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紧跟的是市三保健室胸外科医务职员滕继平

“先生,你有病!你病得不轻呢!”
  大约两年前的一天,我刚走上县人民医院的台阶,迎面碰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她突然挡住我的去路,丢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然后快速地跑下台阶,混在人流中不见了。
  
  妈的,你才有病呢!一个疯女人!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继续往住院部走。
  我来医院不是看病,而是探望一个病人的。
  病人当然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已经在高级干部病房住了两个月。他是我的上级,疯子乡的一把手——程书记;而我,是陈乡长。
  
  病房里只有领导一人。他半躺在病床上,红光满面,似乎精神很好。我简单地寒喧了几句,摸出事先准备好的叁万元红包,快速地塞在书记的枕头底下,然后站起身,准备告辞。我知道程书记很忙,时间很宝贵,就算躺在病床上,仍然不断有人来向他“汇报”工作。所以,我得尽快离开。我紧紧地握着程书记的手说,“您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乡里的事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程书记望了枕头底下一眼,心里似乎在盘算红包内的数字是多少,然后咧开满是黄牙的嘴巴,有些激动地对我挥了挥手,“小陈,辛苦你了!等我出院后再登门致谢!”
  
  走出住院部,我希望能再碰见刚才那个说我有病的女人。
  很显然,我失望了。她并没有穿白大褂,可能不是医院里的医生或护士。就算她是医院的,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无从打听她的下落。
  一周以后,程书记出院了。上级一纸调令任命他为县财政局局长。当然,听说他在未生病之前,曾经去市医院探望过上任县委书记,现任第一副市长。而我,一个月后顺理成章成了疯子乡的陈书记。
  
  那个女人真的是半仙。半年以后,我被她不幸言中了,因为我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轻。我躺在县医院的病床上,乡里上至乡长、副乡长,下到宣传干事、秘书,就连厨房新来的帮厨小叶,都到医院向我汇报工作。我分批听了他们的汇报之后,准备出院时特意抽空去了一趟市第一医院,看望了当时正在住院的新任县委周书记。
  两年后的春节前夕,官拜陈副县长的我在院长的陪同下,亲自下基层慰问医疗第一线的广大干部职工。下了轿车,我刚走上县人民医院的台阶,从门诊部里突然跑出一个女人,她披头散发,一双脏手使劲地扯着我的胳膊,“老板,你有病!而且病得不轻!”虽然她蓬头垢面,可我认得她,就是当年说我有病的那个女人,当然,外面风传她曾是县委周书记的小蜜,后来不知为什么生病了。我特意多看了她两眼,她的眼神依然如当年一样清澈明亮,根本就不像是个精神失常的人。
  面对突发状况,院长大惊失色,吓得连忙朝我点头哈腰,“陈县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工作没做细,没有看好病人!”
  我微笑着说没关系,一段小插曲嘛。院长这才从口袋摸出口罩戴上,右手举至半空,挥舞着拳头,对那个女人大声地吼道:“你这个疯子,有病不好好呆在病房里,到处乱跑干什么?保安,快点将她送回去,关起来!”
  一名保安过来拉她。女人一边挣扎,一边快速地朝院长的衣袖吐了一口口水,笑眯眯地看着他同时又看着保安,大声地说,“嘻嘻,你有病!他也有病,这个世界的人都病得不轻!嘻嘻,无药可救!”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像被一粒子弹瞬间击中。
  这个世界的人都病得不轻!谁说不是呢?
  
  2012-2-24   

6月7日上午8点15分,宝山中学高三学生小陈像其他考生一样,早早就来到了位于行知中学的高考考点。与其他考生不同的是,为他送考的是上海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和医生护士。

黄村长披着他那件穿了20多年的黄大衣住进了乡医院。

凭着专用通行证,送考的救护车一直开到考场大楼前。小陈由护士搀扶缓缓下车,身后紧跟的是市三医院胸外科医生滕继平,手里提着 胸腔闭式引流器一根引流管固定在小陈的左胸,不断引出淡黄色的积液。

“黄村长”是黄村的村主任黄大发。为什么人们都叫他“黄村长”而不是“黄主任”呢?黄大发当了多年干部,以前是大队干部,那时他是大队长;以后是村干部,他是村主任。黄大发常说,省有省长,县有县长,乡有乡长,为什么到了村里就不能叫村长。于是,人们叫他“黄主任”,他便不理睬,叫他一声“黄村长”,他便响亮地应一声。久而久之,村里的人便都叫他“黄村长”了。黄村在乡里举足轻重,乡里的公职人员也入乡随俗称他“黄村长”了。

在一楼,考点工作人员专门准备好了一间一个人的考场。教室正中,四张课桌拼在一起做书桌,能让时不时疼痛的他舒服地伸展四肢,细心的护士还带来了病房的枕头垫在小陈腰部。临近开考,滕医生不忘叮嘱,我们就在隔壁的教室,孩子有啥不舒服马上叫。

住进医院的黄村长躺在病床上,那件旧黄大衣就盖在他身上。由于有碍观瞻,病房护士几次想把那件大衣拿出病房,都被黄村长吹胡子瞪眼地拒绝,为此,值班护士还被黄村长训斥过几次。护士找到院长诉苦,院长一脸苦笑地说:“你就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到吗?”

三天前的6月4日上午,小陈突然感觉胸口剧痛,呼吸困难,马上被送到市三医院急诊,诊断为自发性气胸,必须住院治疗。虽然病得不轻,但小陈不想白等一年。医生们有点为难,不过看着孩子期盼而勇敢的目光,大家终于答应。

因为病情严重,黄村长转到了县医院。随同黄村长转院的还有那件破棉袄。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身后紧跟的是市三保健室胸外科医务职员滕继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