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云因着装僧衣,聊起金庸(Louis-Cha卡塔尔国

《连城诀》是当代作家金庸创作的长篇武侠小说,最初在1963年刊载于《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送的《东南亚周刊》,书名本做《素心剑》。

说起金庸,那可是80后的我们的一代记忆,我们的青春就是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度过的。那时候我们最爱看《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等武侠片,同学们也大都是金庸迷,男生把郭靖、萧峰等侠客视为偶像,女生更是梦想着找个靖哥哥之类的男朋友。

人物介绍

可是在射雕这些大片背后,还有一部被人忽视的小说,把人性写到了极致。看完这本书,再去看其它描写人性的书,大有黄山归来不看岳曾经沧海难为水之感。这就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中的“连”——连城诀。

狄云

图片 1

“铁锁横江”戚长发的弟子,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铺乡下长大,憨厚,朴实,无心却执拗,与师妹戚芳青梅竹马。他从戚长发那里学得几招“躺尸剑法”,在万府做客时又从师叔“陆地神龙”言达平那里学得“刺肩式”、“耳光式”、“去剑式”三招,后来从丁典那里学得《神照经》,最后从血刀恶僧处得到《血刀秘笈》练成绝世武功。他无意中卷入万、戚同门师兄弟因利害冲突而勾心斗角的漩涡;又因自己憨直傻气,缺少机变,胜万门八徒后,招来弥天大祸:师父不知去向,他自己则遭万家诬陷,打入死囚牢中,受尽人间难以想像的苦楚与折磨。在得知师妹嫁与万圭,一切希望破灭之后,决心一死了之,幸被狱友丁典所救。好不容易逃出监狱,躲开万门师徒之迫害,又侥幸未做宝象充饥之物。因身着宝象僧衣,被误认为“血刀恶僧”,要他代之受过。后落入血刀门与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争斗。

狄云和水笙

水笙

《连城诀》既让我们看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心的狄云、丁典等人物,也让我们见识了龌龊不堪的花铁干等人物,更有那套路深、城府深又心狠手辣的万震云万圭父子,以及侠骨柔肠的丁典、恶贯满盈的血刀老祖等人物。可以说,想知道江湖险恶,人心险恶,看这本书就够了。

“铃剑双侠”之一,“冷月剑”水岱的女儿。活泼美丽,娇惯任性,脸色微黑,相貌极为俏丽,正直善良。狄云因身着僧衣,被她误认为“血刀恶僧”。她疾恶如仇,纵马踹断了狄云的腿。她最初就把狄云当作恶棍,始终担心被其奸杀。血刀老祖为摆脱江湖门派的围追,把她掳为人质。在优裕环境中长大的水笙多少有点不通世故。她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与他的两个好兄弟悲壮地死去,短短数日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在雪谷的日子里,她和狄云由误解、戒备到和解,对狄云的认识逐渐转变,好感渐生,明是澄清误会,暗却种下情苗,只是他们自己还未意识到,尽管一个还想着师妹,一个惦记着表哥。水笙拆了自己的衣服,用衣线串起一根根羽毛,织成一件羽衣,表达了一个女孩对男人说不尽的情意。狄云虽没穿这件羽衣,甚至还踩了几脚,踢进洞里,却将羽衣深深地嵌进了心里边。

狄云

丁典

男主狄云从小在乡下跟着老实憨厚的师父学剑,师伯万震云做寿,师父便带上他和师妹戚芳来到江陵万家贺寿。第一次来到万家这样的富贵人家,狄云还是个傻乎乎的乡下人。恰逢黑道上的吕通来捣乱,吕通带来一桶粪尿泼的满庭都是,也弄脏了师父的新衣服。狄云一看心疼了,那可是师父卖了家里的耕牛才刚买的,不行!一定要赔!于是扯住吕通,两人大打出手。论功夫,狄云绝对不是对手,但他就是认住赔钱一个死理拼尽蛮力去斗。恰逢一个乞丐不小心摔了一跤,破碗飞起来,正好打在吕通身上的一个穴位,狄云就此一掌把吕通打飞到粪桶里狼狈逃窜。这下好了,大家都夸狄云。万震云手下的八名弟子(包括儿子万圭)却受不了了。自己师父受辱,自己没出面,反而让这个傻小子抛头露面,占尽风光。

荆门人,出生于武林世家。形貌粗鲁,却风流倜傥,义薄云天。在三斗坪救了“铁骨墨萼”梅念笙,得《神照经》及“连城诀”。在汉口菊花会展与凌霜华一见钟情,并陷入热恋,因门第之殊异而不被凌退思接受。遭暗算,被囚在荆州大牢。丁典为了存续与凌府千金的情缘,甘愿每月惨遭一次毒打。而凌霜华则天天摆一盆花,放在丁典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丁典缘情进了大牢,凌霜华为情自毁了花容月貌。逃狱后丁典闻知情意深重的凌妹妹死了,前去探望,不料又上当中“金波旬花”剧毒。他对狄云说:“兄弟,别说我中毒无药可治,就是医得好,我也不治。”他为的是死了便可以去与情人相会。丁典终为爱情而殉身。

于是他们开始欺负狄云。不光是欺负,甚至到后来,干脆设计陷害狄云,竟至于把狄云送进了知府的大牢里,还用锁链穿了琵琶骨。凡是被穿了琵琶骨的人,再好的武功也使不出来。一般来说,只有大奸大恶之人才会被穿,可狄云却莫名其妙地被穿了。和他同住一个牢房的是个满脸胡子的黑大汉,这个黑大汉每逢十五就要被拉出去拷打一顿,每次都被打得浑身血肉模糊。狄云心疼他,他却认定狄云是知府派来的卧底,因此每次被打之后都要拿狄云出气,狄云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被穿了琵琶骨,更是没什么武功,受尽了折磨。

陆天抒

在此期间,师父和师伯万震云吵了一架后刺了师伯一剑然后逃走不知去向,师妹戚芳孤零零一个人,所幸万圭热心相助,还帮忙想办法营救狄云。戚芳感激之至,最终嫁给了万圭。得知和自己两小无猜的师妹竟然嫁给了别人,狄云心灰意冷,于是投缳自尽。却被黑汉救下。黑汉就此知道狄云不是卧底,从此和狄云成为生死兄弟。原来他叫丁典,此时已练成神照功,在中原武林中天下无敌。

“落花流水”四侠之一,号“仁义陆大刀”。此人身形魁梧,白须飘飘,形貌威猛,一柄厚背方头鬼头刀使得神出鬼没。他一来年纪最大。二来在江湖上人缘极好,因此排名为“南四奇”之首。他性如烈火,对伤风败俗、卑鄙不义之行最为恼恨。与众江湖豪杰围追血刀老祖时,在雪谷由于血刀老祖深谙雪性,在厚雪层中挖洞制造氧库。每逢呼吸困难,便探头到洞中吸几口气,而陆天抒不懂窍门,憋得慌时窜到雪上吸气,因而下体便被血刀僧连砍三刀。一代英豪葬身雪谷,不幸遗体又被花铁干吃掉。

丁典不仅武艺高超,而且江湖阅历丰富,一听狄云说自己的遭遇就知道其中的就里。他给狄云做了个条分缕析,等于给狄云上了一场人性的课,让狄云明白江湖是多么的险恶,人心是多么的难测。后来他们越狱后,丁典看到狄云死敌当前还能忍住愤怒嬉笑着和对方称兄道弟,知道狄云已不再是那个愣头愣脑的傻子,忍不住为他叫好。

花铁干

丁典是正派武林中武功最高的人,血刀老祖是邪派武林中武功最高的人,而这两个人都最欣赏狄云,为什么?狄云人性的光辉。不剧透了。

“南四奇”“落花流水”之一,江西鹰爪铁枪门的掌门。人称“中平无敌”,以“中平枪”享誉武林,身怀“岳家散手”。在雪山谷误杀义弟刘乘风,因而心神大受激荡,平生英雄豪气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沮丧、惊吓、受不了血刀老祖的心理战,终使这位名门掌门精神崩溃,跪地求饶,屈膝投降。此后,他又欺凌弱者,遮掩丑行,成为罪不可赦的人物,由一代大侠沦为小人。在被困于雪谷的数月间,他真愧对生死之交,寝其(结拜兄弟)皮而食其(结拜兄弟)肉,人性之恶全部显露。日后花铁干终究心下不安,时时怕陆天抒和刘乘风的鬼魂来找他算账。因贪图天宁寺“大宝藏”而在佛像背后与一群江湖豪客变成了野兽,抢夺中让珠宝上的毒药送掉性命。

与狄云相反的,是狄云的师父戚长发,师伯万震云等人。

水岱

师父戚长发

“落花流水”四大高手之一,外号“冷月剑”,水笙之父,汪啸风的舅父。此人白须如银,相貌俊雅,豪爽正气。极疼爱女儿,女儿被掳为人质,与众江湖豪杰围追血刀老祖,在雪谷与血刀老祖展开恶战,遭血刀老祖所挖雪井机关的暗算而被斩去双腿。面对为自己丧命的陆天抒大哥的英灵,面对花铁干误杀了自己的兄弟刘乘风.面对精神崩溃的花铁干二哥抛弃短枪屈膝投降,面对女儿水笙即将遭受恶僧的凌辱,水岱宁死不降,请求“小师父”狄云“大慈大悲”了断自己性命。狄云目睹水岱的英雄气概心想反正是活不成了,与其再让他吃零碎苦头,受莫大侮辱,倒不如死得越早越好,于是一咬牙,奋力挥棍击在水岱天灵盖上,水岱头颅碎裂,当即惨亡。一代大侠遭此下场,令人为之伤悲。

戚长发看似老实憨厚,其实心机很深,而且心狠手辣,他为了《连城剑谱》,不惜谋杀亲师。他也许是因为弑师心虚吧,怕弟子将来也会杀他,所以教给狄云的都不是真剑法。《唐诗剑法》硬是让他讲成《躺尸剑法》,唐诗“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被他说成“哥翁喊上来,是横不敢过。忽听喷惊风,连山若布逃。落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他这样讲,这样教弟子,可以说是大大的危险?为什么?高手对决,一招一式都很关键,他这样教了很多没用的招式,关键时刻还不让人一刀捅死?奇怪的是,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是这么教的。跟他有一拼的是万震云,教亲生儿子的也是错的。

戚芳

万震云万圭父子

“铁锁横江”戚长发的独生女,狄云的师妹,万圭之妻。淳朴、健康、美丽,性格软弱。戚芳自幼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铺乡下长大,从父亲那里学得几招“躺尸剑法”。她与师哥狄云青梅竹马,虽说没有行定聘之礼,但早就芳心暗许。戚芳算不上大家闺秀,但却几近小家碧玉。在入万府之后,被万圭师兄弟所青睐。她误信谎言,被假象蒙蔽,轻易地相信别人而误会师哥狄云,在师哥无确切信息的情形下,嫁给与己毫无感情的万圭,似乎对师哥有点无情,却又是万般无奈。嫁给万圭后,她相夫教子,恪守妇道,但她又不忘旧情人,生了个女儿取名“空心菜”,整天喊着过去情哥的名字,这似乎对丈夫不忠,却又在情理之中。

万圭知道父亲教的是假的剑法后就问,为什么连亲生儿子也骗(见过坑爹的,没见过坑儿子的),他爹却说:连你一共八个弟子,为了骗他们只好顺带连你也骗了。万震云不仅骗儿子,而且杀师父,杀弟子。他和二师弟言达平、三师弟戚长发联手杀害师父梅念笙(梅念笙临死前将连城剑谱和神照功教给丁典)。后来又设计杀了戚长发,还把戚长发的尸体砌在墙里。这一切儿媳妇戚芳并不知道,但戚芳阴差阳错碰上了万氏父子杀害吴坎(万震云弟子之一)的经过,最终也把吴坎的尸体砌在墙里,再做出吴坎行刺自己后出逃的假象,整个过程和杀害戚长发一模一样。对于这两个人,戚芳恨不得杀了为父亲报仇。可是当狄云把他们活埋在墙里的时候,戚芳却不忍心自己的丈夫就这样死去,心想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海样深。她偷偷把丈夫万圭救出来,换来的却是丈夫亲手把她杀了。

血刀老祖

吴坎

西藏青教血刀门第四代掌教。身怀血刀内功和刀法。此人身穿黄袍,年纪极老,脸上都是皱纹,凶悍诡诈,心狠手辣。血刀老祖武功高强却又逞凶嗜杀。为摆脱江湖各门派围追,绑架“南四奇”中水岱的女儿水笙为人质,遭雪崩而暂时脱险。血刀老祖带着狄云和水笙一路西逃,敌人愈来愈众,但他离西藏老巢却越来越近。他自幼生长于藏边冰天雪地,熟知冰雪之性。在藏边雪谷里血刀老祖与“南四奇”进行了一场恶战。

这本是个配角,本不必为他着墨,但他偏偏是那种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的小人代表。他是万震云的弟子,却对戚芳垂涎三尺。他向戚芳吐露了很多实情:原来那天狄云打败吕通后,八名弟子名义上是面子上过不去,实际上是都想得到戚芳,可是戚芳当时正爱着狄云,怎么办?只好除去狄云,又不能杀了他,怕戚芳伤心欲绝自杀殉情就不划算了,怎么办呢?设计把狄云弄进大牢,再花钱不让官老爷放他出来,表面上看在给官老爷送钱营救,其实恰恰相反,这一切都被在狱中的丁典给狄云分析的透透彻彻。

作品鉴赏

戚芳对这厮恨之入骨,而万圭却疑心二人通奸。在恶人眼里,任何人都是恶毒和龌龊的。

作品主题

花铁干

人性之恶

如果说戚长发万震云万圭吴坎本来就代表恶,并且一恶到底的话,那么花铁干就正好相反了。他本是南四奇之一的江西鹰爪铁枪门掌门,在中原武林中德高望重,与陆天抒、刘乘风、水岱一起被称为“落花流水”南四奇。他们四人是结义兄弟,一起追杀血刀老祖,从湖北追到四川,又从四川追到西藏,一路上加入追杀的武林人物越来越多。在川藏边界遇到雪崩,将落花流水南四奇与众人隔开,与血刀老祖、狄云、水笙(水岱之女)一起被困。刘乘风最先与血刀老祖交手,在二人比拼内力时刘乘风被花铁干误杀。陆天抒、水岱接连又被血刀老祖设计杀害,于是花铁干就投降了,血刀老祖就势点了他的穴道。其实,落花流水任何一人的功力都和血刀老祖不相上下,血刀老祖对付三人后已是强弩之末,点花铁干的穴道又耗尽了他最后一点力气,可以说只要花铁干不投降,凭他的功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死此时的血刀老祖,怎奈花铁干已是惊弓之鸟?就这样落花流水四位中原武林响当当的大侠被打的落花流水。

《连城诀》的主题意图和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极其相似,它不遗余力地揭露人性丑恶和物欲异化,是对世俗物欲和贪婪否定同时也是对人性和文化中正能量的一面的反向肯定。丁典为爱情自甘牢狱至死不渝,水岱为救爱女不惜身死雪山,狄云面对巨大宝藏无动于衷,这些都可以看出作者并未一味的沉迷于恶的深渊,而更多的是对它的否定和反抗,最终导向的不是沉沦,而是象征纯洁与美好的净土“雪谷”。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文本中塑造得出彩的人物并非主人公狄云,而是几个坏人形象,尤其是花铁干,这个人物即使拿到严肃文学的人物长廊中也毫不逊色。作者对这个人物显然极其重视,从名字设置上便可见一斑,名铁干,却冠以“花”姓,不无深意。花铁干是以一代大侠的形象出场的,且“一生行侠仗义,并没有做过什么奸恶之事”,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正面大侠在三位兄弟惨死之后,竟在已是不堪一击的血刀老祖心理战术之下屈服,以至跪地求饶,大献馅媚,甚至为求苟生大吃兄弟尸体,为掩盖丑行在灭口不成之后肆意污辱侄女水笙清名,简直卑鄙无耻,令人作呕,堪称小说中的惊人之笔。好端端一代大侠,雪谷一战如何就迅速的走到反面变成大奸大恶之人,对此,文中也给出了相应解释:“今日一枪误杀义弟刘乘风,心神大受激荡,平生豪气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受血刀僧大加折辱,数十年压制在心底的种种卑鄙龌龊念头,突然间都冒了出来,几个时辰之间,竟如变了一个人一般。”金庸在此以极其敏锐的眼光发现了在正常秩序下被压抑和窝藏着的卑劣人性在特殊情况下骤然爆发的可能,花铁干性情的前后巨变不仅袒露出人性中所固有的弱点及其复杂性,同时也是对社会中普遍认可的文化道德一种质疑,这种在人身上业已形成的牢固的道德秩序不但不能有效地帮助花铁干度过难关,反而成了一种催促其自我毁弃的强大推力,不能不引人思考,这或许正是《连城诀》真正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图片 2

爱情

更可耻的是,这位一向行事正派的前辈,却无耻的恭维血刀老祖。

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而悲剧往往使作品显得更深沉,更有艺术魅力,悲剧的爱情使得这部小说具有很深的艺术感染力。在这部小说里描写的三对爱情都以悲剧而告终,并且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在得知血刀老祖真的是内力全无的时候又去恭维水笙,让水笙杀掉狄云和血刀老祖。

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令人可敬。他们的爱情纯真专一,不掺杂任何私人成分,是一种脱俗的理想情爱,但现实的残酷却使他们永远的分开,他们只能抱着死能同穴的信念,用死的形式祭奠了爱情,他们的爱成了永恒。作者对这种爱情是深深的赞赏。《人淡如菊》这一章节,就是对他们爱情的高洁的赞美。

在血刀老祖被狄云无意中一脚踹死之后又恬不知耻的恭维狄云。

狄云与戚芳的爱情令人可惜。他们本是很相爱的一对,青梅竹马,虽没有明说却彼此爱得很深,因为旁人的挑拨破坏而分开,但彼此心中始终未能忘情。就在要冰释前嫌、重归于好时,善良的戚芳被丈夫狠心的杀害,终未能结合,令人深感遗憾。

在自己穴道自动解开后又反目要杀狄云水笙二人灭口,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的丑行传扬除去。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狄云因着装僧衣,聊起金庸(Louis-Cha卡塔尔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