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行间实体书店德胜门店,实体书店不能再仅

  “阅读服务供应商”而非“图书零售商”

书店需要读者的支持,需要社会的支持。有空没空,经常到字里行间转转,即使不消费,不买书,也给她赚点人气。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传媒所所长 刘建华 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长 程三国 钟书阁创始人、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金 浩 实体书店研究专家、书店空间设计师、出版人 三 石 1 主题书店数量井喷,向社区乡镇下沉 近年间,我国实体书店数量持续增加,2019年全国书店总量超过7万家,书店最多的5个城市分别为成都、南京、沈阳、西安、重庆。 光明智库:2019年,我国实体书店大量增长的原因是什么?这一年,我们身边的书店有哪些新特点? 程三国:实体书店数量持续增长,首先得益于政策推动。我国的实体书店税收优惠政策还在延续期内,图书批发零售5年免征增值税。各部委和地方鼓励书店发展的政策也不断出台,例如教育部专门出台文件支持高校开办实体书店;北京市2019年实体书店补贴资金额度翻倍,等等。 此外,商业加持、全民阅读、品牌扩张、多主体与全场景,都是书店增多的重要原因。实体书店商业环境依然友好,很多购物中心提供优惠条件吸引书店入驻;阅读季、读书月、书香节、全民阅读七进等活动在各地广泛开展,群众阅读意愿回升;一批民营连锁品牌书店具备快速扩张的能力;书店主体越来越多,从出版社到各种商业机构、公共机构、文化机构都加入实体书店大军,使书店嵌入各种空间和生活场景。 2019年,实体书店有两个特点非常突出:一是主题书店数量井喷,如诗歌书店、传记书店、虫子书店等;二是书店深度下沉,从一、二线城市商圈潜入社区、下到乡镇,散布在三、四线地区。 刘建华:从经济环境看,2019年存在一定的口红效应,即因经济下行而导致低价产品热卖,人们偏爱把小闲钱花在书籍等小物件上。加之书店投资门槛不高,便有了实体书店激增之势。 从社会心理看,书店增多是网络容器人人际交往愿望不断高涨的结果。互联网时代,原来以熟人关系为纽带的社区日益变得蜂巢化,每个家庭甚至每个人都成了被透明玻璃阻隔的容器人。实体书店成为人们进行社会交往的精神家园、文化空间,泡书店、深交流,成为减缓社会焦虑、润滑社会关系、促进社会稳定的时尚方式。 从业态演进看,书店回暖是新媒体技术裹挟中消费者怀念往昔时光的结果。报刊、图书、电影、广播电视、新媒体的发展是历史的必然,但每种媒介业态都不全是对前一种业态的取代,而是相互补足,共同为受众提供最佳的产品与服务。 金浩:2019年实体书店的发展可以用探索和多元来形容。书店正在从产品结构、空间体验、销售服务等多方面进行积极探索,寻求转型升级,并且越来越个性化。横向上,不断扩充书店+概念,尝试与多业态结合;纵向上,深挖客户需求,差异化竞争。这些探索带来了多元发展的可能,一批小而精、客群集中的专业型书店、功能型书店脱颖而出。 2 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舒适的体验 上海中心大厦52层的朵云书院号称全国最高书店,开业初期,双休日打卡人数达1.2万人次;钟书阁重庆店,2019年春节期间因到访人数过多而宣布不定时限流 光明智库:高颜值书店吸引了不少客流,消费者到书店打卡的热情前所未有。这种现象如何看待? 刘建华:高颜值书店除了体现创意之外,还隐含着多重经济价值。例如,可增加所在地的文化内涵,把文化元素辐射到餐饮、住宿、旅游等领域,增加整个区域文化附加值;二是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发挥强大的媒介信息传播功能,吸引更多消费者前来。 跟前些年的惨淡经营相比,现在受欢迎的实体书店主要具备以下元素:区位优势带来的高人流量;书店外观及光影声色的新奇性;基于文化生活空间的多业态融合。 程三国:过去人们对书店的印象是安静、单一的阅读空间,但节奏明快、更加新潮的生活方式已然来临,在书店拍照打卡的现象,也是这个时代的独特印记和传播方式。然而,如果书店的追求始终停留在颜值,而不是对读者更有意义的价值,未来很可能还会遭遇危机。 三石:书店的高颜值,初衷是创造舒适的场景感,吸引大众走进来。但如果片面追求视觉效果,脱离了书店经营的本质和内涵,很多读者拍个照、打个卡就走了,那就出了问题。仔细观察,很多高颜值书店只是设计美,并没有提供给读者应有的阅读氛围,这是致命的硬伤。 高颜值书店不等于最美书店,最美书店不等于好书店。最美书店应具备五个最美:最美空间、最美品质、最美服务、最美体验、最美创意,成为读者喜爱、地域认可、健康运营的书店。 金浩:实体书店要发展,需要读者走进来、留下来、带出去,形成良性循环,其核心推动力永远是书。高颜值只是书店的流量入口之一,只有让更多打卡人士变为读者,才能在带来消费的同时,利用自媒体时代的口碑效应,将书店品牌传播出去。这一过程中,内功的修炼决定了品牌价值的提升。 受欢迎的实体书店,应该有三大要素: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舒适的体验。要有设计和装饰之美,通过充满灵性的打造,将所在城市的历史、人文和精神融于设计之中;要有高品质的图书与服务,让每位踏入书店的读者收获属于自己的精神享受;要有功能之美,让书店拥有无限可能,能够动态满足消费需求的升级转型。 3 图书销售或许只是药引子 2019年网店图书零售码洋同比增长24.9%,规模达715.1亿元;实体书店继续呈现负增长,同比下降4.24%,规模为307.6亿元。 光明智库:实体书店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图书销售仍是网店风景独好。实体书店怎样与网络书店和平共处,共同发展? 金浩:实体书店受到电商冲击,在所难免。一方面,网络图书对消费者让利,让利成本的很大部分转嫁到了出版环节,而实体书店在这方面处于被动地位。另一方面,电商不断细分化、垂直化发展,向县级、村级客户延伸,而实体书店要占领基层市场份额则要付出更大代价。 同时,实体书店运营成本不断增大,但图书定价的上涨并未与之成正比。加之图书销售毛利率为20%~30%,仅凭定价增长难以抵销高昂的成本压力。 但实体书店与电商平台并非完全对立,两者已经从最初的纯粹价格竞争走向了互补型的差异化竞争,读者可以在网络书店实现快捷购物、优惠消费、信息整合,在实体书店实现文化体验、产品精选、互动消费。 刘建华:今天看来,很多实体书店的图书销售或许只是药引子,为书店其他业态发挥作用创造条件。网络书店与实体书店是两种角色不同、功能不同的市场主体,一个处于图书产业链上的流通环节,一个旨在搭建精神空间、文化空间与生活空间,两者可以在不同轨道上运行,共同发挥作用。 三石:实体书店近年来的转型升级,核心在于转变为文化复合空间。此类书店之所以越来越受到读者喜爱,是因为它与冰冷的网络销售不一样,是联系人与人、人与书、人与书店、人与作者、人与文化的温暖场所。人们在书店不仅是为了买书,还可以阅读、参加分享会、与作家面对面交流、消费各类周边产品。转型升级后,书店的商业模式和业态也在转变,图书销售利润通常只占实体书店利润的一小部分,而咖啡饮品、图书类文创产品、阅读活动营销等则占很大份额。 4 书店有灵魂,阅读变得亲近、随时发生 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仅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与实体书店客流量的增长相比,我国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几乎裹足不前。 光明智库:实体书店如何真正走进消费者生活,避免昙花一现?如何看待实体书店的发展前景? 程三国:从中国阅读人口和城乡居民分布角度看,实体书店的数量缺口还很大。实体书店只有聚焦细分主题市场,扎根社群、嵌入场景,才能活力永续、生生不息。书店不仅要提供空间,还要把空间变成学习场;不仅要提供图书与货品,还要提供针对人的精准服务;不光要有效率,还应该有人文色彩和情感内涵;不光有选品与陈列,还应该有沟通与引导。 刘建华:作为一种文化生活空间,未来实体书店前景可期。线下实体书店要与线上网络书店融合发展,实体书店也可以成为网络书店的药引子,通过设在机场、社区、学校、景点等不同空间,促进人们对阅读的重视。 三石:在我看来,实体书店最关键的作用是通过特色活动推动全民阅读。我曾提出做有灵魂的书店,灵魂是文化,书店空间是载体,文化活动是措施。如果书店一味追求高颜值,那么书店将是空洞的,注定会昙花一现。 金浩:实体书店要走进日常,改变人们对书店高冷高深的刻板印象,让阅读变得亲近、随时发生。当下是知识爆炸的时代,知识不稀缺,读书环境和氛围却越来越稀缺;书不稀缺,但好书稀缺,选择好书的途径也稀缺。书店要坚持为好书找读者,为读者找好书的理念,为大众阅读提供专业、优质的服务,这样才能培养顾客的阅读习惯,增强大家对书店的认同度。 我相信书店的前景会越来越好。虽然任重道远,但大家对知识的需求是永恒的。在未来,信息化的升级、读者需求的升级,将推动书店实现更多层次的转变,书店将是专业的图书甄选者、文化引领者、多元文化体验的创造者。 #光明智库你来问#2019年,我国书店总数达到7万多家,成为世界上书店总量最多的国家。其中,2019年新开书店超过4000家。身边书店的变化,你感受到了吗?快来一起聊聊吧。 @葛大店的店:这几年去实体书店的确比以前多了,感觉方便多了,环境更好、服务也更多样了。无论时代怎么发展,人们对书籍的依赖都不会变化。 @金陵逍遥客:书香浸染的感觉有了,但实体书店毕竟要生存、要发展,还是要围绕着书,把推广阅读的功夫做实。 @輶轩使者-:无论是实体还是网络,书店都承载着文化传承的功能。除了销售图书,不少实体书店还办讲座、办活动,成了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空间。 @安贞小宝贝:我挺反感去书店只为发朋友圈、拍抖音。网红书店,除了让大家打卡以外,怎么让大家把书翻开来、读进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关键词:实体书店

www.8364.com 1

www.8364.com 2

近年间,大小城市的高颜值书店相继涌现,成为民众身边的网红景观。面对网络书店的冲击与数字化阅读的挑战,实体书店境遇发生了哪些变化,传递出怎样的思考?新年伊始,伴着阵阵书香,我们请来学者、店主、出版人,与您共话书店书事。

  书店提供的增值体验,是否有买椟还珠之疑,会上也一度引起业内的一些争议。上海季风书园总经理于淼就指出,“体验经济”一定要围绕书和阅读做文章,避免跑偏。如果在“自救”的路上,所有实体书店作出的转型都与主业——书和阅读无关;如果一家书店一半以上的面积和功能都在卖咖啡和时尚用品,那它由此而实现的经济价值增长,或者盈利,能算是书店成功了吗?这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www.8364.com 3

本报记者 叶辰亮摄

www.8364.com 4

  “私人定制”服务不能脱离书业本身

家门口有家字里行间书店,真是成为了我们休闲文化空间。周末有闲,到字里行间逛逛;晚饭后有空,到字里行间逛逛。走进“字里行间”,往往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书店,以往的概念,都是“新华书店”那种,最多也就顺便经营文化用品。而今,“字里行间”说是实体书店,却是文化用品、咖啡、饮料、礼品等多种经营,也可谓人们对“书店”概念的拓展。同时,书店也不光是“卖”书,也经营着“借”书,或“借”走,或“借”着在书店看,书店同时还提供优雅的阅读环境。书店是不是又集图书馆、阅览室于一体呢。

  接下来的日子,他几乎爱上了这里,每个星期周功都和几个事业搭档在书店的VIP室聊上一下午。“这里不单是一家书店,更像一个小型的社区。”周功觉得,在消费升级的情况下,读者服务也应该升级,而这种体验是目前不少书店普遍缺乏的。

字里行间借阅书架

大众书局福州路店将咖啡座纳入整体规划。

参加过几次“字里行间”的活动,从意义上考量,还是不错的活动,但活动的组织上不敢恭维。记得参加过一次新书签售会,前面分享新书环节,还算有秩序,到了签售环节,基本属于失控,让读者觉得不舒服。后来才知道,因为签售的书都是先付了款,而作家签字的环节,就组织得够差,毕竟书款已经到了人家账上了嘛。如果没有收藏作者签名书籍的爱好,建议不要在最后环节凑热闹。

  上海人习惯了在遍布大街小巷的便利店里顺手买上一本时尚刊物,却少有人知道几年前决意“要把书和阅读送到市民们随手可触的地方”的上海久远图书有限公司。“在最稀松平常的生活中,回首就能见书”正是“久远”开创的服务式体验。

www.8364.com 5

  今年4月4日,是著名法国当代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北京“字里行间”书店德胜门店举办的读者分享会,将书迷们聚在了一起。两小时里,数百位“杜粉”与书店特邀的嘉宾法语翻译家董强、胡小跃,作家赵玫、崔曼莉、徐则臣等一起走近了这位20世纪的文学传奇人物。在这个通过书籍、谈话、影像和思想构建的公共空间里,“字里行间”的凝聚力及其所提供的阅读体验,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一般书店。

字里行间实体书店德胜门店

  “书店不能把自己单纯当成卖书的,还要卖体验、卖环境,就像星巴克绝不仅仅是一个卖咖啡的地方,它吸引人的正是环境和体验。”金浩的观点,得到了单向街书店创始人之一许知远的呼应,他说:“未来,书店越来越会变成体验店,变成一个主题空间、活动空间,而书只是其中一部分。”国家财政部文资办主任王家新在会上表示,当人们对永远在线的互联网变得习以为常时,地缘的、真实触摸的需求反而提升了价值。

www.8364.com,然而,现在“字里行间”成为一家实体书店店名。字里行间BELENCRE是一个为面向现代都市年轻人(18-40岁),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法文名字"BELENCRE"[音:百朗客],源于法文BEL与ENCRE的组合,意即“美丽的书墨”。“字里行间”的经营则以"字里"(即书本)为经营本源,从"行间"跳脱书本载体,延伸出更多的可能。

不仅卖书,还要卖体验 “体验式消费”成为实体书店自救的希望

字里行间店内读书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字里行间实体书店德胜门店,实体书店不能再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