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万历圣上的饮食开销是每月480两黄金,阎

  光绪十年冬月,慈禧老佛爷五十大寿。有关寿典各项事宜尚在筹备中。连日来,老佛爷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何事没有办妥。
  “来人,传内务府总管庆宽觐见,”慈禧太后突然发话。
  听到传唤,庆宽连忙赶往金銮殿。“奴才庆宽参见老佛爷,老佛爷吉祥。”庆宽爬在地上,连连磕头。
  “庆大人,大寿在即,哀家急需皮箱百余,望内务府速速筹办,”慈禧看着庆宽,眼神中充满了欢喜和信任,在她的眼里,这庆宽有眼色,会办事,凡事交给他,没有办不成的。
  “奴才领旨,这就部署办理。”说完,庆宽便匆忙离开了。离开金銮殿,庆宽立刻派人找来京城皮箱大贾,以每具六十两银子的价格共买下了百余个。看着买回的箱子,庆宽极为喜悦。他立刻给慈禧老佛爷报喜讯:箱子已经办妥。
  慈禧太后颇为高兴,随即问道:“庆大人,这每具箱子毫银多少?”
  “回禀老佛爷,经奴才与箱贾三番五次讨价还价,最终其答应以每具六十两成交,”庆宽平静地应答到。
  此时,站在一旁一言未发的户部侍郎阎敬铭实在忍不住了,终于站了出来:“慢着,庆大人,据说京城里箱子没这么贵,每具就六两左右啊。”
  阎敬铭这样一说,令庆宽立刻紧张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沁出,连忙解释说:“阎大人此言差矣,我庆某人对老佛爷忠心可见,岂能再此妄自非议?”
  阎敬铭接着说道;“既然庆大人内心无愧,不放令人对此事详细调查,然后再禀报太后。”
  一听说要调查此事,庆宽立刻变得神情慌张。他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购箱过程中的种种劣迹:哄抬物价、卡要回扣、敲诈勒索……“这……”庆大人一阵脸色通红。见此,慈禧太后马上为阎敬铭打圆场:“不会吧,箱子岂能如此廉价?倘若阎大人仍有所疑虑,请用六两给本宫再买回些箱子便可。”
  “奴才遵命!老佛爷放心,奴才一定会买回便宜的箱子!”阎敬铭满怀信心,心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通过买箱这件事,他决定一定要揪出庆宽这样的贪官。
  退出金銮殿,阎敬铭便紧张地张罗买箱的事宜。阎敬铭对北京城还比较熟悉,鼓楼附近、西单等地都有卖箱子的。于是,他找来管家:“前往鼓楼、西单,速速买回百个箱子,必须大压价格,不能高于六两!”
  听完老爷一番话,管家立刻带着人来到了鼓楼和西单等地,可奇怪的是,所有的箱店全部关门,老板们早已不知去向。
  “老爷,不好啦……”
  “岂有此理,赶快派人去天津,务必买回箱子!”阎敬铭听后,就觉得势头不对,肯定是庆宽先下手为强,做了手脚。
  阎敬铭的属下很快赶到了天津,他们满以为在这里能买到箱子。可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昔日天津的箱子商铺也都关了门,根本就买不到一个箱子。
  向太后交箱子的时间到了,阎敬铭垂头丧气来到了慈禧面前。
  “大人为何如此沮丧?大人买的箱子在何处?”
  “唉,别提了……”阎敬铭十分愧疚,没有办好太后交代的事情,“奴才无能,请太后处罚。”慈禧太后摆摆手,顺口道:“算啦,有箱子用就行了,不必为之太认真。”看到眼前阎敬铭的尴尬,在一旁的庆宽冷笑一声,不说一句话……   

1883年,阎敬铭出任军机大臣后,听说内务府买皮箱,每只报价60两银子。他对慈禧说:“外面购买同样的箱子只要6两银子,可想而知,内务府要私吞多少?”

皇帝这份“工作”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有滋味,风险高、工作量大且不说,光是后勤部门报花账这事,就很难对付。比如,自己的伙食开销到底是多少,没几个皇帝搞得清。

阎敬铭是我国古代为数不多的理财专家,有“救时宰相”之称。为官廉正耐劳,生活奇俭,以直言敢谏、曲正分明而闻名。曾弹劾大小不称职的官员百余人。

不同的皇帝对于这笔糊涂账,有不同的态度,有的一直被蒙在鼓里、有的想办法震慑“蛀虫”,有的则假装糊涂。

图片 1

宫廷鸡蛋30两银子一枚

阎敬铭做官多年,一直穿一件布袍,不管周围人如何评论,他都毫不在乎,以致出门在外,人们竟不知他是朝廷大员。而且不论在哪里任职,阎敬铭总是把自家的纺布机安装在衙署大堂后面,让夫人纺绩于大堂之后。对此,有人不以为然,有人暗中讥笑他。可阎敬铭却以此为荣,他常常指着身上的棉袍向僚属炫耀说:“内中之絮,内人所手弹也。”

根据留下来的食堂账本,明朝万历皇帝的伙食开支是每月480两白银,折合人民币15万元左右,费用惊人。到了清代,皇帝的伙食标准飙升得无法想象,小皇帝溥仪每年要消费肉类一万斤、家禽3000只,伙食费达20万两白银。

阎敬铭做山东巡抚时,曾经请学政来家吃饭,青菜白盐糙米饭,瓦壶天水菊花茶,中间加一碟烧饼。饭菜上齐,阎敬铭拿起烧饼,掰开就吃,津津有味。那学政面有难色,阎不以为意,频频相劝,最后在阎敬铭的热情鼓励下,勉强吃了半碗米饭。学政回去对人说,他哪里是在请客,简直是在祭鬼。

万历皇帝作风懒散,创造过30年不上朝的纪录,对财务问题可能不上心;溥仪正是上幼儿园的年龄,骗小孩子不需要技巧,所以这两个例子可能有点儿极端。那么,正常的情况如何呢?

前几天万历圣上的饮食开销是每月480两黄金,阎敬铭担当教头后。1883年,阎敬铭出任军机大臣后,听说内务府买皮箱,每只报价60两银子。他对慈禧说:“外面购买同样的箱子只要6两银子,可想而知,内务府要私吞多少?”

清朝早朝时间从凌晨5点开始,大臣们为了不迟到,每天起得比鸡还早。有一天,乾隆帝亲切地问候一个大臣:“你天天上班这么早,在家吃早点了吗?”大臣说吃了,乾隆又好奇地问:“早点吃什么呀?”大臣答:“俺家不富裕,随便吃几个鸡蛋。”

图片 2

乾隆惊讶得倒吸一口气:“天哪,10两银子一枚鸡蛋,我都不敢多吃,你还哭穷!”大臣立即明白是有人搞鬼,但也不好乱说,只好顺着敷衍道;“外面卖的鸡蛋都是残次品,特便宜,质量好的鸡蛋我们哪里吃得起。”乾隆这才释怀,反过来安慰大臣:“别急别急,咱以后涨工资。”

慈禧当然知道其中的猫腻了。只是作为统治者的她需要的是奴才们的忠诚而非廉洁。半晌之后,她摇头说:“恐怕没有这么便宜吧!”而阎敬铭却坚持己见。慈禧不耐烦地对这个不体察“上意”的大臣说:“这样的话,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买个给我看看。”

图片 3

阎敬铭立即拿出银子直奔市场,却看到皮箱店都关门大吉了,打听之后才知道,片刻之前从宫里来了一个老太监,交待店家半月之内不可开张做买卖,否则必砸其饭碗。

到光绪帝时期,宫廷的鸡蛋进价已变成30两银子一枚,其实市场上才卖三四个铜板。光绪偏偏好这一口,因此每年要“吃”掉上万两白银的鸡蛋,弄得自己都有点儿负罪感。有一天跟翁同龢闲聊,光绪问:“鸡蛋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贵了,翁老师你能吃得起吗?”翁同龢也不敢直言:“过年的时候买个把鸡蛋,给孩子们解解馋,平时不敢想。”可怜的光绪皇帝,终生都以为吃鸡蛋属于高档消费。

无奈,阎敬铭又悄悄地派亲信去天津采购皮箱。谁知道,亲信也一去不复返。后来才知道,那个亲信被内务府花重金买通了,根本没有去天津,而是躲起来了。贵为军机大臣的阎敬铭对此也只能徒然兴叹。

无可奈何的“汤面管理处”

慈禧为了享乐,要修圆明园,可阎敬铭觉得国家正困难,还是以大局为重的好,他上折力阻,说“治以节用为本”。这让慈禧太后很不高兴。而且阎敬铭在军机处因为受了小人气,把当时的军机大臣还给辞了,专管财政,谁也别想乱花一分钱。

道光皇帝特别节俭,每年全部的生活支出,还不及后来他的儿媳妇慈禧的一半,弄得后勤部门清汤寡水,大家都很郁闷,就不断“创新”贪污思路。时间一长,道光隐约感觉不对,就想搞搞调研。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前几天万历圣上的饮食开销是每月480两黄金,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