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森林工人用85%的森林覆盖率、增长10.6%的幅度

美国东海岸边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汽车穿梭般往来不息,没有喇叭声,只有“嗖嗖嗖”的呼啸声。车流中,一辆崭新的红色小轿车,正由全速行驶,慢慢儿减慢了速度,车主人似乎在试试自己的新车的性能。  开车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名叫罗伯特。他减慢速度可不是为了试车。他是伐木工人,他要拐到一条公路上,到伐木场上班去。  罗伯特对自己的车子顶满意。这是辆七十年代的新产品,每个部件,都那么灵敏。罗伯特吹着口哨,轻松自如地驾驶着,拐上了一条通往森林的公路。  在进入森林前一站,罗伯特下了车,到路边小镇上买了些面包、果酱放进车子里,准备当午餐。他又跑到小镇上的医院里,找到了好朋友乔治,约他晚上一块儿去看拳击比赛。乔治是这个医院的外科医生,他跟罗伯特一样,近来迷上了拳击。  罗伯特驾着车子,进入林区。林区的公路凹凸不平,开起来可不那么舒服。要到罗伯特工作的地段,还有一段路呢。罗伯特并不急。他有的是力气,到时只要加把劲儿,那几棵树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锯倒。  罗伯特的车子,像只红色的皮球,在万绿丛中颠簸着,滚动着,差不多到了公路的尽头,这才停下。  这个林子里的伐木工,都是分散作业,相互间隔得远远的,别说谈话,就是大声叫喊,也休想听得见。罗伯特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这时也只好自言自语,一会儿跟树上的鸟儿说几句,一会儿又对大树说几句。他拉开车门,拖出电踞说:“伙计,出来吧,干活儿吧!”  电线前几天才拉到这儿。罗伯特接上电源,大声喊道:“伙计,唱吧!吼吧!干吧!”随着他的呼喊,电踞“呜呜呜”地吼叫起来,惊得树上的鸟儿,扑着翅膀飞走了。  罗伯特要将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先踞掉,这样,车子可以向林子里多开一段路。他抱着电踞,开始踞树。踞齿刚一接触到树干,罗伯特按了下开关,将电源切断了。大树下有几棵小树,伸出一根根树枝,碍手碍脚,他便从车子里取出一把斧头,将树枝一根根砍断,这才将斧头朝腰后一插,抱住电踞,按动开关,踞起树来。  随着电踞的“吱吱呜呜”的吼叫声。木屑飞溅,不一会,大树开始摇晃,并发出“咯喳咯喳”的响声。每当这时,罗伯特就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看风向,朝树身打量着,然后找个安全的角度,再一鼓作气,将树踞倒。  罗伯特踞倒一棵树,喘口气,又去踞那最高、最粗的树。他低着头,眯着眼,看着踞齿一丝一丝地向前移动着,眼看着踞齿已经移到树中心了,可罗伯特还不住手。他本该停下来看看风向,再看看树身倾斜的方向,找个安全的角度再踞。今天,也许他在想着看拳击比赛的事儿,竟一个劲儿锯下去。忽听得“咔——喳”一声响,树身晃动了。罗伯特掀了下开关,切断了电源,他刚想换个方向,不料,“轰隆”一声,大树倒了下来,罗伯特躲避不及,树杆压在了他的一条大腿上。  罗伯特忍着剧烈的疼痛,想把那条大腿从树杆下抽出来,可大腿一动也不能动。他撑起身子,想把大树推开,可大树也是一动也不动。

:2011-04-20 08:21:00

图片 1

图片 2

清晨的松花江迎来了新一天的阳光。第一次近距离看这条著名的大江,它宽阔的江面上浪花略有起伏,有些浑浊的江水在近岸泛起稍纵即逝的涟漪。江水静静地向东北方流去,河中长长绿洲如一组巨型木排在流动,对岸那恰到好处青黛的蒙蒙浅山,让大江不显出孤独。下游不远处,一艘轮渡船起航开往对岸。早起的游人轻盈的脚步往来在平坦的江岸。昔日的木材传送平台,已成幽静的木栏相连的望江木亭。昔日,方正林业局有着龙江森工最大的江岸贮木场,齐整的原木堆积如山,船来车往。那林区丰富的木材汇集在这里,再运到全国各地。近60年前,职工在这周边搭起低矮的泥草房、木头房,卧冰踏雪,目送着装满木材的小火车、大船远去,带走他们对祖国繁荣富强的希望。高大的老吊车挺立在荒草地上,像沉思的老人。艾草、苇丛中,一段锈迹斑斑的钢丝绳如一截弯曲的树枝,麻雀群飞临树上,和优雅飞过的燕子议论着这里的变迁。水泥路旁,被雨洗过的云杉慢慢镀上阳光,小城醒来了。茫茫林海,数万年前,已踏上人类的足迹。古之肃慎、东胡、秽貊三大族系之地,历史悠久,物产丰饶,先民繁衍生息之地,万千生灵的家园。历代地广人稀的黑龙江,原始大森林是皇家引为自豪之地、“龙兴之地”,清朝康熙至咸丰近200年间,东北地区实行封禁政策,大森林得以喘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14年间掠夺木材资源1亿余立方米,东北大地满目疮痍,大森林伤痕累累。1945年日寇投降,大森林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像遍及我国山川大地诸多林区一样,国家最大的森林资源地,龙江森工集团旗下600多个林场,纵贯小兴安岭、完达山、张广才岭,沿松花江、牡丹江,遥遥千里,在黑龙江腹地密集分布。80%以上的土地被森林覆盖,拥有祖国近30%的林地。60多年间,龙江森工的职工们用手中的长锯、电锯锯倒了一株株高耸的大树,如果把伐倒的5亿多立方米木材堆成一米高宽的长墙,能把赤道绕行12圈半。20世纪末,天然林保护工程,如春风拂遍了神州大地。小兴安岭里电锯的声音越来越稀疏,当最后一棵红松轰然倒地后,森林里恢复了远古般的宁静。那些大斧、油锯、绞盘机、集材拖拉机堆进了仓库,采伐工变成了植树工。森工企业痛下决心走上了转型的道路。在绥棱林业局文化广场,一幅百米浮雕把森工的历史一幅幅回望,在两名伐木工拉动的大肚子锯的“嚓嚓”声里,大树瑟瑟地抖落下一树的雪花;火车满载着捆绑的圆木,像长龙穿行过冰天雪地;新建的苗圃长满了新苗,铁锹第一次刨开了有着万千年气息的山坡,栽上了一排排青青的小树;除草、灌溉、修枝,小树在抚育里茁壮向上。绿满山林,溪水潺潺,小鹿奔跳,鸟儿啁啾。桦南局国家林木良种基地,每一株樟子松、长白落叶松都挂有编号牌,每一份档案记载着它们的生长信息。每年工人们采下100多公斤松子,就会栽种出几十万株的一片森林。下桦林场那整齐的苗圃里,红松、樟子松、落叶松、云杉、沙棘、蓝靛,每一株幼苗伸着树梢,期盼着在森林里长成参天大树。天保工程20年,山林新增的绿色覆盖了伐过的山川,山更青了,小溪潺潺日夜不息地流淌,汇进那万千年奔流不息的江水。龙江森林工人用85%的森林覆盖率、增长10.6%的幅度,8.9亿立方米、增长2.5亿立方米的活立木蓄积量,交上了满意的答卷,书写出豪壮的大字。森林工人期盼着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再恣意南下,蒙古高原的寒风不再长驱直入,太平洋的热浪不再北进,西部的黄沙不再东来。牛羊肥壮,稻粱飘香。森工林区人放下了疲惫的斧头和油锯,停下了运木的大船和拖拉机,走上一条多种经营发展林业经济的道路。方正林业局实施“生态立区、产业强区、文化兴区、民生安区”的发展战略,食用菌、药材、畜禽、水产养殖、酒业,60多家产业基地遍及各林场,方兴未艾。华南局十几个林场推出一场一品,长青经营所坡地上大片的紫苏棕褐的籽荚等待收割,挺立的秸秆上豆荚丰满得要爆出;永青经营所蓝靛白酒清香扑鼻,山野菜成了山珍,蜂蜜甘甜,松子饱满。林场把红松林分块招标给职工,职工不仅精心管护,每年收获松子便是一笔可观的收益。方正林区罗勒密山鸳鸯峰已是优美的森林景区,兴隆鸡冠山已成“北方张家界”。溪水清流、茂林满山,吸引着倾心于森林美景的人们。蓝天下的龙江大地,秋意正浓。起伏的公路两旁,农田里稻谷已黄熟,等待着开镰的日子。河流在山间似流动的翡翠,连绵群山被森林打扮得绿意盎然。深秋时,红叶金叶和绿色将一起装点出更绚丽的金秋。

图片 3

4月15日晚至16日凌晨,贵州安顺市大部分县区遭受了冰雹袭击。此次灾害中,紫云自治县猫营镇板仰林场的1500亩林地中的上万棵大树被齐刷刷“腰斩”后,有规则地向一个方向倾倒。几天来,许多沿安公路经过板仰林场的司乘人员都会停下车驻足观看这些断倒的大树。一些人认为,这是龙卷风刮过后吹断的大树,甚至有人认为,是UFO造访板仰林场。17年前贵阳都溪林场的“空中怪车”事件在安顺重演。

1500亩松树被“腰斩”

昨日下午,记者驱车沿安紫公路来到紫云自治县猫营镇,在猫营镇副镇长王龙泉的带领下,向板仰林场林区前行。

车出猫营镇后不久,转过一个弯,前面出现了两座山,同行的王龙泉副镇长说,这里的小地名叫小罗坑。

令人惊叹的是,小罗坑的两座山上,成片的松树已断倒在了山上,树梢的方向均向着公路,一排一排的,看上去非常规则整齐。两座山上,形成一条直线的断树带,断树带有约50米宽,长约300米,这个断树带以外的地方,树木均完好无损。王副镇长说,这两个山头断倒的大树,至少有上千棵松树。

越过小罗坑的两座山,记者一行沿山脚进入一条便道,往大山深处行进。没走多远,便道左侧一座山的山腰及山下,也形成了一条断树带,一排排的松树也被齐刷刷“腰斩”,规则地向一个方向断倒。这个断树带有约1公里长,起点是大山深处一家名叫顺翔的煤矿。

据王龙泉副镇长介绍,经实地查访后,他们发现,板仰林场共有5个山头的松树被“腰斩”,涉及的面积共有1500亩,断倒的大树有上万棵。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龙江森林工人用85%的森林覆盖率、增长10.6%的幅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