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医生,不过听妈一句

图片 1 那天,当我第一次的走进那个社区诊所的时候,我就被这个有着优美纯净气质的医生给惊呆了:这世间怎么就会有这样如此清纯秀美的女子呢?尤其她那白皙的瓜子脸上长着一双像湖水一样清澈的眼睛,每次的向外流淌出来的目光,如含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是那种半透明的诗意的朦胧美……
  我说:“你好,欣欣医生!我太累了,我要挂滴补钙和血塞通。”
  “好的。”欣欣医生微微一笑的说道。
  旋即,她的目光委婉的看着我,意思是在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叫欣欣呀?”
  其实,她忽略了我在一进来的时候就从墙壁上看到挂着的那医生名片,所以我就知道了她叫欣欣。
  接着,她又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精致的牙齿,在向外面蹦着话语:“在这个世界上,有干啥不累的呢?”
  我满以为只有我夜晚在灯光下看书和写字,才是这世界上最累的人了,可我万万没想到,此刻我却从欣欣医生她那柔柔细细的声音里,依稀隐约的感觉出她当医生,其实也很累!
  我说:“您说得很对,我们不能因为干什么都累而不为呀!为,是一种最基本的向上目标,不要无为,要有为,只要有为了,人才会过上好日子,先实现小康,然后再实现大康对不对?”
  欣欣医生定定地瞅着我,她显然是被我的话语给惊住了,她微微的眯着眼睛,开始重新的审视我:“看不出来,你很文化,平凡中透着智慧,我敬重你,我向你致敬!”
  我笑了,摆了摆手的说:“哪里?哪里?您別笑我了,什么智慧不智慧的?我只是觉得没有文化的人是落后的人,我们是因为不懂得各种道理,我们才要学习文化和文字的呀……”
  “哦哦!对对!”
  欣欣医生笑得很灿烂,像和煦的春风,暖暖的,这感觉怎么就如此的熟悉啊?我一时还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她,似曾相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依然是聊着轻描淡写的话题,依然的是她优雅的走动或停下的身姿,依然的是她清纯的笑,依然的是她银铃般不绝于耳的声音……
  可是,今天却是我最后一天的挂点滴了,我在心里面难免的生出几分怅来,人生的相遇,为什么竟然是这么快,匆匆相识匆匆分別呀?!
  而这时的欣欣医生,她给我的感觉仍然是:苗条轻盈的身材,步子柔美如惊鸿一瞥般的轻盈,那种独特的气质,怎么就那么的太轻太轻了呢?那轻是唯美的,轻得就像阳光和空气那样美好得发亮,即便你用两手轻轻的去托,也托她不着:轻,原来也可以是这样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吗?轻,为什么又是若即若离不远不近的无所不在的萦绕于你左右?!
  回首这几日每天早晨起来之后,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尽快的来到那个社区的诊所里,看着洁白的墙壁,看着穿着洁白一身的欣欣医生,我就心情豁然的开朗了,恍若我找到了我失散多年的亲人,所以这会儿我就产生了这样美妙的错觉,以为欣欣医生不是我的亲妹妹,那就是我的亲姐姐!
  “这怎么可能呢?”嘻嘻,真逗真好玩儿!我这不是在乱弹琴吗?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先偶然再必然?
  所以,我就总是这样的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认识理解了,那才是真好!
  以至于她的那种文静素雅的白,她的那种清纯脱俗的气质,都会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蓝天,又一下子想到了白云……
  这时,我透过窗外那绿杨掩映的天空,开始自言自语的说:“天使在天上很美丽!但是天使在人间,亦也更是温暖和美丽……”
  听了我这样的说了之后,欣欣医生就悠悠然然的接上我的话茬说:“雪一尘不染地在天上不好好地呆着,你来到地上也想依旧的冰清玉洁吗?雪真的是很广大的呀!一夜北风紧,万里层云厚。长空雪乱飞,改尽江山旧……”
  “啊啊,是是,你不要说我的名字嘛,我是很渺小的一朵啊,能被你看重,是我的福气呀!”
  她连连的咂舌:“哦哦,彼此彼此嘛……”
  我笑了,就说:“你这么年轻,而且工作又挺累,你就不要熬夜看手机屏幕了,要多睡觉,注意保护好你如水一样美丽的眼睛啊!”
  她也笑了,就说:“我已经加了你的QQ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夜里写累了,就要立即停止,马上睡觉哟……”
  我说:“是的,谢了!我最幸运的是今生我在这几天里,我意外的收获了一个天使朋友和最珍贵的读者!”
  欣欣医生又一次的笑了,她还是那么清纯和灿烂:“记住!你是我最好的作者,我是你最好的读者,千万不要把我忘记了……”
  而我也笑着回说她:“就是,就是,你也不要把我给忘记了哟……”
  她依依不舍的又说:“那就再见吧!”
  我也说:“再见!再见!彼此都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我们一定还会有再次见到的时候……”
  然后,我头也不回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于是,我立刻的就听到了“谢谢你”的声音,从身后悠悠的传来……

图片 2

图片 3
   妈,我没事的。孩子妈今天去帮你问仙了。说你最好不要去东南面打工,那里对你不利。
  妈这是什么年代了,还那么迷信。要是真的有还用做事。孩子去也好,不过听妈一句。租房不要租老房,老房旁边租也不行。好,我听你的。爸向邻居借了三千给你出,你省点用。知道了,妈。车来了,我现在坐车去。妈目送我,直到车消失在这个村落。
   我叫林梓忠,在家混了,几年。但年轻人吗?总看看外面的世界。
  客车一路狂奔,穿过树林沿山爬行。走出一直被山包围的村庄,迎接而来的是高楼大厦。林梓忠自语道,城市就不同这些树都有模有样,心中犹豫自己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落坡村站到了,清晰洪亮声再次响起落坡村到了有没有下车的。这村名,己被林梓忠记得像闹钟一样刺耳,惊醒,有我下。
   一下车他表哥早已在车站等着,表弟,表弟连续叫了几声。林梓忠被这景色迷住了,啊。向着声音而看,嘻哈的笑道。表哥。
  他表哥帮他拿着背包,几个麻袋。走到我租房地方。等一下我帶你去我们公司,现在公司刚好招工。安排后在租房给你,或者跟我一间房也行。
   林梓忠立马拒绝,好了,表哥。跟你一起住就算了。表嫂可是属虎的我可不想在老虎面前跳舞。
  还没有等林梓忠说完,就被他表哥一拖鞋丢过去,你这个臭小子。没有结婚就说你表哥的坏话。结婚你也好不了,那里去。你要知道,这是遗传知道吗?你看其他表哥还不是。
   林梓忠,做了一个打住的动作。连忙道,好了表哥每次一说你就说什么遗传。表哥你能不能不要骗自己了。
  你们说什么骗自己了。林梓忠一看表嫂回来了,脸色一变。诶呀,表嫂几个月不见。就变的,诶呀呀,就变的女神一样漂…亮。表嫂早就知道,梓林忠会说这些话,用捏着林梓忠的嘴角。诶呀呀,我的表弟现在也变的嘴巴那么甜了。可惜现在女孩子都是吃蜜长大的,不是不知道做老爸多少次了,轻哼一声太可惜了。
  诶,表嫂,嘴痛放手。拍拍他表嫂的手。表嫂眼一瞪表哥,表哥人一振。你还愣着干什么,我买的菜不拿去煮吗?
  表哥连忙哈腰点头,是…是是。林梓忠噗啧一声,故意捂嘴。表嫂,以后不要捏嘴好不好现都痛。就你这油嘴滑舌的人,你表嫂我想出力也捏不上力来呀!
  林梓忠连忙点头,对对…
  二
   现在表弟,你可以安心在我们公司做了。明天上班我叫你,我问你是在我那里租房还是去其他地方呢?当然表哥你那里了。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算你小子醒目,刚好我前几天看到隔几栋楼有一房一厅的价钱还可以。我现打电话给房东看还有没有。
  喂,你是房东吗?前几天看到你那里贴着出租一房一厅,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哦,你好。有的,你是想现在看房吗?对我现在在你楼下麻烦你下来一下。好的,你等一下,十分钟左右。我就到。嗯,好的。你们就是租房的。对,你就是房东。没错我就是房东。
  林梓忠注意了一下房东,应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打扮青春靓丽,勾勒凸凹有线的身材。给人感觉清纯甜蜜。清甜的声音,好我帶你们上去看看,看你们满不满意。
   表哥推了一下林梓忠,突然红了一下脸。林梓忠,才知道自己失态了,抹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房东向林梓忠甜蜜的一笑。好了,现在只有这间房子。你们进去看看吧!林梓忠一看门号是四二三号房。心里倒是满意,看着天色灰暗也急忙的租下,好了表弟我先回去。哦,那你去吧!
   房东刚出门口,又回来。对着林梓忠,说道。希望靓仔能长久租下,嘴唇微微一动轻眨一下眼。
  林梓忠,看着房东的调戏。时间冻住,目不转睛的用手擦一下鼻子的腥味。哭道,妖精害的我流鼻血。忙了一阵子,房间也打扫干净整理好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闭着眼回想房东对他勾魂的样子,暗地里咧开牙齿,嘻…嘻。
   三
   太阳拉下窗帘天变的漆黑一片,声音变的清晰可见。远处一座老屋,散出陈阵阴风。而刚累了一天的林梓忠,睡梦里冷的拉被子往身上盖。
   欣欣你身上怎么发光了。娘我的意中人,在附近。怎么以前没有的呢?羞涩的欣欣微微低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我还知道他就在那方向。
   好呀!这个万箭穿心的负心人,这次看老子。如何剥了他皮,害的我女儿苦苦等了几百年。差点魂消魄散。就想飞过去。被欣欣一手拉着,爹…人家也刚投胎,怎么知道女儿的事。哼,我说女儿呀!你醒醒要不是他你早就投胎了。欣欣你还护着他,你可知道不是他贪婪吴家小姐的美色,和财富。你早就投胎了。只有你这么痴情还等着他。如果这次他不死,女儿呀!你在也投胎不了。
  爹…拉着衣角。我现在感觉他,跟他不同。我觉得这次才是我的意中情人。你就相信女儿一次,如果女儿真的是无缘和他一起的话,女儿情愿做孤魂野鬼。跟爹娘你们在一起,服侍爹娘。
   我的女儿呀!服侍爹娘有什么用,你以为做孤魂野鬼好呀!你以为爹娘想做呀!你也知道天天躲躲藏藏怕鬼王抓到呀?这些年你也知道,爹娘不是为了你和弟弟。我们早就投胎了。哼…长长的一个股怨气,冷的林梓忠缩了,起来。爹别怨气冲天了,现在他冷的缩起来。哼!你看你生的都是情种,哼你弟也是一样,整天看美眉。真气死我了。哎哟你这个死老头,还指着我。不是你死缠烂打追我,还会生下他们。那时还天天写情诗,现在倒 埋怨起我来了。爹…娘…你们就别吵了。如果这次真的不是真爱的话这也是你女儿的鬼命,你们就去投胎吧!不要在为了,我们了。女儿现在就去看看他。
  四
   一阵阴风随着一个白衣女子而来。荡起长发飘起长裙飞向情郎的怀中。三月春风何时了,花开花落花泪人。春秋一过又一年,等君一言等百年。天空中空荡荡的传来,三…月、春风…何时了,…你们听到没有还像有女子唱歌,我也听到声音极小,好…像就在那位置。往老屋一指,全身一振不说了睡觉。如蚊子的声音一样。
   穿过墙飘到林梓忠的床边,眼目不转睛看样缩起来的林梓忠。原来自己的郎君跟以往的都不样,浓眉大眼鼻子精致的像女人的一样嘴如桃饱满微红。看着有点微抖身体郎君,眼一看古董的棉被自然而然飘到林梓忠的身上,她紧紧抱着苦苦等着百年的郎君,终于可以相拥相抱。眼里流出晶莹剔透的泪,那泪痕成渠己经习惯顺畅滴在背上化成冷气,散满屋里每个角落。时而轻轻用手抚摸脸蛋,时而紧紧抱着,时亲吻额头。就像孩子爱不释手的玩具一样。突然那又自然而然的咧开牙齿,嘻嘻。嘴里还时不时的流出口水。看着郎君微笑,我看你干什么。唦一声钻进林梓忠梦里。嘻嘻,房东,你找我干什么,现在没有交房租时候。一边说一边流口水,嘻嘻。哼,你以为我差你那房租钱呀,人家只是跟你说你那收据单,忘了交给你。欣欣看着就来气手一挥就不见了,故意坐在桃花树下的石凳上。林梓忠一边喊一边寻走房东,不远处看到一个人。手一搭在肩上,房…东。下巴自然而然的掉了下了。怎么是你。欣欣故意道,我记得在梦里见过几次。不过想打招呼,你又飘走了。你都说梦,那都不是真的。深情的看着林梓忠。请你叫什么名。我叫欣欣,又飘走了。
  五
  表弟,表弟。咚咚敲门声,表弟上班了。迟到会对你的印象不好的,表弟。
  林梓忠不耐烦的说道,表哥麻烦你不要老是破坏我的好梦好不好。哎。一打开门表弟你发神经呀!这什么天气,你还盖这古董棉被。你发烧呀!伸手就想摸林梓忠的头。诶诶表哥,別乱动。你发烧我都没有发烧。诶,表弟难道,房东看上你了。给你装空调,摆出一幅奸笑的样子。滚滚,瞎说什么了。你看你表弟是这样人吗?好了,不跟你说了,我洗漱去。
   表弟,你昨晚干什么来。怎么枕头都湿了。你瞎说什么吗?林梓忠走了出来,是不是表嫂把你打傻了一大早竟说些不搭边的话。你不信,枕头一扔林梓忠自然反应接住。诶,真是哟。脸红了起来,那不是没有晒干吗?昨晚我拿来睡了。
   呵呵眼睛斜斜一看,对肯定没有晒干。皱了皱眉,是哟!昨天租房时候,诶看着谁呀!怎么流口水的,那个.那个谁。故意拍拍脑袋,那个。
   行了别在演戏了,房东对吧!对,诶呀,表弟记性真好。就你嘴厉害,不知道表嫂这…样。表哥脖子怎么就不见了。好,表弟打住。以后別在我面前说你表嫂。好,你也打住。也別在我面前提房东。好,你也不要表弟,表弟的叫,就叫梓忠。不要说你表哥赚你便宜,就叫旭日就行了。
  一天中林梓忠都,想着昨天的梦。欣欣,怎么老是梦到她呢!而且这次比以前更清晰看到面孔,她是我什么人。
  梓忠你怎么了,是不是不习惯。不是。表…旭日。刚开始是有点累,回去早点睡觉吧!
   六
   欣欣天刚黑就默默的在十字路口等着,她心爱的郎君。心里默记一步二步…十步。噗咚一声倒在林梓忠怀里。诶诶,美女你怎么了。林梓忠慢慢的把头扶正,刚一看手就一振。怎么是你,你叫欣欣吗?欣欣用微弱的声音,嗯。你要不要紧,要不我叫你家人来。不用了,你把我抱到你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就没有事了。哦。林梓忠双手抱着欣欣。
   路边人,指手划脚的说。这人是不是神经病。自语自言,经过每个人身边都会打了一下冷战抖了抖身体。哒哒低沉的走楼梯声。林梓忠把欣欣抱上床,说道你怎么那么冷。要不要我下去买一点药给你,不…用了。能抱着我吗?哦。能抱紧点吗?欣欣祈求道。
   轰一声,唝…啪。黑色天空闪烁一条条白色巨蛇欣欣直接钻林梓忠怀里。漆黑的屋里,对眼看着闪烁的双眼低头亲吻,曾经多次进入梦中的人。如胶似漆缠绵,抚摸着软如蛇缠绕难舍难分。轰、唝、啪,声音越来越大,哗啦啦的雨,呼呼的风。欣欣的泪如今晚的聚雨,看着梦中人的泪珠。林梓忠心酸的说是不是我…不是,挤出苍白笑容。狠狠的抱着林梓忠,谢谢上天还能再让我见到你。赏若我离开你,你会找我?会,不管你走到那里我都会。林梓忠推开紧紧抱着的欣欣怎么了。我没有事。那为什么哭?因…为刚才看了你的心。你我是我要找的人。应道你也我要找的那个人,林梓忠双手抚摸着欣欣的脸蛋,你到底怎么了。我没有事,能在抱我一下吗?怎么了,没有什么。
   我走了,希望你不要想我。突然轻笑穿墙而出。妖孽你出来,不知道不能跟人类在一起。娇孽你竞敢还发生,受死吧,啪一声正劈身上似乎在她眼里,这些痛根本不是痛,若无其事的走,在雷雨中走。心里还想着该死我不能自私的害死心愛的人。没错,他是人,我只是野鬼。等了,几百年,能看到真心爱我的人知足,雨越不越大,雷不断劈,渐渐影子,越来越模糊。   

一直期待一场雪的降临。只是因为好久没有感觉到雪的柔情了。

那夜,在熟睡的梦里我听到了她轻盈而独特的脚步,我知道她一定来了。我欣喜万分,爬起来隔着窗看到她妙曼的身姿,她正轻飘飘的走向我。

雪,我深爱的雪,我等待已久的雪,你终于来了。

我穿好衣服跑出家门。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欣欣医生,不过听妈一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