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说完和媳妇一同跪在杠爷面前,是不是哪位

  1.   
      这天杠爷行走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乡间路上,此地段人烟稀少四面环山。走着走着,突然山谷里传来异样的回音。
      救命啊,救命啊!杠爷一听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可是又怕自己听错了。但就在他踌躇之间,同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咦,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女子的呼喊声?是不是哪位姑娘行走于此被困在山里,可是有路不走谁会发了疯走上面呢?此刻眉宇紧皱的他心中开始涌动着一丝不安,突然不远处一辆灰色农用车出现在他眼前,但细看车上并没有人。再看四周一条唯一通往山里的小路依稀地还有一些零碎的脚印,不由分说他便遁着路途搜索着走了上去。不一会儿他突然停住了匆忙地脚步,因为不远处有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正跟一个神情慌张地女子说话。
      大哥,求求你了!俺还没嫁人,您要钱我这里有一点,请你们放过我行吗?
      放过你可以,不过得看你愿不愿意配合我们!
      大哥,别跟她废话了!
      哟,这样说话可会吓着我们眼前这位如花的小姐!此话一出现场的两个男子都丑恶的笑了起来。笑声刚过,那站在前面的男人又开始说起话来。
      姑娘,遇见咱们你今天算是倒霉!兄弟我们可是好久没沾过荤了,再说了我这个做大哥的总不能让兄弟白忙活一场吧!
      大哥,还是您对我好!
      当然,如果我这个做大哥的对兄弟们不好,你们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吗?
      说得也是!
      好了不跟你闲扯了,说话时那人从腰间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接着又说:“姑娘你都看见我手里拿的是什么,现在有两条路让你走,一条是现在就从了我们,另一条嘛你都也看见了,我手上这玩意也不是吃素的!此时一旁的女子已经开始有些害怕起来,她想着自己如果顺从的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反抗的话有可能现在就死得不明不白,想到这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于是,她摆出一副可怜又无奈地样子说起话来。
      你们说话算话?
      男子汉一言九鼎!此话一出她脑海里有些开始质疑,想着眼前的这两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说话也算,却又怕自己的判断失误而枉送了性命遂开始妥协起来。
      好,那你们谁先来!
      小弟还是你先来吧!
      大哥这哪成,要是此事传出去你让兄弟我怎么做人!
      说得好,既然你让着大哥那我就受之不愧拉!兄弟你先在一旁看着,待会儿轮到你是大哥也来给你放放哨!
      哎!大哥祝您玩得开心!此人说完就站到了一边查看着附近的情况,不过这一切都被杠爷看在眼里!
      我尊贵的小姐,你咋还不脱呢?是不是要等我来你才满意。那位自称大哥的人,说着就露出一副色狼的模样向女子走去。女子虽然不甘就范但也实在没法,只好脱起自己的衣服来。眼看着现场的一切即将成为现实,杠爷脑海里开始思索解救的方法,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他便暗暗地笑了起来。只见他悄悄地走到放哨人差不多两步距离的位置,接着大吼了一声“抓贼”!此人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遂赶忙朝自己后面望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股浓浓的水汽状的液体向他的眼前来了个满怀。只听一声“哎哟”我的眼睛,那人就痛苦地躺在地上打起滚来。这边那个正准备享受鱼水之欢的大哥一听此话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他顾不得什么做爱的情节就朝出事的方向走去。可刚走不到一半,他后面又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抓贼”声,也就在他转身之际一股同样的水汽迎面而来,接着又是“哎哟”一声也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嘴里直说:“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疼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出乎女子的意料,恍然中她的面前站着个人。
      孩子,穿好赶快和我一起逃,要不然等那辣椒水味一过就没机会了!
      哎,大爷!谢谢您!说完那女子穿好衣裤起身两人一起向山下跑去,到了下面杠爷便让姑娘稍微等了一下,只听“扑扑”的声音车子的高度硬是矮了一截。接着两人又跑了一会儿,这才到了有村庄的地方。
      姑娘我就送你到这里!
      大爷,您到我家去坐坐吧!
      不了,大爷我还有其他的事儿!
      啥事儿那么重要?
      这是我心中的秘密,你就别问了!
      大爷既然您有自己的事儿,俺也不勉强!大爷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报答,俺这里有个祖母留给我做嫁妆的发簪,您就收下吧!
      孩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要,万一这事儿传出去岂不是说俺落井下石!你看这样行不?
      大爷您有啥好主意!
      你就让大爷我抱一下成不?
      好呀!
      那咱可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完姑娘闭上眼睛等待杠爷幸福的拥抱,终于靠在了一起她竟不由自主地流出了激动地泪水!也就是一瞬间,她的脸又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没人猜得透她此刻在想些什么。末了,二人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临走时,她向杠爷说了声:“大爷,走好!”杠爷直到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才踏上了征程,不远处他见前方有一小店便迎了上去。
      姑娘你这里有辣椒面卖吗?
      大爷您要多少?
      我只要一斤!
      哦,那麻烦您等一下!
      好的!只见店主把重量称好后打了包递了过来,嘴里说:“大爷您看看还需要点什么?”
      其他的不要了!杠爷付了钱就向前走去,不远处一条清澈的小溪吸引了他的目光!
      到了溪边他这才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燥,遂拿出水壶开始喝起来,可没过多久就见他一个劲儿的吐舌头。原来在他救那姑娘时,自己把辣椒面倒在了水壶里面,摇了几下还真的成了辣椒水。计谋虽然成功,可自己忘了将水壶清理干净,眼下那加量的辣椒水直把他折磨得狼狈不堪。大概半小时左右,那股辣劲总算收起了凌厉的攻势,情绪稍微缓和的杠爷这才洗净水壶打了点水往路上走。
      傍晚时分他感觉有些累,就在一个废弃的牛棚里睡下。时至半夜,他突然听见一阵哭声。按道理说人哭了会有人劝的,但是那哭声却一直不停,此刻他有些纳闷。因为这里有这么多的人家竟无人问津,他想到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遂起身准备去探个究竟!
      杠啊,娘真的对不起你,当初要是我不跟别人走,你就不会尸骨未寒呀!杠,都是娘不好,娘没有照顾好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娘,求您别哭了,您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呀!
      我不管!老实说:“你们到底去没有,是不是嫌我眼睛看不见你们就合伙欺骗俺?”
      娘,真的冤枉呀!我们该找的地方都找了!
      是吗?
      我们敢对天发誓!
      透过模糊地窗棂,杠爷依稀地能瞧见里面的人,当他的眼神往那位老人的脸上望去时自己惊呆了!原来他生下来时,虽然不怎么记得母亲的模样,但眉宇间那朵象梅花似的胎记一直让自己无法忘记。此刻他好想去告诉那位老人,他就是她要找的儿子,可回头一想当初要不是她的无情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毕竟他的童年是多遭的,如果不是好心的姐姐照顾自己,如果不是好心的养父母收留两姐弟,如果不是养父母苦尽甘来供自己读书...想到这他越觉得眼前的老人是多么地无情和自私,于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100元丢进屋里就走了。临走时他流下了从未流过的泪水,那一夜他想了很多很多...姐姐来这里做啥?是不是她早就已经打听到娘的下落,所以才到这里来。想着想着他突然感觉到姐姐无边的温暖,如果真要是那样地话他欠姐姐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第二天天刚亮,他怀着沉重地心情继续赶着路,可没走一会儿他便停下了脚步。果然他从老乡口里得知,这附近确实在两年前发生了一起车祸。可毕竟是两年前的事儿了,现场就算没人动过,刮风下雨的也很难找呀!就这样他一连在这里驻足了几天都是一无所获,渐渐地他开始有些绝望起来。既然没了兴致,他便索性回了家,第二次的寻找也算是以失败告终。
      天还是那样地蓝,地还是那片黄土地。这天闲着没事儿的杠爷,在院子里晒太阳。其实他哪有心情晒太阳,他正仔细地回忆自己搜寻的每一个环节,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时至晌午,他才起身去做饭。吃完了饭,他又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着。他想着如果找不到护心锁,那自己可就无颜去见阴间的姐姐了...如此的思绪不知在他脑海里翻腾了几时,静静地他睡了过去,突然一阵急促的声音惊醒了他。
      大爷俺可以进来吗?
      有啥事儿!
      我这里有您的一封信!
      哦,那你进来吧!
      好的!说完此人就走了进来,把信递给杠爷转身就离开了。他则小心翼翼地把信打开仔细地看着里面的内容,可没过多久眼角便流下了激动地泪水。到底是谁的信让他流下了激动地泪水呢?
      
      (未完待续)
  1.   
      酒过三巡,小田使了个眼神让媳妇把孩子抱给他!媳妇刚想问个明白,不料小田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没多久她的脸上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接着两人并排站着来到杠爷跟前,这时小田突然说起话来。
      杠爷,现在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您愿意否?
      只要不犯法,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我都可以答应。
      那好!小田说完和媳妇一同跪在杠爷面前,这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杠爷,这孩子是您救的!我打小就失去了双亲,您看能不能收他做您的宝贝孙子?
      此时杠爷内心有些激动便痛快地答应了,两口子见他表了态,脸上别说有多高兴。接着小田便对孩子说:“孩子,来!快叫爷爷!”孩子也十分懂事儿,用他稚嫩的声音叫了声“爷爷。”杠爷一听也高兴得笑了起来,眼角上还涌出了激动地泪花。他应了一声就伸手去抱那孩子,嘴里说:“孩子,乖!来让爷爷抱抱!”小田见状便将孩子递了过去!他接过孙儿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突然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只听他说:“好孙儿,你看咱们那么有缘分,来亲爷爷一下!”孙儿开始有些害羞,但在小两口的鼓励下勇敢地亲了一下他的脸!此时杠爷有些乐不思蜀,他仿佛忘了自己伤感的童年!高兴得有些合不拢嘴的他见小两口还跪在地上便调皮地说:“你们咋还跪着,快起来!如果再不起来的话我可生气了!”两人见状相视而笑,遂起身感谢杠爷!杠爷并没生气,他笑着说:“应该管我叫爹了!”两人这才恍悟,不好意思地一同叫了声“爹!”就这样一家其乐融融,好不热闹!
      吃过早饭杠爷准备动身去凤县,小两口再三挽留可他执意要走,没办法两人只好送他去车站。
      爹,我们就送您到这里,如果有时间的话您记得常来看看!小田激动地说!
      孩子,放心吧!我有时间一定会来看你们的!对了,你们可要好好照顾我的宝贝孙子,如果他少了一根毫毛我可唯你们试问!杠爷也激动地说着。
      放心吧,爹!咱们就是自己饿着也不会让您的宝贝孙子饿着的!
      好,有你这话我的心也就踏实了!咦,你媳妇呢?
      她去帮您买点吃的东西!
      哎,又让你们费心了!
      哪里的话!我们孝敬您也是应该的!
      孩子,你们真好!杠爷有些激动地拍了拍小田的右肩,这时媳妇进入他们的视线!
      爹,这些是给您买的,一路上劳累奔波的您饿了记得吃点!
      孩子让我说啥才好,我老汉能遇见你们算是老天对我的最大恩赐吧!
      爹,瞧您说的,应该是咱们得好好的感谢您!
      好了,别再说了,再说俺的泪都快流出来了!此时车已经启动!透过车窗依然看得见两人站在那里目送着杠爷,他见状忙从车子探出头来说:“孩子回去吧!”两人说:“爹,那您走好!”渐渐地车子离开了他们的视线,杠爷也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上还算顺利,大概过了1小时杠爷和司机搭起话来。
      师傅,请问到柳庄还有多远?
      大概还有半小时路程!
      哦,那麻烦您到的时候停一下行不?
      没问题,大爷!
      时间在一步步消逝,杠爷的思绪开始变得茫然起来。他这一走就是30多年,他甚至不知道是否还找得到自己的家,要知道故乡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车身晃过一片树林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老家门前不远的地方有一棵上了三百年的老槐树,在他幼年时已经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对象!这不他正寻思着,突然车停了下来。
      大爷,柳庄到了!
      哎!那您等等,我这就下车。
      我来帮您一把!
      好勒!
      杠爷在那位好心人的帮助下,总算下了车!道完谢,他走在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马路上。只见他走走停停,突然眼前一亮,他的心也仿佛如释重负起来!顺着自己曾经走过的道路,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就到了院子外面。
      铛铛...这是他用钥匙打开院门的声音,没走几步同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哎,总算到家了!累死我了!杠爷一边心里念着一边走进屋里。屋里灰尘很多,杠爷在房里环视了一遍便将东西提到了他自己的小屋。放置完毕,他打来水拿起帕子就开始忙活起来,接着又拿起扫帚和铲子把地上的灰尘一扫而光。总算是忙完了,刚要坐下来休息却不想肚子已经开始折腾起来。还好临走时媳妇给他买了点吃的,这不他就凑合着吃了一些。也许是太累的缘故吧,他渐渐地有了睡意。
      次日,一缕温和的阳光洒进院子里,窗外不时的能听见几声悦耳的鸟鸣。
      哎,这觉咋这么好睡,杠爷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十点有余。起了床,他整理了一下就将被子,被单拿到院子里晒着。到了后院他找来一些柴火生起火来,火生好后又打来一壶水准备煮面条吃,可东找西找就是没有。没办法,他只好出门去附近的小卖店里买了一些。吃完饭,他又将碗柜里的碗拿出来通通地洗了一下。末了,他来到养父母的灵堂!
      爹,娘!孩儿来看你们来了!你们在那头过得怎样,有没有受啥苦?这一别就是好些年,都怪我没来看你们。如果你们有怨气的话就打我,骂我吧!爹,娘,孩儿有愧呀,俺还没有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你们咋就……杠爷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大概过了十分钟,神情稍微平静地他便取来蜡烛,香和纸钱。只见他用火机点燃蜡烛和香,然后拿着几叠纸钱双手合十弯腰,闭上眼睛对着养父母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躬,接着又睁开眼睛跪在地上烧起纸钱来。祭拜完毕,他又磕了三个响头遂才起身。本来他想去养父母的坟上看一下,可一思索还是等到他们的祭日再去也不迟,到时候多给二老烧些纸钱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地。接着他理了理头绪,想着姐姐在梦里虽然没说是在啥地方寻找她的护心锁,但仔细一想人们去世了都会往西方极乐世界去走。他又想姐姐一生没走过哪里,唯一走得最远的一次就是自己那里,于是他便断定姐姐的护心锁应该是掉在凤县的最西方。想到此,他便打定主意收拾行装朝凤县的最西方走去。
      一路上可谓是风餐露宿,想着姐姐为啥走那里去,他心中便慢慢地生出些疑问来。因为现在已经去世的爹娘根本就没有亲戚在那里,姐弟俩更是不用说。于是他带着这样的疑问和对姐姐心愿的忠诚,默默地向那个方向前进着。为了尽量地节约费用他将能带的都带了,同时身上还带了300多块钱以备不时之需。
      这天一乡下媳妇到自家闲置地里拿点甘蔗杆准备喂牛,没想远远就看见一人睡在那里,近了,他有些害怕的叫醒了睡着的人。
      咦,大爷!您怎么睡这里,咋不回家去睡呢?这时杠爷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
      我呀,四海为家。这不到了你这里,累了就睡下了。
      那您吃东西没,没有的话就到俺家里去坐一坐吧!杠爷见那妇人很热心的样子,见不好拒绝遂跟了过去。到了门前,那妇人又请他进屋歇息,刚踏上一阶石台没想从屋里突然出来一个人,不过大半是他的男人。那男子见此景有些不高兴,便怒斥道:“这是谁呀,要饭竟要到我们家里来了!家里的饭还没开锅呢,走走走!”他媳妇见状想跟他说理,但看着他那凶神恶煞的眼神欲言又止了。杠爷也看出来她的难处,遂说了句:“孩子,就给我来碗水吧!”谁知那男子,又大声说道:“我这里不是什么慈善斋,还不快滚!”没法,杠爷怕小两口为他而闹误会,遂转身离开。
      又一日清晨,杠爷他也许是太累了,竟睡过了头。这天,太阳火辣辣的,不过晒在他的身上确是暖洋洋的。因为他每天都睡在别人闲置的麦垛,牛棚和猪圈里,这对一个老人来说无疑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还坚持着,可见这是一个毅力怎样坚强的人!
      大爷,您怎么在这里睡呢,是不是找不着家了?一个关切地声音又将杠爷从梦中惊醒,眼前站着的是个年轻的姑娘。
      闺女,能扶大爷我起来吗?
      嗯!我这就扶您起来!这时杠爷只觉一阵头晕目眩!
      爹,快来呀,这位大爷怕是生病了!杠爷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来让爹看看!哎呀,这位大爷额头好烫,可能是感冒了!快扶着大爷,我背他回屋里去!
      哎!朦胧中杠爷不知道他们走了多少路才到了家。
      孩子,去打盆热水来!
      好勒!不一会儿,一盆热水端了过来。
      爹,热水来了!
      知道了,去拿张帕子给我。
      嗯!
      爹,帕子拿来了!给!接着孩子他爹把帕子在热水里倒腾了一阵,然后拧干后把将帕子叠成两折,两手摊开放在了杠爷的额头上。
      爹,这样行吗?
      行,他只是发高烧晕过去了。你去灶房熬点姜汤过来,地里面还没收拾完,我去去就来。别忘了,随时给大爷换额头上的帕子,如果水不烫的话就你就换一下,待他醒了就把熬好的姜汤端给他喝!
      放心吧,爹!我一定会照看好大爷的!
      那我去了!
      哎!记得回来吃饭!
      知道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逝,大概下午三点过点,杠爷总算是醒了过来。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个人,自己则躺在被子里。
      大爷,您醒了!
      唉,孩子辛苦你拉!
      没事儿,大爷来喝喝俺刚熬好的姜汤吧!杠爷刚想起来,可感觉自己浑身像是一点力气都没有。遂说了句,孩子扶大爷一把!孩子也懂事儿,她扶了一把杠爷并将枕头给立着,接着又让其靠在上面。之后她便端来热腾腾的姜汤,一勺一勺的喂给杠爷喝,喝完又让他躺下!杠爷躺下后,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大概过了三小时,一个声音叫醒了他。
      大爷,您还好吗?
      还好,这次多亏你们父女俩了,要不然我老汉可就...
      哪里的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哦,对了!您肚子饿没有?
      开始不觉得饿,但听你这么一说还真饿了!
      那好,您等着我给您端过来!
      这怎么行呢!杠爷刚想起床去吃饭,没想被那农人拦住了,于是只好呆在床头!没过多久,他就见那人端着饭菜过来。
      大爷我先扶您起来!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哦!那您慢慢吃。
      这让我怎么感谢你们呢!
      没事儿,大爷您吃吧!如果不够的话,我再给您端来。
      知道了,你自己也去吃吧!
      哎!又过了一会儿,那人又走了进来,这时杠爷已经吃完了。
      大爷,吃饱了没?
      吃饱了!对了,可以打点温开水来喝吗?
      可以!那人说着又转身去给他倒开水过来。
      给,大爷您慢慢喝!
      谢谢!
      不用谢!
      对了,闺女呢?
      我让她去姥姥家拿点草药来。
      那她要去多久呀?
      这事儿您别担心,她去去就回。大爷要不您先躺着,我还有其他的事儿!
      那你就去忙吧!
      眼前的杠爷有些感动,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流出了激动的泪水,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姐姐的灵魂在保佑自己?慢慢地他陷入了一片沉思当中,接着便又昏昏欲睡起来。次日,感觉浑身舒坦的杠爷天没亮就起了床。不过此时好心人灶房的灯已经亮了起来,隐约得能听见有人在宰猪草的声音。
      大爷,你咋不多睡会儿?
      没事,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那您饿了没有?
      还没有!
      孩子,你火还没生吧,大爷我来帮你一把!
      谢谢大爷!
      没啥谢的,要说谢啊应该是我说才对!
      对了,大爷您的家在哪里,您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
      那是不是家里的人不要您了!
      不是!杠爷见孩子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情形,遂顿了顿嗓子把话题扯开。他说:“孩子,你父亲到哪去了?”
      他去给别人看场子去了,这儿不远有个林场,我父亲守前半夜!
      哦,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说不准,有时候会在路上耽搁一阵。于是两人聊着仿佛忘了时间,忘了年龄之差。没过多久火升了起来,闺女的草也弄好了。片刻她起身说:“大爷,您帮俺看一下火,我去给您煮面吃!”杠爷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大概过了10分钟,闺女走了进来。大爷,您先去吃吧,面我给您煮好了。杠爷站起来笑着说说:“好,我这就来!”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各忙各的!
      孩子,你吃了没有?
      我已经吃过了。
      那你父亲呢?
      他还没有,我想现在应该还在回家的路上吧!
      孩子我这里有30块钱,你拿着!杠爷说着将钱递了过去,但是那孩子就是不肯接!她还说:“爹说过,别人的东西不能乱拿!”杠爷见状便使出了杀手锏,他说:“如果你不拿着就是看不起俺!”没办法,她只好将钱收下。末了,他对她说:“孩子,我要走了!”闺女一听这话有些着急,便拼命地挽留!但是杠爷的事儿还是要做,于是他含泪告别了这个曾经让自己感受到些许温暖的家。临走之时,姑娘把一包草药给了他还说:“大爷这药是我爹让我给您的,它专治咳嗽,感冒,发烧的,您带着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杠爷则含泪接了过来,他说:“孩子,你和父亲都是我的恩人,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大爷那您慢走!远远地她站在家门口,望着杠爷渐渐消逝的背影,不由得也黯然泪下。
      一路上,杠爷的眼睛可是没闲着。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是流浪人,抑或是一个没人要的疯子,但是所有的一切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只见他一会儿在这里翻一翻,一会儿又在那里捣弄一下。甚至有的人还来洗刷他,说:“大爷,您是不是缺钱用呀,咋家里人不给是吧!我这里有你拿去好了!”不过他们想错了,只见他瞪大了眼睛气鼓鼓的说:“滚一边去,老子出世的时候你还没生下来呢!不就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夕阳下望着杠爷执着的背影,此刻我感慨万千。日暮就要降临了,此时他还在孤独地行着,行着...
      哎,看来今天又没啥收获!不厌其烦的他见路边有一口水井就走了过去,打了些水他便坐在一旁歇息。这一坐不要紧,可恁是把他吓了一跳。
  1.   
      咦,这不是自己苦心寻找的护心锁吗?怎么会在孩子的脖子上戴着,难道这是天意!姐是您在暗中帮助我吗?是您把这个苦命的孩子送到我身边吗?此时杠爷思绪十分复杂,他带着种种疑问将目光重新投到了孩子的身上,可刚准备说话就不见了他的踪影。只见孩子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去,临走之时还留下这样几句话:“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感动了上苍。之前发生的故事不过是对你最后的考验,现在你已经通过了。临走时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护心锁原本就属于你姐姐的,现在物归原主!”
      梦虽然是奇怪的梦,但天下之事无奇不有。清晨窗外的鸡啼声将杠爷叫醒,透过朦胧的光线一把经历岁月变迁的护心锁俨然放在他的枕边。杠爷在床上习惯性的撑了个懒腰,当他翻身去拿衣裤时目光不经意地停在了那里。这,这,这不就是我梦里见到的那把护心锁,怎么会在自己的枕边?开始他还有些不敢相信,于是揉了揉眼又望了过去,这下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了。只见他欣喜若狂地捧起那把熟悉的护心锁放在怀中,脸上流露出的神情有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渐渐地他的眼角流出了激动地泪水。
      一个离奇的梦竟带来离奇的收获,此时杠爷虽然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也只好默认了。既然姐姐的护心锁已经找到,那还犹豫什么呢?想到不久就可以完成姐姐的遗愿,也许是兴奋所致,杠爷也不知从哪来的劲一下子跳到了床前。他吃了点东西,就匆忙地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总算搭到了末班车,此时的杠爷心情别提有多舒畅。沿途他用好奇地眼睛看着四周每一寸土地,行至一半路程时一个人异常的举动引起他的注意。只见坐在自己前排的男子从腰间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正要挟一旁的妇女让她把钱交出来,说话时他的声音很轻。妇女被这突来的一幕吓呆了,刚准备叫喊却被那男子的一席话那怔住了。你敢叫我就捅死你!快把钱乖乖地交出来,不然我可就没法保证你不受到任何侵犯,接着那男人露出了恶心的淫笑神情。这时和他并排的两个男子轻声地说:“大哥,少跟她废话!”男子点头示意,又开始威胁起妇女来。坐在后排的杠爷此时已经有些忍无可忍,因为他四周也有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儿,他们不但不理睬甚至有的还装作没看见。他想着现在如果不救那妇女,迟早她的钱都会被那群为非作歹的人抢去。突然一道灵光闪现在杠爷的脑海里,主意打定他便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儿就见他起身朝目标走去。
      大兄弟,请问有火没有?
      没有!
      刚才我不是看见的吗?怎么不愿借我是吧!
      没有就是没有,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男子有些不耐烦地说着!
      不借就是不借,何必别生那么大气嘛!
      我说你有没有完呀!
      咋啦俺又没惹你!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男子示意地拿出匕首在杠爷眼前晃了一下,在他收回时杠爷给了那妇女一个暗示,随后她把身子转向了窗户。突然杠爷大叫起来,众人都被这突来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因那男子与离他最近,竟不由得抬头呆呆地望着杠爷,可就是一刹那的光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让众人有些始料不及。只见一股水状的东西夹杂着辛辣的味道扑向男子脸上,接着就见他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嘴里还说:“我的眼睛,好辣好辣!”此时他的同伙见事情不妙便向杠爷直扑过来,杠爷也不惊慌连忙退了几步,两人刚走到他先前的位置时却不料一阵烟尘向他们袭来。只听两人一个劲儿地咳嗽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儿,那浓浓地水汽又迎了上来,不用说结局一定比他们的大哥还惨!众人见这罪犯得到了惩罚便上前一齐将其制服,迷糊中三人想要反抗可已经被五花大绑,同时车厢内传来了绵绵不断地掌声。掌声未完,那个被救的妇女便起身走到杠爷面前给他鞠了三个躬!
      大爷,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不用谢!对了,大妹子!你伤着哪里没有?
      没有!
      那就好!
      大爷,您这是去哪里呀?
      我进城去有点事儿!
      哦!我家就在前面,您可以去坐坐吗?
      不了,大妹子!我赶路要紧,你的好意俺心领了!
      好吧,说完她就从口袋里拿出100块钱递给杠爷。
      大妹子你这是啥意思?
      您的大恩俺无以为报,大爷这钱您就收下吧!
      大妹子这钱我不能要,救人一命本就是咱们义不容辞的事儿,你要再坚持的话就是看不起俺!
      大爷既然您坚持不要,这袋水果您拿去吃吧!
      如此甚好!正说着车子停了下来,临走之时两人互相道了声“珍重!”随着被救妇女背影的远去,车子又行走在空气清新的乡村道路上。走出不到一里地的距离,远远地便能看见前方有个派出所的招牌。行至那里司机又将车子停了下来,众人说明来意便一同把罪犯押了进去。此时众人只顾车上车下的看热闹,也并没有留意身边的杠爷。等到所长拿着一面见义勇为的锦旗出来时,众人才想起了他。
      刚才在车上与歹徒较量的大爷在哪里,大伙儿看见没有?
      咦,刚才不是还在车里,怎么现在不见了人影真奇怪!就这样众人找了半天也没找着,所长只好怏怏而回,于是在这辆车上就留下了一个无名英雄的故事。却说杠爷下车究竟去了哪里其实没一人知道,不过在去小田家的路上有人看见了他。此时小两口在店里忙得不亦乐乎,远远地媳妇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当家的,你看那是谁来了?
      谁,咱们在这里也没啥重要的亲戚!
      哎呀,你看了就知道了!
      现在都忙不过来,我哪有时间跟你闲扯!
      不是啦,你就看一眼行了不!
      好,真受不了你!
      只见小田抬头向前望去,突然他紧张地神情一下变得高兴起来,接着丢下手里的活直往杠爷那边跑去。他兴奋地朝杠爷挥了挥手,还远远地叫了声爹!杠爷此时也看见了他,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爹,您咋来俺这里也不打个招呼?
      走的时候比较匆忙所以给忘了!
      哦,那没关系!爹,我来帮您提一点吧!
      好勒!
      爹,您这一去就是半载,我们都挺想念您的!
      我也挺想念你们的!对了,俺的孙子呢,他咋样了?
      还好,只是您走后他隔三差五的嚷着要见您!
      哟,还有这事儿!
      是呀,我们也说不清楚,只好哄着他说:“您只是出了趟远门,很快就会回来!”有时候他还跟我们急,我们就说:“爷爷在远方看着你呢,如果你不听话的爷爷会生气的!”
      哎,这样也真够难为你们的!
      没事儿!
      最近生意怎样?
      好得不得了,可能是您来这里的缘故吧!
      瞎吹,俺又不懂你们那行!
      不是的,爹!以前店里的生意只能算过得去,但自从我们相认了之后可谓是一天比一天红火呀!
      那这么说我还是你们的福星!
      当然!
      爷俩没走多久就到了店门口,这时媳妇也空出手来,她上前也高兴地唤了声爹!杠爷也笑着应了一声,随后三人一齐上楼去了。
      咦,我的宝贝孙子呢?
      哎,爹!瞧我这记性只顾和您聊天,我忘了告诉您他昨天被媳妇的娘接走了!
      哦,那大概啥时候回来呀?
      这个我就说不清了,这时媳妇也凑了过来!
      爹,您还没吃饭吧!
      没有!
      那我这就给您做去!
      好的,不过又要麻烦你们了!
      哪里的话,咱们做儿女的孝敬一下您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爹,下面还有活,俺先忙去了!
      那你去忙吧!
      哎!媳妇爹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这话刚完,小田就转身朝楼下走去。
      爹,您赶了一天的车一定累了吧!要不您在这里躺一下,等会儿饭好了我叫您!
      没事儿!
      那好您先坐着,要是闲得无聊的话那桌上有几本书!
      孩子,饭就别做了!给我端一碗混沌面上来就行!
      爹,这哪行呢!
      我不是那意思!因为我第一次吃你们做的面时,就觉得胃口不错!现在还真想解解馋!
      您老没哄我!
      没!
      真的没!
      真的没!
      爹,那您等着俺这就去给您弄来!
      好的!大概过了三分钟,媳妇端着杠爷爱吃的混沌面走了上来。
      爹,您趁热吃吧!
      知道!孩子既然你们忙不过来就别管我了!
      爹,这哪儿成呢!
      真的,爹不会怪你们的!
      那好俺下去了,您如果需要什么就在楼上叫一声!
      知道了,你去忙吧!
      爹,那我走了!
      此时楼上只剩下杠爷一人,他吃完面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就开始看,没多久睡意便席卷而来。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田说完和媳妇一同跪在杠爷面前,是不是哪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