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知道她不可以爱上他,想倾诉的冲动

他们同岁,大学毕业后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男人叫冯枫,女人叫叶子。这三年来女人每天下班回家男人都会为她端来一杯温温的白开水,一年四季日复一日。冬天里女人捧着玻璃杯,水温隔着杯子传递给她,热气扑面暖着她的脸,在外奔波劳累的心得到了温暖和缓解,男人的工作只需要电脑就可以完成,几乎不用出门。女人是一个公司老板的秘书,忙前忙后,随叫随到。男人一直在努力着给女人一个幸福安稳的家。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夏天天气热得像是不把人烤熟就不罢休,女人累得满头大汗回家,男人站起来接过女人的包,照常为她端了一杯温温的水,女人看着男人神清气爽地站在自己面前,再看看自己,头发一缕一缕地贴着脸颊当真狼狈不堪,再想起公司女同事幸福地喝着男朋友提前给备的冷饮。

        小a是一个二十多出头的人,来到b城市已经有三年的时光了,这三年里面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有开心有快乐,可以孤独地一个人过生日,也有过牵手地漫步街边小巷的回忆。不过她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去往一个谁也不知道她的地方。她坐在火车站,等待列车的出发。

柯小艾坐在咖啡厅角落的一张桌前,心情很糟。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一动没动。手上的一杯咖啡已经凉了好久,她却不曾喝过一口。来这里不是为了喝咖啡,她只是不愿意呆在家里,她觉得她无处可去,无路可逃。

女人怒了,挥手打掉杯子,“你除了能给我一杯白开水,还能给什么,平平淡淡的,这不是我想过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男人愣了愣,默默地捡起玻璃片,怕伤到女人,杯子破了,他们的感情也终将出现了裂缝,男人分神中不小心割到了手指,没有吭声。女人看着男人这窝囊憋屈样气不打一处来,软柿子,吵架不还口打架不还手。女人很挫败,感觉真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胸口闷闷堵得慌,心烦地习惯性摔门而出。

        这个决定发生在24小时之前。

不远处,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也是独自一个人。一样的坐在那里默默地搅动着咖啡,似有万千愁绪在心头。

正巧碰到老板开车过来,老板是个30出头的年轻单身男子,很有实力。女人也不过才25,正是花开正放的时候,虽说不是那种一见很惊艳的样子,却是那种见过就念念不忘的模样。寂寞单身的人碰到失意落魄的人难免会有些小心思,老板邀请去家里坐坐谈谈,刚好女人没地方去,便不推辞随他去了,女人在老板家别扭地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出来时,老板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贴心地打开一瓶冷饮递给女人,女人开心地对老板道谢,扬起白皙的脖子咕咚咕咚喝着解渴又好喝的饮料。起初刚来到单身男子公寓的不自在和面对老板时的紧张压力都在两人愉快地侃侃而谈中消失了。或许老板并不像外人传的那么坏,或许老板不讨厌我。

      8:00  小a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一看来电人竟然是自己的老板,小a和老板之间保持着互相利用的关系,小a知道她不可以爱上他,有些感情是必须要控制的,有些感情是没有结果的,与其在意后果不如去接受。

柯小艾很欣慰有和自己一样在这冷清的时分独坐在这里的人。她不知道这个年轻的男子有什么心事,她懒得去关心。只是在独自坐了两个小时之后,她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倾诉的冲动。她想把自己心中所想向这个陌生的男人倾诉出来,不管他听与不听。

“老板,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公寓,真是浪费。”气氛烘托下有些口不遮拦,站起来大胆地打量转悠着屋子。“是啊,还缺一样东西。”老板随即跟着站起来,“缺什么。”女人顺着问,“缺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主人。”老板来到女人身后,环抱住受惊的女人。女人挣扎着推开说“老板我该走了,我男朋友还在家等着我。”“叫我江蓝,你看不出来吗,我一直喜欢你。”被老板突然的表白惊呆了,女人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人,试图从脸上看出些什么,男子搂住女人,“别走,我给你想要的生活。”女人想起在家的男人,一成不变的白开水,唯唯诺诺的性子,从没给过她承诺。瞬间动容了,说真的不动心是假的,一直以来她向往的生活就是这样,被一个有能力的男人保护着,不必为了生活一日三餐奔波,不必为了看别人脸色而委屈自己过日子。现在有这样一个人愿意对她好,愿意给她承诺,愿意给她将来,女人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

        8:15 小a什么都没有化妆穿了衣服就立马地坐上了出租车来到了老板给她说的地点。见到老板的一瞬间,小a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与兴奋,老板的妻子有了外遇,并且想设计杀死他来获得保险金。而老板打算将计就计与这个女人分开。小a从老板的眼神里面看出来对未来的期待的愉悦以后打算和他一起开启“杀人之门”

一时间她被这种冲动充斥,难以抑制,一下子站起来,端了自己的杯子坐在年轻男人的面前。

男人在家做好女人爱吃的饭菜,却一直没等到女人回来,男人担心怕出事,鞋都没顾得上换就跑了出去。直到天黑男人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突然看见卧室灯亮着,男人心中大喜,打开门叫着女人的名字,眼前的女人美丽得过分,但确实是他找了一个晚上的人。此时此刻,女人看见男人这般样子,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选择,跟着这样的人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既然给不了她想要的,就不能怪她投靠了别人的怀抱。

        10:17 老板的夫人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与情人碰头的咖啡馆,这是一个帅气阳光的男子,穿着黑色的衬衫,墨蓝色的裤子体现了他的气质和品味。老板的夫人将一包材料拿到了男子的面前,对他说这是她老公的保险单,上面的签名显然是伪造的,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夫人笑了,反正他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谁会在意一个死人的签名。男子摸着夫人的头发,碰了彼此手中的玻璃杯,今晚就是最后一个黑暗的夜晚,从此以后即使夜晚也是白色的。

“聊聊好吗?”她坐下来,开口便说。

我们分手吧,我不喜欢喝白开水。女人丢下一句话,拿着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离开了她生活三年的地方,离开了当初专门为她找的离公司几步之遥的地方。甚至连挽留都还没来得及,男人靠着墙虚脱地跌坐在地上,尽管此时的天气热,尽管浑身都是汗,但男人还是觉得地板冰冷的慎入骨髓连着心脏。猛地,男人站起来追了出去,追上他要问什么,他该如何挽留,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舍不得她,只知道跟着自己的意愿跑出去追她,只知道如果不追那就一辈子都追不上了,他会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他为什么这样做吗?他会告诉她已经做好饭就等她回来吃吗?然而等他出去,留给他的是一辆豪车高傲地扬起路边灰尘从他眼前迫不及待地消失离去,或许根本就不愿意多停留在这里,仿佛在嘲笑这个地方连着无能的他。

        12:34 小a和老板吃了饭,就来到了一个黑屋子里面,里面的人给了老板一个透明的袋子,袋子里面是白色的粉墨。

男子用漠然的眼神瞟了她一眼,嘴角一翘,露出一丝漠然的微笑,“如果你愿意,请便。”

女人离开男人后确实风光了,辞职在家做起了被圈养的小女人,没事逛逛街,看着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现在买不买还取决于她想不想要。与一群阔太太做做美容,喝喝下午茶,聊聊天,日子过得很是安逸。大老板江蓝生意越做越大,身边换了几个新的漂亮秘书,经常出差带着她们飞来飞去,谣言绯闻也随之而来。当女人终于忍不住的时候,男人也彻底厌烦了,嫌弃女人无所事事,整天大手大脚花着他挣的钱,疑神疑鬼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任性无理取闹,不温柔对他大吼大叫。终于在女人毫不讲理吵吵闹闹摔东西的时候,男人发怒了,甩了女人一巴掌,起身离开了。女人忘了,这个男人不是那个男人,不是那个任她吵闹不还口不还手的人,不是那个不会丢下她不管不顾先走的人,他,不是冯枫。而她也终于将那个爱她比爱自己的人推了出去,是她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14:15老板买了一束美丽的鲜花来到了家中,而她的妻子也笑颜如花地坐在阳台里面看书《别了,亲爱的人》,看到丈夫回来了,妻子微笑地放下来了书,为他冲泡一杯他喜欢的拿铁。

他的声音很好听,却仿佛冰冻过的一样冷。

一个星期江蓝没有回家,女人很担心,打不通电话,想找他朋友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原来他本没打算让她真正的进入他的生活。想通以后,留着最后一丝自尊骄傲,女人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什么也没留下,仿佛就像没来过,就当做了一场梦,梦醒了谁也不认识谁,而她也断定男人不会去找她。

        14:32老板和妻子一起坐在花园里面,彼此看着自己手中的书,无声而安详,安静地像如同在夜里。

柯小艾感觉受了冷落,但倾诉的欲望仍然充斥着她,不能自已。

曾经被她抛弃了的冯枫,身边也已有了别人代替她,女孩乖巧懂事,不会无理取闹,偶尔耍小孩子脾气哄哄就好。男人开了自己的公司,原来不是男人无能,而是养精蓄锐等待爆发的好时机,也没有人知道男人每天18个小时的工作量,现在男人成功了,也有了一个要保护的人。

        15:32妻子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她在一个很里面的房间里面接的电话。电话的时间很长,持续了半个小时。接完电话的她有点兴奋而疲劳。“你还想要一些咖啡吗?"妻子微笑地询问,"或者你想尝试新的柠檬茶?"丈夫放下书,"那就来一杯柠檬茶吧,我记得柠檬茶是你大学时光最爱喝的了,今天也试试看吧。"妻子端来了柠檬茶,这是园子外面响起了孩子的欢笑声,妻子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而丈夫也立马注意到了这点,起身去接过这杯柠檬茶,喝了一口表示赞可。眼神却偷偷地望向了园子的一个角落,一个曾经放了一个儿童木马的角落。这真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丈夫起身离开院子。妻子却望着天空说“如果我们早回家一点就好了”,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我爸明天就要结婚了,娶的是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她恨恨地说。

女人约男人见面,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曾经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却物是人非,陪在我身边的不是你,而你身边也终没了我的位置。后来是男人主动先开的口,聊了些什么具体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男人提及女孩时眼里满满的宠溺和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看得出来他们过得很幸福。期间她曾笑着装作不在意地随口一问是不是找了个代替她的替身,男人看着她但笑不语,临走前男人对着她笃定地说了一句,她,不做替身,便表明了立场和决意。以前的事谁也没有提,看得出来男人早已放下了,也放下了她。女人想起离开的那天晚上嘲笑否定男人还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现在看着眼前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男人,陌生又熟悉,自己真的是错把珍珠当鱼目,也终将是错过了他。

        18:32 正在洗碗的妻子跑来说厨房的下水道堵住了要叫人来修理。

男子的面部表情有了一种难以察觉的异样,他甚至把空洞虚无的目光收回来,饶有兴趣地看了柯小艾一眼。但柯小艾并没有看他,她的目光同样空洞虚无地落在桌面上。

你还是一样会每天端一杯白开水,只是给的人再也不是我。千帆过后原来我喜欢的还是你给的平淡幸福生活,一杯白开水,原来这是你独特的宠爱方式。我拼了命想要得到的东西,别人可能根本不屑一顾。我所弃之不屑的东西,必定有人视为珍宝。而叶子也终于明白了她失去的是什么了。

        19:20 一名修理工敲响了门,径直来到了厨房,妻子让丈夫去厨房看着他修理。

“你爸很风流啊!”男子收回脸上的变化,揶揄地说。

写到这儿的时候,他刚好端来一杯白开水,手触碰到玻璃杯,我透过杯中冒出的热气看着坐在沙发上拿着书的他,我们相视一笑。

        19:30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声音,修理工脸色苍白地离开了厨房。妻子哭着望着厨房里面的那双脚,脚上还穿着她给他买的卡其色的家居鞋。无力地来到客厅,看到丈夫喝的那个水杯,她把它扔到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面。修理工拿了一杯水给她,妻子拿下那杯水一饮而尽,坐在沙发上,就再也没有起来过。修理工把那个杯子和这套修理服也扔进了那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了煤气灶,留下了一本《别了,可恶的人》就离开了。

柯小艾并不介意男子对老爸的不敬,继续说,“他是很风流,又有钱,长得也年轻英俊潇洒,你根本看不出他五十岁。他这一辈子不知道迷倒过多少女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过多少女人。在我十岁那年,他气走了我妈妈,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我妈妈了。我也再没有妈妈,因为她离家出走后不久就出了车祸死了。我爸一直很心疼我,虽然风流,但却一直没有谈到续娶,也没往家里领过别的女人,我们父女一直相依为命过到了今天。我一直以为我爸对我充满愧疚,因为是他让我没了妈妈。我一直以为他会给我父母亲的双重之爱,他会永远在我身边。可没想到,也不知那个女人施了什么妖法,竟然在他五十岁的时候那么轻易地就掳获了他的心,他居然想到要结婚了。我都一直默认了让他在外面随便搞什么女人,我只要他给我家的清静。可是……”

我不需要你用承诺来带给我安全感,最好的爱从来不是甜言蜜语的情话和糖而是不离不弃的陪伴和平平淡淡的白开水。

      21:00 一个穿着黑色衬衫和墨蓝色裤子的男子来到了小a的屋子里。男子拿起来了一本《别了,亲爱的人》,笑到“他们真的互相给彼此道别了”

柯小艾的眼睛湿了,声音也有了一点颤抖,“看来,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那个家,从明天开始,就不再属于我了。”

      22:00 小a拿着车票坐上了开往h市的列车,手边只有一个包,一个有些卡和支票的包。

男子仍然搅动着他的咖啡,他的和柯小艾的该是一样的凉,同样的未动一口。

      8:00小a被报站的声音吵醒了。到了车站,另外一个车厢的一个微笑男孩和她一起下了火车。她和他开心地挽着手,出站。

“我就没听说过父女可以一起过一辈子,有什么好凄凉的?你早晚不也得成为别人的媳妇,最终让你爸落单?到啥时候女儿能有老伴儿亲?”男子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大家好,我是静静子,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作品和给我留言,如果有什么新的点子和想法欢迎和我交流哦

“老伴儿?”柯小艾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冷笑道,“你知道那女人今年多大吗?二十五,只比我大一岁。什么老伴儿?我看分明是养在家中的一枚炸弹,她一定是贪图我爸的钱财,想要跟我争夺我爸的财产。现在我爸五十岁,看着还很年轻,身材容貌还不输当年;你等再过几年试试?总归他得显出老态,到那时你看那个女人会怎么样?三十多岁的女人会甘心跟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过日子?鬼都不信。”

图片 1

男子认真看了看柯小艾,看她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轻轻笑了,“你这又何必呢?她怎么样是她的事,你爸怎么样是你爸的事,你该做的是管好你自己。既然你阻止不了这场婚姻,那就去好好面对它。不喜欢你可以选择回避,你二十四岁?难道你没有男朋友吗?和你自己的男朋友经营你自己的爱情,这才是你该做的事吧?”

柯小艾并不接他的话,她找上他的目的不是要听劝解,这一阵子劝解她的人多了去了,从男朋友邹宁到闺中密友颖之,从老爸的至交杨叔到多年的邻居王姨,大家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奉劝她不要干涉老爸的幸福。她也做到了不干涉,不然他们明天咋能结上婚?

     

“我就想那个女人,真不要脸,”柯小艾恨恨地径自说,“听说她妈还没有我爸年龄大,早都气得病倒在床上。她们全家根本没有一个人会来参加她的婚礼,她爸已经扬言跟她断绝关系了。你说后院火都烧成这样了,还干嘛要缠着一个半老头子不放呀?丢人不丢人?要我看,她们全家都得因为她抬不起头来。”

       

男子将身子向后靠了靠,用一种难以琢磨的眼神看着她,“明天,你会去参加婚礼吗?”

       

柯小艾激动的神色一下子落寞了,“人们都在劝我去,我自己也在说服我去,因为我爸只我这一个亲人。”她重重叹了口气,“没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幸福的。”

男子用小勺轻轻敲着杯沿儿,轻轻叹道,“爱情这东西有时候大约是很奇怪的,说不定在谁和谁之间发生,年龄,相貌,地域,地位,也许都没有用,只要当事人觉得幸福,这一切外在的因素,就统统见鬼去好了,你说呢?”

柯小艾沿街慢慢地走着,她很茫然。仍然不想回家,也不知该去哪里。

她承认那个年轻男子的话很有道理,大家劝得都很有道理。可是,她还是过不了这个心结,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没办法一吐而快。她付了两杯咖啡的钱,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算我感谢你的。”她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的头脑中还是纠结着父亲的再婚,她就是受不了别的女人入主她的家。可是理智上她又明白,自己是女儿,她已经长大了,不该干涉父亲的私生活,不该阻挠父亲的幸福。这双重矛盾扰得她不得安宁,心乱如麻。

“你不会是有恋父情结吧?是不是你内心里一直把你父亲看成属于你的男人了?”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小a知道她不可以爱上他,想倾诉的冲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