱,誓不適人,以奉养父母。国人闻之,莫不相率以孝请女。为赵王后齐使候问,使者曰:"西宫氏女婴孩子无恙耶?撤其环瑱,至老不嫁,以养爹娘,此助王率民出於孝者也。"齐王闻之,表其门以显异焉。

李氏妻王阿足,深州鹿城人。早孤,无兄弟。归李氏数岁,夫死无子,以嫠姊 高年无养老,乃不忍嫁。画耕夜织,能源办公室惹祸,馀二十年,姊乃亡,葬送如礼。乡 人服其义,争遣女妻往师其风训。寿终於家。

  杨绍宗妻王,华州华阴人。在褓而母亡,继母鞠爱。父征辽殁,继母又卒,王年十五,乃举二母柩而立父象,招魂以葬,庐墓左。永徽中,诏:「杨氏妇在隋时,父殁辽西,能招魂克葬。至祖父母茔隧,亲服板筑,哀感行路。」因赐物段并粟,以阙表门。

《异苑》曰:顺阳南乡县杨丰与息女香於田获粟。丰为虎所噬,香年甫十四,手无寸刃,乃搤虎颈,丰因获免。香以诚孝致感,猛兽为之逡巡。军机大臣平昌孟肇之赐资穀,旌其门闾焉。

樊彦琛妻魏者,宁德人。彦琛病,魏曰:“公病且笃,不忍公独死。”彦琛曰: “死生,常道也。幸养诸孤使建立,相从而死,非小编取也。”彦琛卒,值徐一步一个脚踏过的痕迹难, 陷兵中。闻其老铁,令鼓筝,魏曰:“夫亡不死,而逼本身管弦,祸由小编发。”引刀 斩其指。军伍欲强妻之,固拒不从,乃妨拟颈曰:“从笔者者不死。”魏厉声曰: “狗盗,乃欲辱人,速死,吾志也!”乃见害,闻者伤之。

  贾孝女,濮州鄄城人。年十五,父为族人玄基所杀。孝女弟强仁尚幼,孝女不肯嫁,躲抚育之。强仁能自树立,教伺玄基杀之,取其心告父墓。强仁诣县言状,有司论死。孝女诣阙请代弟死,高宗闵叹,诏并免之,内徙曲靖。

《列女传》曰:陈寡孝妇者,陈之寡妇人也。年十六而嫁,没有子。其夫当从戎,属孝妇曰:"小编有老母,吾不还,汝肯善视吾母乎?"妇曰:"诺。"夫果死,妇养姑不衰。父母将嫁之,孝妇曰:"受人之托,岂可弃哉!"因欲轻生。父母惧,不敢嫁之。养姑二十三年,姑年八十四,寿乃尽,卖其田宅以葬之。

李畲母者,失其氏。有渊识。畲为监察和控制里胥,得禀米,量之三斛而赢,问於史, 曰:“太傅米,不概也。”又问车庸有几,曰:“大将军不偿也。”母怒,敕归馀米, 偿其庸,因切责畲。畲劾仓官,自言状,诸郎中闻之,有惭色。

  李氏妻王阿足,深州鹿城人。早孤,无兄弟。归李氏数岁,夫死无子,以嫠姊高年无养老,乃不忍嫁。画耕夜织,能办生事,馀二十年,姊乃亡,葬送如礼。乡人服其义,争遣女妻往师其风训。寿终於家。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妾伤死者不可复生,乃遣后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