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青少年捡起马鞍包递给小娟说,知命之年妇女

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小娟去银行取五万元现金,准备进货用。她接过五打崭新没打捆的人民币,轻轻地装进背包里离开了银行。
  当她走到离自己商店不远的时候,突然从胡同窜出两个男子,他们没吭声,一把拽下小娟的背包就跑。
  小娟被这突如其来的抢劫吓坏了,她声嘶力竭的呼喊,快来人呀,有人抢劫了,我的钱被人抢了!繁华的大街上很多人站住了脚步,纷纷围了上来。可是只有观望唏嘘,这成什么体统,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明目张胆抢劫!就是,太不像话了!可是,人们除了同情以外并没有其他举动。小娟这时才醒过神来,自己的事情就应该自己去解决,上帝是管不了那么多的。她急忙冲出围观的人群,朝抢劫男子的方向跑去。
  在胡同的尽头,一个男青年正和两个男子打架。你他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小心老子废了你!说着掏出匕首超青年人猛刺。只见那个男青年身手敏捷,哈腰躲过,回头就是一脚照着他的裤裆踹了下去,一个男子疼的在地上打滚。黑子,快跑!另外一个男子手里还拿着刚抢来的背包,撒腿就跑。
  站住,哪里跑!把背包扔下!青年人边喊边追了上去,两个人又打在了一处,这次男青年臂膀被男子刺伤,鲜红的血涓涓流出。小娟看到这一切哪里肯示弱,急忙冲了上去。两个人终于制服了那个男子。男青年捡起背包递给小娟说:给你,看看少了没有?
  小娟大致看了一下,五打崭新的人民币完好无损。流下了失而复得感激的泪水。
  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多亏你不顾生命危险,我才没受损失,可是,你已经受伤了,快上医院吧。
  青年笑笑说,没事,小伤,上医院上点药就好了。早有人报警,警察赶来了,两个犯罪分子被带回派出所审理。男青年用手捂着伤口也跳上了警车。
  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定重重谢你。
  不用谢,这是我的责任,我是警察。警车一声长鸣绝尘而去。   

1 矮男子闯进来了。 矮男子头上蒙着面纱。 “不许动!动就杀死你们!” 矮男子手中握着尖头菜刀,声调带有奇怪的咬舌音。 房间里有六个男人。桌子上堆放着成捆的钱。六个人正在清点。一共有一亿多日元。其中大半已经清点完毕。 六个人一起站起来。 房间的门本来是上了锁的,而且门前布置了警备员。矮男子一定是一声不响地把警备员打倒或杀死了,不然的话,是不会进房间里来的。 六个人不能不对此感到恐惧。虽然是带有咬舌音的、孩子气很浓的语调,但是六个人有哪一个敢违抗命令。他们看到进来的是个矮男子,最多有一米五左右。 在这六个人看来,比起顶天立地的大个头男子来,这手握尖头菜刀,发出奇怪声音的矮男子更可怕。他究竟是青年人,还是中年人?都难以判断。 只见面纱下面,两个眼窝出奇地下陷,鼻子扁平。 六个人一起举起了双手。 六人当中有四个是银行职员,其余两人是伊丹商店的会计员。 钱是当天的营业所得,按协议,每天停业之后,商店与银行共同结算。 矮男子动作敏捷地靠近了桌子。 他抓起成捆的票子往口袋里装,一百万元一捆的钱硬是被他塞下了十捆。他的衣服象是特制的,装了一千万元,竟然显不出有多少鼓胀。 矮男子钱到手后,一声不吭地返身走出了房间。 连房门也不关,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会计员抓起了报警电话。电话是与新宿警察署直通的。 “矮、矮男子来抢钱了!” 接到电话的新宿警察署顿时沸腾了。 无线电话指令室向全部巡警报告了发生的紧急情况。 “矮怪出现!通知全部巡警及全体署员,马上包围伊丹商店,封锁角衡,封锁甲州街,封锁新宿二丁目、三丁目!” 指令很快发了出去。 警车的咆哮声响彻新宿街头,来势迅猛,活象追捕猎物而潜伏着的猛兽群,一齐窜了出来。 十月十日,下午八点五分。 新宿街头出现了潮涌般的人群。 伊丹商店处在新宿东站前街,这里是日本数一数二繁华街。从甲州街到歌舞伎町的广大街区内,经常是人群如流。特别是下午八点左右,是拥挤达到顶点的时分。 新宿署的无线电指令,在警视厅也监听到了。 警视厅搜查一科的强盗犯搜查第一组组长平贺章彦,在收到无线电报警的同时,跑出了警视厅。 “混蛋!这回看你往哪儿跑。” 平贺在急驰如飞的警车中自言自语道。 矮男子打开商店紧急出口的安全门,走出了店外。 此时,大街小巷已经淹没在警车的狂啸声中。 矮男子摘掉了面纱,想拼命往人群里钻,但没能成功。 商店里的报警铃早已响彻起来。铃声狂啸惊人,响个不停。人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团团围了上来。 警事的狂啸声从四面八方向伊丹商店逼近。 人群明白过来,这是发生了重大事件。 群众不会不注意到从商店的安全门跑出来的矮男子。 有几个人想上去抓住矮男子,扣押到警察署去。因为他们认为,说不定这矮男子就是事件的中心人物。 “喂!站住!” 两三个年轻人上前抓住矮男子的左右手。然而,扑上去的年轻人都吓傻了。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工夫,全都趴到了地面上。 接着,矮男子跑了起来。 矮男子跑的方向也挤满了人群。 “抓住他——!” 人们呼叫起来。 矮男子失去了逃遁的场所。不管往哪里逃,都是人的海洋。而且,露出凶暴神情的人群渐渐逼近,意图抓住他。 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就在此时出现了。 矮男子的身影,从夹攻进来的人墙中间蓦然消失了。 人们惊惶起来。惊惶持续瞬间之后,就象海浪退潮一样,一下子进入了寂静状态。 矮男子正吸附在商店楼的墙壁上。那是座瓷砖贴面的七层大楼。 “喂!是矮怪唷,把他拖下来!” 不知是谁这样喊道。 人流刷地一下涌到了大楼墙跟前。靠近的人们想把矮男子从墙壁上拖下来。但是,此时矮男子已经爬到了人手够不着的高度。 这是难以想象的光景。矮男子顺着垂直的楼壁往上攀登。墙壁是贴了瓷砖的,能挂在手脚的只有瓷砖的缝隙。矮男子竟然毫不费劲地往上爬,速度惊人,完全没有踌躇。 他拼命地运动着手脚。他光着脚,脱下的鞋子好象装在口袋里。 有几台警车已经钻进了人群。 成群的警察冲到了楼前。 “快下来!不然打死你!” 有几个警察瞄准了他,有几个从安全门冲进了大楼。 矮男子继续朝楼顶爬去。警察的意图好象是要赶在矮男子前头占领楼顶。 “还不下来。小子!” 警察对着大楼的墙壁,射出了威吓的子弹。 但是,矮男子没有停止手脚的运动,速度快得简直就象爬梯子一般。他已经爬到了六层的附近。 群众瞠目结舌地伸首看着。 矮男子的身影清失在楼顶上。 在穗消失之前,矮男子骑在楼顶的围缘上俯视了人海片刻。 仰首注视的警察的手枪又响了。同时,矮男子的身影消失了。 警察跑上上楼顶,是在此之后。 矮男子站在楼顶的一端。看来好象在等待警寨的到来。 “不许动!” 警察队拔出了手枪。 矮男子站在楼顶的边缘,看着跑过来的警察突然猫起腰,正如鸟类临起飞前的动作一样。他两腿往下弯曲,噌地一下沉下了腰。 随之而来的一瞬间,矮男子的身影飘浮到了空中。那一区间霓虹灯很少,矮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黑色的夜空中。 警察队围了上来。 矮男子此时却已站在了马路对面的楼顶上。那里也很昏暗。他的身影几乎融化到了夜幕中。 “射击!” 不知发自谁口的喊声,十几支手枪响了。密集的子弹射到了对面的楼顶。 矮男子的身影消失了。 这时附近一带已被警车淹没了。 警察队包围了周围的楼群。包围之后,每座大楼里面都冲进了警察。 矮男子飞跃的动作突然加快了。 矮男子最初跃起的商店和邻近接之间,约有十几米的距离,他竟毫不费劲地跳了过去。 从那里到邻近的楼顶又有十数米远,矮男子站到楼缘上,嗖的—声又跳了过去。群众和警察从下面全看到了。 矮男子跑了起来。刚刚在一个楼顶上站住脚,转瞬间又飘浮出现在通向另一座楼的空间中。 看起来他与黑色飞鸟无异,飞翔于楼群栉比的夜空之中,有时黑鸟变化成红色或紫色,这是被广告彩灯染成的。 矮男子的动作加快之后,色彩如同在流动一般。 群众跑。警察也在跑。 街道上,巨大的人潮在打着漩涡。 警车在陆续集结。 警察队又赶来了一批。 平贺章彦正是在这时到达的。 矮男子还处在包围网中。 听到情况报告后,平贺放心了。 矮男子被困在最坏的状态之中。矮男子爬上去的商店大楼面朝明治大街,北面是角大街,南侧是站前大街,西侧是连结站前大街和角大街的马路。 此间相距各处的宽度都超过三十米。 这是任何怪盗都不可能跨越的距离。 矮男子处于被四条大街包围着的一个区间内。各条街上,警察的人数在不断增加,群众亦层层包围上来。 “这次一定抓住。明白吗?彻底包围住。在此之前先把包围网中的群众赶出去,立即行动!” 平贺向部下怒吼道。 怒吼之后,平贺跑进了楼群中。 他手中握着手枪。 矮男子在空中悠然飞翔。 他不时在楼顶上停住脚步往下看,到处都晃动着警察的身影。除警察之外,各饮食店的店员们也朝自己仰着脸。 矮男子不管是顺楼壁垂直下楼,还是沿楼外的铁管等下楼,都比猴子还敏捷,可谓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但是,现在是处在绝望之境。下楼后,要混进群众之中是不可能的。 矮男子猫下腰,仅仅加上一点反弹力就可跳过十米。如果加以助跑的话,他或许能跳过十几米、甚至二十米。但是三十米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距离不是人能跳过的,尤其是各处楼顶上警察人数在不断增加。 包围网在不断缩小。 平贺奔向化国屋楼顶。他用步话机向警察通告:矮男子正飞向化国屋大楼。 “各楼顶的封锁还没完吗?” 逮捕矮男子只是时间问题,他已经无处逃跑了。这一点是清楚的,但是平贺有沉痛的教训。 在涵谷,曾经把矮男子追入穷途一次。已经追逼到十拿九稳的地步,最终收网时还是让他逃脱了。矮男子在从楼间跳跃的过程中,趁一点点空隙消失到了人群之中。 同样的担心使平贺产生了焦躁情绪。 为了不使其混入人群众之中,平贺想在楼顶上捕获矮男子。 平贺已经下了通令,逮捕矮男子可以使用手枪。 他命令警察:不要往死里打,可以射击胳膊或腿,以杀伤矮男子的行动能力。 可能的话,平贺想亲手逮捕矮男子。 平贺来到了楼顶上。 凡是通往楼顶的门上,大都上着锁,这是为了避免出现自杀者等爬上楼顶出事故而锁的。他用手枪击坏门锁。这是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 击破门锁,冲到楼顶上的平贺,发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 黑影好象跑进了楼顶建筑的阴影之中。 “站住!矮怪!” 平贺大喝一声,冲了过去。上了锁的楼顶上不会上来其他人,想要躲藏的只有矮男子。 平贺拼命往前跑,鞋底发出剧烈的响声。 但见矮男子已飘浮在空中。 做广告用的气球正向上飘浮,其系结的绳子被切断了。气球悠悠荡荡地升腾在空中。绳子长长地下垂着,绳子下端吊着矮男子。 平贺举起了手枪,射击点对准矮男子,其距离有十几米远。 平贺瞄了片刻。但是,到底没有开枪。射击的话,矮男子定会坠地而死。而且,射击气球也会出现同样结果。 使用枪弹过去——这句话浮现在脑海中。 收回手枪,平贺咬牙切齿地望着气球。 气球已升在高高的夜空中。 气球随风飘动。风自东北往西刮。 气球以很快的速度朝西飘去,转眼间,矮男子的身影已经升到了高高的夜空之中。 是碰上了上升气流呢?还是气球的飘浮力比矮男芋的体重大呢?这一点无从知晓。 在角大街的拐角处,有一老人在观看这一情景。 这位白发老人个子较矮,后背混圆,他拄着粗拐杖,右腿好象有些毛病。 他长相丑陋,褐色的脸皱纹很深。但是从皱纹看不出任何饱经风霜的严峻感。 老人拄着拐杖,默默地凝视着消失在夜空中的气球。 气球完全消失后,老人不慌不忙地迈开了脚步。虽然有些轻微的瘸,但步履并不显得沉重。 平贺回到警车。 警车来到了甲州街。 “直升机!快出动直升机!不管逃到哪里都要跟踪追击!” 平贺对着无线电话怒吼。 “让全部警车跟踪气球。要穷追不舍。请东京航空局的雷达追踪。赶快向八间基地方面联系。跟丢了事关重大。” 警车顺甲州街向西急驶。 隐约可以看见发白的气球,它以相当快的速度顺甲州街和青梅街中间地带的上空向西飘动。 但是已看不到矮男子的身影,绳子的下端什么也没有。矮男子好象顺绳子爬上了气球,吸附到了气球的本体上。 那气球也眼看着被夜幕吞没了。 越是远离市中心,彩灯亦越稀少,夜幕亦越浓。模糊不清的白色球体,渐渐地被黑色的背景吞没了。 “这捉弄人的家伙!” 平贺对部下大骂道。 “飞到那么高的地方不觉得难受吗?” “难受的话,哪会乘坐那玩艺呢!” “哎,也是呢。” “直升机还没出动吗?” 平贺向警视厅呼叫。 “正在做出动准备。” “赶快行动!” 骂了一声“笨蛋”,平贺切断了无线电话。 下午九点。 气球出现在清濑市上空。 风向发生了变化。 八间军事基地的雷达在跟踪。气球的高度约有三百米。除雷达之外,用肉眼已经看不到了。 从警视厅出发的直升机没能够发现气球的影子。 只有八间军事基地的雷达在继续跟踪。 下午九点四十分。 警视厅收到了八间基地的联络:气球从雷选的能见区消失,估计是高度急剧下降了。 受警视厅的委托,崎玉县警察局正在顺气球的航路布置警察。 2 十月十一日。 气球被发现了,落在狭山市郊的不老川沿岸的丛林之中。 据琦玉县警方调查,气球的下部开了一个洞。估计是一边从开扎处放气一边下降的。 报界在大书特书矮怪事件。 不论哪篇报道,都大同小异地含有赞叹的意味。 矮怪初次作案是在两个月前,他袭击了涵谷区代代木街上的一家信用金库分店,是在职员们处理结帐业务时闯进去的。 抢劫约一千万日元。 与这一次的逃脱方法相同,由于信用金库的紧急警铃报警,矮怪遭到了警察的追击,在被追到进退维谷的境地时,他跃身贴到了大楼的墙面上。 警察队奔波于楼群之间,总算布下了包围圈。 可谓水泄不通,天衣无缝。 可是,矮男子竟然混进起哄瞧热闹的人群中逃脱了。 夜间的代代木一带行人较少,没有足以监视象小鸟一样跳跃辗转于楼群之中的矮男子的群众。其后才知道,矮男子悠然自得地从大楼里走出来,若无其事地混进了瞧热闹的人群中。 事后,经实地考察验证,矮男子跨越的楼间距离达二十余米。 最初,人们议论是不是发生了错觉。因为攀登垂直的楼壁、跳越二十几米的空间是人所不能及的。 但是,这既不是错觉,也不是虚假。 现实就是被他抢走了一千万元。目击到垂直攀登楼壁情景的有二十几人,目击到其跳越楼群的警察也不下几十人。 怪盗被取名为“矮怪”。 在此之前,东京也发生过两起奇怪的事件。两次都是抢劫事件,强盗被追着追着,忽然从楼顶上消失了。 因为在人能跳过的距离内没有邻接的楼房,所以警方把重点放在内部作案或报假案方面进行调查。但是均未划清真相而不了了之。 通过涵谷事件,真相大白了,显然都是矮怪在作案。矮怪抢钱用的是尖头菜刀。但是几次作案都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只是耍弄够警察之后逃之夭夭。 抢劫的对象,都是银行或商店。 其犯罪性质并无隐密之处。 不但没有隐密,反而具有奇妙的明确之感。有不少庶民拍手喝采。这是一个不景气之风吹遍全国的时代,日本经济的结构本身受到谴责。 整个经济进入深长的隧道之中。 从有钱的地方抢劫一千万元,小事一段。飞鸟般地逃走的矮怪,几乎成了庶民的代言人。如果可能的话,谁都想那样干。 抢劫上千万元,如流水般地花钱豪游,谁都梦想这样干上一次。 特别是这次的矮怪,施展了破天荒的绝技,象小鸟一样地飞翔于楼群之间,最后乘气球消失在高高的夜空之中。 遘一切,实在难以贬义地去描写。 甚至有这样的意见:“应该说服矮怪出来参加奥运会,说不定在大半数比赛项目中能够独占金牌。他准是一位为经济不振的日本国争得荣誉的奇才。” 新闻连续数日这样报道了矮怪事件。 人们被矮怪事件吸引了。

这是一位能有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样子她非常难受。她脸色苍白,头上冒出豆粒大的汗珠,张着青紫色的嘴唇,在艰难的喘着气。
  由于是大热天,身上穿的都比较单薄。明显的看出,中年妇女很可能是小便失禁了。不但裤子上有湿痕,还散发着尿液那股刺鼻的臊味。
  中年妇女可能是越来越难受了!她由原来蹲着的姿势,逐渐半坐半卧的瘫在了地上。她用一只手拄着地,用另一只手捂在心脏的部位,看上去是那么样的有气无力。
  下班的时间已过,路上的行人非常稀少,这个时候正是一般的家庭在吃晚饭的时间。
  不一会,就看见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位年青的女子,这位年轻女子能有三十左右岁,穿着也非常的入时,看上去像位很有钱的“贵妇人”。
  当青年女子快要走到中年妇女身边时,只见中年妇女把捂在心脏部位的手举起来,有气无力的向青年女子摆了一下,张着她那青紫色的嘴唇,用微弱的声音对青年女子说:“帮我把背包里的心脏药拿出来。”她用求救与期待的眼神看完青年女子后,就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胸前,还是用那只手捂着心脏的部位。
  这时,只见青年女子往中年妇女跟前紧走了几步,伸出手刚要去扶中年妇女,可能是闻到了中年妇女身上那刺鼻子的臊味,把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用双手捂起了鼻子,一转身飞快的走开了。
  中年妇女可能是感到了很失望,她把头低的更深了。过了一会,只见她又非常吃力的抬了一下头,很可能是她还在期盼着下一个过路行人的出现。
  还好,不大工夫,从远处又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当男子骑到中年妇女身边时,中年妇女再一次想举起那只捂在心脏部位的手。她可能是太虚弱了,刚要举起的手又无力的放了下来,冲着骑车的男子用微弱的声音只说出了两个字“帮我——”她再也没有力气说下去了,她的整个身子瘫在了地上。
  骑车的男子没敢下车,他根本就不想下车,他只是放慢了骑车的速度,使劲的看了中年妇女几眼。中年妇女冲他说的那两个字,他连一个都没听清。他不知道中年妇女究竟是怎么了,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是不是要讹人的?还是被骑车的或是被开车的给刮了?还是与哪个人发生了冲撞?反正他不想管,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管好了好,管不好还要粘包,会惹来一大堆的麻烦。想到这些,他用脚猛劲的踩了一下车蹬子,象箭一样,一下子窜出去老远。
  中年妇女可能是越来越重了,也可能是对求救彻底的失望了,她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正在这时,就看见从大街东面的一条胡同口里,飞跑出来一个小男青年。一头被染过的黄一半绿一半的头发,穿着也是嘎里嘎气的,胳膊上还刺着一条青龙。
  小男青年可能是在被什么人追赶着。她跑到中年妇女身边时,向瘫在地上的中年妇女瞅了一眼后,就飞跑过去了。不一会,不知为什么小男青年又折了回来,他跑到中年妇女身边,把中年妇女抱在怀里,用一只手去翻中年妇女的背包,从背包里把心脏药翻了出来,打开瓶盖倒出几粒,送到了中年妇女的嘴里。
www.8364.com,  正在这时,就看到,也是从小男青年跑出来的那个胡同口,跑出来两个警察。警察跑到中年妇女与小男青年身边时站住了,只见一个警察拨打了120,另一个警察拿出了手铐……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男青少年捡起马鞍包递给小娟说,知命之年妇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