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会对大海失望的,大概10几个红绿灯

  蓝天,白云朵朵,海鸥,欢快地高叫。高波站在大海的身边,默默地与大海沟融着情怀。身边的大海,碧蓝,浩瀚,滔滔。浪头拥拥挤挤,碰碰撞撞,后边推着前边,并奋力地向着岸上冲刺。在堤坝石头的逢隙处,狠狠地咬上一口后再窜向天空,溅起乳白色的花,散发着咸腥的味,挟裹着湿软的风。潮正流满,整个大海显得是那样的奋涨,充盈,满溢,饱足。
  远处,帆星点点,风正帆扬。
  不太远处,那漂荡着的小渔舟,正缓缓地从水中拉起银白色的网,阳光照在网中的鱼鳞片上,发出耀眼的光。
  高波徜徉在涨潮的波堤上,海风带着咸腥的味从他身旁走过,拂动着他衬衣的下摆,飘呀飘的。太阳在风的劝告下,不是很放肆地发着毒威,而他没有汗流浃背的感觉。
  海浪向着离岸不远的红树林的怀抱投去,红树林微笑着,摇摆着身子,远迎着海浪的到来,为不是很高大的波堤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在离红树林不远的海面处,一艘渔船驶过,惊吓了海中的小鱼群,小鱼群飞出水面,引来了捕食的海鸟,海鸟全力地扑食,小鱼拼命地逃跑,哦,好一幅追逐与逃命的美丽图画。
  高波在波堤上正惬意地欣赏着海中一样又一样的美景,突然间,一阵摄人心魄的歌声从波堤的另一头传来,他悴不及防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少女正面向大海,很是投入地在唱歌:
  浪花丛中,张开翅膀,
  像那银鸥,穿波逐浪。
  大海呀摇篮,令人神往,
  姑娘的心儿,姑娘的心儿,
  自由飞翔。
  啦……啦……啦
  浪花朵朵为我开放,
  海风阵阵为我歌唱,
  幸福的小船请快告诉我
  你何时把爱情,你何时把爱情,
  带给姑娘
  带给姑娘。
  高波很喜欢音乐。他知道这位姑娘所唱的这首歌是《海之恋》中的主题曲,名叫《小船,请告诉我》。
  高波被姑娘的歌声吸引住了,便微笑着朝唱歌的姑娘慢慢地走过去。在她刚唱完最后一句歌词的时候,他来到了她的身边,并礼貌地向她打了招呼:
  “嗨,你也喜欢大海吗?”
  “是的,你不也是一样吗?”她答。
  刚唱完歌,她的心情还很激动、兴奋,靓丽的脸上还红通通的。娇挺的胸围在海风的吹拂下,把整个人衬托得是那样的楚楚动人,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是的,看见大海后,我的心也像大海一样,心里舒畅开阔多了。”高波说。
  “嗯,大海真美啊!真开阔啊!我的心激动极了,好像我的心也跟着开阔了,确是一副医治心情的好良药,特别是现在涨潮的时候。你看,远处的海与天都连在一起了,分不清那个是天,那个是海了,真好玩。”她非常兴奋地说着。
  “第一次来看海吗?”高波问。
  “是的。早就想来了,但学校还没有放假,所以来不了。现在放假了,我就迫不及待地赶来了,我的家乡在北方,没有见过大海,第一次来到大海的身边,我高兴极了,真想跳进大海中玩个痛快,但我又不会游泳。”她非常激动地说着。
  “你大几了?”
  高波暗暗地打量了她一下,想知道她大学几年级了。
  “大二了。”她答。
  “那你是我的师妹了。”高波说。
  “你大三了吗?”她问。
  “是的。”。
  “你是学中文秘书的吗?”高波问。
  “不是,我是学青年学的,但我很爱好文学和音乐。”她答。
  “你是学中文的吧?”她问。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的神态、说话和动作猜出来的,学文科的人都有这样的气质。”她说。
  “这样也能猜得出来?”高波做了个调皮相。
  “嗯,哈。”她也还他一个调皮的脸。
  然后接着说:“你不但是学中文的,而且与我一样,也喜欢文学和音乐,我猜对了吧?”
  高波微微地笑了笑:“我看,你的心理学分数很高吧。”
  “呀哈,算你猜对了,我的心理学刚好是96分呢。”她答。
  高波与她竟然是这样的一见如故。在海边的防波堤上一路走,一路交谈,海风在他们的身傍不紧不慢地吹着。高波的脸不是靓仔型很帅的那种,稍稍平凡些,但皮肤还算白净,身材很标准,动作举止文雅,言语斯文,很有礼貌,整体来说还算是个帅男儿。正午的阳光照射在他俩的身上,他俩都感觉到有点热了,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情感的交流,或许这就叫做一见钟情吧。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高波望着她轻轻地说。
  “那你就猜吧。”她微笑着,要高波猜她的名字,高波想了想便猜起来。
  “你叫阿英?”
  “不是。”她说。
  “叫阿芳?”
  “不是。”她答。
  “叫阿霞?”
  “不是。”她说。
  “那一定叫阿玲了。”他说。
  “也不是。”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哪叫……哪叫……”高波用手扰了扰脑袋。
  “叫三妹!”
  “唔——你真坏。”她显出了少女特有的娇羞和天性,这个唔音从高到低带着娇羞拉得有点长。
  高波轻轻地笑着:“我猜不出来了。”
  她笑了。样子是那样的好看。接着便说:“我叫阿敏呀,程淑敏,猜不着了吧。”
  “阿敏,这个名字很好,我很喜欢。”
  “真的吗?”
  “真的。”高波点了点头。
  “那你的名字呢?”阿敏问。
  “我叫高波!”他答,干脆利落。
  “你是海中高高的波涛?”阿敏特意地逗了他一下,撒娇的眼神电一般向高波射来。
  “你说呢?”高波微笑着看着她。
  阿敏甜甜地笑了,笑得是那样的开心,那样的舒畅,那样的美好。
  少倾。高波和阿敏在防波堤上停住了脚步,面向大海,并且靠得是那么的近,彼此默默地感受着对方温馨的气息。
  这时,不知是受到什么的惊吓,一条不知叫什么名字的鱼突然从海中跃起,飞离水面,瞬间又落入水中。阿敏看见后,用手指着,高兴地叫了起来:“啊,快看,鱼,鱼,从海中飞起来的鱼。”第一次看海的心情溢于言表。
  “你的歌唱得真好,把我都听入迷了。”高波说。
  “真的吗?”她笑了笑。
  “真的!”他望着她认真地答道。
  高波在防波堤上捡起一颗小石子,朝海中用力地抛去,无意间又惊吓了海中的小鱼儿,一群又一群地跳出水面。
  “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呢?”高波无意间问了一下。
  “我妈是扫大街的,是个清洁工。”阿敏认真地回答着。
  “爸和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离弃了,妈妈告诉我,三岁的时候我爸和另一个女人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妈妈为了我读大学,捱了不少的苦,自己也过了很多辛酸的日子,妈妈真是太苦了,一个人带着我,把我抚养大,我很感谢我的妈妈。”
  “哦,我不知道,对不起。”
  “没事的。你呢?”阿敏问。
  “我家是农村的,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妈妈由于有风湿病,不能下地劳作,只有爸爸和姐姐两个人干活,很辛苦。我家离大海不是很远,海里有鱼有虾有螃蟹,什么都有,在家里没钱买菜的时候,爸爸或是姐姐就去赶海,抓些鱼呀虾呀什么东西回来做菜,多亏了大海的恩赐。一家人为了我读大学,省吃俭用,做农的人钱又不是来得那么容易,妈妈的身体又不好,真是苦了家人了。”
  他们两个人越谈味越浓,越谈越投机,好像什么也说不完,什么也说不尽,只要说起来,两个人都是那么的默契,那么的融洽,那么的入心,那么的自然。
  十分钟后,他们又开始挪动脚步,向前走了一段路后,又折返回原处。海风在轻轻地吹着,太阳依旧很晒,大海还是那样的满满溢溢,潮还没有退。
  一边走,一边聊,一边聊,一边走,在几次的往返后,时间已是中午十二时三十分了。由于早上高波吃得少了一点,因而感到肚子有些饿了,于是便说:“我的肚子有些饿了,正在抗议呢,我们去吃些东西吧。”
  “好啊,要不你这个波涛就高不起来了。”阿敏听后又在逗趣高波了。
  高波用手去拍她,她“咯,咯,咯”地笑着跑开了。
  这里是个海边小镇,镇的所在地就在海边不远处。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餐馆,进入后选择了一个安静的桌椅坐下。服务员过来点了想吃的东西后,不一会就送来了。他们俩一边吃着午餐,一边细细慢慢地交谈着。绵绵丝语,如春风绕怀,脉脉的眼神,诉说着彼此的爱恋。轻轻的一个手势,彼此都是那样的心领神会,微微的一个神态,俩心都是那样的知悉和了解。也许,一见钟情就是这样的美妙。也许,这是有共同的爱好而产生的共鸣?或也许,是两样兼而有之吧。海边的相遇,使爱情的种子已经发了芽。
  一个小时吃完午餐后,高波和阿敏便离开了餐馆,到海边有树荫的地方去休息一下。离高波和阿敏不远处的海边上,有几个小孩在海边玩耍,突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小孩子们大叫了起来,高波和阿敏仔细一听,好像是说有人掉海里了,要救命什么的。他俩听后心里一惊,便急速地朝大海边赶去。到海边后,高波看见一个小孩正在离岸不远的海面上挣扎着,危在旦夕。他把外套和皮鞋快速地一脱,“扑通”一下就跳进了海里,朝着那个小孩快速地游去,阿敏便捡起高波的皮鞋和外套提在手里。高波是南方人,他的家乡在海边,因而从小就学会了游泳,而且技术还棒棒的呢。高波记得,在家的时候,由于村里要围海造田,每家每户都要用船把很粘的海泥运到筑堤坝的地方筑堤,但船要等到海水涨潮了,把船浮起来了才能到达筑堤坝的那个地方,因而高波总是游泳到船里去完成这个任务。小时候在村边的池塘里,也是游着泳和小伙伴们打水仗呢。由于事情很惊动,岸边一下子就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很心急地盼着高波把小孩救上来。其他人也想下去帮忙,但不会游泳不敢下去。
  二十分钟后,高波凭着高超的技术,把小孩顺利地救上岸来,好在小孩还没喝到太多的海水,没什么大碍。只是上岸后,他害怕得连骨头都软了,坐在地下动也不动,脸色青青的。围观的众人都替他多谢了高波,表扬了高波,伸出大拇指说高波是好样的。不多久,落水小孩的小伙伴也把他的爸妈急速地找来了,见到小孩被安全地救上岸来,他的爸妈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拉着高波的手,跪在地下深深地致谢。高波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好,只是说,“应该的,应该的。”由于全身都湿透了,又没有衣服换,高波叫上阿敏准备离开现场,走到太阳晒的地方,想让太阳晒干。刚走几米,落水小孩的母亲手里拿着五千块钱急急忙忙地赶来,一边说着多谢一边往高波的手里塞,要高波收下。高波和阿敏没有收下小孩母亲的钱,婉言拒绝了她,并诚肯地多谢了她。然后朝着远处太阳晒的地方走去。不多久后,衣服也渐渐地干了,但由于海水是咸的,盐迹也在衣服中显露了出来,高波也感觉到皮肤有些痒痒的。
  过不多久,阿敏的手机响了,是阿敏的一个女同学打来的,问阿敏现在在哪里,有否看到了大海。阿敏绘声绘色地,兴高采烈地将自己第一次看到大海时的激动心情,详详细细地向她的同学述说了。并且一边说着,一边笑着,一边赞叹着。把初次看海的少女情怀表露得淋漓尽致。并告诉她会乘坐下午三时三十分的车回学校。虽然已经放假,但阿敏还有些事要回学校去处理。
  阿敏打完电话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二时四十分了,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离开高波而返回学校。阿敏深情地望着高波说:“我的手机,qq和微信号都记好了吗?”
  “都记好了,已经在这里了。”高波指着自己的心窝轻轻地说。阿敏点了点头,露出初恋少女特有的一种妩媚神态。并且俩人还约定,下个学期放假时,俩人还在这个海边相会,阿敏叫高波在这里等她,不见不散。
  恋爱的时间过得真快,谈说间已是下午三时三十分了,返校的车已经到来。阿敏站在高波的面前,一只纤纤小手轻轻地放在高波的肩上,眼中露出柔情万缕。俊俏的脸儿慢慢地凑近高波的耳边,柔柔地、轻轻地:“我要走了。”在高波的脸上印上了一个深深的吻。说完,便慢慢地走到车上。
  进入车中位置坐定后,车子便徐徐地启动了,阿敏在车窗内抬起了右手向高波道别。
  阿敏走了,高波的心也随着阿敏而飞去。

作者单位: 川煤芙蓉川南建工 今年国庆,有幸到福州市下沙去看海,完成了自己多年未完成的心愿。 10月5日,我们辗转上海、杭州,来到福州,执意让朋友带我们去看看大海。朋友说,福州的海没有看头,看了会对大海失望的。可是,朋友扭不过我们的固执,6日清晨便踏上了看海之路。一路上,难掩激动。当我们刚在下沙下车,烈日依然当头,不过瑟瑟的风却越来越大了。 到海边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叫了个“摩的”带我们去。“摩的”师傅是个实诚的当地人,我们一路上都在问他关于海边耍、吃、买纪念品的事,但是师傅告诉我们一个信息,这几天在涨潮,而且今天是今年以来最大的海潮,海边的许多小商贩都关门了。我们不免有些失望。 口很渴,喝了口矿泉水却觉得咸咸的,眼睛也开始睁不开了。大海,我看见你了!身体开始随风摇摆,头发开始跳舞,带上眼镜,睁开眼睛,看见一群大人小孩在沙滩上嬉戏,还有十几个人手牵手站在海水中迎接海浪。我们迫不及待的冲上沙滩,感受着海水、海浪。渐渐的,海浪越来越猛,海水越来越高,沙滩越来越少。戏耍的我们无奈离开沙滩撤离到堤坝上去。 坐上堤坝,我听见海在唱歌,风在伴舞,他们琴瑟和谐,像情人。不经意捋捋头发,才发现全身都沾满了沙,瑟瑟的、咸咸的。朋友说,看海就是要看涨潮才有意思,你们运气还不错,今天来了就看见今年最大的涨潮呢。抬头,看见一艘渔船在浪潮中乘风破浪,就像斯巴达勇士一样,为荣誉而战,为自由而战。 都说见过大海的人,胸襟也会像大海一样宽阔。暮然回首,才发现自己经历的是多么微不足道。我想,人永远也不会拥有大海的胸襟,因为大海无欲无求。我们应该像那艘渔船,将渴望自由的力量,化为勇往直前的信心。

早上7:50从沉睡中被手机震醒,赖床1-10分钟不等。通常不吃早餐的话,8:40就可以出门,每周一到周五这样重复着,这就是我的日常。

图片 1图片 2

开车去公司有3条路可以选择:

1、国道,最快速的通往市区的主干道,家门口拐个弯就到了,一路没有红绿灯,如果不是下雨或者周一堵车的话,通常这段路程10几分钟就可以走完,下了快速路,过几个红绿灯,从车库到车库总共行程大概30分钟。对于一个开车上班族似乎是一个最有方案,最近我都不选择走这条路,因为一路都在飙车,没风景。

2、主干道,我们这个区的中心主干道。大概10几个红绿灯,10来公里的路程早上稍微堵车的话,估计要50分钟的样子。还要注意各种摩托车、自行车和闯红灯的大妈大爷。我从来没走过这条路开车上班。

3、沿海公路,早上上班要走沿海公路,你说棒不棒,加州不加州,这是在深圳。红绿灯个数介于以上两条路之间,所以开车时间,也在两者中间,大概30-40分钟。 所以我大多时间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条路。

走这条路就是为了感受不一样的风景,一段工厂区,一段海边公园,一段野海,一段市区。每天经过那片野海的时候,都会看见有人把车停在路边,站在海边遥望。我不知道他们在望什么,也许是开了一夜车终于到了深圳想休息下。也许是马上要到公司跟老板做汇报,缓解最后的不安与忐忑。也许就是有钱有闲,过来看个海。反正我觉得,愿意在匆忙行程中把车停在路边看海,都是有故事的人。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了会对大海失望的,大概10几个红绿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