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中考考的不好和初三的那件事情对我

1

图片 1

  和你相遇是在小学二年级。那时我刚从乡下转到县城,被分到一班。

前几天早上第一节课,我酝酿了好久的情绪,满脸真情,音调压低好几个度,柔情似水地对同桌妹子说道:“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和你的未来。”

小裴:(15-20)

    初来乍到又不是很自信,所以下课了也不去玩或坐在教室里发呆或趴在桌子上睡觉。

妹子是看《红楼梦》的人,此刻却凤眼圆睁,大喝一声:“滚你丫的。”

圣杯王后 王后的脸是隐没不见的,这似乎有一个寓意,当你看不清自己的时候,请先清理自己情绪的沟渠。王后是水的代言,是情感的流动,是心灵的孕育和母性的滋养,它手中的莲花,盛开时那九个花瓣,象征着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月亮之域,在这里一切看似安宁的外在,实际上都有暗流汹涌的威胁。你需要正视那颗脆弱的心以及敏感深邃的灵魂,那也是你开启灵性以及疗愈自我的开始,透过对于自身的理解和释放,你获得了更多解脱的可能,把自己从迷雾之中拉出来,而后带着情感而非复杂多变的情绪去感知另一个生命,去经验爱也经验被爱。你无须对自己的柔软谴责,那正是你被赋予力量的地方,它只需要被合理的善用。

   那时一下课教室里就没多少人,但是每次下课都能看到你。总感觉你就像那些恃才自傲的诗人一样不闻尘世。自己在只有自己一人的世界里安然地生活着。不去打搅别人也没有人打搅你。

全班同学应声回过头来,齐刷刷朝我俩的方向看来。

要说10-15是一个精力充沛,充满能量,积极向外的阶段,接下来的15-20却是我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对我后来的工作、婚姻有着巨大的影响。

   期中考试成绩出了之后,才知道你是班里的第一名。

我只好嬉皮笑脸,连连点头致歉:“不好意思啊,何潇这丫头片子,最近没管教好,我回家再收拾她。”

经过中考的洗礼,来到了高一,还是在我们的重点高中,这时的我依旧是活泼的,喜欢交际的,或许是因为中考考的不好和初三的那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心,没有那么的纯净如水了,总是有那么隐隐约约的说不清的情愫在里面。只是中考的失利,分数不高被分到了普通班级。数学还是我的强项,因为物理老师的关注,我的物理居然破天荒的学的不错。那时候坐我身边的的同学经常问我数学题和物理题,而我也非常乐意给他们解答,而且会解答的特别详细,他们说,听我讲比听老师讲还更能明白,更能听懂,于是,当时还在想,我是不是该去当老师,嘻嘻。其实,高一开始,我不是那么喜欢学习了,除了数学,因为不愿意背书,每次历史考试都是不及格,幸亏在会考的时候61分通过,对我来说,终于不用去背那些年份,那些事件等等。

   这一年发生了汶川地震,学校停课了好久,之后又开始上课。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但何潇冷眼看我,一脸仇视,恨不得拿刀剁了我,就放在案板上剁成肉馅的那种,我只好戴上耳机背过头趴在桌子上听歌。

有一次,生病发高烧,喉咙都说不出话来,谁都没说,我就这样硬生生趴在桌子上抗了一个礼拜,我以为我要死掉了,结果,活下来了。

   因为担心还会发生地震,教室里的桌子被拉成了并排。记得你就在我的斜对面,四目相对时尤为尴尬。好像是借橡皮时和你说过几句话。除了这个也没有太多交集。

滚就滚,大爷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

我和坐在我前面的小女生玩的很好,她爸爸是学校里的老师,我晚上经常去她家吃饭,上完晚自习去她家睡觉,有的时候和父母亲闹矛盾了,周末也不回去,就住在她们家。

   三,四年级好像没有什么回忆。

2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元旦放假了,等我们放假回来上课的时候,老师和我们说,我前面的那个小女生骑自行车回去的路上,被一辆卡车拖倒轧死了,当时的我,懵了,半天,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到了五年级分座位时你坐到了我的后面。

何潇,美名其曰:伊人何处寻,潇潇江水侧。

刚从这件事情的阴影里走出来,却在高一下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学校里又发生了件死亡事件:因为连续的暴雨,我们教室前面的小池塘水满了,下晚自习的时候,一个初中生不小心掉池塘里淹死了。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校园,后来,池塘被土填起来了。

    至今觉得这一年过得飞快,但是很开心。

听她的自我介绍,你一定觉得这是个温婉善良,笑不露齿,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邻家妹妹。

有段时间,我都不敢接近那个池塘,害怕。

   坐到一起后,一开始都不怎么说话,后来就慢慢熟悉了,我们之间的话也多了。

我丫的!当初就是这么被骗的!

高一结束,因为不喜欢背东西,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理科班,那个时候我心里有些看不起文科班的人,觉得他们就是死记硬背。

   那时我也变得开朗了许多。有了许多朋友。

她倒是长得一副娇小的体格,楚楚动人的面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瀑的长发。可是她啊,简直是人面兽心,这是我和她朝夕相处六年得出的不二真理。

高二是一段没有任何波澜的一年,平静如水,我依旧不喜欢学习。

  你是我们前后两排除了你都是男的,那时我成绩没你好,但也不差,可你和我的同桌就不是太好了。那时数学老师上课时布置作业,让我们下课前要交上。有些写得快的去交然后等老师阅完,所以老师身边经常被围得紧紧的。你写的慢,我们三就更慢了。他们两是不会,我是爱说话。你去交作业时会把书给我,因为书上有答案。但是你从来也不让我给他们答案。当你站在讲台上等时,我会把你的书分享出去,你看见后会很生气的跑下来,我又会立马转过来一个人用。你会用那种生气的语气苦笑我,把自己的书从我手中夺走,我又会说不让他们看了,你就会把书给。就这样重复着……

高中三年同桌,大学三年同桌。

高三上学期把整个高中课程全部结束,下学期开始了冲刺阶段。我同桌的女生喜欢坐在她后面的男生,我喜欢和后面两男生聊天,他们两成绩都很好,特别是数学,所以,我们经常交流。坐我后面的那个男生买了复习资料,经常他做完了就给我看,让我也学学,可能是因为和他们两的关系很好,触及到了我同桌女生的敏感神经,她有些嫉妒了,偷偷的给班主任告状,说我经常和他们聊天,影响了她学习,于是,我被老师换座位了。

   学校里表演多,像六一呀国庆呀,反正是特别多。

别人看来:我们好有缘分。

到了新座位,我又和新的同桌还有做我后面的同学玩的不可开交,原来我后面的同学还会保持联系,他做完的数学题还会扔个抛物线过来,给我做。其实,此时的我因为不爱学习,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自卑的。特别是物理,物理老师已经放弃我了,他每次检查作业,走到我的位置,停留一下,然后摇摇头就走到下一个同学那里,于是,我好像也对自己放弃了,在晚自习加时的那半个小时,我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经常被班主任看见,然后找我出去谈话,说我,好像,我也变成了老油条了。

   表演时我们搬凳子到院子里坐,你很多次都坐在我后面,那时你好像很爱吃东西。表演时总是买很多零食,你也只给我一个人。我也经常买一些零食放到你的桌子里。发现后你会给你同桌和我同桌说又有人给我买吃的了。

我看来:特么全靠我死撑。

有次考试,语文卷前面有60分是选择题,我只得了两分,于是,老师在班上恨恨地说,他从来没带过这样的学生,60分就只得2分,瞎选也不可能就得2分啊。等我拿到卷子的时候,看到了几个苍劲有力的字“全世界最差!!”

   ……

高中开学第一天,我早早地就去报到了,收拾妥当以后就趴在教室窗户那边第四排睡觉。

我的信心在那个时候掉到了底谷,我更加不愿意去学了,自卑的心更加强烈了,那时候,我都不敢在教室里大点声说话了,经过讲台走到我的位置的时候,我都不敢朝讲台下看。我变成了一个不愿意说话不愿意交流死气沉沉叛逆的一个人了。

   当时只觉得和你在一起很高兴。好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我是被一声无比温柔的问候叫醒的。

大家都紧张忙学习的时候,我好像更多的时间都是用来睡觉,用来无聊,用来放空。幸亏,我还是考上了一个二本的学校,学纯工科专业。

  从六年级开始不知怎的我们很少说话。我跟她买零食,她发现后什么也不说。

“你好!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么?”那时我正在梦中,恰好梦见自己乘一个龙舟游山玩水,我好像刚中进士,头戴一顶崭新的乌纱帽,两边的双翅还忽闪忽闪地摆动。

经历了黑暗无光的高中,终于有了一丝喘气放松的机会。大学里,我又打起精神来了,但是,不像初中那么充满活力了,我延续了高中的那种沉闷。

   老师让我后面一排里的一个人坐到另一处,结果没人主动去,老师就指定她去。

这时,龙舟的金丝帘幔突然揭开来,我觉得会走出一位美人来,于是我在听到那句温柔的问候时,连眼都没有睁,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能腐败。

下学期开始,班级里有个男生,暂且叫他元吧,元苦苦追求我,在他的软磨硬泡下,我终于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了,可是,我好像不爱他,但是,被他那份执着的爱感动了,我喜欢被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喜欢被他宠着,喜欢看着他在我们楼下等我至少半个小时。

    你走了,我最后一点光亮也跟着走了……

于是,我就被大家哈哈哈的笑声惊醒了,抬头看去时才发现是一个清秀的女生在问我问题,我一收刚才睡意朦胧的样子,龇牙微微一笑:可以。

他,是极宠我的!

六年级快结束时,另一个男生给她表白了,他们好像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上初中后不同校,就分了。

她自坐下,我们两个一句话也没说过,她翻出一本书来看,静静地看,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靠,高中第一天就这么用功,我在惊叹之余继续趴在桌子上迷糊。

在同一个城市的高中同学,我们会经常一起聚会,那个时候,我认识了翰,我和他高一是同学,可是,高一的时候我却对他没有任何印象。他和我高三经常扔数学题给我做的男生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和翰,开始频繁的接触了,他的学校离我们学校很远,有的时候,周末,会到他们学校去玩,他也是极照顾我,对我所有的一切要求除了满足,还是满足。

    上初中时,知道你和我被分到了一个班里,心里暗喜。

开班级会议,全班同学作自我介绍时,我才知道她的名字,何潇,果然名如其人,她就是那种温柔又安静的淑女。

那一次,因为玩的晚了,当我坐着11路公交车在我们学校门口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了元,他看到我下车,过来紧紧地抱着我,他哭了,他说,他在这个公交车站等了我快5个小时了,不敢走开,就怕错过我,我的心,顿时被融化了,我当时决定,不能再让他受伤了,我要一心一意对他。

     但在初中你好像变了许多。我们的话越来越少,到了初一下半学期不我们仿佛陌生人。

她上课挺直腰板,认真听讲,下课也总是在翻书,偶尔写字。她好像在写一封又一封的信,直觉告诉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在记日记吧。

可是,事与愿违,在面对这么多追求者的时候,被那么多人宠着爱着,我迷失了我自己,我斡旋在他们当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时候,我和元说了好几次分手,他都不肯,每天电话都一直聊到我睡着。

  到了初三你又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了。

她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喊我名字。“杨柯……杨柯……杨柯……”因为我老趴着睡觉,屁股能撅到第五排的桌子背,她来回走动时进不来,出不去,只好喊我名字示意我站起来给她让道。

有一次我发狠心不见他,不理他,不接他电话,后来听别人讲,他开始学会了抽烟,用烟头烫伤了他自己的左手,我的心,软了。见到他时,我摸着被他烫伤的手,问他,你怎么那么傻,值得吗?他搂着我,紧紧地,说,我当时,并不疼,只有心,一直在疼……

   高中开学前知道了我们还是在同一个班。只觉有你在就好。

对,她下课十分钟还要拿着习题本去问数学题,还不是在本班,难道隔壁班有她暗恋对象?

后来,我想,可能,因为我对感情的不专一,老天选择了收拾我。

    可上学后才发现你不在,问你时,你只说因为某个人你才换班。

这女生真是怪!跟我们班里的人也不熟,常常自己一个人!安静地看书,安静地写作业,以至于在大家意识里,这个班里都好像没有这个人,连我这个同桌也觉得是这样。

   原来你是因为初三时的他才换班的。

我们关系的改变却是因为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高中听说你有很多男朋友,早餐都有人给你买。

有一次上数学课,数学老师点五个同学去黑板上做题,其中就有她。那道题,说实话一点儿都不难,连我这每天上课打瞌睡的人瞥一眼都知道怎么做。

   你是彼岸的一朵花,我永远无法碰触到。愿你一世安好。

何潇可能是太紧张了,在黑板上算了好久都没有得出正确答案,擦了做,做了擦,其实应该算某种掩饰。解出正确答案的同学在得到老师的肯定后陆续开心地坐回自己座位。

图片 2

讲台上只剩何潇和另外一位女生,韩倩。

数学老师明显有些生气,她盯着黑板上两个举足无措的人,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每天讲每天讲,讲到现在了,连个最基本的都算不出来!

数学老师阴着脸说:“看谁会做!找个会做的替你做!”

韩倩走下讲台,径直朝自己座位走去,然后叫同桌上台给自己做题,此时此刻,有个学霸同桌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毕竟在这个时刻,多给自己长脸啊!

何潇站在讲台上,目光空洞,她甚至都没有抬头朝班里望一下,看找哪个同学帮她解一下围。

班级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何潇。

我不知道哪里突然生起的一股英雄感,觉得作为她光荣而伟大的同桌,我必须要挺胸而出,此时不站出来何时站出来!

于是我以生平最趾高气昂的走路方式,史诗般地走上了讲台,大手一挥三下两下就解出了那道题。不用想也知道,何潇肯定满脸感激加之以敬佩仰望的神情。

“谢谢你哦。”何潇课下和我说,我终于从她嘴里听到除了我名字以外的其他字眼。

“具体打算怎么谢?”我一脸认真。

“额……”她显然是没料到我会这样说,嘴巴张成“o”型,愣愣地看着我,仿佛在说,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开玩笑啦!”我哈哈一笑,继续背过头趴着,留她一脸惊愕。

没想到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她从桌子上推给我一根钢笔,崭新的。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许是因为中考考的不好和初三的那件事情对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