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代表整个人类向着历史的进步迈出了一大步,

1960年,美国作出一个大胆决定,要在1970年以前,把人送上月球。于是,一大批科学家投入了这项人类伟大的探险计划。宇航员们开始了一次又一次地试飞。为此,几名宇航员在试飞中壮烈牺牲。近10年过去了,在进行了二十次试验飞行后,正式的登月计划开始实施,启程日定在1969年7月16日。宇航员河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三人为登月飞船“阿波罗”号乘员。阿姆斯特朗为指令长。  启程的这天早晨,大约一百万人来到肯尼迪角,观看巨大的月球飞船的发射。他们是从美国各地和全世界80多个国家赶到这儿来的。  巨大的月球飞船昂首朝天,作好了飞行准备。6时30分,三名宇航员升到流动发射架的高塔上,走进飞船舱内。  指挥中心的四千多名科学家、工程师紧张地工作着。  最后的试验和准备工作全部完毕。  时间是9点30分,航行即将开始。  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静静地卧在他们的躺椅上,等待起飞。

阿姆斯特朗、柯林斯和奥尔德林同宇宙飞船控制中心的人们以及照顾他们生活的服务员一一道谢,握手告别。他们高举着右手向送别的人们致意,然后走进停在门口来接他们的一辆白色小汽车里。

1969年,当时距离苏联的加加林和美国的谢泼德进入太空飞行仅仅过去了短短的8年时间,在肯尼迪总统充满激情的演讲背后,美国宇航局全力以赴推进在当时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将一名美国宇航员送上月球并让他安全返回。

  全世界,千百万人焦急地注视着电视屏幕。  最后10秒钟的逆计数开始了。十……九……八……七……  六……五……四……三……二……一……发射!  一声巨响,月球火箭射向天空,如雷的巨响几乎要震破人们的耳膜,房屋都震动了。等了整整一夜的人们兴奋得挥手喝彩。数不清的声音高声欢呼:“飞上去了!飞上去了!”  月球火箭喷着橙色火焰和云雾爬向高空。  飞船年压力巨大,宇航员们卧在躺椅上看着仪器,感到很不舒服,他们得挺过这段难受的时间。火箭以每小时9600公里的速度直指长空飞升上去,冲出了大气层。在离地面64公里的高度,发动机熄火了,第一级火箭完成了它的使命,自动脱离了飞船掉落下去。第二级火箭立即开始工作,把飞船带到了160公里的高空,使速度增加到24000公里。  宇航员们凭着星座确定他们的方位,检查他们飞往月球的航道。他们要飞三天才能到达月球,所以,他们必须把“阿波罗”号的方向对准三天以后月球所在的位置。这要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计算。飞行航道的角度必须绝对精确,如果有丝毫差错,他们就永远到不了月球,也永远别想回去。  三位冒险家向地面的指挥中心报告了他们的工作情况,指挥中心于是下达了新的指令:冲出地球轨道,飞向月球!  第三级火箭立即启动,发动机启动5分钟后,把飞船速度提高到每小时的40000公里,“阿波罗”窜出地球轨道,登上了前往月球的航程。  宇航员们在塑料袋里用水调匀了一些干粮,吃了到空间后的第一顿饭,虽然这些食物不鲜美,但他们心情很好,吃得津津有味。  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在茫茫的宇宙空间飞行着,他们是这浩大无边的寂静世界里仅有的三个生命了。但他们不感到孤独,他们和地球上的亿万人在一起。设在世界各地的14个跟踪站和几艘轮船及几架飞机一直在跟踪飞船,密切注视着三位人类勇敢的登月先行者。亿万人都注视电视屏幕,注视着三位太空人。

有数百万人来到卡纳维拉尔角观看巨大的月球飞船的发射,他们来自美国各地和世界近100个国家。所有的空旷地都站满了激动的人群。

www.8364.com,他们还在月面插上了美国国旗,并将“鹰”号一条腿上的一块铭牌留在了月球表面,上面写着:“地球上的人类第一次踏上了月球。公元1969年7月。我们为全人类和平而来。”(HeremenfromtheplanetEarthfirstsetfootuponthemoon.July1969A.D.Wecameinpeaceforallmankind.)

轨道修正结束后,为了修正轨道而暂时停止自转飞行的“阿波罗11号”又恢复自转飞行。这时飞船与地球的距离是207400千米,飞行的速度下降到每小时4400千米。地球的引力对“阿波罗11号”的影响逐渐地减小,直到它到达距地球328000千米的地球引力和月球引力平衡点为止。通过平衡点后,月球引力逐渐占优势,“阿波罗11号”将重新逐渐地加快速度。

火箭发射后大约12分钟,阿波罗11号飞船安全进入了地球轨道。

首先,美国国家宇航局决定1969年7月16日为“阿波罗11号”登月宇宙飞船的发射日子。为了完成这次登月任务,他们从50名宇航员中精心挑选了第一批“阿波罗11号”登月人员。3位宇航员是指令长阿姆斯特朗,指令舱驾驶员柯林斯和登月舱驾驶员奥尔德林。这三个人的年龄都是39岁,他们都曾是优秀的飞行员,他们当宇航员已有六七年历史了。每个人都参加过“双子座”飞船的空间飞行,表现都相当出色。同时还确定洛弗尔、安德斯、海斯三人为“阿波罗11号”的预备宇航员。在载人宇航中,预备宇航员是必备的,他们受到同样训练,宇航员中有谁出了问题不能飞行时,他们可以随时替换。此外,他们还要完成替正式宇航员检查宇宙飞船有无故障及准备工作是否准确无误等重要工作。

执行人类首次登月任务的阿波罗-11号任务徽标

7月19日,星期六,这是登月飞行的第四天。早晨7时32分,飞船已飞行了70小时,休斯敦控制中心开始呼叫。早起的宇航员奥尔德林总是最先回答地面上的呼叫,而柯林斯总是不愿意起床。

在完成考察任务之后,阿姆斯特朗与奥尔德林返回轨道并与柯林斯的轨道舱顺利对接。柯林斯后来回忆说:“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们或许就要圆满完成这次任务了。”

15时56分,飞船飞行了78小时24分,“阿波罗11号”第四次电视转播开始了。宇航员打开电视摄像机,向全世界播送了月球表面的山脉和坑穴的景象。

在后来回忆这段经历时,阿姆斯特朗坦言,当时降落过程是他最大的顾虑,他说:“一切都是未知,你心里有一千件事要去担心。”

阿:是,点火。

在多年之后的一次采访中,阿姆斯特朗高度赞扬了在整个阿波罗工程背后,默默无闻的数十万工程技术人员。他说:“所有那些开展各种测试,使用着扭力扳手或其他设备的人们,那些男人和女人们,他们都在心里说着:如果出现了任何差错,那么我将确保这种差错不会出现在我的手里。”

这时“鹰”已飞行在预先计算好的轨道上,飞行情况良好。下午4时,指挥中心发出指示,让“鹰”准备着陆。这时“鹰”已下降到离月面约16千米处。

在即将着陆月球静海之前,阿姆斯特朗手动操控,让飞船安全越过一片布满陨石坑的危险区域。在降落的最后阶段,“鹰”号上的警报装置突然响起。

两位宇航员详细检查了登月舱中所有的机械装置和仪器,检查了登月舱的动力装置,试验了与地面和指令舱的通讯装置等。这项工作大约进行了两个小时。然后,他们回到指令舱。在那里,柯林斯也一直在忙个不停。这三位疲劳的宇航员吃了一顿饭,就躺下来睡觉——这是首次登月之前的最后一觉。他们心理素质极好,睡得很安稳。他们知道,明天还有更加艰巨而危险的任务在等待着他们。

后来证实这只是一起由于舱内计算机同时处理太多任务而导致的过载。但正如奥尔德林后来所指出的那样:“很不幸,这次警报响起的时间正好是我们根本无暇顾及的时候。”

休:很好,一切顺利。“阿波罗11号”,请过一会儿把脏水倒到舱外去,不搞轨道修正了。

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16:18,“鹰”号安全降落在月球表面,此时登月舱引擎只剩下支撑30秒的燃料了。阿姆斯特朗与位于休斯敦的地面控制中心通话:“休斯敦,这里是静海基地。鹰号已经着陆。”当这些声音在休斯敦的控制大厅响起时,人们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控制中心爆发出一片欢呼。随后,控制员回复阿姆斯特朗:“你们让这儿的一群男人脸都快憋绿了,现在他们终于又能呼吸了。”

在这必须决定是否改变计划的关键时刻,休斯敦指挥中心更是一片紧张的气氛。指挥人员中有人面如土色,尤其是制造这套装置的计算机厂家的工程技术专家,更是如坐针毡,坐立不安。指挥中心立即组织科学家和专家进行研究。他们认为这是计算机超负荷运转造成的。于是,指挥中心命令“鹰”舱内的宇航员不要什么都问计算机,尽量减轻其负荷,应限于计算机能够自动计算的范围内。这样,计算机的警报灯果然熄灭。一场虚惊过去了。后来才知道,他们除了打开着陆雷达外,为了和“哥伦比亚”保持联系,同时还打开了会合、对接雷达,这个数据成了计算机的沉重负担。可真险啊!若非指挥中心的正确决策,几乎前功尽弃。

终于到了这一刻:1969年7月16日13:32:00UTC,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麦克·柯林斯乘坐的阿波罗11号飞船,由一枚土星-V巨型运载火箭,从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发射台发射升空。这枚高363英尺的超级火箭燃烧掉750万加仑的燃料,将飞船和宇航员们送入太空,这一次,他们即将创造历史。

凌晨3点,距发射时间还有6小时,可是设在宇航中心的记者席上已座无虚席,电话声、打字声响成一片。

在返回地球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姆斯特朗将这次飞行任务称作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而柯林斯则畅想了未来飞往火星的征程。

13时13分,飞船飞行了75小时41分,“阿波罗11号”疾速消失在月球背面,无线电信号中断了。全世界关注它的听众和观众在焦急地等待着。与地球中断联系后,“阿波罗11号”完全单独飞行,舱内充满紧张气氛,三位宇航员目不转睛地盯着计算机的指示盘。柯林斯手握着操纵杆,注视着仪表动态和窗外的情况,准备万一计算机出现故障,马上改用动手操作。奥尔德林注视着装置工作情况检测仪,不停地呼喊数据。

阿波罗11号的三名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以及柯林斯

随着时间的接近,在高处飞行的“哥伦比亚”可以先恢复通讯,而正在下降的“鹰”要稍晚一些。

执行人类首次登月任务的阿波罗-11号任务徽标

最后10秒的倒计时开始了。

北京时间7月22日消息,据美国宇航局网站报道,刚刚过去的7月21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46年前的1969年7月21日北京时间04:18,两名美国宇航员先后踏上月球表面,标志着人类首次登陆另外一颗天体的壮举,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却代表整个人类向着历史的进步迈出了一大步。

“阿波罗11号”按计划进入近月点114千米,远月点315千米的轨道飞行。宇航员这时第一次看到了月面的近景。他们欣喜地眺望窗外,向指挥中心描述见到的情景。阿姆斯特朗报告说,月面呈深浅不同的灰色。不一会儿,“阿波罗11号”飞越过他和奥尔德林即将着陆的地点的上空。他又报告说:“那里看上去很幽暗。”

7月24日,宇航员们乘坐的返回舱溅落到太平洋的洋面上。肯尼迪总统当年的誓言得到了实现——人类的宇航员已经成功登上月球表面并安全返回。

柯林斯的话,表达了地球上亿万人的心声。

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22:56,尼尔·阿姆斯特朗准备好首次在另外一个星球的表面留下人类的脚印。此刻在地球上有超过5亿人正通过电视观看这次伟大行动的相关报道,他沿着舷梯走下,并说出了那句或许是整个阿波罗项目中后来最广为人知的话:“这是我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的一大步。”(That'sonesmallstepforaman,onegiantleapformankind.)

今天是宇航员第一次换乘登月舱,检查登月装置的日子。下午17时52分,飞船飞行了56小时20分,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了登月舱。两位宇航员在窄小的登月舱内度过了95分钟。摄像机拍摄了他们打开连接指令舱和登月舱的舱口,通过连接孔,走进登月舱的情景,并生动地发送到地球上——这是“阿波罗11号”的第三次电视转播节目。进入登月舱的两位宇航员还把摄像机拿到登月舱内拍摄。拍摄工作极其认真,他们依次拍摄了操纵台上安装的许多仪器和雷达通讯装置、安装小型计算机的地方以及计算机标示盘和键盘等。图像很清楚,颜色适度。电视转播结束后,奥尔德林首先回到指令舱。7分钟之后,阿姆斯特朗也回到指令舱,封闭了通向登月舱的舱盖。无数的观众在遥远的地球上的电视屏幕上看到了他们的工作,看到了登月舱的内幕。第三次电视转播持续了1小时36分。

在那之后的3年半时间里,又有10名宇航员先后在月球上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尤金·塞尔南是最后一次阿波罗登月飞行的指令长,在他即将离开月球时说:“我们来过这里,现在我们就要离开;若能如愿,我们还将回到这里,带着全人类的和平与希望。”

休:“阿波罗11号”,你现在已进入地球轨道。

在围绕地球运行一圈半之后,阿波罗11号飞船接到了地面“出发”的指令——地面控制中心将这一空间机动动作称为“地月转移轨道切入”。换句话说,是时候飞往月球了。飞行3天之后,阿波罗11号进入了月球轨道。又过了一天,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爬进了登月舱“鹰”号并开始脱离轨道舱,逐渐降低高度,而柯林斯则继续驾驶轨道舱在轨运行。柯林斯后来回忆说:“鹰号是我在天空中看到过最奇怪的飞行装置”,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顿时,激动的人群沸腾起来,愉快的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响成一片。千百万个声音高兴地喊道:“飞上去了!飞上去了!”“一帆风顺!一路平安!”

7月21日,当时距离美国宇航局大胆决定加快进度,让阿波罗8号飞船直接实现载人绕过月球轨道飞行一圈再返回地球才过去了仅仅7个月。

8时30分,检查系统的时间到了,宇航员开始着手飞船系统的检查。今天就要进入绕月轨道。检查必须提前进行。电视摄影机也投入了工作,地面电视荧光屏播放出飞船中宇航员的工作实况。

随后,奥尔德林也踏上了月球表面,并对月面作了一个简单却有力的描述:“华丽的苍凉”(magnificentdesolation)。他们两人在月面上开展了大约两个半小时的考察工作,收集样品并拍摄照片。

鹰:喂,“鹰”已脱离。

在漆黑的宇宙真空里,“阿波罗11号”从第三级火箭拖出登月舱以后,重新转变方向,把登月舱顶在指令舱顶部直奔月球。

在“鹰”降落月球的最后时刻,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同伴控制着他们紧张的心情,开始沉着地寻找较好的着陆位置。几秒钟后,他们找到了一处平整的地方,决定在那着陆。他们把速度降到每秒1米,“鹰”开始缓缓地降落。对宇航员来说,这是既兴奋又紧张的时刻。“鹰”必须轻轻地以精确的角度着陆;如果它降落的角度不对,一条腿就会折断,登月舱将向一边倾斜。万一发生这种事,他们就不能从月球上重新起飞。所幸降落顺利进行,没有发生故障。阿姆斯特朗报告说:“我们下降得很正常。25米——20米——15米——卷起了一些尘土——好,好——接触灯亮了!——行了——关闭发动机。”在1.7米高度时,“鹰”下面的一个仪器已经触及月面,总控制板上带“接触月球”标记的两个蓝色信号灯亮了。奥尔德林十分兴奋地说:“着月了!”阿姆斯特朗随即关闭了发动机,“鹰”稳稳当当地落在月球上。此刻是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16时11分40秒。从地球发射起,飞船飞行了102小时45分。着陆后,两位宇航员抑制着内心的兴奋,立即向指挥中心报告这一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中午1时47分,“哥伦比亚”中的柯林斯发出两舱可以分离的信号。“鹰”在弹簧装置驱动下逐渐脱离“哥伦比亚”。这时“阿波罗ll号”正在充满峡谷、裂沟和火山口的月球背面111千米的上空飞行。为了以防万一,“哥伦比亚”和“鹰”先是稍稍拉开距离,保持随时可以对接状态。一段时间后,情况良好,它们开始完全分离。这时指挥中心的人们正在焦虑不安地等待着他们的重新出现。不一会儿,终于从空间传来了阿姆斯特朗的声音。

与哥伦比亚恢复联系的时间到了。

哥:明白。马上就会出来的。

阿:已关闭第三级发动机,进入轨道。远地点187千米,近地点186千米。

原计划“阿波罗11号”在离开地球轨道之前要进行4次轨道修正,而实际上只修正了1次,航线十分准确。

10,9—装置点火。8,7——“呼!”第一级发动机向下喷射出红色的火焰。

“鹰”降落月球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它首先在预定位置启动下降发动机,发动机逆向喷射约30秒,使飞行速度降低到每秒22米左右。这样。“鹰”脱离原绕月轨道进入到愈来愈接近月球的椭圆形轨道。这个轨道的近月点距离月球约15千米,并且使近月点位于月球预定降落地点的附近。在这个轨道上由于飞行速度低,月球的引力作用增大,“鹰”的高度降低,并继续绕月飞行。这个阶段没有多大危险,只要它在轨道上,就不会坠落到月球上。如果发生什么故障,任它自由飞去,也会飞回到初始改变轨道的地方。“哥伦比亚”在那里的等待轨道上飞行,会随时营救他们。在椭圆形下降轨道上,按运行规律,“鹰”将下降到离月面着陆点15千米左右的高度。

阿:明白。

半小时之后,“阿波罗11号”飞到地球和月球的正中间。此时,“阿波罗11号”已飞行了大约25个小时,飞离地球的距离约为192000千米,飞行速度为每小时4928千米。按计划要飞完剩下的一半路程还得需要更多的时间。

随着一阵轰鸣,月球飞船在火山爆发似的蒸气云雾中,腾空飞去。它的声音比雷声还大,几乎震聋了人们的耳朵,房屋也跟着震动起来了。

还有20分!切断登月舱、指令舱和服务舱的通电线路,把宇宙飞船的一部分电源改换成内装电池。

还有3小时7分,宇航员该从宿舍出发了。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飞船发射的日子来到了。这一天对于美国佛罗里达半岛中部的卡纳维拉尔角来说,是有史以来最繁忙、最热闹的一天。因为人类登月的始发站——肯尼迪宇航中心位于这里。登月飞船即将在这里腾飞。

他俩先后爬进了登月舱。从这时起,登月舱称为“鹰”。母船则称为“哥伦比亚”。这是他们与指挥中心联系时便于区别的呼叫信号。

休:现在给你们转播地球上的新闻。据乔德勒班克天文台观测,苏联的“月球15号”中断联系,看来转到月球背面去了。

还有10秒!

随着时间的逝去,工作不断进行。宇航员认真检查了出现故障时改变飞行计划的装置。试验了救生装置。

从当选为“阿波罗11号”宇航员起,阿姆斯特朗等人,又进行了几个星期的模拟训练。他们在模拟飞行装置中练习了“阿波罗11号”登月过程中的所有活动和各项工作。最重要的训练装置之一,是用来模拟“阿波罗”飞行的训练装置,用计算机和图片模拟飞行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这样,由于月球和星空近似逼真地出现,宇航员可以看到相应的任何一种飞行情况和飞行速度。另一个训练宇航员的重要装置是登月模拟装置。装置中有一个和登月舱一样的座位,是用附件和仪表精确制成的。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借助于大型电子计算机飞登月球,整个登月阶段一直到月球表面出现月球投影为止。此外宇航员还借助于一台射线涡轮机在登月训练装置上作逼真的模拟试验。

发射后9小时,距地球已有8万千米之遥,“阿波罗11号”的速度降低到每秒2.73千米。这时“阿波罗ll号”开始以每小时3次的周期均匀地在空间自转飞行,就像在火堆上烤羊肉串那样。否则在真空的宇宙里,宇宙飞船向着太阳的一侧为100~200℃的高温,而在背着太阳的一侧则出现-100~200℃的超低温。这样会使飞船的金属外壳因温差过大而变形。因此飞船飞行过程中绕纵轴慢慢旋转,可以使它均匀地承受太阳的热量。出发以来,宇航员除了途中小憩片刻之外,一直在紧张地工作。这时,他们脱下宇宙服,换上舒适的飞行工作服休息了。

休:“阿波罗11号”,一切正常,飞入绕月轨道!

发射前4小时32分,即清晨5时,3位宇航员在食堂用早餐,然后分别打电话与妻子告别。

12时54分,地面指挥中心给登月宇航员下令:脱离宇宙飞船。按计划,分离要在月球背面进行,可那里与地球无法取得联系,因此,休斯敦、“哥伦比亚”和“鹰”三者之间的通话更加认真。

登月飞行前几天,医生对宇航员进行了4小时的彻底检查,确保他们的身体状况极佳,完全适合飞行。

下午2时20分,“鹰”从无线电中得到在月球背面制动着陆的命令。启动下降发动机的位置仍在月球背面,地面发出的指令电波无法到达,所有的工作将由“鹰”的计算机控制。大约到达定点前10分钟,“鹰”从地球的视角上消失了。地面指挥中心及全世界的观众和听众急切地期待着“鹰”的再次出现,因为这次出现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它意味着“鹰”已经在下降轨道上向月球降落了。

休:“阿波罗11号”,我是休斯敦。你们说指令舱的燃料用过了量。按原计划现在已缺少了8~9千克。不过,请你们不必担心。

飞船的计算机把这些装置发出的信息译成电子信号,由无线电波传达到地面,由跟踪站接收,然后计算机又把它译成原来的信息,传送到指挥中心去。这个过程只要几分之一秒。若飞船出了毛病,指挥中心会立即知道,甚至比在太空中的人发现得还要早。通讯系统是双向工作的,指挥中心可通过无线电遥测装置向飞船发送信息。假如飞船上有一个仪器工作不太正常,指挥人员就把指令“送”进计算机。它就再把信息传给飞船上的计算机,于是那个仪器会自动地纠正偏差。

鹰:休斯敦,这里是“沉静的基地”。“鹰”已着陆。

19时32分,即飞船飞行了58小时,宇航员按飞行计划规定对飞船系统进行了一次检查。一切正常。

熬过危急关头的“鹰”沿着下降轨道继续下降。地面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密切地关注着它,由于这时没有摄像机拍摄,这个过程不能在电视上显示出来。但是倒数时间计算1秒1秒地在电视荧光屏上进行着。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数着时间,几乎屏住了呼吸。

月球飞船伴随着巨大的欢呼声和惊雷般的轰鸣声飞向高空。飞船内压力巨大,宇航员卧在躺椅上看着仪器,感觉很不舒服。两分钟后,压力开始减小,他们也慢慢地觉得轻松了。

为了方便那些成千上万到现场的观众,在靠近海岸的广阔地带设立了预备宿营地。宇航中心还为他们邀请来的1万多名客人建立了观察台和观察所,为来自世界各国的5000余名记者专门准备了架空观察台。

“鹰”离月球也越来越近了。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越来越紧张地注视着不断靠近的着陆点。可是他只看见灰蒙蒙的一片,无法看清着陆点。直到下降到月面上空约150米处时,他们才看到“鹰”的着陆轨道一直通向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坑穴中间。阿姆斯特朗把眼睛紧贴着观察窗向着着陆点望去,终于看清那里散布着无数巨大的岩块。他大吃一惊。这时距离降落月面仅有1分钟多一点时间了。怎么办!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阿姆斯特朗当机立断,迅速改用手工制导。他以高超的技巧使“鹰”躲过岩石,避免了一场可怕的事故。否则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联系中断8分钟时,由飞船电子计算机使10吨重的推进装置的发动机启动,开始喷射,飞船速度不断降低,计算机立刻计算出降低的速度。当推进装置燃烧了5分59.9秒时,飞船的速度控制在每秒877米,这个速度可使飞船进入围绕月球的椭圆形轨道,轨道近月点111千米,远月点315千米,于是计算机马上发出停火的指令。

这时,“哥伦比亚”在绕月轨道上孤单单地运行着,柯林斯在那里倾听着着陆的情况,他高度地称赞他的两个同伴:“你们那里的事听起来太伟大了。伙计们,你们干得不错啊,这可是惊人之举——棒极了!”

电视转播结束后,当绕月飞行第三周来到月球背面时,他们再一次发动服务舱里的推进装置,改变绕月轨道,推进装置发动后逆向喷射了16秒,使飞船的飞行速度降低到每秒47.3米。这样,远月点离月球更近了,飞船从而进入近月点100千米、远月点122千米的似圆形的轨道。轨道修正以后,飞船在新的轨道上继续绕月飞行。大约过了1个半小时以后,飞船重新出现在月球的正面。此时,宇航员对船舱系统进行检查,结果表明飞船及其设备完全正常。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又进入登月舱,开始为第二天的登月做准备。

地球上千百万正在倾听着和等待着的人们,终于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奥尔德林的夫人高兴得流出了眼泪。根据后来的估计,在地球上,坐在家里电视机旁观看宇宙飞船在月球着陆的大约有5亿人之多。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却代表整个人类向着历史的进步迈出了一大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