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知车辆已在另一公司投保,有幸认识漆老板

图片 1
  深秋的风像一把钝锉的镰刀划过大地,一阵搓磨之后,给万物留下深深的印迹,树皮皲裂而开,黄了一季的杏叶簌簌而落,在肆意的秋风中满地翻滚,像是撒在地上的片片金箔。风中的沙粒有些呛鼻,被沙粒弄得难受的眼里干涩得竟然挤不出一滴泪,唐予骑着自己刚买的电动自行车顺风而行,感觉自己就是一匹随风翻飞无力自制的树叶,紫色的帽黑色的发红色的外套在行人稀少的路上很是惹眼。
  目的地金鸿酒店,那里是客户约定的见面提交资料的地点。唐予到了酒店门前的大街上,顺手停放好车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客户约定的时刻还有20分钟。她放心地出了一口气,朝四面的公路上望了望,期待客户身影的出现。风有些大,路上难觅人影,路过的汽车有些撒野,唐予被迫把身体转向酒店一侧,避开那难闻的废气。酒店门前那颗高大的银杏树引起了她的注意,树叶几乎掉光了,树巅上一截断折的小枝还挂着两片残留的树叶,在秋风中一起一落地摆动,她的心也禁不住有些忐忑,不知道这笔业务能否做成。
  客户叫漆安,是她在女同学张莉病愈出院答谢宴上认识的。那一天张莉把她安排在漆安一桌,吃饭期间张莉向她特别介绍了漆安漆老板。漆老板个子不高,身材瘦削,看起来有些斯文,是一个从事电力工程施工的包工头,手下有个20多人的工程队。她礼节性地问候了对方,没想到漆老板当场站起身来,专注地看了她两眼,主动向她伸手相握,口里念叨了两遍:“美女保险员,好!好!”唐予从漆老板紧握的手里抽出来,感觉手指被握得有些疼,嫣然一笑道:“有幸认识漆老板,请多关照。”“关照关照,办事睡觉。”一桌人哈哈大笑,弄得唐予面红耳赤。这里说完,漆老板话音突然变得有些生硬,把邻桌的老婆喊了过来:“婆娘,过来一下。”那边女人有些不情愿,迟迟没有动身。漆老板又提高了声调:“哪门回事,还喊不动了嗦?”女人憋红了脸,走过来斜睨了漆老板和唐予一眼,没有说话。漆老板又大声说道:“来,来,认识一下小唐,以后公司的保险项目就和她合作。”女人又看了唐予两眼,嘴里嗯了一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
  唐予朝漆老板的女人看过去,见她头发染的紫红,脸上刻意修饰了一番,一身名牌时装不同寻常,但看起来年龄似乎比漆老板要大了一些。酒过三巡,唐予在张莉的陪同下走过去专门找漆老板的女人敬了一杯饮料,问她要电话号码时,女人满脸不屑,但碍于张莉的情面,还是把名字和电话告诉了唐予。
  女人名叫邱芙,在漆老板工程队里是内当家。张莉显得很热心,又把唐予向邱芙介绍了一番,并且向邱芙提出以后保险投保的事要支持一下唐予。邱芙在同学的热情下态度逐渐发生了一些转变,告诉唐予自己的车子马上要续保了,改天约唐予办理。唐予也高兴起来,对邱芙连声称谢,一直陪他们到晚宴结束,与他们及漆老板的驾驶员一一道别。到了车前,唐予还特意盯了一眼漆老板的座驾,那是一辆宝马X6。新的商机出现,唐予几乎是一路哼着歌回到家的。次日上午,她拨通了邱芙的电话,与邱芙约定两天后的下午在金鸿酒店附近递交投保资料。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唐予踮起脚尖四处张望,依然不见邱芙的到来。她再次掏出手机打开屏幕看了一眼,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风声太大没有听到电话响声。确信没有未接来电,她翻出邱芙的名字,把那个电话号码认真地看了一次,打算拨过去,电话号码提出来显示在手机屏幕上,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心想万一她在开车或者干其他什么事不方便接听电话呢,还是再等等看吧。约莫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拿出手机,犹豫中还是拨了过去,话筒里传来移动公司的录音:“对不起,我现在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她又打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晚风带着阵阵凉意直透唐予的后背,几匹杏叶被风吹到了她的脚下。她取下帽子,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重新戴上帽子,把外套的拉链往上提了提,让衣领一直遮住自己的下巴。她暗自想,自己做保险已经几年了,都说保险是朝阳产业,遍地金箔,但竞争风潮就如这秋风一样,将一个个机会吹得四散,保险业务像极了地上的一片片黄杏叶,放眼一望俯首可拾,而你正要去捡拾的时候却又是那么难,一张张保单看似金箔,拿到手其实像一匹杏叶似的,观赏价值大于经济价值。多少次她都有些灰心丧气,甚至想到了转行,但转行她又干什么呢?她那样一个中专毕业生,在这个城市里比比皆是,在单位签个劳动合同都是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几年来积攒的客户都需要她的帮助,她若丢下他们,感到自己就成了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所以她还得坚持,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那孱弱如蛛丝一样的客户网。
  她又一次拨打了邱芙的电话,终于通了,那边传来邱芙有些忙乱的声音:“哦!对不起,今天太忙了,搞忘记了。你再等一下,我忙完了给你电话。”
  这个回答使她突然心急起来,今天老公出差了,说好的由她去接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但邱芙要她等,她又不好表示其他意见,因为这个客户才刚刚接触,连多等一下都不干的话,谁还会相信你以后能为她做好服务呢?她想了想,立即拨打了母亲的电话,告诉母亲帮自己接一下孩子。母亲有些不耐烦,告诉她姥爷正咳嗽喘的狠呢!但母亲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说把孩子接到娘家去,叫她忙完了去娘家接孩子。孩子的事她总算放下心来,放下电话又左顾右盼,路上车流穿梭不停,不远处的西山在秋风中矗立显得很凝重,像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人,俯瞰着城市的生生不息。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她看见酒店大厅的灯亮了起来,里面金碧辉煌,门口上方LED显示屏上,“金鸿酒店”几个大字闪闪烁烁。没有邱芙的回电,唐予又坚持了一会儿,估计那边应该差不多了,就再次拨通了电话,没想到邱芙的回答是:“实在抱歉,晚饭要去陪一个重要客人,要不然改一天吧。”对方挂断电话,两声“嘟嘟”堵住了唐予的喉咙,一口气差点回不上来。
  失望地看着手机,唐予不禁有些气恼:“该死的,来不了也不早说一声,害得我在这里等了好半天。”嘴里嘟哝了两句,跨上车直奔娘家。
  
  二
  娘家租住在郊区一个农户家里,父母没有多少文化,父亲进城务工只能从事一些力气活,母亲在菜市场上摆了一个很小的缝补摊子,靠这些小小生计维持生活。母亲在三姐妹中排行老幺,姥姥已经去世,姥爷多病,由母亲三姐妹轮流赡养。唐予中专毕业后来到Z城,先在目前所在的保险公司谋个了文员差事,临时工身份,收入很是微薄,后来她看人家做业务赚钱一些,便申请去跑营销做业务。她的热情和干劲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认可,公司本打算跟她签订一个有底薪的劳动合同,但一看文凭,合同之事不了了之,不得已她报名就读了市电大的中文专业,但工作家务事把自己弄得团团转,哪里还有多少时间去念那ABCD?考试有几科都还挂着没通过。好在凭着她的满腔热忱和孜孜不倦的宣传,她的业务拓展还算顺利。丈夫叫谢顺,是一个汽修厂的电工,修理技术出类拔萃,外地一些修理厂遇到疑难问题有时候会专门请他上门维修。小俩口收入还算不错,在城市里按揭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经济压力除了房子就是孩子,父母那边就不太顾得上了。所幸双方父母都还健康可以劳动,生计倒也不愁。
  到得娘家,孩子还在啜泣着要妈妈。她抱起孩子,冰凉的脸贴在孩子满是泪痕的脸上,孩子脑袋一激灵,慢慢停止了哭泣。她给孩子喂了一些吃的,孩子困倦很快被她哄睡着了。母亲告诉她,孩子放学没有看见她,一路上都哭哭啼啼,她心疼地亲了亲孩子红扑扑的脸蛋。完了帮助母亲做了一会针线活,父亲回来两人又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她就陪着孩子在一张单人床上睡下了。还没合眼,她感觉孩子的气息与往日有些不同,开灯一看,孩子脸绯红,一摸额头,孩子正发烧呢。她起来翻箱倒柜,到处也没有找到适合孩子吃的退烧药,便着急忙慌地抱起孩子往临近的诊所跑,等到再从诊所回家给孩子把药喂下,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睡到凌晨三点,手机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她强睁睡眼打开手机,一看是丈夫的号码,就没好声气的问道:“啥事嘛?半夜三更的。”
  电话那头谢顺也有些不耐烦,说:“我钥匙放在办公室了,进不了屋。”
  “你怎么还添乱呢?我在娘家,孩子又病了。”
  谢顺心想老婆不体贴自己的辛苦,反倒来抱怨他,不禁有些气恼,本想说几句气话,最后听见孩子病了,他的气立马消失,改口说道:“那就算了吧,我到你那边来。”
  电话说完,唐予又睡着了,谢顺敲了好几下门她才听到。她起来开门,替丈夫找了一些被褥,谢顺就在沙发上躺下了。姥爷的咳嗽声有些刺耳,唐予一下又没了睡意,给姥爷倒了一杯水,躺回床上,脑子里闪过自己的几个客户,时喜时恼,她盘算了一会儿明天的工作,拿笔做了简单的记录,再次进入了梦乡。
  
  三
  夜里的风不知啥时候停下了,清早起来,东边天就泛起了红晕。孩子还没好没法上园,唐予给孩子喂了些吃的,告诉母亲过一会儿给孩子再吃一些药,就匆匆上了路。初冬的太阳像一个熟透了的番茄鲜红欲滴,蔚蓝的天空中霞光与飞机尾气画出的弧线纵横交错,甚是好看。
  但唐予无心风景,耳朵里只有电瓶车呜呜的加速声和呼呼的风声。娘家到单位的距离比往日远了一倍,从郊区往市中心赶,路上人流车流越来越拥挤。骑过几个路口,唐予不得不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了下来。红绿灯上的数字一刻不停地走着,像是在数着唐予的心跳。眼看红灯即将变换,但路口的车辆拥堵在了一起,交警示意自己所在的这条路还不许通行,唐予一个挂档就想向前冲,但交通协管大妈一把拉住了唐予的车把,唐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她恼怒地瞪了协管大妈一眼,又想前行,但协管大妈嘴里的哨子响个不停,震得唐予的耳鼓有些难受,交警看见又过来数落了她几句,看着绿灯又变成了红灯,唐予一脸无奈,一口气憋在肚里没法出。眼看还有几秒绿灯快到了,唐予又想往前冲,协管大妈还是横在她面前拦住了她,气话正要出口,却见另一条路上一辆轿车在黄闪中飞驰而过,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让唐予心里不禁一紧,过了路口一路上对大妈渐生感激之情。
  还是迟到了,公司晨会已经开始,司歌已经唱了一半。人力主管示意她站到迟到席那里,她逡巡着站过去感到很是难堪。接下来是诵读企业文化,她木然地跟着嘟囔,一直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当晨会主持人念读每个人的业绩时,她知道自己的业绩差强人意有些惭愧地低着头。公司领导讲了几句关于做好年底冲刺的话,要求各部门各岗位努力完成目标任务,为今年收好尾为明年开好局。最后几个业绩优秀的同事中气充沛大声宣誓保证完成任务,一个同事还谈了昨日展业体会,晨会在掌声中宣告结束。优秀同事的发言像一个打气泵,唐予心里的底气又得到了提升,暗自发誓要奋起直追。
  这里决心刚下定,人力主管突然又通知她立即到公司分管领导办公室。她心里又忐忑起来,不断猜想领导找她的原因。她迟疑地来到领导办公室,领导和颜悦色地问了她迟到的原因,她吞吞吐吐地解释了几句,领导告诉她如果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一定要告知综合部。唐予连道谢谢。领导又告诉她,公司招聘了一些新人,决定分派两个新人小王和小张由她带。这里还没说完,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客户通知她赔款资料准备齐了,叫她去拿。她草草接受了带新的任务匆忙告别了领导,小跑回到办公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要出门,路过公司公告栏时突然发现人事部已张贴了对她迟到处罚的通知。
  唐予不禁脚步有些踯躅,嘴里像嚼着蜡。
  
  四
  来电的客户是她在电大认识的一个老师。老师在倒车时不慎将后尾箱撞坏了,出险后老师立即给唐予打电话,唐予引导老师按规定报了案,公司查勘员小刘及时出了现场,案子赔款金额不大,唐予拿到索赔资料后认真检查了一遍,答复老师赔款很快就可以下来,老师当场表示了赞许和感谢,又向唐予介绍了自己的一个亲戚。
  唐予把资料送回公司交给小刘,就兴奋地直奔老师的亲戚。老师的亲戚也住在郊区,是一个乡农技员,刚买了辆二手车。农技员认真听完唐予的介绍,不加思索就问道:“啥叫三者险?是三者插足险还是小三险?”
  唐予忍不住笑出了声,连夸农技员好幽默。还没解答,农技员又看着资料自言自语:“第三者责任险,我为啥要给别人的责任买保险呢?”
  唐予止住笑,认真地给农技员做了解答,然后问了对方用车的顾虑等问题,交流中唐予就提出了投保建议方案。农技员一听,觉得和前不久另一个保险员报价不同,便翻出短信查看,唐予的报价比那个保险员的报价要高二百多元,当即提出了质疑。唐予又问那个保险员建议的投保保额和险种,农技员一看,保额和险种都比唐予少,便又打算在唐予这里投保,还没决定下来,又一个保险公司电话销售打来了电话,给农技员重新报了价,提出新的优惠条件,农技员认真听完,又比对了唐予的方案,说唐予的方案比电话销售少了二百元的礼品赠送,要唐予赠送礼品。唐予苦口婆心又解释了一番,着重从售后服务上说明自己的优势,农技员便迟迟下不了决心。唐予有些着急,便打电话给老师,请求老师说和说和,农技员听完老师的劝说才做了投保决定。唐予急忙把投保资料照相发给了公司出单员,让公司出单员立即出单,并请自己的主管帮她刷卡交了保费。这边她收了客户缴纳的现金,承诺最迟明天把保单等资料送达客户。回到公司在给主管还款时她才发现收的现金里面有两张50元的假币,唐予高兴之余又有些失意,业务是做成了,但半天的辛苦却是白费了,没有挣到一分钱。欣喜和失意交织中疲惫袭上身来,她草草用了个盒饭,趴在工位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那好,先生,根据我们公司的规定,我现在要带你去我们公司的检查室为您的胃部做一下检查,方便我们日后正常工作的进行。”保险员解释道。

8月14日上午,记者来到中国人保财险长沙分公司,此前给杨先生购买保险的小蒯正在门口,司机徐先生受杨先生委托,前来办理退保手续。在与徐先生简单打招呼后,小蒯随即离开。在等候近半小时后,徐先生了解到,如果要取消保单,需要车主本人提供行驶证、身份证等证件办理。

“哎,还不是老毛病,以前喝酒喝太多没注意,现在吃亏了啊!哎,真难受!”阿才无奈道,“看样子我得赶紧给我自己买个保险啊!”

徐先生说,他老板有一辆辉腾轿车,一直由他负责打理,车子保险本月14日到期,从上个月11日开始,就陆续有电话车险的推销员打他电话,其中一位电话车险推销员小蒯还给他发了车险报价。

“你,你,你干什么啊?”

8月10日,徐先生接到小蒯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来送保险单,顺便也请他将保费交了,“这时候我才知道是他们擅自买的保险。”徐先生了解到,原来是小蒯帮他续的保。让他疑惑的是,投保前对方没有要他提供任何资料。

“哦,先生,你别紧张,这只是普通的清水,是让你放松一下,可以方便我们的检查!”医生解释道。

8月14日下午,中国人保财险长沙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员工与客户沟通不到位产生了误解,他们正在与车主积极沟通,争取尽快协调处理好此事。

“咦,怎么了?你的腿是不是也不舒服啊?呵呵!”只见医生忽然又拿起剪刀朝阿才走来。

在杨先生与小蒯的电话录音中,小蒯承认是他买的车险,而杨先生的相关资料,他自称是公司提供的。小蒯称,当时在电话沟通中,他没有听清对方的意思,以为是让他把保单办好后送过去,于是就先办好了投保手续。

“额,这,这?”阿才吓傻了,紧张的摸着自己的胃,难怪近一点感觉都没有,肚子里竟然没有胃了!

“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把个人信息发给陌生人。”杨先生很无奈,由于工作比较忙,他也没有时间去办理退保的事。

“哈哈,我也不知道啊,哈哈,这几天胃部好的出奇,昨天我一个人在家趁老婆不在的时候,喝了一瓶白酒,哥们,告诉你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啊!哈哈!”阿才得意道。

“电话确实打了几个,但并没有同意。”徐先生说,8月9日,准备去一保险公司续保时,被告知车辆已在另一公司投保。

“当然是你的啊,你不是脑袋痛吗?我帮你把它取出来了,现在不痛了吧,呵呵!”

公司回应

“呵呵,你看,不是在这里吗?”只见医生又拿出了一个泡在瓶子里的胃,是,阿才的!

“我准备买车险,却被告知不能重复投保。”8月14日上午,徐先生一脸的无奈,原本准备给公司老板的车续保,却被告知车险已经买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老公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老婆好奇的问道。

至于杨先生提出退保的要求,小蒯说,需杨先生提供本人的相关证件,然后到公司办理退保手续,“如果本人不能来,可以把相关证件拍照发过去。”

“哎!哎!你,你们!”阿才气的脑子都疼了,“滚,滚,你们这群饭桶,我脑子都被你们气炸了!”阿才揉着脑袋气愤道。

8月14日上午,记者联系车主杨先生,他表示自己从未答应过购买保险的事,也没有提供车辆和个人信息,更没有授权购买。此前他联系过电话车险推销员小蒯,询问对方为何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了车险。

“先生,现在我就要开始为你做检查了,麻烦你把上衣拉上来.....”医生继续在说什么阿财听不清楚了,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感到疲倦。

正在与车主协调处理

“咦!没有睡吗?呵呵,不过也不要紧,来,你不是头痛吗?我来帮你!”医生阴冷的笑道。

8月14日上午,徐先生提供了小蒯发来的短信,8月9日,小蒯提醒车险即将到期。8月10日,小蒯称,如果今年不在他们公司投保,最好过来一趟办理退保手续,如果后期有问题的话恕不负责。

“哦,哦,好,好!”于是阿才便喝了口水。

对此,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表示,根据《合同法》、《保险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保险合同需经双方达成合意,保险合同才能成立,保险员在未获车主同意的情况下办理车险,明显违背了车主的意愿,在车主不认可的情况下,该合同无法律效力。如因此造成车主无法自由选择其他保险,则保险公司涉嫌侵权,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哇!阿,阿才啊,你,你真的没事?”客户们纷纷大惊。

“哎!老公,你,你怎么了啊?”老婆阿芳焦急的问道。

“啊!哎呦,哎呦!我的胃啊!”正在吃饭的时候,阿才忽然感到肚子一阵疼痛,顿时难受道。

“哎,老公啊,少喝点酒啊,老公,老公,咦!哎!怎么挂了啊?哎!”老婆望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无奈道。

“哦,事情办好了!”阿才拿着手中的保险协议书道。

“了解,了解了!”阿才点头道。

片刻,阿才便又来到了保险公司,“来,先生,先喝杯水,然后躺在这里!”医生说着去准备了。

“这,这,医生,这,脑子?”阿才大惊道,“谁,谁的啊?”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告知车辆已在另一公司投保,有幸认识漆老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