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拒绝了皇太极侧福晋的身份,曾经青葱岁

紫陌红尘间,人生莫如初见,兜兜转转间,暗了流年,曾经青葱岁月,化作弹指间的青烟,那些驿动的心情,曾经跑马一般,在思想的狂野风驰电掣,如今回首,不过流星点点。
  老去的英雄,暮年华发,脸上的皱纹,镌刻满岁月的沉沦。
  就算当年名动江湖, 老来病缠身,不过,心生感慨,突然觉悟,人生由来是轻烟。
  花痕默默听着外祖父的念叨,心里早已经长了草。
  窗外,春光正好啊。鸟鸣枝头,春意满树梢, 湛蓝的天空, 风筝在飞, 耳边好似听到了小河流水的清唱。
  你去吧,早回来。外祖父淡淡说,又陷入了禅定一般的状态。
  花痕快乐的跑出去,寻那只风筝, 就在前方, 一线飘摇, 可是又忽然断折,燕子风筝摇晃着落下,无力的躺在一片草丛上。不及跑过去,一双细白的小手已经捡起这只风筝,花痕不高兴的叫道,小锁,你是怎么搞的,刚才还飞的好好地风筝, 为何, 就落地了?
  那只风筝原本是她偷偷做出来的,借给表妹玩耍,不料,就落地了,不知道摔坏了没有?花痕很是心疼,小锁不好意思的说,还好了,没有摔坏,不过是没有风了,就落地了。
  花痕正要说什么,马蹄声响,俩个女孩子一起回头看过去,青花马,马上男子, 当然是俊朗帅气,也当然是年轻好风华。
  七哥。小锁欢叫着迎上去,将手里的风筝举起来亮到七哥面前,道,风筝掉地了,花痕生我气, 要我赔。
  花痕瞪起眼睛,叫道,什么?我啥时候说,让你赔?
  小锁对着她叫道, 你以前就这样, 估计这次也得这样。
  花痕双手叉腰,哈了一声,正要说什么,七哥轻轻越过她俩身边,径直跑了进去。
  草庐里的老人闭目,静听,七哥说完,老人抬起眼,平时迷蒙的眼神此刻精光爆射,冷静的道,不用了,他们已经来了。
  七哥一惊,忙回头,狄园的四周,围满了青衣人。七哥面色大变,不料被人跟踪,青衣人出,没有人踪。想起这句话,七哥的后背不由爬满冷汗。
  老人起身,走出草庐,迎向青衣人们,道,你们来我狄园, 围我草庐, 所为何事?
  为首的人一声长笑,道,老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您是明朝退隐大官,又是当世武林高手,我大清即将入关,可说是天意所为,一路过关一路顺,所以,我朝皇帝,一心要振奋清国,当然要广选贤能,您,这就可以到朝中为官,比以前的官位还高,您看,启程吧?此一去,功名利禄,比您在前朝,只多不少。
  老人微笑,道,清朝入关,必将杀人无算,我不去。
  青衣人脸色不变,道,那就冒犯了。
  说毕手一挥, 但是,所有的青衣人还未及动手,老人须发皆张,满面怒色,狂吼一声, 声动天地,立刻四周冷风旋转,青衣人纷纷口喷鲜血倒地不起。老人平静的站立,恢复常态,冷眼看着地上的尸首,对七哥道,阿七,带花痕和小锁快走。
  阿七心头一痛,开口一股鲜血喷出,立刻转身,一声口哨,唤过青花马,跃上马背,奔驰到溪水边,俩个女孩子正在相互撩着水泼着对方,小锁笑道,看你在欺负我?
  花痕笑道,我就欺负你,一辈子欺负你。
  俩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的笑声交织成一股快乐声浪。阿七打马过来,忽听身后马蹄得得,回首看,烟尘滚滚,不知道有多少追兵。狄园屡屡火光冲天,转瞬间就化作废墟。
  老人已经焚园身亡了。阿七强忍心中的悲痛,一把抱起小锁,可是,马背上,再无多一人的余地,追兵呐喊声已经近了,更近了。
  阿七再不犹豫,放马狂奔。花痕呆呆站着,忘了跑,忘了哭,小锁的哭叫声顺风飘了过来,花痕,快跑。
  多少年,这个凄厉的哭叫声,还回荡在花痕的梦魂里。她被清兵抓住,带到统领面前,一个女孩子,当然没有什么威胁,就被收做奴隶,因为年龄小,身子轻盈,就被统领夫人送给上司,接受系统的训练,做了王府的歌舞伎。
  又是一年春光舞,今日,府里要大摆筵席,请贵客。酒肉流水般送来,堂前庭院披红挂彩,处处热闹,处处富贵。
  宾主尽欢,歌舞添兴。一队舞女,扭着腰肢, 跳起花盆舞,领舞的旗装少女,头上梳着俩把髻, 戴着通草绒的彩色头花, 看上去,真不知道是花美还是人美?
  就像惊鸿舞,又像鱼龙戏水,翩翩舞蹈过后,舞女们赢得满堂彩,都得了赏赐,尤为领舞的少女所获最为丰厚。正中端坐的中年男人难得的笑容满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蹲身万福,回答,花痕。
  中年人一点头,对下手的人道,阿敏,你府中好人才。
  阿敏大喜,满意的看了花痕一眼,躬身道,皇上过奖了。
  皇上?花痕一愣,不由看过去,正好看到一个人的目光, 犀利的盯着她,花痕淡然看了一眼, 这个人不过三十来岁,一身华贵袍服, 形容精干,倒也可说面目英俊,就是满脸的冷漠,花痕将眼光移开,但也感觉那个人还是看着自己。她和伙伴们已经退到一边,等下还要有表演要上场。
  可是,忽然自屋梁上跳下一个蒙面人,对准那皇上就持刀刺去,口里叫道,皇太极,拿命来。
  说时,手中的闪闪刀光对住皇太极的胸口刺了过去。所有的人慌做一团, 乱纷纷的时候,一粒弹子打在蒙面人的后心,他身形踉跄了一下, 眼见众多侍卫扑过来,身子拔地而起,跃上屋梁,又扑飞在众人头顶,踩着每个人的头,就像平地一般,迅速的跳出堂外,有如惊雷闪电,迅速跑开消失。
  花痕惊讶的看到那个蒙面人的眼睛,清冷冷的,可是那么熟悉。花痕的心在颤抖。
  耳边传来狮子般的怒吼, 皇太极叫道,阿敏,你纵容刺客刺杀朕,朕诛你满门。
  阿敏慌忙跪下,连连磕头,叫道,皇上,奴才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皇上。
  皇太极面色严酷,声音清晰,道,把阿敏拉下去。
  阿敏急的连连磕头,头上满是血印。没有人给他求情。皇上正在盛怒之下,谁敢?
  一个人走上前,跪下道,皇上,阿敏是府里疏于防范,才让刺客进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您就治他的活罪吧。
  皇太极冷笑一声,道,多铎贝勒,你和阿敏一向交好,当然想着他说话,你莫忘了他的父亲舒尔哈奇当年可是背叛过父汗,才被终身囚禁,也莫忘了,阿敏一向桀骜啊。
  说时,皇太极的目光投到阿敏身上,又是一声冷笑,道,拉下去,这就杀了。
  多铎慌得开口叫道,阿哥,阿哥。
  皇太极一怔,看着多铎,想起他的母亲,大妃阿巴亥被自己和其他三大贝勒假作父汗努尔哈赤的旨意,以弓弦勒死的往事,小时候的多铎,对自己很是亲昵,天天围着自己转悠,求自己带他游山打猎,甚至天晚了,干脆不回宫,就在自己的府里过夜,那时候,他的阿哥不离口。可是大妃死后,多少年,多铎未曾叫过自己阿哥?
  心有所动,眼里一酸,往事历历,还是兄弟啊。皇太极调整情绪,道,阿敏终身监禁,其府邸,由和硕贝勒多铎,负责查抄。
  多铎俯身不动不语,阿敏被人带了下去,保住一条命,还说什么?况且, 既然是多铎查抄,又怎么亏待了阿敏的家人?
  但当晚,多铎还是带走了阿敏府里的一个人,舞女花痕,当晚临幸了她,不久又让花痕做了侧福晋,朝廷里议论纷纷,皇太极气愤之下,将多铎叫进宫里,一番训斥。多铎只是一句话,就让皇太极无语。
  多铎耐心听完皇太极的训斥,道, 阿哥,我只是觉得这个舞女和我额娘很像。
  皇太极意兴索然的挥挥手,多铎转身退下。
  花痕很受宠,多铎平日里不上朝,整天在贝勒府,和花痕在一起,聊诗书,画字画,花痕渐渐折服了,这个外表冷漠的男人,如此多才多艺。常常是,月下花园中,多铎吹笛,花痕起舞,时光仿佛就此停止,天地间满是清透的音符。不久多铎干脆上奏朝廷,将花痕立为嫡福晋,这引得朝野大哗,连多铎的同母兄弟阿济格,多尔衮,也严厉指责。
  可是多铎不为所动,宁愿不要了身份,也要立花痕为嫡福晋。皇太极允许,但削去多铎和硕贝勒的封号,改为多福贝勒。
  花痕和多铎平静的相守。时光的流水悠悠,心境却无论一年四季都是春光融融。
  皇太极出师攻打大明,但不久接到爱妃海兰珠病重的消息, 急忙将军务托付给手下大将,自己连夜赶回盛京。可是终究晚了一步,海兰珠已经瞑目。皇太极痛不可挡,几次哭昏。然而,就在他仔细检查爱妃的遗体时,发现海兰珠的喉咙一个细小的血洞,皇太极又惊又怒,正要下令严查,背脊一凉,一个冷峻的声音,缓缓道,皇太极,黄台吉,记不记得狄园?
  皇太极缓缓回过身,红肿的眼里满是泪水,道, 阿七,是你下的手?
  阿七站在她身后,冷冷道,你还是努尔哈赤四贝勒的时候,叫过黄台吉,那时候,你还拜过一个汉人狄梦飞为师父,学习汉人的文化,后来,你做了皇帝,组建青衣团,袭杀有名望的,不服你的汉人, 其中就有你的老师,他当时奋力杀了所有的青衣人,自己也油尽灯枯,临死前,他放火焚烧了狄园,保护我逃跑,可是,终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天,你的报应来了。
  皇太极哀伤的唤道,我的海兰珠是你下的手么?她平生不曾做过什么坏事,连一只蚂蚁也不敢踩死。
  阿七冷冷的看着他,道,我们曾是师兄弟,可是,我了解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我只有杀了海兰珠诱你来,在她的灵堂,你的防备才最虚弱。
  话未完,皇太极身形摇晃,笑道,谁也杀不了我,只有我自己,师弟。你快走,否则一会儿,侍卫们就都来了。
  他的嘴角流下一缕血丝,扑在海兰珠的尸体上, 一动不动。
  阿七上前探他身体,果真气息全无,阿七一声惨笑,眼里流下两行清泪。他毅然挥刀自刎,他和皇太极曾经说过,在世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一条纤弱的人影跳过来,抱起阿七,低低唤道,七哥。
  阿七微弱的说道,小锁,快走,如果找到花痕,告诉她,我对不起她。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自杀,就会被认为刺客一死,没人追查你了。
  他的声音渐渐消失,身躯僵硬。小锁愣了一会儿,含着泪,放下他的身体,掏出怀里的小刀,将他的心脏挖出,放入腰带的一个石灰包里,起身,燕子般跳出去,消失在沉沉暗夜。月光冷冷的照在三个人的身上。
  花痕连日来心神不宁。这夜,多铎入宫议事还未回来,她在灯下苦等。一条人影跳落在她面前,冷冷的看着她。花痕抬眼看,眼前清瘦的人,一张秀美的孩儿面,布满杀气。
  小锁?花痕惊喜的叫道,站起身,上前一步。
所以她拒绝了皇太极侧福晋的身份,曾经青葱岁月。  小锁后退, 冷冷看着她,道,你现在是鞑子王爷的妃子了,好啊。
  花痕闻言一怔,心里就像注满毒液一般,痛苦不堪,道,小锁。
  小锁道,你忘了爷爷,怎么死在鞑子的的手下?包括七哥也是。
  花痕叫道,七哥?怎么会?
  小锁哼了一声,道, 七哥死前,说,对不起你。
  花痕泪流满面,道,我从未怪过他。
  小锁默然片刻,放缓声音道,花痕,和我一起离开,不在这个鞑子的家里,管他什么荣华富贵,咱们不稀罕,和我走,我给你找一个很好的汉人男子做夫君吧。
  花痕摇头,身子缩着,退坐到椅子上,道, 我不能离开他,不能。
  小锁怒道,你背叛了爷爷,忘了自己是个汉人?
  花痕痛苦的道,小锁,这世界上,哪个民族的人,都是一样的啊,没有优劣的分别,真爱也是一样的啊,不分民族的。
  小锁脸孔就像被打了一拳,道,好的,我就去杀了那个鞑子王爷,见证你的真爱。
  她转身就走,忽听花痕惊呼,小锁。
  小锁回身,立时惊呆了,花痕胸前一把匕首直没入胸腔,只剩一个木头把手,她慢慢跌落地上,小锁慌忙跑过去,扶起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泪流了下来。
  花痕耳边好似又听到当初外祖父的念诵,紫陌红尘间,往事如清清流烟。她口里呢喃着,你不要去,侍卫多,会伤到你,可是我也不要你伤了他。就此罢手罢。
  小锁语不成声,可是,我不想丢下你就走了。
  花痕叹道,不过流年,兜兜转转间,化作流星点点,这是外祖父的话呀,所有的都会过去,都会过去。
  小锁怀抱着她,只觉得一颗心随着她的体温不断的降温,冰得她身体也不停地抖。
  你去吧,她不想让你伤了我,当然也不希望我伤了你。一个伤感的声音说。
  小锁回头,是多铎,面目无神的走过来,自小锁怀里抱过花痕,泪水不停地流。
  小锁起身,冷冷看看着他,道,你几时到的?
  多铎的声音更冷,就在她刚刚倒下的时候,可是,我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这么做。
  多铎抬起泪水密布的脸,道,你快走,否则,别怪我发狂,我不想违背她的意思。
  小锁又看了花痕一眼,大步走了出去。一路畅通。只是,她再不想像从前那样生活,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居住,行医为生,不管是满人,汉人,蒙古人,她都给看病。不过清军入关的时候,到处烧杀,她率领一帮老百姓,奋起反抗,消失在战火中。
  多铎又立了一个汉人福晋,名叫刘三季,面貌和花痕无二,满清进入北京,他派人四处寻访小锁的下落, 找到小锁的徒弟,问起小锁的下落,回话不知道。
  但徒弟说,师傅有本笔记,上面写着一句话, 红尘紫陌间,往事如清清流烟。不知道什么意思。
  多铎挥挥手,让这个徒弟退下,自己无力的坐下来,眼泪又流了下来,纵使找到一万个像你的女人,也不是你。花痕说过,不要看到杀戮,多铎连日和胞兄多尔衮说,不要扰民,调理民生为立足根本,已经引起多尔衮重视。
  已是夜晚,冷月在空,站在庭院的一株树下,多铎耳边好似又听到了花痕的念诵,驿动的心情跑马一般,如今回首,不过流星点点,红尘紫陌间,往事,如青烟。

图片 1

《山河恋·美人无泪》是于正继《美人心计》、《美人天下》后的第三部美人系列剧,以孝庄文皇后的一生为线索,讲述了从皇太极征战天下到其孙康熙继位的那段清初历史。其中有皇太极与海兰珠之间的倾城之恋,也有多尔衮与大玉儿之间的隐忍之恋,争斗的后宫,纠结的恋情,加上波澜壮阔的战争,尽在《美人无泪》。本剧由刘恺威、袁姗姗、韩栋、张檬、蔡少芬等人主演,于2012年12月17日在江苏卫视全国首播。

高中时候看美人心计,很喜欢苏青饰演的张嫣,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处女太后。她本是鲁元公主的丈夫与姬妾所生,为了巩固吕后的权势,年仅七岁的张嫣嫁给自己的皇帝舅舅惠帝刘盈,好在惠帝心疼自己的外甥女,不肯临幸她又一直保护她直到长大。渐渐长大的张嫣爱上了大将周亚夫,她鼓足勇气吐露心声却发现周亚夫早已与皇后侍女雪鸢私定终身,她心痛万分,在城楼上道出,那是我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该剧讲述了从皇太极征战天下到其子顺治继位的清初历史。姐妹之情、手足之情,皆在朝野之中、权势之下,还有后宫的争斗中愈发淡薄得化为乌有。在皇太极、海兰珠,多尔衮、大玉儿的纠结恋情之外,剧中还时有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十足表现出蒙古人热血豪迈的特征本质。

以前看过柏颜的《雨打繁华伤》,她曾说,有些人的名字本身就是有故事的,比如钟无艳,再比如苏茉尔,所以我喜欢苏茉尔,更想走进她的故事。努尔哈赤在位时曾与四贝勒皇太极,十四阿哥多尔衮,十五阿哥多铎去过科尔沁草原,那时候尚且年幼的苏茉尔生性活泼,偶遇一个人骑马的皇太极,二人赛马,玩乐,就这样相识相知。恰好传出玉格格母仪天下的传言,萨满法师说她将来必定母仪天下,也就是说娶她的人能得天下。皇太极是四大贝勒,自然有些野心和抱负,他想继承汗位,也想娶格格做侧福晋。年幼的苏茉尔懵懵懂懂,只知道那是他的理想,而她的身份是他称汗的阻碍,所以她拒绝了皇太极侧福晋的身份,只说格格对自己有恩,要一直侍奉玉格格。

玉儿与海兰珠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们在草原上打猎放羊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两人在叼羊大会上遇到了各自心爱的男人:皇太极向玉儿许下诺言,帮她完成一个心愿;卓林远征,海兰珠苦苦等待,却等来卓林战死沙场的噩耗。玉儿拼死救下殉葬的海兰珠,皇太极也对玉儿的智慧和海兰珠执着的爱情深深感动。狼烟四起的乱世,姐妹俩共同经历了部落的兴衰,生活的艰苦,爱情的挫折,亲情的考验,到最后彼此信任扶持着。玉儿协助皇太极解决危机,游说多尔衮放下成见为民族的安定团结倾力付出。福临登基后欲实现自己“满汉一体,共享太平”的治国理念,然而情路坎坷,受了爱情打击后甚至动了出家念头,几经波折,终于早逝。玉儿白发送黑发,身心俱痛,默默培育孙儿玄烨,坚强面对各种困难,最后使之成为一代明君,造就了康熙盛世。

图片 2

美人无泪第1集剧情介绍

那年,努尔哈赤病逝,皇太极在众人推举下继承汗位,立哲哲为大福晋,布木布泰也是仅次于她的福晋,苏茉尔看见得偿所愿的皇太极渐渐心安,他们二人偶尔也会在一起聊天畅谈,仿佛如同当年在草原一样。大金与蒙古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苏茉尔本以为他不会再娶,可他又娶了海兰珠,还有林丹汗的遗孀娜木钟等人,她心痛,他亦是不得已。再后来,皇太极打败袁崇焕,灭了明朝,建立大清,史称清太宗,封大福晋哲哲为皇后,赐居坤宁宫,海兰珠为关雎宫宸妃,娜木钟为贵妃,而玉格格仅为西侧福晋永福宫庄妃。苏茉尔知道这是他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平衡科尔沁的势力,可海兰珠的关雎宫出自《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本是他打算给你苏茉尔的宫殿,只因为她不愿下嫁便赐给了海兰珠,皇太极曾说海兰珠是她的替身,可她知道,在他心里也是有些海兰珠的,不然不会因为她的孩子死他那么难过,更不会因海兰珠病逝心痛不已。

宸妃娘娘小产,是大玉儿用海兰花的花毒毒害宸妃的。宸妃拔剑要杀了大玉儿,大玉儿提起以前宸妃为卓林哥哥殉情的事情,说是我抓住了你的匕首,求皇上救你,可是你现在却要要我的命,我百口莫辩,随你的愿先斩后奏杀了我吧。宸妃最后没有杀小玉儿,在门口护卫挡住了大玉儿的路,大玉儿说滚开,睿亲王多尔衮马上就来了,看你们谁敢对本宫无礼,众侍卫吓得散开了。

玉格格懂她,她看着苏茉尔,问她:“当年你不嫁给皇上是因为你的身份,怕连累他,如今他已经是皇上了,没有任何事可以阻碍他了,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苏茉尔淡淡回答,以前是怕自己的身份落人话柄阻碍他的前程,如今我不愿像那些人妃子一样争风吃醋只为了他的宠爱,我爱他,所以想就这样才能让他记我一辈子。

此时多尔衮已到达皇宫,在一个亭子里,他责问大玉儿宸妃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大玉儿无以言对。多尔衮说我不是来救你了吗,我说过我就是拼了命,也会保你们母子周全,宸妃毕竟是你的亲姐姐。大玉儿说亲姐姐又如何,你和皇太极不也是亲兄弟吗?多尔衮说你变了,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保护。说完多尔衮转身就走。大玉儿叫住了他并从后面将多尔衮紧紧抱住。大玉儿说你忘了你的誓言了吗?一生为我倾力而战。

图片 3

镜头一转回到了以前的金国,大玉儿和海兰珠坐着马车去参加哲哲姑姑的婚宴,结果马受到惊吓,马车翻了,嫁妆全部掉在河里,幸好大玉儿和海兰珠人没事。大玉儿去河里捡丝织品,河水太深,大喊救命,这时皇太极飞身赶到,将大玉儿从河里救起。皇太极放下大玉儿一句话没说就是骑马疾驰而去,大玉儿只是模模糊糊的记住了皇太极衣服上大飞鹰。

时间流逝,皇太极年纪大了,身子也撑不了多久了,后宫嫔妃轮流侍疾,苏茉尔去求玉格格,可她无奈后宫大权只由皇后做主,她便跪在坤宁宫外,大雨倾盆,也无怨无悔。许是皇后心软又或许是看累了,默许了她,她踏进大殿,看着病怏怏的皇太极泪如雨下。皇太极,我是苏茉尔,我来看你了……皇太极费力睁开眼,替她擦着眼泪,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敢肆无忌惮的叫朕的名字,一个是东哥,一个就是你,也只有你们两个敢拒绝朕一辈子。他说,朕这一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和你有个一儿半女承欢膝下。她答,格格的孩子便如同我们的孩子一样,我会对他如亲生孩子一样。皇太极便颁旨,册封福临为太子。他说,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愿福临即位后护你一世周全。苏茉尔哭着,吻住他的嘴唇。

大玉儿和海兰珠最终还是安全到达了金国,她们在游玩的时候碰见了同样戴着大飞鹰标志的多尔衮,大玉儿以为救她的人就是多尔衮。多尔衮说你谁啊,我什么时候救过你。大玉儿说你没救过我啊?多尔衮说没有,不过说不定有一天我会救你。多尔衮说你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会娶你做福晋。大玉儿心里想大飞鹰是英雄,这十四贝勒怎么怎么轻浮,然后跑着离开了。海兰珠差点摔倒在火堆上,又是皇太极及时出现救了她,海兰珠也注意到了皇太极身上的金牌鹰。哲哲姑姑告诉大玉儿,明天就是她和皇太极的大婚之日,也是科尔沁和大金结盟的日子。

皇太极不久后驾崩,顺治帝福临继位,册封其母为孝庄太后,至于苏茉尔,福临视她为姑姑,后来的康熙帝也是她教养的,连康熙的十二阿哥也是她亲自抚养的,当然这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那年,在城楼上,望着整个浩浩荡荡的紫禁城,玉格格问苏茉尔,你还记得科尔沁吗?澄蓝的天,翠绿的湖。她应声,当然记得,格格若是想念,奴婢陪您回去看看。孝庄叹气,此生既已嫁进爱新觉罗家,便再也回不去了,苏茉尔,有时候我真羡慕你的自由。苏茉尔浅笑,那所谓的自由是我用一生的爱换来的。她握紧项上戴着的梨花玉佩,想着当年他们的誓言,君当做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这时一对大雁飞过,苏茉尔笑着,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皇太极,大雁是忠贞之鸟,所以我相守至今。花开花落,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卓林对海兰珠说,等我完成一个任务,当上蒙古第一勇士后,就会娶海兰珠照顾她一家人,海兰珠很开心,对卓林说我等你。大玉儿被明朝的人劫走了,并搞砸了科尔沁和大金的结盟仪式。皇太极一个人去将大玉儿救了回来。大玉儿知道了两次救她的人就是自己的姑父皇太极。因为海兰珠穿了格格服,大玉儿的母亲赛琦雅令人鞭打海兰珠。大玉儿百般求情让母亲放弃了继续责罚海兰珠。海兰珠和大玉儿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是海兰珠的母亲塔娜是个奴婢,所以海兰珠被大玉儿的母亲和姑姑哲哲看不起。但是大玉儿视海兰珠为亲姐姐,感情一直很好。


美人无泪第2集剧情介绍

苏茉尔终身未嫁,史料里并没有太多记载,世人皆知她对孝庄忠心耿耿,却没有太多关于她的爱情,希望本文能创一个美好的结局填补我们未曾见过的那段往事。

皇太极和哲哲的婚礼,以及科尔沁和大金国的结盟仪式还是如期进行,大玉儿问多尔衮和他一样胸前戴金牌的人是谁,多尔衮故意不告诉她。她和多尔衮打闹起来,刚好被大汗看见,要给他们说亲,大玉儿说不要啊,说我去给你们拿酒去,然后跑开了。在皇太极的婚礼仪式上,大玉儿也知道了两次救自己的大飞鹰就是自己的姑父皇太极。大玉儿因为自己仰慕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姑父,大玉儿心情不好喝闷酒,不过海兰珠很快将她安慰好了。

本文纯属虚构,不喜勿喷。

公元1618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起兵伐明,大金气势如虹,连胜明军,夺取明朝辽西重镇广宁,但在宁远之役被明将袁崇焕重创,伐明计划受阻,兵退盛京。

在大堂之上,努尔哈赤向各位大臣和儿子说,明朝送来了议和书,是战是和各位有什么看法?皇太极建议议和,多尔衮建议继续攻打。在争执之时,有人来报大玉儿来送礼了,大汗很高兴。大汗身体出现异样,大玉儿要去叫大夫,但是被大汗阻止。大汗问大玉儿哪个贝勒比较像他,大玉儿说当然是我的姑父皇太极了。努尔哈赤自知命不久矣。

大玉儿送给了皇太极一个香囊,可惜皇太极连她的名字都叫错了。这一切被多尔衮都看到了,他奚落了大玉儿一番。大玉儿闷闷不乐,海兰珠安慰她。海兰珠告诉大玉儿,多尔衮就是你的英雄啊。大玉儿说他不是英雄,他是欺负女人的狗熊。我这就去告诉大汗多尔衮只会欺负我,他最不像大汗了。

努尔哈赤躺在椅背上奄奄一息,大玉儿前来找他说说话。她看到大汗吐的血,大汗把他未能写完的圣旨和帅印交给大玉儿,话还没说完就升天了。连让谁继承大汗的位置都没说完。众贝勒追问大玉儿大汗最后到底说了什么,大玉儿一时没有主意,假装晕倒了。

皇太极和各位贝勒商议要想封锁消息,不要让明朝知道大汗去世的消息,但是冲动的多尔衮带领人马去找袁崇焕报仇去了。皇太极赶紧派多泽和鳌拜去阻拦多尔衮。可惜多尔衮已经杀入了明朝军营,并让明军知道了父王升天的消息,多尔衮一行寡不敌众,差点被抓,幸好多泽和鳌拜及时赶到,救回了多尔衮。

姑姑哲哲也看出来大玉儿是装昏迷的,故意找大夫拿针扎她,大玉儿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此时丫头来报,多尔衮冲动走漏了大汗升天的消息,军心大乱。哲哲问大玉儿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大玉儿首选皇太极。

大金已军心大乱,已有部分士兵外逃。众人推选大汗,但意见不一,争吵不已。众兄弟意见不合,险些打了起来。最终让大玉儿把大汗最后说的话讲出来,但是大汗最后没有说完,大玉儿很纠结,再三考虑,大玉儿最终还是选了皇太极。但众贝勒还是不相信,要她对天发誓。大玉儿拿“丈夫不爱,儿女不孝,孤独终老。”的誓言发誓。多尔衮带头推举皇太极为大汗,众不服者也只好认同。

美人无泪第3集剧情介绍

卓林参加了一场摔跤比赛,小玉儿坐在大福晋身旁兴高采烈地看着心上人将一个一个对手制服,而海兰珠亦在一旁低调地观看卓林勇猛的表现。

台上的卓林凭借高超的身手,一次又一次战胜了上台挑战的敌人,在小玉儿的呐喊助威中,卓林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获胜之后的卓林拿着像征胜利的蓝色布条,径直来到海兰珠身边,将布条挂在了海兰珠的脖子上面,同时表示整个布落只有海兰珠才配配带布条。

卓林视小玉儿如不见的行为若得小玉儿心中伤心不已,小玉儿远远地看着卓林与海兰珠有说有笑的情景,随后默默离开了现场。大福晋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卓林成为了布落的大勇士,不久之后,卓林与布落的战士们聚在一起,与骚扰布落的外族敌人展开了一场血战,在这场血战中,卓林所以的部队损失过半,只有少数的战士回到布落里面。

海兰珠听说布落战士们回来了,心中欢喜无比,当她跑出营帐没有找到卓林之后,才从别人嘴中得知心上人遇难的消息。事后海兰珠无法承受失去心上人的打扰,于某夜抽出短刀想要自杀,恰好玉儿闯进海兰珠的住处,当场哭着劝说海兰珠不要自杀。海兰珠正在犹豫的时候,大福晋忽然派人来到海兰珠的住处,并且宣布了一项事情:由于卓林光荣就义,他的心上人也必须要陪着一起死。

这一切都是大福晋有意安排的,为的就是除掉海兰珠,海兰珠的妈妈获悉女儿即将要陪着卓林一起死的消息之后,悲痛中来到大福晋的营账中请求大福晋网开一面,大福晋本来就对海兰珠的妈妈怀恨在心,当年就是海兰珠的妈妈勾引大福晋的丈夫生下了海兰珠,因此大福晋多年以来一直痛恨海兰珠母女二人,此番终于有机会对母女二人下手,大福晋心中欢喜不已,因此无论海兰珠的妈妈如何哀求都是无动于衷。

海兰珠的弟弟获知姐姐即将被大福晋处死,连夜就想闯入大福晋的营账指责大福晋,不料却被守卫拦担在外面。海兰珠心知事情已成定局,遂劝说弟弟不要再生事。

玉儿虽然不愿意看到海兰珠跟卓林在一起,但毕竟跟海兰珠有姐妹之情,于是便连夜骑马紧急向大汗求助。

美人无泪第4集剧情介绍

玉儿来到大汗军营请求大汗调兵回布落营救海兰珠,大汗因为有战事在身,于是调派多尔衮回部落搭救海兰珠,玉儿担心仅凭多尔衮一人之力无法搭救海兰珠,于是苦求大汗亲自出马,在机智的玉儿苦求之下,大汗终于决定亲自赶往部落搭救海兰珠。

海兰珠殉情日期到来,护卫押送海兰珠往法场走去,海兰珠的妈妈和弟弟站在一边看着姐姐,内上的表情悲痛万分。而海兰珠则非常镇静,跟弟弟等人做了简短的告别之后,海兰珠从容的走上了法场。负责做法的法师一见海兰珠来了,便开始做起法事来。海兰珠的弟弟眼见姐姐即将死去,心中虽然焦急,却是爱莫能助的站在一边。

当法师即将宣布赐死海兰珠的时候,大汗带领一队人马紧急出现在法场上,当场将海兰珠救了下来。随后,大汗将寨桑叫到跟前,训斥对方身为首领,以后行事不能没有主见糊里糊涂,寨桑则是连连点头答应。

海兰珠逃过一难,令得大福晋愤怒万分,得知请来大汗皇太极的人是女儿玉儿之后,大福晋声严利下指责玉儿的不是,玉儿面对大福晋的指责,表示早年时候自己被毒蛇咬伤,如果不是海兰珠帮自己吸毒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大福晋却不认可玉儿的话,认为玉儿之所以被蛇咬,都是海兰珠故意设计好的。

面对大福晋的劝告,玉儿始终不相信海兰珠是这样的人,某天,玉儿遇到海兰珠的母亲,海兰珠的母亲请求玉儿想办法说服大汗皇太极带走海兰珠,以免以后再被人陷害。

玉儿答应帮助海兰珠,一日来到海兰珠的住处劝说对方跟随大汗皇太极回宫。海兰珠开始的时候还不答应,后来玉儿又拿出卓林说事,声称也许回到京城还能找到卓林的下落,海兰珠这才答应跟随皇太极一起回宫。

一日哲哲乘坐马车外出,忽然遇到天空出现乌衙,以此同时,哲哲在车上生下了一个女儿,一见自己生的是女儿,哲哲失望之极。

皇太极获悉哲哲生了女儿,欢天喜地的来看望哲哲,由于生了女儿,哲哲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皇太极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表示不管是女儿还是男儿都是一样好。

哲哲生下女儿休养了几天,身体恢复之好,约见其它几位福晋见面。几位福晋见哲哲还没来,于是说起了哲哲的坏话,认为皇太极只有生女儿的命。几位福晋的谈话正好被随后而来的哲哲听了个一清二楚。

美人无泪第5集剧情介绍

几个皇太极的小福晋在说哲哲坏话的时候被哲哲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被哲哲听到了谈话内容,几个小福晋却是毫不在意,丝毫不将哲哲放在眼里,此时有下人送礼物给几个小福晋,这些礼物都是皇太极送的,其中的礼物便有送子观音。

几个小福晋见状欢呼雀跃,故意说是皇太极希望她们其中一人生一个儿子,一旁的哲哲听到小福晋的话心中着实不快,连一句辞别的话也没说就转身离去。

回到宫中,正好哲哲的哥哥来看望哲哲,哲哲一见哥哥来了,当场说了一些委屈的话,哥哥对妹妹的情况心知肚明,随后哲哲哥哥提醒哲哲不要跟几个小福晋一般见识,而且这几个小福晋来历不小,都有后台。所以平时哲哲必须要忍让小福晋。

哲哲听完哥哥的话,将原因归究于自己生不了男孩,哥哥则表示事情不能全怪妹妹,如果妹妹实在生不下男孩的话,便将玉儿请来助哲哲一臂之力。

皇太极与明朝的一位官员商议议和之事,其间因为皇太极赠送的礼物暗含其它意思,若得明朝官员拍桌离去,事后皇太极回到宫中,谈及此事跟众人商议如何处理,玉儿在一旁听得真切,私下里悄悄带着几套盔甲找到明朝官员,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明明朝官员打消了战争的念头。

玉儿回到宫中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皇太极连夸玉儿是一个机智聪明的女人。

多尔衮来拜访哲哲,其间哲哲询问多尔衮可曾婚配,多尔衮表示自己多年以来早就有了一位意中人,在哲哲的追问下,多尔衮透露意中人便是玉儿。哲哲一听是玉儿,心中立即有了主意。当晚哲哲来到皇太极的寝宫,跟皇太极说了玉儿的事情,因为之前说服明朝官员停战的事情,皇太极对玉儿的好感倍增,当场答应准许玉儿入宫。

次日皇太极与玉儿相见,玉儿本来就喜欢皇太极,当场喜极而泣表示愿意嫁与皇太极。玉儿嫁给皇太极的事情传到了多尔衮耳中,多尔衮将玉儿叫到宫外,向其表明爱意,同时透露出一起私奔的想法,不料玉儿根本不喜欢多尔衮,当场便回绝了多尔衮的请求。

入夜,玉儿穿上大红新娘妆坐于皇太极寝宫中,面对美艳的玉儿,皇太极亦是高兴不已,而宫外的多尔衮,则对天发誓一定要将玉儿争夺到手。

美人无泪第6集剧情介绍

玉儿嫁与皇太极当晚,多尔衮一整晚在野外喂鸟发泄心中不快,同时暗暗在心中发誓一定要从皇太极手中抢回心爱的玉儿。

玉儿嫁与皇太极之后,皇太极心情大好,一日哲哲抱着女儿玩耍,皇太极亦笑容满面的从哲哲手中抱过女儿开心的逗女儿玩耍。待皇太极离去之后,哲哲心中忽然酸楚不已。

明朝再次跟金朝叫战,皇太极召集几个阿哥商议如何与明朝对战。此时一个阿哥借着酒意大骂皇太极领导无方,一旁的一个阿哥见状赶紧劝说醉酒阿哥。皇太极则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皇太极准备调集军力与明朝大战一场。多尔衮见状便想主动出战以此向皇太极证明自己的能力。正好皇太极在开展狩猎活动。见多尔衮如此积级想战。便对其提出一个要求,在狩猎过程中如果多尔衮射杀的猎物比自己多,就让多尔衮与明朝作战。多尔衮一听自然答应了下来。

随后二兄弟开始争相狩猎,在狩猎过程中二人一时情急互射对方一箭,幸好二只箭对撞在一起才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一旁的一个阿哥见状赶紧来到二人中间替多尔衮求情,声称多尔衮是一时情急才把箭头对准皇太极。趁着皇太极分神颂听求情阿哥说话的时候,多尔衮趁机弯弓搭箭射落了天上的一只飞鸟,此时狩猎比赛恰好结束,由此一来,多尔衮便战胜了皇太极。

皇太极心知多尔衮对自己一直不服气,事后故意调派了五千人马给多尔衮。多尔衮获知皇太极调给自己的兵力数量之后,当场对身边的人表示皇太极低估了自己。

寨桑在一次战斗中意外负伤,被吴克善救了回来,事后寨桑在昏迷中忽然对赛琦雅大发雷霆,声称对方设计想夺自己的王位。赛琦雅面对寨桑忽然情绪失控当场将对方推翻在床下,恰好旁边的一个木柜倾倒,将倒在床下的寨桑当场压死。

寨桑刚一死,吴克善从外面走了近来,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之后,吴克善镇静的走出了营账,此时海兰珠等人正要进账来看望寨桑,被吴克善找了借口拦在了外面。

不久之后,赛琦雅将吴克善叫到身边,嘱咐吴克善杀掉海兰珠全家人。二人的谈话凑巧被海兰珠的母亲听到。海兰珠的母亲迅速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海兰珠的弟弟。海兰珠的弟弟闻言悲愤万分,盛怒中闯入营中找吴克善算账。

美人无泪第7集剧情介绍

赛琦雅母子与海兰珠家人混战在一起,其间吴克善趁阿古拉不备,举刀便向阿古拉刺去,阿古拉的母亲见状立即担在儿子身边挨了一刀负伤死去。阿古拉见状又急又悲,情急中逃走不见踪影。

随后吴克善带领一帮手下人四处搜寻阿古拉的踪迹,一行人来到玉儿的营账时候,玉儿正在澡盆里洗澡,吴克善见自己的妹妹在洗澡,只得随便简单问了几句话便退出了营账。

待吴克善一走,海兰珠拉着弟弟阿古拉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此时阿古拉已经对玉儿的全家人恨之入骨,在仇恨的驱使下,阿古拉当场就想杀害玉儿,幸好一旁的海兰珠一见情况不对,赶紧阻止了阿古拉。

隔天赛琦雅对外声称是阿古拉杀害了自己丈夫,随后便为丈夫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葬礼。与此同时,海兰珠姐弟俩悄悄在另一处掩埋母亲的尸体。

事后玉儿找到自己的母亲赛琦雅,透露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日后会把此事告诉给皇太极,任凭皇太极处理此事。赛琦雅见自己的女儿竟然向着外人,只得耐心的劝说玉儿不要听信海兰珠家人的谎言。

处理好父亲的丧事之后,玉儿乘车回京城,路上又遇到了海兰珠姐弟俩,阿古拉一见玉儿又想报仇,幸好又被海兰珠及时阻止。随后玉儿加快马力前进,在半路上遇到了前来接应的皇太极。

回到宫中,玉儿向哲哲透露自己做梦梦见一头黑熊。一旁的下人闻言认为玉儿怀上了男孩。哲哲在一旁听得真切,脸色随即阴沉下来。

多尔衮接连大败明军,消息传到宫中,人人无不会多尔衮感到高兴,见多尔衮娶得了胜利,皇太极也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于是亲自带领军队与明军作战,不料由于作战对象是袁崇焕,皇太极的军队遭到了挫败。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她拒绝了皇太极侧福晋的身份,曾经青葱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