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姐姐总是推来让去都舍不得吃,爹娘在家

  现在来说,两只烧鸡根本不算什么,可儿时的记忆里,每年都会掰着手指头盼八月十五——中秋节。除了嘴馋的月饼,能馋出口水来的是那浅红色微带嫩黄的烧鸡。
  那年月,虽然家里穷困,逢八月十五前,有几家亲戚是必须要走的。走一般的亲戚,大都是用一个提包或篮子里装上二斤或四斤月饼,外加几个苹果啥的就妥。走重要的亲戚,一般要带两只烧鸡,两瓶子酒,还有一些苹果啥的才能拿出门。当然,这是针对像我们这样生活条件困难家庭说的,富裕人家串门走亲戚可就不一样了,我就见过带六只、十只烧鸡和成箱子酒水、苹果的。当时,真的好眼馋,更羡慕!哈哈。
  记得那年八月初十,爹一大早从乡里的集市上买来两只用荷叶包着的两只烧鸡,馋的我口水都流出来了,恨不能马上拽下个鸡腿解解肚里的馋虫。爹见我“贼”一样盯着烧鸡不离开,大手摸着我的小脑袋,问,馋了?
  嗯嗯,让吃不?我咂咂嘴,使劲点着头。
  爹说,走完亲戚串完门,一定给你吃烧鸡,行不?
  我问,走完亲戚串完门,那烧鸡不就没了么?骗人吧!
  嘿嘿,傻小子,你哪里懂,放心吧!送出去的烧鸡,一个不少能回来,信不?看爹不想开玩笑很认真的样子,反正我就信了。于是,八月十五前的那六天里,我就一门心思,等呀等,盼呀盼……
  八月初十那天,爹和娘带我去了姥姥家。开饭时,爹娘非要撕开一个烧鸡吃,我乐呵呵屁颠屁颠跟在爹的身后边,心想终于要吃烧鸡了。可,姥姥拦着爹娘,说啥也不让吃!说,你们的孝心我理解,可现在你们家里日子不好过,还有重要的亲戚要走动,等以后生活宽裕了,再吃你们拿的烧鸡也不迟。爹缩回拿烧鸡的手,娘抹抹眼睛没吱声。
  八月十一日,爹去了他多年的朋友家。吃过中午饭回来,我好奇地看了看走亲戚的提包,傻眼了!少了一只烧鸡,一斤月饼。看来明天爹再去走亲戚,要去集市上再买回一只烧鸡和一斤月饼了,因为当时农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走亲戚串门礼数不能为单数。
  八月十二日一大早,我还没起床,就听到敲门声。
  呀!哥,你咋来恁早,快进家。听到爹的招呼声,我知道一定是爹昨天走过亲戚的仁伯伯来啦。
  爹招呼娘炒了四个小菜,当然要算上每次来客人都少不了的一碟水煮花生木和一碟自己腌制的黄瓜条。那个早上,我爹和仁伯伯还喝了一壶酒,两人相互劝让,说着唠着开心的话,亲如兄弟。
  临走,爹和仁伯伯互相撕扯着,最终仁伯伯硬留下一只烧鸡和一斤月饼,才肯离去。就这样我家走亲戚的礼物,又恢复了原状。不过,我清楚记得,因为相互撕扯激烈,留下的那只烧鸡的一条腿已经离开鸡身,几乎要掉了。
  八月十三日那天,爹把那个烧鸡重新包装了一下,去了他另外一个朋友李叔家。不出我所料,回到家时,又是少了一只烧鸡和一斤月饼。
  八月十四日上午快吃饭的点,李叔来俺家走亲戚……
  直到那年八月十五晚上,俺家仍然有两只烧鸡和四斤月饼。圆月前,爹和娘带着一只烧鸡和二斤月饼去了爷爷奶奶家,不大会就回来了。
  深蓝色的夜空挂着一轮皎洁的圆月,引起我美好的遐想、照亮我年少的心房。这时,娘从屋里搬出家里唯一的木椅子,拿出来那只烧鸡和月饼、苹果摆上,娘小心翼翼地拆开荷叶包裹的那只烧鸡,然后对着圆月自言自语,不知说道了些什么?
母亲和姐姐总是推来让去都舍不得吃,爹娘在家里吃的月饼应该还是硬硬的青红丝冰糖月饼。  嘿嘿,馋儿子,吃吧!娘递给我一个跟月亮一模一样香甜可口的月饼。
  哈哈,馋了吧!来,先给你个鸡腿……我瞪大眼睛看得真切,爹快速拿起递给我的那个已经脱离鸡身的烧鸡腿,是我熟悉的……
  接下来,爹把那只烧鸡分成两半,拿起带鸡腿的那半只烧鸡和两块月饼,“当当当”轻轻敲开了隔壁孤寡王大娘家的门……   

图片 1

当乡愁涌起,乡愁的那头总是故乡。

个性网导读:文章主要介绍八月十五月儿圆,我想起了家乡的母亲! 的相关内容。

十六岁的时候,我离开故乡。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满怀可以吃上公家饭的梦想,背上娘给我缝的单衣棉衣单布鞋棉布鞋踏上了背井离乡的求学之路。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故乡,从那一刻,乡愁布满了我的心头。

八月十五月儿圆这在古代就有许多诗人吟诗作赋了,在这一天,大家是不是都怀着美好的心愿呢?在家的亲人希望远方的亲人回来,不能回来的也在遥远的异乡对着家乡遥遥祝福,八月十五月儿圆寄托我们多少美好的祝愿啊!

当我在学生食堂用发到手的饭票买来三个白面馍馍的时候,吃第一个可谓是狼吞虎咽,吃第二个时,我只咬了一口,却难以下咽了,我在想,此时我的爹娘我的哥姐在吃什么呢。是在喝糊豆吃煎饼吧?娘舍得让大家顿顿都吃全麦煎饼吗?

在我还是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的时候,每年就盼呀盼,盼过八月十五,盼着能吃上块又甜又香的月饼。每到八月十五这一天,早起家里每人煮一个鸡蛋,中午杀一只当年养的小公鸡,晚上能吃块月饼。过节最忙的是母亲,为了准备午饭,早晨起来就把关在鸡窝里的小公鸡逮住,用绳头把鸡的两条腿捆好放在厨房里的地上,准备中午做饭前宰杀。有时从鸡窝里抓鸡时,一不小心没抓住,那小公鸡从母亲伸开的双手下飞一样逃掉了,母亲就喊我:永臣快来,快追上抓住它,别让它跑出院子。这时该我显身手了。有中午那顿饭等着,能不卖力气吗?我飞快地跑着,满院子追鸡,母亲在前面堵,不停地用两手向跑过来的小公鸡捂去,小公鸡越跑越没劲了,被我抓住的时候多。

上了三年的高中,家里的小麦几乎都让娘烙了全麦煎饼给我吃了,此时我已经吃上大馍馍了,给我铺平上学之路的亲人们却没有这个福分。于是,我紧三口慢三口地吃完第二个馍馍就收拾了餐具,不吃了,回宿舍给爹娘写家书去,我要告诉他们,我现在一下子过上了天天过年的好日子,他们终于不用把家里全部的小麦都给我吃了,他们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生活好一些。

当年春天买下的鸡苗到八月十五,也就是十几两不到一斤重。母亲从自留地里摘回一大馍筐茄子、菜瓜什么的,和小鸡一起炖,家里人多,母亲就先给父亲盛一碗,鸡腿、鸡脯上的好肉,母亲大都盛给父亲,然后再给我和哥哥姐姐盛,不到一斤重的小鸡,能有多少肉啊?盛到我们碗里,也就是一小点儿下脚料,最后轮到母亲,鸡肉早没啦,剩下很少的菜和一些汤,几声勺子划过锅底的嚓嚓声,母亲盛大半碗汤菜,泡上窝窝头,坐在灶台的柴堆上吃。有时候挨着我的姐姐给我使眼色,示意别把碗里的鸡肉吃完,留一点儿给母亲,我就留点儿拨到姐姐碗里,姐姐把自己没舍得吃的肉向母亲碗里倒,母亲和姐姐总是推来让去都舍不得吃,最后母亲就又倒给我,每次我吃到的肉,比我给母亲留的还多。

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面对皎洁的月光,我想念我的爹娘。“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1983年的中秋节是我离开家乡在外度过的第一个节日,我手捧在学校食堂买回的五仁月饼却迟迟没有动口。我知道,爹娘在家里吃的月饼应该还是硬硬的青红丝冰糖月饼。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和姐姐总是推来让去都舍不得吃,爹娘在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