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感觉被人跟踪,小钟壮胆上了车

你见过鬼么?遇到过鬼么?
  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并不怀疑六道轮回,也就是说我不怀疑世间有鬼,只是持可有可无与我何甘态度。
  而六道轮回明示怨死横死枉死的亡魂会留在人间,寻找伏体复仇或托生机会。它们凭一口怒怨不肯走,不肯归位,要制造事端,迷惑人心。它们就在人间飘荡串游,城市乡村旷野森林,或者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中间我们房间里。它们不再是人,是我们肉眼能看见或看不清的一口怒气怨气。
  你有没有过午夜梦中感觉一双手正掐在脖颈,惊醒后看清那是一双明显比房间里的昏黑更黑些的手,却在你叫嚷着细看时散成空气?这双手留给你一身冷汗,迫使你追忆和哪个新亡人有仇有隙或者欠了它们钱没还?当然还有一种说法,至亲的人想带你去做伴,恩,这点我不信。
  单独在空旷的街上走,路灯把身影拉长再缩小挪到身前再移到身后,你有没有感觉被人跟踪?回头看时却一片死寂。继续走又感觉这个人两脚悬空不发出足音正向你奔跑狂追而来,而留给你的只是脖后的凉气,这时你会感觉拂弄你头发牵扯你衣角的不是风或树枝,分明是一个人的手。告诉你——你遇到鬼,鬼没有眼睛因此没有视觉但嗅觉触觉仍在,它在嗅触你是不是它要找的那个人。
  现在,正读我帖子的人,有没有感觉房间温度突然变冷?或者门窗紧闭却有风吹过?嘘……告诉你别往深想,鬼就在你身边或你身后,它带着来自地下的阴冷空气。疑心生暗鬼,只要你一疑惑它就会显现出来,占据你的意念,甚至让你看清它生前或死后或此时的容貌,它要吓你为了更深更全部的占据你。
  还有仍读我帖子的么?
  那好,换个色调,不继续吓你,恩,讲个真实故事。
  大约1998年吧,我在距家20里外的乙烯上班,那年雨水极大。
  近中秋节,为赶夜班,半夜冒雨打车。是位老司机,开始犹豫不想去,但看我在车外挨浇才同意,他是位好心人。
www.8364.com,  从我家到乙烯是一片旷野,殡仪馆正建在旷野中央。老人讲了他一段经历。
  一个月前,同样雨夜,老人从乙烯送完顾客空车回返。
  雨比今夜下的大,车过殡仪馆不远,车灯照见白茫茫雨中一个白色身影,很快又没入灯光外一片樾樾漆黑之中。凭身影好心的老人判断,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遇到时离安达市郊还有近十里旷野要走。
  于是老人倒车到女孩身侧,摇下车窗对女孩说:上车,我梢你一段路,不要钱的。
  一身白衣的女孩仿佛没听见,孤零零的继续走。老人又开车赶过女孩前面,这次他打开车门对女孩说:我不是坏人,也有一个和你岁数仿佛的女儿,上车吧,别浇着了。女孩,同意了。
  进入市郊老人又按女孩指点左拐右转开进一条胡同直至女孩家门前,雨仍然很大,老人又把自己的一件夹克给女孩披上,说:别刚暖和又被淋湿,你回家拿山你回家拿伞,再把衣服送还出来。
  一路上女孩一言没发,这时候也是悄然披衣下车。
  老人独自掉头却始终没见女孩出来,反倒雨夜昏黑混记了女孩家门。
  为了活计,老人等了一阵开车离去。
  天亮时老人和白班司机交接,随口说出昨晚遇到淋雨女孩的事情。
  白班司机是年轻人,狠替不平:走,找她家去,不为要钱,总不能做好事反赔件衣服。
  司机都有个共性——记道。老人很快和白班司机找到那条胡同,家门不用找,因为老人的衣服正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凉着。
  接下来的情节似乎俗套,对,女孩被核实是女鬼。
  女孩的母亲说:因为和父亲赌气,同样的雨夜离开家门,后来遇到车祸,而司机逃逸,现场除了女孩,其它所有痕迹冲刷得一干二净。昨天正是头七,也就是阴阳先生所说,亡魂回家认门,然后重入轮回的日子。大雨滔天打雷闪电,因为想念女儿,直哭过午夜才恍惚入睡,听见有人敲门,连声喊,妈,妈。激灵着醒来,一时忘了已经出事,开门时没人,见到这件衣服留在泥水里。
  老人和白班司机半信半疑,女孩的母亲邀请进屋看看遗像。
  白班司机先进去,年轻人脱口说出:可惜,她很漂亮。
  老人原本对女孩容貌记不太清,一则天黑,再则确实没太留意。看到照片才肯定,哦,是她。
  可是照片里的女孩眼睛突然闪出一道光亮,仿佛也认出了老人。
  于是老人有些犹疑想避开这道光亮,但是晚了,这道光亮突然变成遗像里女孩满眼遏止不住的愤怒狂怒,牢牢抓住老人视线,逼迫老人不得不与她对视。而几乎在对视瞬间,女孩的血肉饱满年轻靓丽的脸似乎移到老人对面,近的让老人看不清除了这张脸外身边还有其它的一切东西。
  老人想再仔细看时心里已充满恐惧,这是致命的恐惧,伴着恐惧女孩血肉饱满年轻靓丽的脸在老人面前悄然变色——苍白惨白,突然七窍生出白色火苗,火苗里脸上的血肉逐渐剥落,始终与老人对视的眼睛渐渐深馅成骷髅的两个黑幽幽的窟窿,老人最后的感觉,自己跟随着深馅进着窟窿里去。
  妈妈,我原本不想回家,我要在路上寻找凶手复仇。
  这是女孩的声音,却出自老人之口.
  女孩的声音继续从老人嘴里发出:妈妈,我原本不想回家的,原本想用有限的最后一天找到凶手,制造另一起复仇车祸。可是老人的好心,让我想到了家,想到了妈妈,现在我宁可放弃重生机会也要留在老人灵魂里,我要复仇……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更象越来越远。最后,老人两眼上翻成布瞒血丝的白眼仁,萎靡地摊倒地上。

引子: 众所周知,出租车司机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可是谁又知道,他们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鬼魂…… 第一则:搭车投胎 大刘辛苦一天了,由于今天下着小雨,出租车的生意是特别的好,一天下来收获不少。中午的饭就是在车上吃的,说是午饭其实就是一包牛奶,一个汉堡包,外加一罐可乐。现在是夜里11点多了,忙得晚饭还没有吃呢。 妻子打来电话说:“饭给准备好了,我与孩子睡下了,赶快回来吧,钱是挣不完的。”大刘心想是应该收车回家了,就把车上的顾客送到目的地,熄灭了的士标志灯,回家的路上还拒载了一个。他家在城市郊区,路过一片开发商等待开发的荒地的时候,汽车惨白的灯光中,看到雨中两男一女在冲他招手。每个人的手中都晃动着一张百元的人民币,其中一个胖胖的家伙还跑到路的中央。大刘想:在这里他们是打不到车辆的,再说顾客是上帝,还有可观的收入,就再接一趟活吧。今天去掉成本也就挣了300百多元,先看看他们到什么地方再说,于是就把车停下。 一个男的打开车门进来问:“我们到望庄有急事,多少钱?”平时到望庄也就是50元左右。因为天黑雨大,大刘因为天太晚不想到偏僻的地方,就不想接这个生意,说:“我收工了,你们找别的车吧!”“我们给你三百元,快送我们去!”三个人急忙上了车,路上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只是一个劲督促大刘开快一些。 平时上三个人他的车能感觉重量,这次没有感觉,可能是大刘自己感觉疲惫的缘故,就没有理会。到了望庄,他们在一个双扇木门前下了车。就在大刘接过300元钱把钱放到包中的时候,三个人突然就消失了! “怪了!人呢!” 大刘下意识看了一下车上的钟表,是半夜零点整。他打了一个寒战,掉转车头飞快地回家了。第二天,大刘整理昨天收入准备出车,突然发现昨晚收的三张钱是冥币! 大刘脑子一懵:昨天明明收的是钱啊!我整天与钱打交道,不会走眼的。当天没有生意的时候,大刘驾车到昨天三人下车的那家门前。主人正好在家,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主人很惊奇,说:“我家没有客人来啊!不信你看看,家里就我与老伴两个人,孩子都在外面打工。”主人又说:“不过因为昨天猪要产崽,老是生不出来,我与老婆一直守侯着。老婆子听到有车的声音,还从门缝里望外看,还嘟囔:‘怪了!人呢?’”她过来一个劲对我说:“我只看见车门自己开关,怎么没有看见人下来?怪了!”。我因为忙着接生就说:“你花眼了吧,快弄点热水我洗手。”主人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大刘领到猪圈说:“不过我的猪昨夜12点生了3个猪崽,两公一母!”大刘激灵了一下,突然看见那三个猪崽看着他微笑!就转身跑到车上手哆嗦着发动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第二则:幽鬼领路 刚开捷达出租车的司机小钟,有些关于出租车经验还欠缺,人们说:“行行有门道,事事有规矩。”有时候为请教老司机一点经验还要请客的。一天,红红的夕阳中,忙了一天的小钟有点疲劳,正打着哈欠,一袭黑衣长发飘逸的女孩把车拦下,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小钟眼前一亮,立刻有了精神!难怪平时人们说司机:十个司机九个色!小钟笑眯眯地问:“美女到哪?”女孩说:“到火葬场。” 小钟看了女孩的一眼,见女孩冷艳的面孔平静得很,就把记程表打开,也打开了音响。按女孩指引的道路,车子平稳地驶向郊外的殡仪馆。到了殡仪馆门口,小钟往里面一看,虽然殡仪馆里面整理得还算可以,不过小钟还是感觉阴森森的。墙外黄草凄凄,传出蛐蛐有一声没一声的鸣叫,不知名的野花在山风中摇弋着。女孩下车说:“你等我一等,我还要回去的。”说完飘然消失在院内的松柏之中。太阳红着脸坠入西山,夜色降临。几棵苍老的枯树上猫头鹰叫了起来。小钟在这毫无生气的环境里头发都竖起来了,等了一小会,就开始按喇叭督促。可在空旷的殡仪馆里,只有“嘀嘀”的回声与惊起的蝙蝠。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他不想要费用了,赶紧发动了车辆。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崭新的车辆就是发动不起来。他走出出租车,绕到前面打开引擎盖,借着天边一丝光亮检查,忙了半天,什么故障也没有发现。小钟就自言自语地说:“见鬼了!难道这里真的有鬼?”突然!一个好像是给殡仪馆看门的老头过来了,说:“胡扯什么!我活了几百年没有见过鬼是什么样子!”小钟听了先是没有在意,但突然就大叫一声,车也不要了,蒙头狂奔而去。边跑边掏出手机,可是怎么也拨不通。 回到路边招手上了同行的车,同行好奇地问小钟:“你跑到这干什么?”小钟平定了情绪,结结巴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那个司机吃惊地说:“开玩笑吗?这个殡仪馆早就荒废了!”小钟不敢相信,同行就用报话机通知了几个司机朋友,不一会,又来了几辆出租车,大家一起壮胆把开车到了那里。刚才还是整洁的院子,现在是一片败落的凄凉,几个人鸣着喇叭靠近了小钟的车。也是怪了!小钟壮胆上了车,这次一下子就把车启动了,然后落荒般离去。 第三则:坟地打桩 老高开车送客去济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在这经济还不发达的地区,公路大多是这样坑坑洼洼的混合车道。 这里白天就没有多少车流量,到了这个时候更显的死寂与萧条。在老高耳朵里,只有发动机的轰鸣与车轮发出的单调的沙沙声。细细的毛毛雨中,路边偶尔有一盏昏暗的招牌与字号灯一闪而过。突然,一只黑猫从路边蹿出,在刺眼的车灯光中,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老高下意识踩了刹车打了方向,可是还是晚了!只听“哇”的一声惨叫,他感觉车轮沉闷了一下。老高知道一个小生命完结了,不禁双手合十,说了句:“罪过!”之后继续前行。 人们说:“司机的眼,当官的脸。”司机的眼神就是好!特别是开出租车的。老高远远的就看到路边有一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冲自己招手。他到了跟前才看清,那是在一个花圈店的门口,一名老太太手里还举着50元人民币。老人慢腾腾地上了车,声音非常苍老:“他哥!到吴石桥多少钱?”老高怕她耳背大声说:“大娘!我收你50元算了,平时要80多元,因为顺路,又是回头车!”“那太好了!多谢他哥了。”吴石桥是一座百年的老石桥,因为道路改道,早已经不用了。到了目的地,老高说:“大娘!到了!”喊了好大一声,又等了半天,却没有得到回应。老高回过头来一看,后坐居然是空的。他吓了一大跳!加大油门,轰轰两声,车像箭一样直射出去,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跑了十五分钟,老高才减慢了车速,发现自己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车灯突然熄灭了!老高抬眼望去,在他面前是一条很平坦很明亮的道路!周围漆黑一片,雨也停了,车子缓缓前进,丝毫感觉不到一点颠簸。 老高不敢停车,顺着平坦的大道继续开了下去。车开一段时间后,老高又感觉不对,平时是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啊?他迷糊了。看看车窗外黑黑的好像有一堵墙,却又一直开不到头。他感觉发怵,车速就降了下来。老高掏出手机往家拨打电话,可是总是忙音。满满的一油箱的燃油即将耗尽,红色的指示灯闪烁着,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半夜了,鸡已经开始叫了。 老高知道中邪了!遇见人们传说的“鬼领路”了!他稳定了一下情绪,点燃一只香烟,然后下车撒了一泡憋了很久的尿。这个时候周围的一切瞬间起了变化,借着微微的晨光,他看到了不可思义的一幕——自己是在一座墓地之中,再看地上乱糟糟的车辙,原来自己的车子围着墓地跑了半夜!把周围的庄稼地,轧出了一条明晃晃的路!再看周围到处是坑洼,想把车开出去都很难。 这个时候家里打来电话,妻子哭了起来:“我一夜没睡!你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现了意外,亲戚都惊动了。正要报警呢!”为此老高有一个多月没有再出车!回去还大病了一场。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有没有感觉被人跟踪,小钟壮胆上了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