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并中夏族民共和国人民利润,前方青龙桥趋向

曾经的黄旗海碧波荡漾,芦草茂盛。岸北边散居着几户人家,叫芦草泊子村。
  光阴荏苒,往昔如烟。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中国,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瓜分中国领土权益,蚕食中国人民利益。在英国政府的授意下,许多传教士怀揣梦想,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从大不列颠辗转来到中国,与清政府签订协议,将芦草泊子及周边这片肥沃的土地买下。从此,这座名不见经传的村庄被赋予新的名称,叫玫瑰营。传教士们在此建设教堂,大肆开垦荒田,广布教义,企图从精神上彻底奴化统治中国人民。
  可惜,任凭传教士们‘嘚不嘚’说个天花乱坠,入教者寥若晨星。无奈之下,传教士们只能另辟蹊径,以小利诱之。凡入教会者,每户赠送三亩新田。
  从口里逃难出来的人们闻讯纷至沓来,短短几年间,来玫瑰营定居的人越来越多,围筑起三米高的城墙,形成了街市,渐渐地热闹繁华起来,很快就成为塞外高原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集镇。
www.8364.com,  时光飞逝,岁月如流。‘七七事变’后,由于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思想,国民军执行不抵抗的命令,导致日本鬼子一路斩关夺隘,在中华大地上视入无人之境,一路疯狂。短短两三月间,从东北一路践踏到华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玫瑰营也未能幸免,无辜的平民百姓遭受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噩梦。
  面对日本鬼子的凶残暴行,中国共产党人挺身而出,毅然决然地担负起拯救中华民族的重任,积极奔赴敌后展开游击战争,伺机歼灭敌人。1938年9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120师358旅715团改建为大青山支队,活跃在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与日伪军斗智斗勇,展开殊死搏斗,沉重地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乌兰察布境内流传下来的一首二人台小调这样描述当年的情景:“自从来了小日本,中国人民遭了殃。日本鬼子一进村,烧杀抢掠做害人。百姓吓得丢了魂,躲到深山来藏身。鬼子好比恶狼凶,恶狼少把人来伤。白马连,真英雄,鬼子闻风胆气丧……”
  在那一时期,八路军大青山游击队是活跃在乌兰察布大地上一支主要的抗日力量。
  1939年3月17日,晨曦划破夜色,天边冉起丝丝红晕。塞外的春天依旧清冷,空旷的田野萧杀而又宁静。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霞光中,一队骑兵时隐时现,扬起了滚滚的尘土,由远及近,在大路村的村边‘吁吁’勒住缰绳,齐刷刷站成一排。
  大路村距离玫瑰营八里地,零零落落十几户人家,绿树掩映,四围高丘环突,村边水潭清清,芳草萋萋。
  正准备下地干活的崔世永发现情况不对,鼓起嗓门吆喝起来。“来兵了,快跑哇!”颤抖的音调听出几份惶恐。
  顿时,村子里慌乱成一团,孩子啼哭声,牛羊‘咩咩’声,鸡飞狗跳声,器皿碰撞声,混合杂奏一部逃亡曲。
  骑兵队伍中一名身着灰色军装的军人跃马出列,二十七八岁,面容消瘦,英姿飒爽,他正是大青山游击队白马连指导员黄厚。他跨下的战马‘嗒嗒嗒’向前几步,又调转马头,用浓重的江西口音命令说:“王排长!”
  一排长王玉水,十八九岁,一脸的稚气,听到命令打马近前,用洪亮的内蒙西路话答应说:“到。”
  黄厚用马鞭一指,说:“派几名战士,设几道岗哨。”
  “是。”王玉水答应一声,带领几名战士打马而去。
  黄厚马鞭一挥,说:“大家下马休息。”
  几名战士接过缰绳,把战马拉入草滩放牧。炊事班赶忙埋锅造饭。
  一整夜的急行军,战士们已经极度的疲劳。几名年岁小的战士背对着背坐在草地上,不久,就‘呼呼’地进入了梦乡。其他战士利用这一点点宝贵的休息时间擦拭马刀,检验枪支,做着战斗准备。
  外逃的村民探听到是黄厚的白马连,都高兴坏了,纷纷围拢到营盘周围,向战士们嘘寒问暖。军民互动,热情飞扬,亲如一家。
  几位妇女烧熟了早饭,几个老爷们提溜着,挨个一勺一勺地舀在战士们的碗里。
  正当战士们狼吞虎咽吃着饭的当儿,一匹战马飞奔到黄厚跟前,一名小战士飞身下马,神情紧张地报告说:“黄指导员,有一百多名日伪军从集宁方向向我们这边来了。”
  黄厚很冷静地询问道:“还有多远?”
  小战士说:“已经到山那边了。”
  黄厚说:“你继续观察敌人的动向,随时报告我。”
  小战士立正敬礼,答说:“是。”转身飞身上马,一溜烟去了。
  战士们闻声都放下了碗筷,几位排长赶忙围拢了过来。
  二排长常玉林着急地问:“黄指导,怎么办?”
  常玉林话音刚落,三排长李冠辰接茬说:“黄指导,打他个狗日的吧!”
  黄厚沉思片刻,说:“当务之急是尽快安排村民们转移隐蔽。”
  两位排长答应一声,立刻行动去了。
  日本鬼子前几日在黄羊坡遭到白马连的袭击,损失惨重,气得鬼子中田小队长‘哇啦哇啦’乱叫,发誓一定要雪耻这一箭之仇。在集宁城龟缩了几天之后,听情报反馈白马连近日就在玫瑰营一带活动。中田心中暗喜,咬牙切齿道:“八嘎呀路,黄厚,大大的敌人。”马上组织百余人的队伍,急匆匆向玫瑰营一路杀来。
  侦察兵几次来报告,日本鬼子正一步一步地逼近,如不及时撤离,就会遭遇被包围的危险。黄厚毫无所动,沉着冷静,不慌不忙地指挥着群众有序转移。
  在山上观察敌情的王玉水终于沉不住气了,打马飞驰而来,说:“黄指导员,鬼子近在咫尺,怎么办?”
  黄厚得知全部村民转移出去后,才长出一口气,握马鞭的手指着前面说:“我们就隐蔽到那条沟里。”
  “一旦暴露,我们就会面临被全歼的危险?”王玉水有些担心。
  黄厚胸有成竹地说:“如果我们这时撤退,一定会被鬼子发现。到那时,这一村子的人将面临生灵涂炭的厄运。如果我们把危险留给群众,那我们还是人民的军队吗?”
  王玉水点点头。
  战士们拉着战马很快都隐蔽了起来。
  黄厚带领一名通讯员爬到一处高坡上,利用一块大石头作掩护,细心观察鬼子的一举一动。
  一辆战车碾碎了晨阳的红晕,洒落了一地的血色;碾起的尘土污秽了澄澈的清空,制造了满野的悲凉;在尘土飞扬的笼罩下,一个个日伪军扭曲成鬼魅般的影子,玷污了宁静的时空。
  有的放矢的日本鬼子从黄厚眼皮底下经过,但丝毫没有察觉,直奔玫瑰营而去。
  玫瑰营的老百姓丝毫未得到一点消息,等鬼子围住了城门,想转移已经是不可能了。慌乱之下,村民们纷纷躲避进了教堂,寻求神父的帮助,天主的庇佑。
  神父闻知赶忙登祭台做弥撒祈祷,祈求天主为教民赦免罹难。
  日伪军进城之后发现村民们都躲进了教堂,迅速把教堂包围了起来,架起了几门小钢炮,扬言不出来就要开炮轰炸。
  怎奈天主不显灵,神父更是无能为力。在日本鬼子淫威的逼迫下,老百姓一个个瑟瑟发抖,鱼贯走出教堂。
  日伪军在黑压压的人群前架起了一挺机枪。中田‘叽哩哇啦’说了半天,老百姓竖起耳朵一句也听不懂。翻译官贼溜溜的小眼睛在人群前环视了几遍,像能洞穿每个人的心思似得,踱着步思忖了片刻功夫,接着中田的话茬扯着大嗓门说:“中田皇军说了,近日,白马连就在我们这一带活动,谁要是能够提供出黄厚白马连的下落,赏银元一千块。皇军可是说话算话的。如果知情不报者,那皇军就不客气了,格杀勿论。”翻译官说到最后四个字,牙咬的嘎巴响,给人一种渗人的感觉。
  事不凑巧,王东升正赶上这几天拉肚子,恰在这个时候肚子闹腾的厉害,感觉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想着到人群外解决解决去。日伪军正愁找不到个突破口,王东升这一动弹正中下怀。日伪军立马‘哗啦啦’一齐围了过来,像拉死猪一样把他拉到了人群前。
  王东升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瘫在地上,稀屎从裤腿里流出来。
  中田‘叽哩哇啦’说完一段话,翻译官谄媚地点了点头。转过脸,媚颜顿失,露出一副阴险的嘴脸,对着王东升恶狠狠地问:“皇军问你,是不是去给黄厚送情报,对吗?”
  王东升一脸的冤屈,哭腔的声调说:“不不不,我想拉肚子,我肚子坏了,天地良心,我不说假话!”
  “我看你是心坏了。赶快如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翻译官面露狰狞,咬牙切齿地说,“今天,你若是不说出黄厚的下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王东升趴在地上一个劲地只磕响头,嘴里连连道:“我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皇军饶命啊!”
  翻译官递个眼色,两个伪军过来一顿枪托子猛砸,王东升被砸的鲜血淋漓,死去活来。日本鬼子‘叽哩哇啦’又说了几句,翻译官阴笑了笑,说:“皇军说了,最恨这种不忠不义的人,死啦死啦地有。可我看在咱们乡里乡亲的份儿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不老老实实说出黄厚的下落,我也就尽到了心。只好按照皇军的意思,挖个坑,把你活埋掉了。”翻译官翻着白眼,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态,转脸对着人群阴沉沉地说:“如有知情不报者,王东升就是你们的下场。”
  王东升鬼哭狼嚎般地祈求说:“皇军饶命,皇军饶命!”
  翻译官指着王东升血糊糊的鼻子,说:“死到临头了还不老实,说不说?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来呀,给我挖个坑,我看说还是不说!
  功夫不大,坑挖好了。几个伪军把吓得面如蜡黄,体如筛糠的王东升抬到坑沿边扔了进去。翻译官阴笑了笑,问:“不说是哇?给我往里填土。”
  几个伪军挥动铁锹,土一锹一锹地压在王东升的身上。此时此刻,王东升才彻底明白了,日本鬼子就是一群恶魔。他一反常态,不再颤抖,不再求饶,像一头发疯的公牛,怒目圆睁,声嘶力竭地吼骂道:“日本人,我操你祖宗……”
  王东升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孱弱了……
  黄厚听侦察兵报告说日本鬼子在玫瑰营正在活埋群众的消息,心情非常着急,马上召集几个排长就地商议营救计划。
  常玉林思忖片刻,首先说:“如果进城发生巷战,很明显,我们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
  “那怎么办?”李冠辰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黄厚,问:“我们必须得尽快拿出个方案,救人如救火呀!”
  黄厚突然眼睛一亮,在地上比划说:“我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不妨兵分三路,一路以奇袭的战术冲入城内,引蛇出洞。一路埋伏在这里,等鬼子进入我们的埋伏圈,出其不意来个反冲杀,狠狠地打他一下子。”
  话到这里,黄厚似乎在卖弄关子。
  李冠辰急不可耐地问:“那另一路呢?”想一想,萌萌地说:“奥,来个半道截杀?”
  王玉水用食指使劲在李冠辰的额头上拧了一下,说:“你个笨脑袋瓜子,这还用问吗?我们此战的目的是什么?”
  “救人呀!”李冠辰憨憨地回答。
  “那另一路做什么,还用细说吗?乘敌人倾巢追击我们的时候,然后……”
  “这我明白了。”李冠辰拍了一下脑门子,说:“看我这颗大脑袋算是白长了。”
  “哈哈哈。”大家都被他的诚实逗笑了。
  笑声落下,王玉水皱起眉头,问:“黄指导员,咋个奇袭法?”
  黄厚稍加思忖,说:“上一次不是缴获了几套伪军的军装,这回正好派上了用场。”
  王玉水马上接茬道:“明白了。”
  黄厚拍拍王玉水的肩膀,说:“此举胜败,全靠你的演技了。”
  “没问题。”王玉水爽快地回答说。
  黄厚起身说:“既然大家已经明白了此战的战略部署与意图,那我就下命令了。王玉水。”
  “到。”
  “你带领一个班换上伪军的军装,奇袭玫瑰营是假,务必把鬼子引到我们的埋伏圈。”
  “是。”
  “常玉林。”
  “到。”
  “你带领一个班务必迅速做好营救转移群众的工作。”
  “是。”
  “任务完成后,到王贵沟村集合。马上行动!”
  “是。”王玉水,常玉林答应一声,转身上马。
  “出发!”
  一声令下,一阵尘土飞扬,两路人马消失在山峦隐去的视线。
  望着两队人马消失的背影,李冠辰有点沉不住气了,急切地追问:“那我呢?”
  “入队。”
  “是。”
  黄厚站在队列前,看着列队整齐,精神抖擞的战士们,说:“同志们,畜生不如的日本鬼子正在玫瑰营活埋我们的同胞。虽然去营救会冒很大的风险,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我们必须去营救。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是我们这支军队神圣职责!”
  在黄厚的指挥下,白马连的战士们很快按照预先的计划,设伏隐蔽在距离玫瑰营四里地的二道梁。
  二道梁四面环山,中间是个坑底,居高临下冲杀下来,是骑兵发挥优势的最佳战略地理。
  从大路村出发,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王玉水带领战士们来到了玫瑰营的城门前。
  在城楼上站岗的伪军远远就瞭见一队骑兵打马飞驰而来,不知是敌是友,急忙摘下挎枪,平端在手中,大声吆喝道:“那部分的?”城门口把门的几个伪军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们是康王派来的,有事找中田小队长。”王玉水勒了勒马缰,放慢了速度,高声回答说:“自家人。”

1938年5月,新四军第四支队第九团团长顾士多率部在安徽巢县蒋家河口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之后,继续向皖南地区前进,并于6月4日凌晨进入了安庆县境内。

“报告!前方白虎桥方向发现日伪军据点……”

部队行进中,顾士多忽然接到侦察员的报告,前方十里外、部队前进的必经之地白虎桥,驻有日伪军一个中队,约为30余人,不但火力配置非常强,并且把守极严。伪军头目张贺升系土匪出身,后投靠日军,是个罪大恶极的家伙。

顾士多当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整,并召集干部们商讨对策。如何顺利跨过白虎桥据点这只“拦路虎”,成为当前一个极为紧迫的问题。

团部参谋人员和各营连干部针对这一情况,七嘴八舌纷纷发表意见。顾士多一边静听众人的发言,一边思忖着:强攻肯定不行,这里距安庆城太近,枪声一响,日军马上可赶来增援。既然这帮伪军民愤极大,何不顺手牵羊消灭他们,为民除害呢?不过,要打还不能用枪,看来只能智取。那么,在时间这么紧迫的情况下如何智取呢?

www.8364.com 1

顾士多正为这事犯愁,突然,一阵战马嘶鸣声传入耳中。他知道,这是九团前不久缴获的一匹日本大洋马正在嘶鸣。

想到这匹马,他顿时眼前一亮,便对与会干部们说道:“现在我们有日本人的大洋马,还有几十套以往缴获的日军军服,作战参谋陆应明等几名同志还会懂点日语,我们何不……”

众人一听都赞不绝口,陆应明更是连声说道:“好主意,好主意。”

6月4日下午,前往白虎桥的大路上突然冲过来一队人马,战马上的人都穿着黄呢子军服,身上都背着武器,看样子是一队日本骑兵。他们卷起一路尘埃,直奔白虎桥据点。

路上行人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往路旁躲闪。但让他们感觉略有些异样的是,这些人脸上不但没有以往见到的鬼子那种残暴骄横、不可一世的神情,反而是和颜悦色,领头的人甚至冲老百姓点头微笑,还让其余人放慢速度。这不禁让路人们为之纳闷。

这队人马难道真的是日本骑兵吗?不,他们是新四军九团官兵装扮的,那个长官模样的人就是顾士多。

www.8364.com 2

原来,会议结束后,顾士多当即挑选了三十多名精干的新四军战士,化装成一个日军小队,顾士多扮作日军联队长,陆应明着便衣扮作翻译官,向白虎桥伪据点挺进。

距离白虎桥不到一里地的时候,顾士多下令策马徐行,让陆应明走在最前面,耀武扬威地朝白虎桥据点走去。

白虎桥桥头,两名伪军哨兵正伸着懒腰打哈欠,突然发现来了一队骑兵,一下子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

“妈的,你们连皇军联队长都不放在眼前吗?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翻译官”大老远就一声断喝,两个哨兵愣在原地,一个劲点头哈腰。

眨眼功夫,一行人就到了桥头。“联队长”板着面孔呜哩哇啦说了阵东洋话,“翻译官”又冲哨兵喝道:“冈田联队长问你们队长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出来迎接皇军?”

“回太君,中队长在队部,我们去报告!”两名哨兵一脸的惶恐。

www.8364.com 3

“混蛋,那还不快去报告!皇军有重要指示!”“翻译官”话音刚落,其中一名哨兵就一溜烟跑了进去。

此时,张贺升正和小老婆蜷曲在一起抽着大烟,听到哨兵报告,蓦地一惊,赶紧屁颠屁颠跑了出来,向“皇军”连连点头哈腰:“实在不知太君大驾光临,失迎,失迎,欢迎太君前来训示……”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兼并中夏族民共和国人民利润,前方青龙桥趋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