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伤心赵士程,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

引子:
  
  日前,我行我素,盛京语者,婉儿,文心雅胆四友相约,以婉儿为故事主线,素,语,婉各写章回小说三回,文在每人第三回后续写一回作为前三人各书故事之结局。吾依约完成。吾之所书,纯系胡编乱造之虚构。观者切莫望风扑影,胡乱揣测。
  
  近日,文心雅胆亦依约在拙作三回后续写完第四回。其点睛之作可谓妙笔生花也。有网友建议我与文心雅胆二人各写一篇第四回,便又胡诌了一回。现将我二人的第四回一并录于此,供观者玩赏。
  
  
  
  第一回:樵叟访友谋妙计,思寻语者赴盛京
  
  
  
  话说宋朝高宗年间有一高才翁,隐居盛京。名曰:语者。
  
  有人说:语者幽默诙谐,举止文雅,风度翩翩,侠肝义胆,倜傥风流,英俊潇洒,貌似潘安。
  
  有人传:语者鼠眼猴腮,嘴歪齿豁,身高三尺,前后罗锅,犹如武大,面目狰狞,犹如鬼魅!
  
  有人说:语者天文地理无一不知,文韬武略无一不晓。有经天纬地之才气,安邦定国之谋略。乃国家之栋梁。
  
  有人传:语者原本官位显赫,名噪一时。因贪酒好色,舍命不舍财!欺男霸女!贪赃受贿,嫖娼狎妓而遭贬!
  
  语者其人,其事,街头巷尾广为流传,说黑道白,褒贬不一,众说纷纭。
  
  其时,越州山阴有一樵叟,名曰:行素。那樵叟虽系山野莽夫,却偏偏爱慕虚荣,喜好结交名流雅士,以求抬高自己身价。行素久慕语者之名,欲往会之,奈何苦无机缘!那一日,忽闻语者之妻因语者强抢民女而与其争执,盛气之下扔下一纸绝情书,称宁愿净身出户不愿再见语者一面,便离家出走!那语者见发妻绝情而去,许他另娶,正中下怀,再无悔意。遂四处扬言欲娶一妾,声称聘礼颇丰:有天山雪莲,西藏红花,南海珍珠,东域紫貂,关东人参,北海龙角,白山鹿茸,泰岳灵芝等稀有宝物。那樵叟闻听此讯,顿觉天赐良机,喜上眉梢。他思谋半刻,计上心来。只见他一拍大腿得意洋洋自语道:妙哉!妙哉!俺就是这个主意。必可一箭数雕,一举多得。要知那樵叟主意为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樵叟奇谋瞒天过海,文心嫁妹有苦难言
  
  
  
  书接上回。各位看官,你到那樵叟有了什么好主意,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原来那樵叟隔壁有一邻居,单姓一个唐字。那唐家主人本是个穷酸秀才,落破举子。所幸承继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祖上家业,自己又在十里八乡招来几个娃娃启蒙。日子过得不富不穷还算将就。那唐家后院有一小花园,扇形园门的门楣上主人自提了两个大大的楷书字,曰:沈园。
  
  那落破举子虽生得身单力薄,手无缚鸡之力,却偏偏真草篆隶写的龙飞凤舞。诸子百家读的滚瓜乱熟。那落破举子自号:文心雅胆。常常风花雪月的吟诗赋词与本城纨绔阔少们唱和往来。樵叟与唐家仅一壁之隔,常听墙那边时不时的有三五人谈天说地,虽听不大懂,却好生羡慕。樵叟本爱结交名流雅士,于是便刻意与那唐家举子往来。常将自己从山上打来的山鸡,野兔,采摘的山珍野果,家中自产的蔬菜等送与那举子。那举子深知光来不往非礼也,也在樵叟囊中羞涩之际,赠他些许散碎银两,冬春换季之时,送他些穿过的旧衣。如此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无话不说,无事不讲。二人常常通宵达旦南朝北国,云山雾罩的彻夜瞎侃。
  
  那举子有一妹,乳名换做婉儿。那婉儿天性聪慧,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曲赋无一不通,针线女工无一不能,那婉儿虽天生丽质,模样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只可叹红颜薄命!婉儿原本嫁与陆游为妻,岂料恶婆陆母偏看不上婉儿,强命儿子休妻另娶!婉儿离开陆家后嫁与赵昂为妻。谁知赵昂那厮无福消受美色,竟在新婚不久撒手西去。现如今婉儿正待嫁娘家,住在沈园里。那文心雅胆与婉儿乃同父同母亲兄妹,他二人自幼耳鬓厮磨,青梅竹马一块长大,兄妹感情甚好。怎奈文心雅胆之妻却是个不谙事理之恶妇,常在其夫面前搬弄是非,挑唆事端。弄的文心雅胆也无计可施,只想抓紧给妹妹找个好人家嫁了,也好各自安生。文心雅胆曾数次与樵叟谈及此事,委托其为其妹妹留意,如有合适之人,求他即刻做冰说媒下聘。
  
  那樵叟心想:一个要纳妾,一个要嫁人。如能撮合,岂不两全其美。何况自己虽对那盛京语者慕名久矣,但毕竟素未谋面。初次前往拜访,若不拿些礼物前去,面子上如何过得去。但囊中羞涩,家中一贫如洗,哪有贵重之物增与人家!若将美人相赠,那语者必然大喜过望。若如此,文心得救,婉儿得救,语者也解了燃眉!岂非大好事一件!没准那语者还能回赠些好东西呢!想到这里,樵叟这才为自己的妙计得意起来。于是,他赶紧拎了两只山鸡去了唐家。那文心雅胆此时正为悍妻昨夜搬弄是非生气发愁呢!见樵叟到来,不免高兴起来。两人酒过三旬,菜过五味之后,樵叟慢慢的透漏出要去盛京走走,去看一个还没娶妻的老朋友。并将那语者如何家境殷实,如何才高八斗等大大的吹嘘了一番。其实,对语者其人其事文心雅胆早有耳闻。他非但不信那些污蔑语者人格的传闻。心中对语者倒是颇有好感,好生倾慕。此时一听樵叟乃语者之友,列位看官,你想那文心雅胆此时正欲嫁妹,有如此良机,焉能错过?自然是再三再四的相求樵叟为婉儿做媒了。樵叟自然也就顺水推舟落了个顺水人情。于是二人商定:樵叟携带婉儿前往语府,能否婚配,由樵叟酌情而定。酒毕,樵叟归家打点行囊。文心雅胆去沈园征求妹子意见。要知樵叟此番能否成行?婉儿能否嫁与语者?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语者酒酣诉心语,婉儿感恩认义兄
  
  
  
  书接上回:话说樵叟与文心雅胆商定了访友嫁妹事情的第二天,当时正值金秋十月,秋高气爽,北雁南飞之际。清晨,当雄鸡高唱,红日东升之时,樵叟便招呼着婉儿高高兴兴的上路了。各位看官也许奇怪:那婉儿如何便乖乖地跟随樵叟高高兴兴的上路?列位看官有所不知,你想:那婉儿两次外嫁,两次返回娘家。虽说哥哥很好,然嫂嫂凶悍!婉儿在家里时常受嫂嫂的冷言冷语,挑三拣四的排挤。虽常常暗地里受嫂嫂的窝囊气,但她深知哥哥心高气傲,脾气暴躁,对自己疼爱有加,若对哥哥诉说嫂嫂的不是,哥哥必不相容与嫂嫂。他二人必会口角争执,弄得夫妻反目,家无宁日。因此一直未敢对哥哥言讲,只把苦水咽到自家肚里,自怨红颜薄命。听哥哥说要将她许配给语者,心中不免暗自高兴。原来,婉儿也久仰语者大名,心仪许久了。因此,哥哥刚说出心思之时,婉儿便一口应允。高兴地答应了这门亲事。恨不能即刻生出双翅飞到语者家中去。
  
  书说简短:那樵叟与婉儿一路上旱路乘车,水路搭船,晓行夜宿,日行百里之多。约半月余便到了盛京。那樵叟捡了个大户商铺询问语者住所。可巧一问便知,于是顺顺当当的找到了语府。
  
  语府坐落在离城不远的一个镇子里。古色古香的门厅匾额上没写“语府”二字,却单书了一个“语”字。门厅里的一个老门人简单的盘问了几句后便急忙入内去通禀老爷。
  
  “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约半袋烟功夫,人尚未到,破锣般的声音已从里面飞出。樵叟与婉儿的眼神朝着声音寻去,只见里面一个40多岁年纪,身着长衫的人走了出来。他二人不看犹可,一眼望去,不免各自吃了一惊!原来那语者长的并非貌似潘安,只稍强于鬼魅。身材与武大郎一般无二,还好没有前后罗锅。脸上的摸样么,铜钱大的麻子一个挨着一个,似腐肉一般。这么说吧,说他是钟馗的胞弟,庞士元的亲兄,准有人信。婉儿一见此人模样,便有七分不喜。不免眉头紧皱。那行素见此人如此模样,惊出一身冷汗,暗暗担心婉儿看不上此人。
  
  “在下盛京语者,贵客来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语者一边作揖,一遍告罪。
  
  几句寒暄过后,语者便热情的将二人让进了上房客厅。宾主各自落座后,樵叟便将仰慕多时,特来拜访之意表明。并将一封书信交给了语者。原来,樵叟行前,那文心雅胆特意给语者写了一封书信,委婉言明胞妹待嫁之事。只见那语者看罢信后,先是眉头紧锁,转而开怀大笑。然后吩咐管家速速准备好酒好菜,要与嘉宾一醉方休。
  
  管家下去后,只见语者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婉儿深施一礼,曰:“久闻唐婉之名,今日有幸,得见芳颜。此生无憾耳!”
  
  “兄台如此厚誉,小女子怎消受得起”婉儿急忙羞羞答答的一边还礼,一边红着脸回答。
  
  “哈哈,沈园粉皮墙上之钗头凤,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婉儿之才气,清照不及也!”
  
  “兄台切莫如此说,羞煞小妹了!"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那樵叟如坠云里雾里,半懂半不懂的也跟着搭讪着。正在此时,管家禀告酒宴摆下,敦请入席。
  
  几盏酒下肚,只见那语者端起酒杯言道:“蒙素兄厚爱,千里来访,不胜感激。与唐婉相会,实乃三生有幸。今吾以实言相告:吾亦曾在朝为官,吾虽模样丑陋,然良知尚在。因秦桧老贼迫害忠良,吾不削与之为伍乃托病辞官。秦贼迫于朝野舆论压力,亦曾数次请吾回朝。吾终不肯就范,秦贼便恼羞成怒制造种种谣言糟蹋与我。民间传闻吾之短长,二位日后尽可查访。文心贤弟所托,语愧不敢当。似语这般模样,安敢有此奢望!街头所传吾欲纳妾之事,存属谣传。老妻只是气我不肯为官,担心影响儿女前程。才负气回了娘家。料她日后必会回心转意,我岂可再娶!如蒙婉儿不弃,吾愿认为义妹。此后必将以亲妹待之。婉儿之终身大事,吾必尽心竭力,必不肯使汝再受半点委屈!”婉儿闻言,一洗前恶,眸含热泪,深施一礼,道“兄长万安,切莫心焦,来日小妹亲自前去将嫂嫂接回与兄长团聚便是”。语者高呼管家换大碗来,与樵叟频频碰起杯来。他二人酒兴正浓,忽听那樵叟长叹一声道“哎!这便如何是好?”
  
  要知樵叟因何长叹,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我行我素枉多虑。盛京语者巧安排
  
  
  
  各位看官,上回书说道那樵叟与盛京语者换了大腕,俩人正喝的高兴,却忽然长嘘短叹起来!盛京语者见状,连忙问道:“行素贤兄何事闷于心中?可否见告?愚弟不才,或可相帮一二。”
  
  “哎!行素又长叹了一声说:“哥们儿,你是不知道啊,我出来那会儿跟文心吹了大牛!答应人家保证把婉儿嫁给你,叫她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再也不愁吃穿。现在可好,事没办成,你说可咋整吧,把她领回去吧,自己觉得没脸,不领回去吧,你说她一个妇道人家,自个在外边混,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以后可咋见人哪!”诸位看官,那樵叟本乃山野村夫,心中难装大事!你道前三回我这写书的为何不叫他说半句话,就怕他嘴里跑车,令人耻笑!这些话,若是书生,秀才所言,怎会如此粗俗!试想:若是酸腐文人,一定会这样说“贤弟有所不知,如今愚兄也只好实言相告。愚兄来时曾对文心雅胆夸下海口,使你将婉儿娶为内子,结成连理。让婉儿终身有靠。而今却如何是好!我若将婉儿带回,何颜去见文心雅胆。若不带回,婉儿一弱女子,孤身一人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终身大事未定,倘有一差二错,愚兄如何向文心雅胆交代!岂不有负朋友所托,失信于人,此后颜面无存矣!”一件事,文化不同,说出的话自然不同!此时,盛京语者虽酒已半酣,然头脑却还清楚,倒也没在意那樵叟的话是粗俗还是文雅,觉得樵叟之言有些道理。
  
  “无妨无妨,行素兄尽可放心,待我修书一封言明原委,告知文贤弟,汝妹即吾妹,万不敢有半点差池!吾与贱内只有不肖顽劣犬子一个,尚年幼无知,正需启蒙管教,天赐义妹到来,义妹德才兼备,堪当此任,犬子后生有望矣。义妹终身之事,烦请素兄可转告文兄,我这里有现成一人,此人亦乃当今名士,因久慕婉儿之名,恨无缘得见,发誓今生娶不到婉儿,终生不娶。因而自号:梦有佳期。此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举止文雅。倜傥风流,品貌皆优。书香门第,官宦人家,年龄与义妹相差无几,尚未娶妻,我若做冰,水到渠成,他还得磕头谢我呢,哈哈哈哈,,,,,,
  
  “哥们儿,这个人家住哪啊?你认识吗?这事你心有底吗?”樵叟还是不放心,刨根问底的提了一串疑问。
  
  “哈哈,此人家就住城里。岂止认识,十分熟悉,非常熟悉,素兄,我也实言相告吧:此人乃犬子之舅父,我的小舅子是也!
  
  哈哈哈,哈哈。。。。。。。
  
  要知后事如何,哈哈,没有下回了。各位,您自己想去吧,哈哈哈。。。。。。
  
  
  
  第四回:樵叟归途遭劫难,婉儿接嫂遇梅翁
  
  文|文心雅胆
  
  
  且说樵叟送婉儿至盛京,原本打算一箭数雕,一举多得。如今婉儿与语者义结兄妹,使得樵叟的一箭数雕的计谋落了空。既然大媒没有做成,那些雪莲、人参、鹿茸、灵芝等之类的珍宝自然也落了空,反使自己贴了不少盘缠。几日来,见语者与义妹文章词赋,天南地北的高谈阔论,甚是投机,反倒冷落了樵叟,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眼见婉儿在语者处甚是开心,语者也决意要留义妹长住,樵叟心里不免惦记起妻儿。本来寒涩的家境,不知她们这些天生活过得怎样?于是,盘桓了数日,顿生回家之念。想当初送婉儿来时,所带银钱均已花光,原指望回去时捞一份丰厚的聘礼和外快,现如今却身无分文,哪来回家的路资,这却如何是好?

“相公,您醉了,不能再喝了。”身旁的小童劝道。

思慕,是一场望梅止渴。

  【梦游沈园】

爱过,是缘,是福,是慈悲。

春日,午后,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想来世间相遇,大抵不过前世久别,今生重聚。

忽然,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凌空而来,我触电般的浑身一震,万分惊讶的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袅娜多姿的身影正从对面的小桥上款款走来。是她!是她!定不会错,是我日思夜想的婉儿,是我魂牵梦萦的婉儿。我揉揉眼睛,掐掐耳垂,确定这不是梦,一切都是真实的,是活生生的。

唐氏蒙羞。



清心庵一别,已数月有余。

人成各,今非昨,

丫鬟斟茶,我与你相对而坐,各怀千秋。

文/张静

“士程明日再来拜访。”我向丫鬟许诺。

我为婉儿另寻一处宅院,一边苦苦恳求母亲接纳婉儿,让她回来,一边与婉儿偷偷相会,鸳梦重温。我幻想着即便母亲真的不能回心转意,那么,这样暗地里如初燕好的日子也是可以过的。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母亲不久就知道了此事。母亲非常生气,精心设局,让人传信说家中有事,把我叫回。然后带上许多丫环仆妇赶到那个宅院,找到婉儿,直接安排车马,把她送回了临安娘家。

想你我成婚之初,族人斥我辱没门楣,我带着你,被迫迁居他处。

一瞬是百年。我的思绪好似还游离漂浮在梦中,婉儿已幽幽地向我打过招呼,和赵士程并肩向前走去,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烟柳深处。留下我一个人茕茕孑立,陷入迷蒙混乱当中,陷入万箭攒心的痛苦之中。

一世痴情,未得卿心。

我已风烛残年,力不从心,虽住在沈园附近,却很少再亲至沈园。然而那次与琬儿的际遇,伊人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在我心中牢记难忘。在一个飘雪的冬日,我听说沈园梅花绽放,亦颦亦笑。那不就是婉儿的化身么?我情不自禁又赋诗二首【梦游沈园】。

我用十年光阴,换来一阕自欺欺人。

东风恶,欢情薄。

王氏豆蔻年纪,不通诗书,恰合陆母心意。

幼时的我,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当时正值金人南侵,母亲常带我来母舅唐诚家避难。表妹唐婉正如她的字蕙仙一样,自幼蕙质兰心,文静灵秀,善诗文,工书画,小仙子一般的可人,我特别喜欢她。幼时的我们不谙世事,根本听不懂大人对时政的高谈阔论,也不喜欢听。我和婉儿常离开大人,相约到后花园中嬉戏玩耍,两小无猜,度过了一段纯洁无瑕的青梅竹马时光。

苦已尽,甘将来。

错,错,错。

我冲上前,一把将你揽下来,紧紧拥在怀里。

时光突然停在了这年的一个春日。这日春光明媚,玉兰花洁白如雪盛开在枝头。我突然想起,幼时的那个春日午后,玉兰树下的婉儿娇俏如画。如今,音讯杳无,怎不令人思断肝肠?我感慨万千,心乱如麻,再也坐不住,决定在这个和煦的春日午后,出去走走,平复一下潮涌的心情。

钗头凤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4

之后,母亲不顾我的百般反对,大张旗鼓为我寻了一门王姓亲事。王氏温顺本分,深得母亲欢喜。四年之间,王氏前后为我生下三个儿子。得子固然喜乐,即便如此,内心深处,依然忘不了婉儿。我对婉儿既深深愧疚,又切切思念。很想知道她在哪里?过得好不好?经多方打听,才知,婉儿回去后,父亲为了面子,赌气早把她嫁与皇族宗亲赵士程。士程我认识,喜好诗文,为人谦恭,人品很好,且门第远胜我家,婉儿嫁与她,想来也不会受什么委屈,心中稍安。虽然与婉儿复合彻底无望,我也宁愿将心中的失落深深埋藏,惟愿她过得比我好。

“小姐心性高洁,蒙羞背弃,娘家回不去,夫家不可留。一介弱女子,在这世道人言中,该如何保全?怕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礼部会试失利,我回到家乡,家乡风物依旧,人面却新。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凉。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情场失意,考场失意,官场失意,挚爱的人不能保护,科举应试又遭打击,封建礼教,家长制度如一座大山,黑沉沉地压得我抬不起头来。一个人既不能按自己心意生活,也无法对抗黑暗的官场建立功名,生活的真是失败之极。为了排遣愁绪,我常常独自流连于青山绿水之中,或闲坐野寺探幽访古,或出入酒肆把酒吟诗,或浪迹街市狂歌高哭,就这样过着放纵游荡的生活,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都不再年少,鬓发染霜雪,心头落尘埃。

这时,红日西斜,望眼遍寻,再也不见婉儿身影,空余满园柳。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我心碎欲裂,遂向守园人讨来笔砚,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红酥手】 。

人各有志。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唐婉--钗头凤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

思来想去,我仅有一句,想对你说:

春去秋来,转眼三年过去了,不知为何,婉儿总也怀不上孩子。古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能为祖上传宗接代一直被视为最大的不孝。母亲对我和婉儿的缠绵,还有我的不求上进早就不满,面对婉儿迟迟怀不上孩子的事,她再也无法容忍。

我心里一涩,凝望你,你的眉眼竟模糊开来,像镜花水月。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日便促成婚事。

03

或许,我要失去你了。

满城春色宫墙柳。

“婉儿,等你病好,去找陆游吧,我成全你们。”我紧咬嘴唇,唯恐垂泪。

挚爱一生的女人:唐婉

东方泛白。

我信步来到城东南禹迹寺的沈园,园中春色撩人,石山耸翠,百花争艳,蜂飞蝶舞,莺燕争啼。当年,我曾和婉儿数次来这里游玩,如今,春光仍大好,物是人不再,更徒增伤感烦恼无限。 我在园中漫无目的游荡着,沿着与婉儿曾漫步过的幽径,走了一遍又一遍。婉儿的音容笑貌, 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回忆是如此温暖而甜蜜,我不禁醉湿了双眼。

“皇室宗亲赵士程,娶了陆家下堂妇。”

怕沈园,想沈园。75岁那年,我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字迹虽然已经模糊,我还是忍不住泪落沾襟,踽踽独行在沈园幽径上,前尘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我情不自禁题下诗作【沈园怀旧】。

曾见凤头钗,几欲自缢。

我没有想到,我的题词,竟然引来许多人围观,人们议论纷纷。我也没有想到,婉儿根本没有离开沈园,她闻讯追到粉壁前,看到了这首声泪字血的题词。我更万万没有想到,这首词竟然打破了婉儿原本平静的生活,婉儿回去后,忧伤不已,追思往事,奋笔和了一首【衩钗头凤·世情薄】。

香消玉殒魂何在,千古伤心赵士程。

病魂常似秋千索。

www.8364.com,你言语间略无波澜,像陈述旁人疼痛,事不关己。

“相公,是我家夫人让送过来的。”

向来只闻新人笑。

往日恩爱夫妻,被迫离索,各有归宿,愁绪满怀,何处诉说?爱又不能爱,又割不断这情丝万缕,怎不叫人痛断肝肠?恸不忍言,恸不能言,我泪奔狂歌,扔了笔砚,大醉离去。

你挨过的苦痛,我不许你再挨。

其一

上苍厚我,才许你姻缘尘断,与我走过十年。

    山盟虽在,

只是对你,我恨不起来。

此言犹如晴天霹雳,一时把我吓傻了,良久,方回过神来。我苦苦哀求,请母亲从长计议,或许怀孕一事还有转机,请再容婉儿一段时日。母亲大怒,愤愤地责骂于我,历数唐婉的种种不是,面对威严的母亲,我素来畏惧。面对母亲满口的礼教孝道,我无言以对。母命难违,我只好失魂落魄地返回住所。

陆游娇妻唐婉,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年立有婚约。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沈园壁上,多了一阙词。



情深不寿。

为了实现母亲的殷殷期望,为了所谓的孝道,我只好收拾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理科举课业,埋头苦读了三年。二十七岁那年,我只身离开故乡山阴,前往临安参加“锁厅试”。我凭借扎实的经学功底和才气横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然仕途多舛,同科试获取第二名的,恰好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秦桧深感脸上无光,在第二年春天的礼部会试时,硬是借故将我的试卷剔除。仕途之路,在一开始便遭受了风吹雨打。

士程何辜,人亡家破?

婉儿,你是我心底一生挥之不去的痛,沈园,也成了一生的伤心地。

“婉儿,我娶你。”

时光荏苒,转眼我和婉儿都长大了。青春华年的我们虽不再像儿时那样耳鬓厮磨,内心却彼此倾慕,常借诗词倾诉衷肠,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对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都洋溢着快乐。父母和亲朋好友,都认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时时兴亲上加亲,于是我母亲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姻事。深爱的婉儿,成了我的未婚妻。

·李梦霁·

瞒!瞒!瞒!

香港中文大学硕士,2016年度中国影响力作家

“请问,是谁让送来的饭?”

陆游是同郡才子,久负盛名,与我交情甚笃。

01

你惊魂未定,口不能言。

几年离索。

“别这样讲。娶你为妻,是士程此生最大之幸。”

【春游】

公众号:李梦霁(limengji0628)

02

——陆放翁

没有了婉儿,我的生活便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我在里面拼命游走,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出口。婉儿,难道,那一别,便是永生,我们真的再也无法相见了么?

里屋缓缓走出一位女子,素衣,素颜,人比黄花瘦。

难!难!难!

今日,陆游新娶佳人,归还信物,恐怕已击溃你的最后一道心堤。

婉儿,这首词里,你的心情和生活一展无遗。游哥哥懂你,懂你再嫁的艰难。我虽然听说赵士程宽容温和,待你极好,但想来你定难免遭受赵家宗族的流言蜚语,再加你不能生育,必然要承受很多的压力。孤独无依的婉儿,你内心的苦闷能向谁言?“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婉儿,是不是你从来没有把游哥哥忘记?是不是,夜阑人静的时刻,你只能一个人咽泪思念?要不,你为何怕人询问,强颜装欢,瞒、瞒、瞒?你瞒着父母,瞒着夫君,瞒着身边的所有人,可是,婉儿,你瞒不过我,我懂你的思念,懂你的委屈,懂你的忧伤,因为我一直在你心里,从未离开。婉儿,今日你一去便是百年身,游哥哥再无缘与你相见,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十年,时光把陪伴熬成良药。

“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婉儿,天上人间,生死两茫,我内心的深挚无告,窒息思念,凭谁说?且罢,我老了,这残酷的人间我也呆够了,不堪幽梦太匆匆,且让我随你而去,来世再做夫妻吧。希望来生,我和你,不再红颜早逝去,不再白发空垂泪,我们欢爱一生,不再错、错、错!

陆游终是未敢违背母命,甚至不置一词,便休了唐婉。

05

你的十年忌,我提一壶酒,来你坟前。

和婉儿在一起的时光是如此美妙,我甚至不想离开她半步。以至于每天早晚例行给母亲请安时,我总是来去匆匆,不再像以前停在母亲房中,话会儿家常。母亲自是不满,已经说我好几次了。她老骂我:“游儿,不是为娘说你,自从婉儿进门,你就忘了我这个娘了。男人大丈夫应以孝道和功名立业为重,不能耽于闺房之乐。你要好好读书,准备科考,金榜题名,光耀门楣才是。”我唯唯应着,可转身见了婉儿,就把科举应试的事抛在了脑后,读书总是心不在焉的。我本无心功名利禄,就这样和婉儿欢谐温爱一生,便是最好。

90后,背包客,作家,模特,公益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婉儿,我曾发誓决不负你,最终我还是负了你,眼睁睁看着你孤独地远离,看着你寂寞痛苦地死去。婉儿,我真真对不起你!可是,婉儿,我的表妹,我一生挚爱的女人,在你去后的近五十年里,我一直痴迷的把你珍藏在心间,如玉如宝。一个女人,能被如此真心地怀念,于我,也算是一种情感的救赎,于你,也算是一种凄婉的幸福吧!

陆游无力护你,为保全自己,不惜将你推入泥沼。

八十五岁那年春日的一个午后,我忽然感觉身心爽适、轻快无比,便又来到沈园,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睹景思人,我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春游】。

生为男儿,无愧天地,无违堂上,无负女人,难!

日子在平平淡淡中流逝,岁月短暂,不容蹉跎,转眼我在颓废中走到了30岁。

——婉

锦书难托。

可惜成婚三载,仍无子嗣。

伊人已去,空留惆怅遗恨,我只能把一怀愁绪,满腔思念寄托于诗词,然山盟犹在,锦书再难托。

丫鬟道,“小姐郁郁寡欢,近来陆游新婚,更是失神落魄。午夜梦呓,常言‘务观负我,何日解脱’,恩公若能常来,或可解小姐心结。”

世情薄,人情恶,

陆游言,“我此生负她,无颜再见。这柄凤头钗,是我们当初情定的信物,她见此钗,便知情断不复返。盼她后半生,嫁个好人家。”

当时,金兵入侵,国家危难,中原大好河山沦陷于胡虏之手,我只好强压悲痛,北上抗金,积极投身到北伐大业中,力图收回失地。后来北伐失败,我也被罢官回乡,岁月蹉跎,风雨生涯几十年,心中对婉儿的思念,却始终无法消解。

在陆游与我之间,你选择了我。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赵士程,南宋时期,越州山阴人。

20岁时,我与婉儿喜结连理,琴瑟和谐,情爱弥深。多少个白天,书房里,我与婉儿吟诗作词,品茗作画,红袖添香,不胜其乐。多少个夜晚,鱼水欢后,我拥着婉儿,谈对国家的忧虑,谈对未来的憧憬,婉儿虽不善言语,却非常善解人意,总能给我恰到好处的应和与抚慰。我常常在心里感叹:陆游啊陆游,你何德何能,竟令上天如此垂爱,得如此佳人,真大幸也!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婉儿,你是如此温柔美丽,今生有你足矣,日月鉴心,定当惜玉,决不负你!

我立在殿外,遥遥相望。

不知何时,母亲竟一个人悄悄来到郊外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因为我和婉儿卜算命运。那无德妙因装模作样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母亲闻言,吓得魂飞魄散,遂借婉儿不孕一事,大做文章。她把我叫到面前,威严专横地说:“游儿,自从婉儿过门到现在,不曾生下一儿半女。为娘年事已高,等不及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断了咱陆家的香火。为娘命你速速把她休了,我再替你另娶一个。如若不然,为娘将与之同尽。”


喝,为什么不喝?这些年独饮的苦酒还少吗?我端起酒壶,倒了个底朝天,喝完最后一杯酒,我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地起身离去。

佛前求子的你,小院失魂的你,沈园抉择的你,病榻哀戚的你,是我今生最爱的女子。

《钗头凤·世情薄》

你僵在原地,泪水一点一点涌上来,终于决堤。

玉兰花如云如雪,莹洁清丽,芳香宜人。婉儿站在树下,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巧笑嫣然,俏皮可爱。美人如玉花如兰,如此诗情画意,我不由神怔,一时看得痴了。

www.8364.com 1

一怀愁绪,

你受过的委屈,我不许你再受。

此后,婉儿便整日郁郁寡欢,抑郁成疾,不久病亡,香消玉殒。我是罪魁祸首,是我直接导致了婉儿最后的死亡,是我亲手害死了挚爱一生的女人。我痛哭流涕,悔恨不已。

恍然间,我做出一个决定。

我涕泪问苍天,苍天不语,大地静默。

钗头凤

【沈园怀旧】

在你面前,我总沉默,沉默得不合时宜。

桃花落,闲池阁。

抬眼望你,容颜倾城,弱柳扶风,明艳得不可方物。

    其一:

相逢不易,相守更难。

04

从此,你的忌日,只有我陪你。

雨送黄昏花易落。

我顿生欢喜,像赢了全无胜券的逐鹿。

“游哥哥,看这枝玉兰花漂亮么?”,我循声望去,只见婉儿站在一颗玉兰树下,攀折一根玉兰花枝,嗅着花香。

你既嫁了我,我赵士程绝不允许旁人欺你。

    其二:

我只了解陆游。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我推脱,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怎能相会。

其二

我不识唐婉,只觉她可怜。

春如旧,人空瘦。

长情,是一场将心比心。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千古伤心赵士程,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