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敌人飞机场一切情况,东北抗联第六军十二

1941年秋,东北大地一片苍茫萧瑟,抗日联军进入了白刃化阶段,斗争十分艰险困苦。日本鬼子和伪政权到处散布流言蜚语。大日本帝国已经面临全面胜利,抗日联军已经彻底被消灭干净。
  他妈地,小鬼子!看老子给他点颜色看。东北抗联第六军十二团侦察连长铁孩子史化鹏拍着桌子大声说。他只身潜入敌占区。
  秋日懒阳淡淡的斜照着嫩江街头,日本鬼子的膏药旗被秋风撕扯着,无力的飘扬着。在斑驳的砖墙上边,到处可以看见小鬼子张贴的传单:“大日本必胜,亲善友好万岁!抗日联军已经彻底消灭!”到处烧杀掠夺,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铁孩子史化鹏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看着这一切,他怒火中烧,他妈地,雀占鸠巢,想得美,做你娘个春秋大梦去吧!抗日联军是杀不尽的!我们还要等着亲自给你们送葬!
  让开让开!伪警署长刘大宝坐着一辆黄包车,耀武扬威的呼喊着。到一个酒店门口停了下来,他下车也不给钱,扬长而去。车夫拉住他的衣襟说,长官,你还没给钱。
  他妈的!~老子坐车从来都不给钱!
  长官,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穷人吧,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还等着吃饭哪。
  滚!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老子坐你的车是你的福分,滚,滚,滚!他看车夫还不撒手,回头就是一脚,接着一顿拳打脚踢。车夫哪里敢还手。
  住手!你们这些无耻的王八犊子!吃里扒外,干着汉奸勾当,就知道作威作福,欺压百姓,看你们还能蹦跶几天!说着举手就打,把个署长打得屁滚尿流。
  你,你是谁?竟敢太水头上动土,你不要命了?
  哈哈哈……你爷爷是东北抗日联军!抗联是杀不绝的,野火烧不尽,遍地春草生!记住,留条后路,人民翻身当家做主的时候钻爷爷的裤裆都都晚了!
  铁孩子脚踩着刘大宝问他,还敢不敢欺压百姓?
  爷爷,抗联爷爷,小的不敢了。
  快把钱还给人家!
  是,我给钱,给钱。铁孩子这才放开了他。他急忙掏出一块银元递给了车夫,都拿去吧,就算小的孝敬家里老人的。
  记住,抗联还在,永远都在!
  是,抗联还在,永远都在。
  滚!滚得远远地,再也不要让我在大街上看到你们这些混蛋!
  是。那家伙灰溜溜的跑了。
  救命,救命呀!一个姑娘边跑边呼救。后面一个小鬼子急追不舍。站住,站住,花姑娘的,大大的。
  可怜的姑娘被小鬼子在大街上扒了衣服……
  铁孩子看在眼里,气上心头,恨不得杀光了这些畜生。只听啪啪几声枪响,小鬼子脑浆开花。
  铁孩子急忙把衣服递给姑娘说,快逃命吧。姑娘穿上衣服跑了。铁孩子蘸着小鬼子的鲜血,在墙上写道:野火烧不尽,遍地春草生!抗联是杀不绝的!我就是抗联!然后跳墙而逃。
  嫩江城轰动一时,人心振奋。小鬼子和伪政权们谈虎色变,再也不敢轻易抛头露面危害人民了。

奇袭一号飞机场
  1938年深冬,东北大地白雪皑皑,大烟泡卷着飞雪,摔打着枯枝野草,万物萧疏,冷风刺骨。一轮昏黄的太阳无力的散发着微弱的光。东北抗联第六军第十二团战士铁孩子史化鹏混在去往嫩江一号飞机场的劳工队伍当中,一阵寒风卷着草沫子和沙土打来,他浑身一激灵,好冷,下意识的揉揉眼睛,紧紧缅缅单薄的衣襟。一股冷意和沉重袭来,这次任务十分重要,自己能圆满完成任务么?小鬼子占领东北以来经常利用飞机空中优势,搞空中大扫荡,到处狂轰乱炸。抗日联军在没膝深的雪地活动,暴露无遗,经常遭到空袭,损失惨重。抗联第六军十二团和龙北地委决定派龙北地委军事委员耿殿臣领自己打入敌人内部,了解敌人飞机场一切情况,然后一举捣毁。耿殿臣通过德发村据点的熟人花二十元钱给他买了个良民证,让他以劳工身份进入一号飞机场。
  狗日的小鬼子,等着吧,看爷爷怎么收拾你们!我要是不把你们打个人仰马翻,我就不是铁孩子。哈哈哈,不对,是人仰机翻。想到这里他偷偷地笑了。
  劳工们的主要任务是开土方,挖基础。十冬腊月,大地冻了一米多深,一镐刨下去一个小眼,十分吃力。鬼子在场地监工,一不小心一枪把子打来就不轻,严重的就要丧命。
  铁孩子史化鹏虽然年龄不大,又重伤初愈,在佳木斯治疗一段,整天和医院领导磨叽要找部队,这才千里迢迢找到嫩江来,但是,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为了尽快取得敌人信任,他干活很卖力,经常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看到大家刨冻土没有窍门,瞎使劲。他就主动指导大家,
  我说,这活不能这样干,看你们比笨熊还笨,这样来。他刨了个四方块,一点点的震动,很快,刨下一大块。正好小鬼子景田看见了,他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着说,由希,你地,良民大大地。
  地冻天寒,活计很累,吃完晚饭大家挤在一铺大炕上胡乱调侃,胡三坐在一边唉声叹气。赵四说他,你个熊包,又叹什么气?是不是想老婆的热豆腐了?老婆的热被窝是好,可咱哥们儿也没法子呀,话说回来,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眼看来到年关了,谁不惦记呀。都是小鬼子这些王八犊子闹的,大冬天的搞什么扩建那,没日子修了,这不,顶风冒雪的掘墓子那。
  王小在一边抱着头嘤嘤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你这孩子又嚎什么丧?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
  你们不知道,俺爹被抓到孙吴当劳工了,秋天有人捎信回来说俺爹被土方塌陷砸死了。俺娘听了哭的死去活来,病了一冬天了。那天,俺出来是给俺娘抓药的,没想到碰上小鬼子抓劳工,俺稀里糊涂又当了劳工,连个给俺娘捎信的人都没有,可怜俺娘一个人病在炕上,到这暂也不知道死活,你说我能不揪心么?唉,这都是命,俺娘这命咋这么苦?
  铁孩子史化鹏觉得这些人都苦大仇深,应该让他们觉醒。他坐起来,把被往身上围了围说,
  我说老少爷们,这不是命,我们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要团结起来,和命运抗争,和小鬼子抗争!
  怎么个争法呀?鬼子有枪,整天拿着皮鞭,拿着枪口对着你,谁敢放个屁呀?
  我们慢慢来么,这是我们的国家,这片土地是我们的,看他小鬼子能扬棒到啥时候!
  大家好好干活,不要随便吵闹,我们等待时机,这叫什么帷幄来着?
  运筹帷幄,一个戴着眼镜有些书生气的中年人说。
  我看这个铁孩子别看岁数不大,说话有些道理,以后我们就多听些他的,不要胡来,不要瞪着眼睛吃眼前亏。
  外面的大雪还在刮,大一声小一声的摔打着到处透风的窝棚,人们钻进被窝不再吭声,在这风雪之夜各自想着心事,他们的梦比这飘摇的小窝棚还飘忽不定,比这夜晚的大烟泡还冷。
  由于天冷,衣衫单薄,再加上重伤初愈,铁孩子病了,他浑身滚烫,咳嗽气喘,感冒了。小鬼子给他拿了些洋药片,让他休息。可是,他觉得,自己刚刚取得敌人信任,在劳工队伍也有些威信,这时候休息不行。于是,他带病坚持劳动,而且很卖力气,毕竟年轻,很快挺了过来。这次他真的赢得了鬼子们的信任,他被任命为劳工小队长。
  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他进一步笼络人心,经常给大家讲一些革命道理,那位戴眼镜的人总是从中帮忙。人们的心紧紧地团结在一起。铁孩子史化鹏觉得时机趋于成熟,先后发展了几名抗日救国会员。他利用自己小头头的方便条件,开始侦查工作,进一步摸清了敌人的内部设置,机场要害,人员配置,武器弹药等情况。他认真地画了一张机场网络图纸,在得知鬼子于三九年四月十四号派两个小队押送劳工去嫩江火车站拉水泥,机场只有一个小队的兵力的确切情报后,急忙把情报转交给戴眼镜人,原来这个人就是龙北地委军事委员耿殿臣。他连夜赶到抗联驻地朝阳山。
  嫩江的四月,乍暖还寒,半轮弯月淡淡的挂在苍空,洒下青白色月光。
  抗联首长王均指挥若定。
  副官王万俊率一个连卡住嫩江至一号机场道路,不得有误!
  是,请首长放心,保证一个苍蝇也飞不过去!
  加强班李强带领全班战士切断嫩江至科洛道路!
  是,加强班一定完成任务!
  团首长张诚信率主力部队直插机场北侧,以防敌人从西、东、北三面支援。
  我亲自率突击排直捣飞机场。
  各路将士按照部署火速赶到预定位置。战斗结束后以白色信号弹为令,各路将士见到信号弹马上返回抗联驻地,
  是,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按时赶到作战现场。
  王均首长亲自带领突击排将士们路经双泉屯于夜里十二点赶到一号飞机场东壕外。
  铁孩子史化鹏在窝棚里召开紧急会议。通过半年来的相处,我知道大家都是有血性的爷们,我们中国人凭什么就受小鬼子的欺负,我们都有家有业,上有老下有小,我先问一句,大家愿不愿意回家?
  当然愿意,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们保证肝脑涂地!
  好样的,不瞒你们,今天有紧急行动,我们要乘小鬼子不在家的机会捣毁飞机场,杀他个人人仰马翻!
  好,我们一定积极参加,你下命令吧。
  这时,二赖子在旮旯一声没吭,听到这里站起身走了出去。
  老陈老李跟上他,早就看出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绑回来嘴里塞上毛巾扔床底下,等战斗结束再处置他!
  两个人领命急忙跟了出去。
  大家不要乱,听到枪声主动配合大部队作战,不要害怕,战斗结束以后,我保证都让大家回家。
  好了,没问题。
  程新,战斗打响以后,你组织大家赶往机场跑道,参加战斗。
  春生,王小,跟我走。他们麻利的打死了所有站岗的日军,然后很快掐断了电话线。
  铁孩子史化鹏带领春生和王小按时赶到东壕外,他学家雀唧唧的叫了几声。
  城壕外面也叫了几声。这时通讯员小张跑了过来。
  快跟我来。
  铁孩子史化鹏和春生王小哈腰跑了过去。和团首长王均接上了头。
  报告首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你的命令了。他一个立正行了个军礼。
  好你个铁孩子,真有你的,这次战斗结束给你嘉奖。
  谢谢首长。他啪的一声又行了个军礼。
  铁孩子,你带领一个排去守备团营房,端他的老窝。要注意隐蔽,干净利索,不要给敌人喘息之机。
  是!请首长放心,保证以最快速度把小鬼子送他姥家去!他又是一个立正军礼。然后转回身来。
  一排的全体将士,跟我走,一切听我指挥。
  跟铁孩子史化鹏一起来的两名抗日救国会员春生,王小给首长的部队带路直奔机场。
  铁孩子史化鹏带领一排战士,带好手榴弹机枪,生龙活虎的赶往鬼子守备团营房。
  史化鹏吩咐战士们,一班长带领战士在东南角包操,二班长包围西南角,三班四班分别包围北面,听我的手榴弹一响,大家马上投入战斗,全盘歼灭,一个也不许放走!
  这时,劳工队伍也集合起来,拿着镐头铁锹奔往机场。
  敌人的探照灯闪着惨白的光茫,在白雪皑皑的大地扫射,晃得人们睁不开眼睛,很难看清周围的情况。。
  这时,只听轰隆隆手榴弹的爆炸声震撼着静静的夜空。敌人守备团营房火光冲天而起。三十多名日本鬼子血肉横飞,乘坐手榴弹的碎片回姥家去了。机场一时乱了营,一伙鬼子叽啦哇啦地说着日语朝机场方向冲去,被机枪班的战士们用迎头一顿横扫,敌人死的死逃的逃。
  团首长王均带领的战士们,看到敌人居所炮声震天,火光冲天而起,知道铁孩子史化鹏已经结束战斗。
  他们在破坏飞机,用机枪扫,用枪戳,枪头砸,劳工们用稿头铁锹砸,可是,都很吃力,无法把飞机砸坏,用手榴弹又容易伤及自己。这时,两名飞行员摸索停放在外边的三菱96式飞机跟前,一个使劲搬动螺旋桨起动机,一个爬上机舱歪歪斜斜的强行起飞。这时,机枪班长秦长胜带领战士们急忙用高射机枪扫射,起飞的飞机在空中中弹起火,盘旋一周以后,一头栽倒在机场中间。。
  对,用火攻!烧跑他个娘的!
  这时,史化鹏带领劳工到油罐放了几桶汽油,泼在飞机上,很快,大火冲天,停在机场跑道上的七架飞机变成七堆熊熊烈焰,照亮了整个夜空。
  王均首长命令史化鹏率领战士和劳工们,炸毁了敌人待运的军事物资,油库等一切设施。
  然后,进行清理战场工作,守备团在家的三十多名日军全部死亡。日军守备司令小野也死于非命。
  这时,有人发现床底下有两名女人在哭泣。循着声音找去,原来是两名日妓。这是机场剩下的唯一两个喘气的鬼子了。
  大家把缴获的枪支弹药食品等物资满满登登装了一车。临行前,团首长王均蘸着日本鬼子的鲜血,在小野司令旁边的墙上写下了“今日折你翅膀,来日中原再战!”十二个大字。   


  王福德只记得老父亲说过,祖辈是在辽东半岛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落里,是爷爷挑着担子和奶奶一路要着饭,闯荡到关东来的。爷爷和奶奶在半山坡向阳处,一眼山泉傍挖了个地窨子,算是把家安置下来。爷爷奶奶一镐头一镐头开荒,春种冬藏,到了王褔德这辈上己拥有相当可观的土地。忙时雇佣劳力。家中有了象样的房产,并养了一挂四套大马车。王福德是家中唯一接烟火的男丁,老父亲指望他将来念书、干大事,光宗耀祖,可王福德一见到书本就头痛。唯一爱好就是喜欢坐在他家马车上,跟车老板学赶大车。等到十七、八岁时自己可以独自握着一杆大鞭进山拉木柴了,四匹高头大马让他伺候得膘肥体壮,那一大一小两杆鞭子平时谁也别想摸一摸。任何拉脚活都由他扬鞭驾车。那种“喔喔驾吁”的吆喝声、大鞭子在空中炸响声,以及四套大马车飞奔在大道上那种快乐、刺激与豪迈,不亚于当今开着“宝马”的富仔们。父亲骂他没出息,一辈子只能是个车把式。
  东北沦陷后,王福德亲眼目睹小鬼子残暴,自己如花似玉的亲妹子被小鬼子糟践了,当发现妹妺悬梁自尽时,心如刀绞,发誓一定为妹子报仇雪恨!
  从那之后,王福德经常赶着马车进山寻找“抗联”,他心中有数,接常补短的有人到他家找粮食,并告诉父亲中国人是一家,要团结起来共同抗日,临了还给丢下银元。
  入冬,王福德终于在四道沟里深山密林中找到了抗日联军的密营。当他看到衣衫褴缕,脸色发青,眼窝深陷的“抗联”将士们时,王福德忍不住泪水掉了下来。原来经常到他家那位大个子人称大个子书记,叫李闯,战士们从不称名道姓,只叫他大个子书记。
  大个子书记告诉王福德,由于鬼子遭到抗日联军的打击,疯狂扫荡,封锁严密,部队已多日没有粮食,冰天雪地深山老林里,只靠雪水煮萝卜,干白菜等充饥。王福德告诉大家,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想办法给大家送粮食来。
  王福德家中有的是粮食,只是要想出万全之策,于是他苦思冥想,最后终于想出个好办法来,他把玉米楂子和大豆、白面装在囗代里,又包了几大包食盐平捕在车上,再盖上稻草,然后再盖上厚厚一层马粪。王福德平时也是这样,过关卡习以为常,又是这一代财主,大手大脚也结交了不少朋友,汉奸们他也熟,所以别人真认为他往地里送粪呢。回来时又稍回一车枝杈柴。就这样,王福德隔三差五就给山上密营送一回粮食。就这样,密营中的抗联勇士们不但度过漫长的冰天雪地的严冬,还不断的袭击鬼子,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丈。
  有一年刚入冬,王福德正在家中马棚里看马,突然枪声大作,他急忙跑到院子里,迎面撞上一个人来。王福德一惊!这不是大个子书记吗,只见他用拎枪的右手按住左臂,他受伤了。大个子书记说后面有鬼子追赶。王福德拉着大个子书记就往后粮仓跑去,扶着梯子让大个子书记先上,随后自己也上去,大玉米囤子足有一丈多高,王福德用木锨扒开一个大坑,把大个子埋在里面,而自己则漫不经心的站在梯子上往囗袋里装着玉米粒子,等鬼子搜到这里时,他还是站在梯子上装粮食,翻译官问福德见没见一位大个子?说他是支那将领。王福德说没见到,鬼子爬上梯子看了看,大囤子除了粮食什么也没有,小鬼子万万没想到人会藏在玉米囤子里,各屋搜完没发现人影,怀疑从后墙翻出逃跑,便从后街往北追了过去。
  王福德赶紧把大个子书记叫起,立刻为他包扎伤囗。大个子书记不知是痛的还是捂的,通身大汗。大个子千恩万谢!说今天没有福德相救,恐怕难逃此劫。王福德说我们是朋友,你们都是打鬼子的英雄好汉,为了打鬼子,我什么都不怕。
  二
  抗战胜利后,农村实行土改,王福德家产土地被分,成份定为地主。
  一次家中来了一辆小汽车,王福得认出是大个子书记,身边还有俩位佩枪当兵的跟着。大个子书记了解到福德家中情况后,让司机立刻去把南满中心县委书记找来,县委书记听说南满总省李闯书记驾到,一刻也不敢误,很快赶到王福德家。李书记说王福德一家抗战期间多次冒生命危险给部队送粮食,从而挽救了上百个抗联战士的生命。他是抗日有功之臣,他的家产和土地允许保留。就这样,王福德这位地主后来主动提出退出自家土地,和普通农民一样,生活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家庭里。
  到王福德儿子王平日这辈,历史已进入六十年代,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因出身不好当不上兵,也娶不上媳妇,最后还是自家亲戚从四川给介绍一位姑娘,算是成了家。
  文革期间,王平日属黑五类,批斗游大街样样拉不下。从广播里听到李闯书记被打倒,戴高帽游大街。把个出生入死干了一辈子革命的老头子打成反革命。王福德想不明白,什么样人才算不反革命呢?也许不干革命的人才算是不反革命,因为他身边很多人曾经并没干过革命,而如今都成为革命造反派。
  老爷子一病不起,不到一年,命归黄泉。
  到了八十年代,李书记平反,重新任省委书记。老书记亲自来祭奠抗日功臣、自己的救命恩人。亲自布置为王福德树碑立传,碑文是李书记亲笔手书:“抗日功臣王福德同志永垂千古”。
  李书记问王平日生活有何困难和要求时,王平日说自己年青时就想当兵,怎奈出身不好,现在孩子十八岁了,他自己很想当兵,就连故去的老父亲遗憾没能成为一名抗联战士,说你老告诉他,虽然名义上不是抗联战士,可是贡献是巨大的。李书记点头称是。说只要孩子身体没问题,这个要求一定满足。
  三
  王平日儿子王学军在部队很快入党提干,等转业到地方后已是正团职,被分到市公安局任副局长。从王家祖辈到他这里算是最高职务。
  老一代故去,新一代上来,王学军的仕途之路很顺畅,他现今治理的地区正是李书记当年打江山的地区。半个世纪过去了,今非昔比啊!
  现如今城市、乡村不断发展,扩大,面貌换然一新,王学军忙得整日连和老父亲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老父亲看看现在的家中,再看看上辈被称为地主相比,那点田产和家业,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老父亲心中有数,按工资家中收入每月不足万元,可儿子一包烟、一瓶酒就要上千。别墅有假山,有球场游泳池,真是人间天堂呵!于是老人正重其事告诫儿子,家中很多财产并不是正道得来的。贪得无厌,必生后患!
  清明节那天,王平日带领儿子一家人驱车来到老父亲墓前,祭奠完,王平日语重心长对儿子学军讲,你爷爷虽是地主,家中田产是祖上一镐头一镐头铇出来的;家中的财产是靠省吃俭用、囗挪肚攒积攒出来的,但对待抗联队伍你爷爷从不小气。你也知道这碑文是谁写的,李书记无论打江山还是坐江山,都是一位好清官,如今难得啊!
  王学军自那以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花园别墅上交,把所有收受的贿赂通通上交。
  亲笔写下一幅名言,“青年人继承的不是遗产,而是前辈留下的尚未完成的革命事业——徐特立”,王学军郑重地把这幅字悬挂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
  从此之后,王学军所管辖的这一方水土,无论大小官员,主动交待自已违法乱纪的行为,并得到公正的处理;而拒不交待、以侥性心理逃避罪责的则严惩不怠。
  从此李书记当年用鲜血换來这块土地上仕风民意大振,各行各业蓬勃发展,百姓安居乐业。
  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五日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了解敌人飞机场一切情况,东北抗联第六军十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