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澎湖湾》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歌,

图片 1

图片 2

原创2017-11-10南丽湖·小麻花

外婆一定是在澎湖湾的,这样的错觉像真理一样,让我无由不信。

《外婆的澎湖湾》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歌,传唱度极高,那是因为这首歌清纯活泼,语言通俗流畅,旋律朴实优美,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犹如一缕春风吹拂。尤其是70、80后,对外婆的印象更为深刻,对外婆的拐杖和小脚更难以忘却。

图片 3

无论我身处何方,对外婆的怀念恍如“坐在门前的矮墙上”,而且“一遍遍怀想”,眼前也不是老家天水的黄土高坡,而是“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

但是,现在当我再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更多的是回忆和伤感,因为外婆已不在,因为脑海里那些尘封的记忆磁道催化着伤感和往事交替增长。

当耳边响起那首《外婆家的澎湖湾》让我轻轻哼唱时会不觉得进入无限的回忆。。。。。。

年少时刚刚学唱《外婆的澎湖湾》,我的外婆却离开了人间,那时的我虚头巴脑地酷爱艺术,可找遍所有关于外婆题材的表达,发现唯有《外婆的澎湖湾》才能抵达我的内心:“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也曾暗自算过,幽居大陆腹地的天水与镶嵌在台湾海峡的澎湖湾,直线距离至少在四千里以上,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而外婆生活半径的极限,也只是到过一次西安。澎湖湾到底算什么湾,外婆一定没有任何概念。一支歌,就这样以地老天荒般的力量和旋律,成为外婆的天堂。

外婆是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90岁高龄的时候还要坚持自己柱着拐杖去教堂礼拜。外婆是我这30多年来最敬重的人,也是影响我很深的人。

晚风轻拂着南丽湖

也是巧了,外婆家的村子叫湾子,冥冥中与澎湖湾共享一个“湾”字。小村只是在三十里铺和四十里铺之间的拐弯处安营扎寨,于是叫湾子了。一条沙土路由东向西穿村而过,埂子西头是大片的芦苇荡,村东的埝渠上有两台古老的水磨,北边是一条不知从哪里流过来的耤河。那是我儿时见过的最大的河,雷雨季节,它玩命地冲开堤坝朝两岸的庄稼施暴,一到冬季,便累得像一根遗失在乱石和浅滩上的瘦缰绳,只是结冰时,那蜿蜿蜒蜒的晶亮,如大地睁开的明眸,与天上的银河比对光芒。

记得很小的时候,外婆就教导我说,做个懂事的孩子,不能骂人,更不能打架,这些话,我至今谨记在心。

湖光逐沙滩

那便是外婆的世界了,也是我曾经的世界。

《外婆的澎湖湾》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歌,外婆一定是在澎湖湾的。有时,陪外婆去礼拜回来的路上,就爱给外婆唱这首歌:椰林醉斜阳、门前的矮墙上、外婆拄着杖、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这些歌词都已深深的沉淀在我的回忆里,尽管外婆那里没有澎湖湾,没有椰林和沙滩,但是却有我童年的笑声和幻想。

这里没有椰林醉斜阳

当时的外婆尚未到“拄着杖”的年岁,却常常“将我手轻轻挽”,往往是去埝渠洗衣裳,或者去自留地摘茄子,再或者,磨面,“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她一路讲给我的神奇故事,往往从“好早以前,后头庄里”开始。后头庄里是外婆的娘家,那里“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我最后一次见到外婆的时候,外婆已躺在病床上,看不见,也听不清。握着外婆那双被岁月镌刻满皱纹的手,我轻轻的唱到:

只是一片湖蓝蓝

外婆其实是大家闺秀,却遵“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家训,大字不识一个。从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末,外婆一口气给我生了七舅两姨,还有我的母亲。我索性把众舅们归了类,四舅以上统称大舅舅,四舅以下统称小舅舅,其中七舅年龄小于我,便甘拜下风喊我哥。和小舅们惹猫斗狗免不了的,逼疯了,我就背水一战,喊着外婆的名字大骂。唯有那时,外婆才决然变脸,揪着我的耳朵吼:“我的名字是给你取的?你给我滚!”

晚风轻拂着澎湖湾

图片 4

可我愤然回家不到三天,就梦到外婆了,还会梦到沙土路上奔跑的大卡车,梦到和小舅们去耤河玩水,还有四舅的藏书、大舅的板胡、二舅哼唱的“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什么的。而外婆也会把话捎来:“还是来吧!”来是来了,但是和小舅们的热乎不过三顿饭,又斗得鸡飞狗叫。

白浪逐沙滩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遍遍回想

外婆便叮嘱四舅:“给小孽障一本闲书,安稳一下,免得上房揭瓦。”

没有椰林醉斜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

外婆看透了我的小脾性。有书在手,纵有炮火连天,我也无动于衷,但我偶尔也会“噗嗤”一笑,有时为书中的趣闻,有时为小舅们两败俱伤的嚎哭而幸灾乐祸。“噗嗤”之后,我照样回归于沉静。

只是一片海蓝蓝

图片 5

外婆就叹:“这娃见了书就乖得不成样子,也不晓得是谁转世的。”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遍遍回想

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二十多年前我远赴天津工作,便很少有机会再去湾子,但造访台湾的机会却频频增多。每次从台北奔高雄,大巴都要沿台湾海峡南下,途经嘉义,对岸就是澎湖列岛了,但见几十个小岛影影绰绰,烟波浩渺。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

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南丽湖

台湾朋友告诉我:“我发现兄的目光定神了,如果不出海,澎湖湾的真容是看不清的。”

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图片 6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婆的澎湖湾》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