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贵毅从睡梦中惊醒,【天涯怪异小说】黑花花

【天涯怪异小说】黑花花记(五)
  
  黑花花、白娘子和狗哥哥走后,朋友说:“马哥,最近,我好像得了抑郁症,整天打不起精神。觉得这生活还真是没什么意思。”
  说:“没意思也得过下去啊。”
  “我有一个朋友,出家在凤凰山,我想跟随。”朋友从不抽烟的,此刻却掏出烟来。
  遂分而享之。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曰。“我等若连狗狗的智慧都没有,那就太对不起苍天了!”
  “看不惯的事太多,时时郁闷啊!”
  说:“过去,我比你还愤世嫉俗,但愤世嫉俗不解决任何问题……”,话没说完,突闻敲门声,随即起身开门,但见黑花花、白娘子和狗哥哥蹲于门外,面前是三件茅台酒,遂恭请入室。
  刁酒入室后,朋友感慨:“哎,真是辛苦你们了……”。
  “没有。”狗哥哥说。“辛苦的是那些造酒的工人们!”。
  白娘子说:“就是嘛,他们日复一日辛劳地劳作,每月的工资还不到三瓶酒钱,那些老板真该死!”
  “马哥,”黑花花说。“我们刚才差点犯一个低级错误……哈哈哈哈!”
  “快快道来!”。
  说:“那么多酒中,假酒可能有一大半,我们至少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挨个一件一件去嗅,最后才发现只有这三件是资格的,所以,就叼来了,哈哈哈哈……”。
  “敢问马哥,那些假酒我们还叼不叼?”
  我问朋友:“你说呢?”
  朋友一时无语。
  狗哥哥说:“马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去租一个店面,我们把所有能叼的美酒、香烟还有那些高档的名茶和各式各样的高档礼品都悉数叼来,开一个商店……那些贪官的家个个都像超市仓库啊!”。
  黑花花说:“马哥,我是这样想的:那些东西管它是真是假,一概按假论处,你们的社会可以说就是一个假字在牵头,‘假作真时真亦假’,不妨就把店堂命名为‘假货堂’,这样,从消费心理学的角度看,生意可能会很好的,因为,现今的老百姓已经习惯了所有的假,精神方面的假,他们大多因为麻痹,已经习以为常;但物质方面的假,他们却不得不接受,毕竟人要生存,假,总比虚无缥缈的真要好一点;还有就是:你能正大光明地广告自己的商品都是假冒伪劣的,说不定百姓还心甘情愿掏钱呢……”。
  白娘子说:“还不如叫‘受贿商品专卖店’。再做一个展示牌,说明:本店商品一律半价出售。”
  朋友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那就这样,”黑花花说。“那我们马上就去联络四方八面的兄弟姐妹们,到各处去调查搜索,凡贪官之赃物,均于没收,通通送到马哥这里来。你们说行不行?”。
  白娘子和狗哥哥同时点头表示无异议。
  说:“马哥:这样做,你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花花放心,这样做是还社会和民众一个公道。再说,我会按法律法规正式注册公司,合法经营,不会有什么事的。”
  说话间,闻敲门声,遂起身开门……
  
  马贵毅11-11-30
  在月光书屋                  

黑花花记 (第一集)
  
  
  
  北京时间本日凌晨03:05,马贵毅从睡梦中惊醒。
  
  心情不好。想饮酒
  
  惜:无。
  
  遂外出酒不干的干活。
  
  走了三个街区:店无。
  
  烦。特晕。加痛苦。再加愤怒。又又加“真他哥哥的!”
  
  忽见街头一纯黑毛流浪狗。
  
  遂打招呼曰:朋友,您好——何不归去?
  
  狗狗答曰:哥们:您知道什么是“无家可归”和“有家难回”吗?
  
  (狗语,马的懂。)
  
  马恭敬:请问:小姐、先生的干活?
  
  小姐。
  
  马应:色狼的不敢当!
  
  “我心甘情愿!”
  
  复曰:马哥:有何郁闷,快快道来。说不定,小妹还有良方的奉上(跟马哥学的)。
  
  曰:知道马哥是在哪里?
  
  狗妹妹曰:“烟雨的红尘。”
  
  曰:我的买酒。
  
  “酒的不要饮!”曰:“但,妹妹乐意与尔同消万古愁!”
  
  马无语!
  
  曰:不过就是本小姐投错了胎嘛。如有缘,马哥的嫁!
  
  马无语。
  
  少顷。曰:“真的?”
  
  “骗您是小狗!”
  
  “哈哈!狗妹妹好幽默!”
  
  “也是跟马哥学的。”
  
  曰:“请问尊姓大名?”
  
  曰:“黑花花。”
  
  “好听。”
  
  “同意。”
  
  “好了,马哥要回家了。您自便好不好?”
  
  “不太好!”
  
  “是吗?。嗯,那就马哥家里参观的干活?”
  
  “马哥开路的有!”
  
  一路上,马哥的品酒。黑花儿的唱歌。
  
  其乐融融,不在话下。
  
  至大门口 ,黑花儿站住,不再前行。
  
  曰:“马哥再见!妹妹告辞了!”
  
  马:“何由?”
  
  曰:“‘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收’。是你们《曾广》里说的,见好就收吧!谢谢马哥给了小女子一晚上的好心情!哈哈,你们人类现在很时兴的‘一夜情’啊!”
  
  语毕,摇着尾巴,唱着吴念真作词、齐秦演唱的《巡行——狼二》渐行渐远:
  
  “我们——在黑暗的街道——巡行,怀抱——着一种流浪的心情——巡行——啊啊啊——啊啊,——午夜的都市,——就像那月圆的丛林,我们——在黑暗的街道——巡行”
  
  无语。
  
  潸然。
  
  妻不解。问。
  
  马实话实说。
  
  妻笑曰:“梦游哪你!”
  
  晨,梦周公。
  
  如是记。
  
  
  (二)
  
  次日,马早起外出香烟采购的干活。时北京时间清晨05:50
  
  刚至单元一楼,打开大门,但见黑花花蹲在门口的草坪边,静静地望着大门。
  
  一见马,她就“旺!”、“旺旺!”、“旺汪汪汪望?”
  
  (狗语,马哥的太懂啦!)
  
  给各位朋友翻译如下;
  
  “嗨!”、“您好”、“睡得还好吗?”
  
  “怎么这一大早地就来看马哥了?早上好!谢谢您!”
  
  “马哥还真会自作多请啊?才不是呢!”
  
  曰:“是——?”
  
  昨晚,我的“红杏出墙”的“一闪念”,被马哥和我都没有注意到的、我的前五任男朋友的前妻尽收眼底。遂状的告之。又遂被追杀。故。
  
  曰:那么,现在,您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曰:没事的。三心二意是我们的本能。只要把今天过了,地上即可太平。不像马哥你们那个世界:若遇此等糗事,便是五代人都会义愤填膺的!哈哈哈哈!
  
  曰:“倒也是。非亲即仇嘛。”
  
  马:那您说的“今天”是北京时间还是——?
  
  曰:自然是,是,是天一亮就作数了嘛!
  
  就是说:就是说,您现在安全啦?
  
  答:YES。拜拜了亲爱的马哥!(不过,还是想借此机会来看一看我的很帅而且善良的马哥最后一眼。)
  
  语毕,箭一般飞去。
  
  马释然。继续香烟采购的干活,不在话下。
  
  
  
  
  第三天晨,早醒。起。
  
  收拾停当,即拟外出登山(马的住所距四川盆地西部边缘——都江堰市的玉垒山麓仅900米。羡慕不?)
  
  刚拉开房门,但见黑花花蜷缩在门 。
  
  见我出门伊立即起身云:“马哥你起床啦……妹妹都来好一会儿了啦。”
  
  马,一时无语。
  
  “你的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大前天,我不是到过你家的楼下吗?”
  
  “啊。”
  
  “这么早,妹妹的可有何公干?”
  
  云:“我们那里从来没有公干。只有私干——我是来保护你的——弱智啦你?”
  
  马惊。带上门遂急问:“何由?”
  
  曰:“听说你胆大包天,写的文吓下死个人。有人不乐意啦!又听说:你们的政府那些人要革命你呢?”
  
  马这才如释重负。曰:“没有。妹妹妹多虑了!多虑了!我们政府现在好着呢,让老百姓言论自由。”
  
  曰:“没有!——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不是跟哥说过:‘马哥:有何郁闷,快快道来。说不定,小妹还有良方的奉上(跟马哥学的)。’吗?——我们狗狗可是讲诚信的啊!”
  
  “啊!”马笑。“但我没事儿啊!”
  
  “没事儿就好!”黑花花摇着尾巴说。“没事儿就好!我就怕你出事儿呢……”
  
  “要不,来家里坐坐?”
  
  曰:“不了。我,我怕嫂子!”
  
  言毕,调 咚咚咚地下楼而去。
  
  “再来玩!黑花花!”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旺旺!(再说吧!再说吧!拜拜!拜拜啦!)”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挣银子糊口,被可恶的老板派遣至异地出差。一去竟半月有余。晚上打道回府,就见黑花花卧在门口。
   “马哥哥好!我等你有好多时日了!”
   “黑花花好!对不起,我公务在身,累得……”
  “怪可怜的……”
   打开家门后,说:“花花请进!”
   曰:“嫂子在不?”
   说:“嫂子已离我而去。”。
  跨进门,黑花花就说:“敢问哥哥何由?”
   “原因是我无能,挣不到大银子。”
   “哦。节哀!马哥哥,这样的事,我意是不必上心的……”。
   “嗯,倒也是。”
   “花花有何见教?”
   说:“我妈妈想见你。”
   “为什么?”
   曰:“妈妈说:人间圣贤已见过许多,觉得马老师能与狗狗说话,与众不同,很想一睹风采。”。
   “那好,花花带路,我们这就去。”。
   “你不吃些东西?”
   答:“我刚在外面吃了的。”
   “哦,好吧。跟我走。”
   是临近一个小区外面的垃圾场附近的一个尚未拆除的工棚。
   “娘:马哥哥来了。”。
   说:“欢迎欢迎!早就听黑花花说,有幸结识了马老师,所以想一睹马老师风采……请坐。”
   有几张破旧的椅子,就随意坐了一张。
  “马老师,让黑花花去请你,是因我年老力衰,无能为力。”
  “哦,不客气!伯母有何见教?”
  “不敢不敢!就觉得马老师精神方面似有重负……”
   而曰:“然。”
  “其实不必。”
   黑花花插话说:“马哥哥,我和妈妈的意见是一致的:人,受点冤屈和打击是正常的。身为男子汉,没有经历这些冤屈和打击,一生还无味呢……”
  “小女所言甚是。”
  马无语
  说:“我们狗界,就无如此麻烦。但,冤屈也不比人少。有的狗狗成了人的宠物儿女,更多的却是流落街头,无饮无食。这尚可不计。人间美食者流,居然就将我等捕而杀之,取其美味……自然,这也不怪人类,弱肉强食乃天地法则,只是,我等之命不该如此。于是,才一天天一年年就了咬人的自卫本能……”
   说:“见人,则该咬才咬。不该咬的,却万万不能。”
  答:“这个,我们自有分寸。你看,如今,被狗狗们咬的,有几个是好人?自然,误伤也是有的……你们的《新闻联播》中,就常报道我们狗界那些一时昏了头的怨世之徒,许是饮醉了酒,或而失去了恋的,无所顾忌地侵犯人类,只怕也是情有可原啊……”
   黑花花说:“娘,恐怕您是把话题扯远了。”
  说:“我没有。”。
   说:“是没有”。
   黑花花说:“还是入主题吧,娘!”
  说:“马老师:人间自有人间的诸多倒行逆施和累累该死之人,用得上我们的时候,您尽管开口。我们的寿命几乎与人平齐,活长了也没什么意思。人间贪官污吏万万千千。不能让他们大摇大摆耀武扬威地在世上招摇。我虽已年迈,但却有丈夫、情人和亲爱的若干,更不用说还儿孙满堂,战斗力大大的啊,哈哈哈哈哈……!”
   “那就先行谢过了!”
   “我们狗自然也是自私的。但,当我们吃饱以后,就不会把骨头藏着掖着,而是任其它的狗们享用去。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你们人界的那些,贪几十辈子都食用不完的钱财后,还要贪一一贪来做什么呢?”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问题啊!”
  说:“今天,耽误马老师了。我意,您就回家休息吧!”
   “好。谢谢赐教!”
   “哪里哪里!花花送送马老师。”
   ……归。
   入室后,斟酒一杯。曰:“人,不如狗啊……”。一口下肚后,遂写此文。
  
  
  次日,接一友电话,称:有要事相商,望速到123酒家二楼“东方红”包间会面。
  
  时北京时间上午九点十分。遂整装出门。
  
  走出小区大门不久,就见一纯白毛北京犬,紧紧跟在身后,约走出三十米后,该犬,就沿着我转圈。我走两步,它就围着我转一圈。周而复始。并不言语。
  
  索性停下脚步问之:“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敢问是马老师吗??”
  
  说:“我姓马。但不敢称师。您是——?”
  
  “我是黑花花的好姐妹。都叫我‘白娘子’的。”。
  
  “朋友的朋友,您好!幸会!”
  
  黑花花突然出现在眼前,说:“马哥哥有点意外了,不好意思,这是我特意安排的,为的是让娘子先跟你见面。吼吼吼吼!”
  
  “哈哈哈哈!我好高兴!花花!”
  
  “这是我妹妹。现在在给一个大富翁家看门。唤着“白娘子”。比我小两个月。”
  
  说:“有什么事吗,花花?”
  
  “有的。只是不知你现在可有时间?”。
  
  “一位朋友约我,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面见我,我此刻正准备赶去会面。”
  
  说:“可否耽误马哥几分钟,回你家去一趟?”
  
  “有什么事吗?”
  
  “有。五分钟即可。走吧!”
  
  随之。
  
  待到得家门,眼前一亮:一捆RMB摆在门前,一眼看去,有二十多万吧。
  
  说:“这是-——?”
  
  “马哥先开门,我们进去再说话好吗?”。
  
  “也好。”。
  
  黑花花和白娘子一进门就蹲到了客厅的地板 。
  
  “两位妹妹沙发上请坐。”
  
  说:“这样就好。”
  
  “这钱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一个哥哥从它家主人的卧室里叼出来的。”黑花花说。“还说:多着呢!怕是十天半月也叼不完的……”
  
  “你哥哥家的主人乃何许人也?”
  
  曰:“市反贪局副局长。”
  
  “敢问你们两姐妹把这样的钱拿到我这里,有何用意?”
  
  “给你花啊!”黑花花说。“知道哥哥整天就做些精神工作。在电脑上把该骂的人都一一骂了,自然就会得罪他们。而且也知道哥哥生活清贫,连嫂子都跟人跑了,妹妹 心里不安啊!”
  
  白娘子说:“就是!”
  
  “问题是……这钱,这钱,是不明不白的啊!”
  
  “马哥哥你就不明不白地花吧!”白娘子舞了舞前右爪,说。“放在那贪官家里,只怕会发霉呢……哈哈哈哈!”
  
  黑花花接着说道:“白妹妹言之有理啊!真是言之有理!这钱,马哥哥您就放心使用吧!”
  
  “我给看家的那个富翁,也是万贯家财。是做建材生意的。但他心肠好,随时随地接济穷人。所以,他家的钱,我们决定了是不叼的。”
  
  “你们这样做是为什么呢?”
  
  “学梁山好汉劫富济贫啊,这都不懂,弱智啦你?哈哈哈哈……”
  
  说:“我意:你们把那贪官的钱,能叼的尽可能叼来与我,我也不交给官府,而用它来办一个狗狗学校,收容天下流浪之狗,二位意下如何?”
  
  “好!”
  
  “好!”
  
  “只是辛苦你们了姐妹了!”
  
  说:“我姐妹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给马哥哥四处去取那些不义之财,让它在您手中变成好银子!”
  
  “不过,要是被主人发现了,可怎么了得?”
  
  “这,您尽可放心!您不是要办狗狗学校吗?届时,我们只管前往便是。再说,狗狗是永远不会被判盗窃罪的啊,哈哈哈哈……”
  
  
  
  话说黑花花和白娘子把钱给我送来后,待她两离去,我便自然会去清点。
  
  结果是22万又3000元的真正的中国的人民币。
  
  就想:怎么办呢?
  
  遂打电话给一好友,说:“有空吗?”

【天涯小说】马贵毅精短小说辑
  
  
  
  一、我们猪,蠢吗?
  
  (这么多天没编稿,也没码字,是因为马贵毅先生神经的路短了,再加上连稀都饭吃不起了,于是,就无可奈何地“练摊”(摆地摊)去了啦—一练就是18天——《地摊十八天系列》可能明天就会陆续地奉上——改天再向亲爱的社长和更亲爱的各位编辑和最亲爱的作者老大们汇报!)
  
  中国几十个省,几百个大城市,包括无数的区、乡、县、村、镇、组……等等,究竟是哪里的人,在什么时候发明的这个词,叫“蠢猪”的,马一时无考。
  后来,这词就渐渐地就演变成了一句骂人的话,说:“你真是……蠢猪一条!”。或者:“……一条蠢猪”之类。
  我是马。但我却有很多很多的猪朋友(还经常一起喝茶、吃饭、打麻将呢!)。
  就在昨天,我的那么多公公母母老老少少美美丑丑的猪朋友们相约开会,最后,决议说:“一定要请马哥喝喝酒才够猪们啊……”
  于是,马贵毅先生就收到了“猪长”大人亲笔书写的一件非常精美的请柬。落款是:世界猪脑协会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是,马就决定赴宴的干活(是“猪拉车”专程来接我的)。
  
  说句老实话:就是交情再深的好朋友,抑或级别再高的“领导”们,要想请马哥饮一次茶,喝两杯酒,打三圈麻将,唱四回卡拉ok,一般来说,我都是会拒绝的。为什么:因为,除了地球上、月球上和火星上的事我要考虑外,太阳系的事我也正在做一些很酷的打算……
  
  ——那个排场啊,真是好多中国“人”都没见过的。规格么,就“部省级”的吧。
  
  
  
  二、黑花花记
  北京时间本日凌晨03:05,马贵毅从睡梦中惊醒。
  心情不好。想饮酒惜:无。
  遂外出酒不干的干活。
  走了三个街区:店无。
  烦。特晕。加痛苦。再加愤怒。又又加“真他哥哥的!”
  忽见街头一纯黑毛流浪狗。
  遂打招呼曰:朋友,您好——何不归去?
  狗狗答曰:哥们:您知道什么是“无家可归”和“有家难回”吗?
  (狗语,马的懂。)
  马恭敬:请问:小姐、先生的干活?
  小姐。
  马应:色狼的不敢当!
  “我心甘情愿!”
  复曰:马哥:有何郁闷,快快道来。说不定,小妹还有良方的奉上(跟马哥学的)。
  曰:知道马哥是在哪里?
  狗妹妹曰:“烟雨的红尘。”
  曰:我的买酒。
  “酒的不要饮!”曰:“但,妹妹乐意与尔同消万古愁!”
  马无语!
  曰:不过就是本小姐投错了胎嘛。如有缘,马哥的嫁!
  马无语。
  少顷。曰:“真的?”
  “骗您是小狗!”
  “哈哈!狗妹妹好幽默!”
  “也是跟马哥学的。”
  曰:“请问尊姓大名?”
  曰:“黑花儿。”
  “好听。”
  “同意。”
  “好了,马哥要回家了。您自便好不好?”
  “不太好!”
  “是吗?。嗯,那就马哥家里参观的干活?”
  “马哥开路的有!”
  一路上,马哥的品酒。黑花儿的唱歌。
  其乐融融,不在话下。
  至大门口,黑花儿站住,不再前行。
  曰:“马哥再见!妹妹告辞了!”
  马:“何由?”
  曰:“‘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收’。是你们《曾广》里说的,见好就收吧!谢谢马哥给了小女子一晚上的好心情!哈哈,你们人类现在很时兴的‘一夜情’啊!”
  语毕,摇着尾巴,唱着吴念真作词、齐秦演唱的《巡行——狼二》渐行渐远:
  “我们——在黑暗的街道——巡行,怀抱——着一种流浪的心情——巡行——啊啊啊——啊啊,——午夜的都市,——就像那月圆的丛林,我们——在黑暗的街道——巡行”
  无语。
  潸然。
  妻不解。问。
  马实话实说。
  妻笑曰:“梦游哪你!”
  晨,梦周公。
  如是记。
  2
  次日,马早起外出香烟采购的干活。时北京时间清晨05:50
  刚至单元一楼,打开大门,但见黑花花蹲在门口的草坪边,静静地望着大门。
  一见马,她就“旺!”、“旺旺!”、“旺汪汪汪望?”
  (狗语,马哥的太懂啦!)
  给各位朋友翻译如下;
  “嗨!”、“您好”、“睡得还好吗?”
  “怎么这一大早地就来看马哥了?早上好!谢谢您!”
www.8364.com,  “马哥还真会自作多请啊?才不是呢!”
  曰:“是——?”
  昨晚,我的“红杏出墙”的“一闪念”,被马哥和我都没有注意到的、我的前五任男朋友的前妻尽收眼底。遂状的告之。又遂被追杀。故。
  曰:那么,现在,您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曰:没事的。三心二意是我们的本能。只要把今天过了,地上即可太平。不像马哥你们那个世界:若遇此等糗事,便是五代人都会义愤填膺的!哈哈哈哈!
  曰:“倒也是。非亲即仇嘛。”
  马:那您说的“今天”是北京时间还是——?
  曰:自然是,是,是天一亮就作数了嘛!
  就是说:就是说,您现在安全啦?
  答:YES。拜拜了亲爱的马哥!(不过,还是想借此机会来看一看我的很帅而且善良的马哥最后一眼。)
  语毕,箭一般飞去。
  马释然。继续香烟采购的干活,不在话下。
  3
  
  第三天晨,早醒。起。
  收拾停当,即拟外出登山(马的住所距四川盆地西部边缘——都江堰市的玉垒山麓仅900米。羡慕不?)
  刚拉开房门,但见黑花花蜷缩在门口。
  见我出门伊立即起身云:“马哥你起床啦……妹妹都来好一会儿了啦。”
  马,一时无语。
  “你的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大前天,我不是到过你家的楼下吗?”
  “啊。”
  “这么早,妹妹的可有何公干?”
  云:“我们那里从来没有公干。只有私干——我是来保护你的——弱智啦你?”
  马惊。带上门遂急问:“何由?”
  曰:“听说你胆大包天,写的文吓下死个人。有人不乐意啦!又听说:你们文坛上的那些人要革命你呢?”
  马这才如释重负。曰:“妹妹多虑了!多虑了!”
  曰:“没有!——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不是跟哥说过:‘马哥:有何郁闷,快快道来。说不定,小妹还有良方的奉上(跟马哥学的)。’吗?——我们狗狗可是讲诚信的啊!”
  “啊!”马笑。“但我没事儿啊!”
  “没事儿就好!”黑花花摇着尾巴说。“没事儿就好!我就怕你出事儿呢……”
  “要不,来家里坐坐?”
  曰:“不了。我,我怕嫂子!”
  言毕,调咚咚咚地下楼而去。
  “再来玩!黑花花!”
  …
  三、“让我怎么说你呢?”
  
  
  “我晓得,我就是不说’”
  (这话,无疑是幼儿园小朋友的话语。)
  今天,许德强不期然间想起了多年前认识的那么一位可爱的重庆小妹妹。
  她爱打麻将。抽烟。“我晓得,我就是不说’”,是她的万用“口头禅”
  而许德强,当年就请夫人开了一个麻将馆。
  
  她傍的大款,是兰州人,大老板的干活。于是,人人就都叫她“兰州”。
  许德强为人热情、真诚,人缘极好。大家伙都亲切地称他“强哥”。
  “兰州”和强哥夫人的关系特好。她她经常买来酒菜,请强哥和夫人共品。
  有一天,强哥问她:你疯啦,常常花那么多钱,给我们带来美食?
  “我晓得,我就是不说”。把强哥夫人乐得。
  
  有一天,她背着强哥的夫人悄悄地静静地对强哥说:“强哥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
  强哥楞了一下,笑着说:“很多人都喜欢我啊,这不奇怪的。”
  “我的喜欢跟他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呢?”
  “我是真正地想和你‘清热’的那种喜欢。真的。”
  “那,兰州知道了还不打死你啊?”
  “我才不怕呢——”她掏出烟来,给我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接着说:“要不是看他对我好,还有就是他有钱,舍得给我用,我才不会跟他呢……”。
  
  强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支支吾吾地说,好像自言自语:“为什么呢?”
  “兰州”回应说;:“因为我感觉你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真正的男人”
  强哥于是就真的不知该怎么说、怎么办了。
  因为,“兰州”的那个搞建筑工程的兰州“老公”,还是强哥介绍的。
  “兰州”说:“你……?”
  “你让我上一上你的床,好吗?”
  强哥立即就更无语了。
  她,不由分说就上前紧紧地拥抱我,说::“就一次,好吗?我命中的强哥?”
  强哥仍然像先前对另外一个同样喜欢他的小妹妹说过的那样,说:“谢谢你的爱。”
  她立即就扇了强哥一个耳光。
  说:“强哥:你让我怎么说你呢?”
  她再一次拥抱我说;“马哥,让我怎么说你呢?”
  
  
  四、"借我一个拥抱,明天还给你”
  
  
  5年前,蓝灵过生日。
  18岁的她真可谓国色天香长得像牡丹一样。而今天的打扮则更是现代版的白雪公主。
  于是,祝贺和恭维的欢声笑语就已经把她醉了,更不用说,朋友们给她的礼物是那么的争奇斗艳。此外,红包也是大大的有。
  十八个少男少女,把客厅塞满了还不说,蓝灵的闺房里还有几个斗地主的,那个群情激奋啊,因为寿星给了他们一人100块钱。说:“到我房间去战斗:客厅里实在挤不下啦!”
  
  十八个少男少女中,7男11女.大多是蓝灵的同学和朋友。还有两个邻居男孩。
  那7个小伙子都暗恋着蓝精灵。
  丰盛的生日宴上,蓝灵借着酒兴,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把她妈妈吓了个半死:“在,在坐的帅哥,帅哥们:听好了:今天,本小姐突,突然想,恋爱了……”她端着酒杯,逐一向来宾敬酒。“我也不隐瞒,你们几个,我,我,我都有点喜,喜,喜欢。”
  妈妈快步走进厨房,小声说“老头儿,女儿在发酒风了,咋办呢?”
  但这句话,满屋子的人都听得见。“女儿高兴,她想说什么,就让说什么,一年只有一个生日……是不?”
  
  蓝灵的爸爸从厨房里又端出一道菜来:“你们别听她胡说,哈哈哈哈,她是高兴,喝多了一点……来来来,吃,吃!”
  “你们放心,我,没喝醉。真的。”蓝灵站在明明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说:“来,我们干一杯!”
  明明的脸顿时就红了。战战兢兢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真没创意!”,碰杯的时候蓝灵说。“我其实还是蛮喜欢你的……”。
  跟7个男生都碰了杯之后,蓝灵说:“我知道自己,自己不是公主,不,不,是美人儿,但我今天,今天想听一听,听一听你们亲,亲口给我说一些……嗯,恭维的话,可以吗?”
  “蓝灵,今天你显得更美了!”
  “如果我以后的女朋友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蓝灵真得好漂亮!愿你永远年轻!”
  
  依次轮到罗军的时候,他却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来,举了举酒杯示意:“干!”
  其他的几个男生都真心实意地恭维了蓝灵,言谈举止中很显然地都流露出了一些爱意。
  “斗地主”的几个人突然大笑起来,客厅里的那那女女就都过去看。
  一时间就只剩下罗军和蓝灵两个人了。但却都不说话。
  突然,已经有七分醉意的明明回到客厅,揣着粗气对蓝灵说:“我爱你,蓝灵!”。
  罗军就趁机去了洗手间。
  “我真的爱你,真的。”
  蓝灵一下子好像清醒了许多。说:“谢谢你的爱!可我,可我……”。
  “对不起,我,我太冒昧了,请原谅!”
  “没什么。”蓝灵说。“你坐吧!来,吃片西瓜。”
  这时,大家陆续返回了客厅,继续吃东西,喝酒,聊天。
  电视节目很搞笑。客厅里就显得闹哄哄的。
  这时,罗军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蓝灵面前,轻轻地说:“借我一个拥抱,明天还给你!”
  蓝灵尖叫着说:“我要你大声说出来!!大声说出来!!”。
  “蓝灵!借我一个拥抱!明天还给你!!!”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只有电视机在说着一些谁都无心去听的话。
  “爸,妈,你们快出来!快出来!”
  蓝灵的爸妈很快就从卧室路出来了。
  “啥事啊,闺女?”。
  “闺女,啥事啊?”
  “我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就当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好不换好?”
  “答应答应!”。
  “当然答应!”
  蓝灵走到罗军面前:“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当着我爸妈的面再说一遍!”
  
  “蓝灵!借我一个拥抱!明天还给你!!!”。
  
  蓝灵顿时满眼泪光,毫不犹豫地就上前紧紧地拥抱着罗军,抽泣着说:“我要你天天还!天天还……”。
  客厅里突然响起由稀稀落落到轰轰烈烈的掌声和尖叫声。
  
  蓝灵的爸吗,趁机暗笑着双双回到卧室里去了。
  
  一屋子的年轻人又开始了他们自己的稀奇古怪的狂欢……
  
  
  
  五、怎么办?
  
  手机响了,S妹妹说:“王哥:你现在在哪里啊?”
  王新说:“在家码字啊。什么事?”。他看看电脑上的时间:19点20分。
  “我要见你。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母老虎’不在家。”
  她扑的一下就笑了起来。说:“我一刻钟就到。”
  “好的。我等你。”
  
  S妹妹是王新的一个很有交情的小妹妹。她们是在舞厅里认识的。关系相处得很好。有什么事,S都会给王新讲。而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S首先想到的就是找王新。
  
  她来了,请她入座后,她就哭了起来。
  王新问:“什么事?”。
  S抹着泪眼说:“那个花花公子移情别恋了……”
  “什么个情况?”
  “他和他的女上司通奸……为的是能够当上公司行政部主管。”
  “当上了吗?”
  “可能快了。”
  王新一时就无语了。
  想了想后,王新说:“你有什么打算吗?”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来找你的啊!”
  “他有想和你离婚的意向吗?”
  “不知道。他还不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呢。”
  “这样吧:我觉得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也应该是平等的。他能干什么,你也可以啊——自然,这不过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马贵毅从睡梦中惊醒,【天涯怪异小说】黑花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