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连李老板的360度夺命追魂CALL我也没有生气

商人头脑,世人皆知。
  商人派一心腹前去朝阳屯对李老板的“画坊”再进行最后一次考察,然后定夺是否签这50万元的交易。临行前商人提醒心腹“千万要贪杯,问清企业规模……”
  心腹应声乘车而去。
  李老板的“画坊”在朝阳屯,此屯是远近有名的“空壳屯”,被外乡人戏言为“重工业钉马掌,轻工业豆腐坊。”要不是李老板在商人的办公室所作的一幅素描,表现出的才华感染了商人,这笔卖买是成不了的。
  心腹下车后,看见要见的人等候在车站门口,虽说李老板脚上有疾,但竭尽地主之谊的热情令心腹受宠若惊。
  来到“君再来酒家”,李老板点菜要酒为来者接风。
  席间,心腹说,画室月纳税额多少?
  李老板说,残疾人免税,故无。
  心腹说,画室多少人作画?
  李老板说,其实一个人。
  心腹还想再问下去,李老板脸露愠色地说,我诚心诚意待你,你却疑心重重,戒心垒垒,难道我是骗子不成?
  心腹碍于面子和酒菜,不再多问,第二天打道回府。
  商人听心腹述说完“考察”的经过后,与来访李老板签完合同并交了定金。可到交付画卷之日李老板竟不知去向,商人立即亲自前去朝阳屯了解此事的原由。
  李老板的邻居老侯告诉商人,此人说话极易麻痹人,我们都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他就让我们叫他“李老板”,你这事十有八、九上当了。
  商人说,李老板走了,他那71个人的画室也是规模不小的企业,你能否领我去看看在什么地方?
  邻居老侯说,你看看,你看看,李老板说的“其实一个人”,就是他自己,不是你所认为的“71个人。”
  商人听明白了,恨恨地说,李老板啊李老板,我经商多年,才弄明白“其实一个人”不是“71个人”,日你娘的。

图片 1

一二村死人了。

本周一购于花市

一二村看起来不大,除了田就是人家,数来数去也不过五六户光景,死了人总是大事。也有听村里的老人说南山的南边还有两户,北山的北边还有一户还是三户,那都算是一二村的人,所以总也弄不清村里到底有几户人,反正不多就是。

文|苏倾

老侯第一次听说村里死人,他还以为是与自己隔着水稻田和西瓜地的老李。老李是猎户,而且是一个85岁的猎户,听他自己说他还曾经在山上斗过熊,最后装死躲了才跑了回来,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这都是他年轻时候的事了,现在老李年纪这么大,还天天上山打兔子打野鸡,指不定啥时候又碰到熊了,死了也不奇怪。

梦中醉卧巫山云,觉来泪滴湘江水.湘江两岸花木深,美人不见愁人心.

含愁更奏绿绮琴,调高弦绝无知音.含愁更奏绿绮琴,

调高弦绝无知音.相思上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老李和自己做了这许多年邻居了,头两年还一起喝过酒,不过总聊不到一起去,所以就少有往来,但人家死了总要去看一看的。老侯从床底下摸出一张红纸,掸了掸灰,又从鞋底子里拿出两张五毛的纸币,捏在手里看了看,把旧的那张包在红纸里,另一张塞回去,然后又起身去柜子里翻了翻,他记得前些天似乎看见有一毛钱在柜子里,可是没找到。

 --01--

“呯!呯!”老侯正准备出门,突然听到远处两声枪响,从窗户里往外面看去,正是水稻田和西瓜地那边,老李家方向飞起了一大堆的鸟,都叫不上名,不过认得其中自己吃过的几种。

买罢早餐,忽入花市,摘花两支入瓶中,心花怒放一整日。所以就连李老板的360度夺命追魂CALL我也没有生气,眉眼甚至带着笑。我不就买了两支花,十五分钟未归吗?

图片 2

李老板是我的师兄,我们一直在小麦老师开的画室里打工,说是打工,其实没有什么工资,只是三餐无忧。因为画室并没有什么生意,我们几个小学徒也不过都是爱好美术,平时上课之后没有什么事,就在画室一待一下午的宅男宅女。

原来死的不是老李,老侯吁了一口气,赶忙把揣在怀里的红包拿出来,把五毛塞回鞋底,把红纸扔到床下。老李没死,那谁死了?没事去看看也好。

李老板是最老的学徒,是我们的大师兄,为人古板木讷。小麦老师没事的时候还温温和和的笑笑,大师兄从来不笑,所以我们都叫他李老板,就跟熊出没里面的李老板一样,冷漠,严厉,苛刻,就算没有人要求我们作画,也每天必须画一副画上交到他那里,我们背地里就叫他李扒皮,又怕惹他生气,遂李老板是也。

老侯在路上碰到了正下地的老张。老张是的他邻居,家门口的几亩地,老张总像照顾小媳妇似的照顾它们,前些日子还像模像样地说什么看了儿子捎回来的书,对自己帮助很大,结果也没见地多产多少,也没见锄地锄到了什么宝贝,老侯觉得你一个山里的种田的,哪里会识字,扯谎也不会扯,真是傻子。

李老板嫌弃我买早餐时间过长,追魂电话让我速速回去,待我把两朵小花插入瓶中的时候,李老板就阴阳怪气的叫到,“好嘞,今天就用这花来做题,兄弟姐妹们,每人来一发吧。” 我抚弄花朵的手猛的僵直。

“欸,老张,听说村里死人了,哪个死了?是不是老李?”老侯特意在田埂边挑了个还算干净的位置站着,远远向老张问话。

李老板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让你瞬间觉得美好的东西都不再美好。可是小玲儿不这么想,小玲儿觉得李老板认真负责,觉得李老板的画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觉得李老板虽然严厉要求我们,但是他自己也每天一副从不懈怠,觉得李老板认真作画的模样儿最酷。一万个情人,眼里有一万种西施,而我们的李老板绝对是最丑的西施。

“不是的,不是的,李老爷子精神着呢,昨天俺还见过他,死人的地方在村后头的溪上,听说死的是个外乡人,你也晓得俺们村里的后山住着山神老爷,俺们是不准上的,那个外村人听说就是上了后山冒犯了山神老爷才叫她摔死了,被溪水冲到村里。”老张抬头一望,原来是老侯,老侯可是村里有名的聪明人,唯一念过书的,也去过不少次城里。

--02--

外村人?呵,有意思,除了一些外面打工的后生们,一二村什么时候来过其他人了,就算一些外地的亲戚也都鲜有人来走亲。

丑归丑,李老板的文才我是认同的。因为每一次我画完了我无比自豪觉得无比美丽的画作之后,回头看了他的,我就有想砸了我的画的冲动。人比人,气死人。

图片 3

好在,我也是在进步的,在李老板潜移默化有意无意的指导和带领下。

小溪边果然躺着个人,全身的衣裤都被割得破破烂烂,不过看穿着很是讲究,是一位城里人。尸体侧着趴在溪边,左脚的鞋子不知道是死的时候掉了还是躺在这儿的时候被溪水冲跑了,右边的小裤腿已经完全不见踪影,膝盖被小腿骨刺穿了,整个腿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扭曲状,骨头白花花的,皮肤也白花花的。胸口上肚子上倒没什么伤,就是衣服被树枝刮得惨了点,就剩下半件还挂在身上。

小玲儿每天都会坐在李老板的画作前,呆呆的望上一个钟,开始我还劝劝她的,那个呆瓜木头画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后来就习以为常,由她去了。

原来是个女的,身材倒是不错,怎么就死了呢,可惜。女人的头发被溪水冲得盖住了脸,老侯踮着石头走过去扒开头发,看见女人的脸上也有几道伤口,不过已经被溪水冲得很干净,下巴尖尖的,嘴巴小小的,鼻子挺挺的,老侯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鼻子,他只在城里远远地才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

爱情这东西如果他能说的清道的明,那就肯定不叫爱情了。

“畜生,都是畜生!”老侯突然站起来,特地选了个远离女人尸体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真的都是一些土包子,土农民,这人死了这么大的事情,都知道了为什么不来帮一把,张傻子还在下地,李老头还在打鸟,人死了可是大事啊,大事。”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就连李老板的360度夺命追魂CALL我也没有生气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