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油茶油相符,捡茶籽是里面之意气风发

  都说傻人傻福,这事还真不假。徐不愣傻了一辈子,终于傻得赚了一回。
  集体那阵子,徐不愣有一身好力气,脑子却“不好使”。
  别人做事藏奸耍滑,他却不会。于是累活脏活,全让他一个人给做了。有好心人就对他说:“你呀,真傻,别人不愿做的事,你却全给做了!”他却说:“什么事不都得有人做嘛,如果谁都不做,那事最后让谁来做!”
  后来责任到户,田地分了就再没有动过。接着山也分了。
  那年里分山,一座荒山愣是没有人要。后来抓阄,阄也没人敢抓。眼见着分不下去,他却又站出来了。他说:“那山谁都不要,那就给我吧。”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他却头也不抬,说完了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妻子说他:“你呀,怪不得别人说你傻!那谁都不要的荒山,你要了做啥!”
  他却说:“那山我知道,以前是一片茶林,后来被砍光了,便成了荒山,但树砍了那蔸还在。只要不再砍,便能长出茶树来。那茶树是可以再生的。“他又说:“再说了,因为是荒山,分得的面积才比别人的多一倍呢。”
  听了他的话,妻子似乎觉得有些在理。于是一年一年,在他们的精心育护下,果然长出一片茶林来。
  于是村里人在感叹之余,又悄悄地议论开了,有人说:“现在育茶林还有啥用!附近好几处油榨坊都已经破败,再也没人开榨油坊了,这茶籽摘了拿到哪里去榨!”
  而他却只说一句:“以前我们这里都吃茶油,那茶油比其它的油都香,油煎还不冒烟。”
  后来就听人说,现在的人吃大鱼大肉太多,容易得三高。而吃茶油,是最不容易得三高的。再后来就听人说,市面上茶油很难买到。茶油的价格越来越高。
  有一天,村长忽然带了一班人进来,说是某油茶公司的,要在这里建一片油茶基地。但看了好几处,都不满意,因为山上都长着树木,不忍破坏,又不好开垦。最后看上了他那片茶林,便愿以高价买下来,并愿支付他前几年养护茶林的所有工钱。
  不久,就听说油茶公司与他签定了三十年的合同。一次性支付并买断了三十年的经营权。
  听说这事后,村里那些精明人便后悔了。后悔当初怎么没分下那片荒山。于是便有人问他:“你是不是会算,是不是当初就算到会有这么一天?”
  他却说:“我哪里会算呀,我只不过比别人傻点。”
  听了的人却没兴趣,便都散了。他们都只感叹一句:真是傻人傻福!

记忆中童年的趣事很多,捡茶籽是其中之一。

题记:总有一棵这样的树,它低调沉稳,不卑不亢,朴实无华。让我为它腾出记忆的空间,为它发自内心的赞美。油茶树,永远的生命之树,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融入我的血脉,温暖我朴素的灵魂,营养成我青涩的岁月。仰望油茶树,一如我仰望年轮向上攀升的痕迹。那些根植于记忆深处的浓浓绿意,交织成我童年成长的底色,每每漾起,心灵清凉。

小时候,每年寒露前十天便是摘茶籽的时节了。每当这个时候,家家户户便早早地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到了摘的这一天,每家每户半夜便起来了,吃好饭准备好装茶籽的麻袋及箩框便出发了。

[一]

此时天还没亮,很大的雾,草上还沾着露珠,有时碰上打霜的天,特别冷。大人一路上打着电筒,一行一行的同伴互相问侯。分产到户后只有捡茶籽及双抢才会全家出动。孩子们觉得好玩又刺激,只是起床太早太要命,很多都还是睡眼惺松半睁半闭没睡醒,路一点也看不清,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大人屁股后面走。

赣东北,老家的红土地,适宜种植油茶树,成片的油茶林长势茂盛。它不择土壤,无需刻意栽培,借着泥土、阳光、雨露,茂盛生长,四季长青。在万物凋零的季节里,依然保持一派郁郁葱葱。没有伟岸的身躯,却充满活力,盛开满满的希望。没有出众的气质,却悠然沉着,拥有淡淡的从容。我惊叹于它顽强拼搏的生命气息,敬佩于它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在那个清贫年代,油茶树充满希望的绿色,孕肓出当地人称为“茶籽”的果实,源源不断地输出“茶籽油”,维持并营养着当初老家人艰难的生计。

到了自家茶籽地便大干起来,孩子上山纯粹是因为好玩,是来打酱油的,一般负责守卫工作,大人才是主力军。孩子们一到山上,先不忙着干正事,而是看哪棵树最高,最好玩,然后爬上去,边摘边玩。此时是一年中山上最热闹的时候,整个山上到处都是人,人们一边摘一边交谈,聊起自家的茶树今年结的果特别多,天亮起来时整座山都沸腾起来像赶集一样热闹非凡。

对于故乡的油茶树,似乎有永远说不完的故事。童年在老家那些亲切的记忆,和油茶油一样,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挂,有着对脚下那片红土地无限眷恋的深情。油茶树,永远的生命之树。开花、结果、生长、成熟,一树一树的绽放,年复一年的结果。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融入我的血脉,温暖我童年朴素的灵魂,营养我青涩的岁月。

捡茶籽这一整天都要在山里度过,所以都会准备好干粮,凑满一担大人便会挑回家,有的山离家里十公里远,来回一趟很辛苦的。而且每年摘茶籽时学校都会下达勤工俭学项目--捡茶籽,每人50斤。说实在话,一个孩子哪里可能捡得了这么多,我和姐姐俩人加起来要100斤了,没办法,我俩只好从家里的茶籽堆里挑选那些个小没光泽的茶籽来充数。话说是勤工俭学,但是学校从来没给我们发过一分钱,双抢时我们也给学校交过稻谷,甚至学校承包的鱼塘也是我们每天负责打草喂鱼,当时老师说捞鱼的时候分鱼给我们,但是直到今天也没分到一条鱼。唉,不说了,那时候的我们啥也不懂,绝对无条件地服从学校的一切命令;可是亲爱的老师,你们怎么舍得欺骗我们这些纯洁美好的心灵呀。

故乡油茶树,种植要追溯到上好几辈的年景。茶籽油,作为老家历年来最常用的食用油之一,被称为“农家最好的油”。其“色似琥珀香如桂”,天然、醇香、纯净。更有“润肠、清胃、解毒、杀菌”等功效。“茶油烹调肴馔,日用皆宜,蒸熟食之,泽发生光,诸油惟此最为轻清,故诸病不忌”。在那些物质生活贫乏,医疗条件欠缺的年代,一代又一代清苦生活的老家人,靠着满山遍野的油茶树,和稻谷,红薯的支撑,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康健平安的日子。

往年间茶树是很珍贵的,勤快的人家每年会给茶树翻土,把杂树野草砍掉。茶树是农村一种很重要的经济作物,一年的油都由这些茶树提供,多出来的还可以卖钱。因为茶油比一般的油贵,很多人为了给孩子上学,把营养丰富的茶油卖了换学费。

年少的我,就是在茶油的滋润里,活着,无忧无虑。

离家出来打工二十年了,村子里的青壮年也都出来了,多年不进人山路都被杂树野草长满了,走都走不进了。经常听家人说大片大片的茶树林冬天时被不明火烧了一大半,好可惜。当年老一辈人上山开荒,花费了多少汗水才开发出来的油荼,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后人轻而易举一把火就烧了个精光,会作何感想?

乡下每个清晨,山茶油总是伴随着老屋袅袅升起的炊烟,温热出农家一餐餐粗茶淡饭。那时每家屋内都有大酝的茶油缸,储满全家整年食用的茶油。每个厨房的灶头边也都摆着一个手柄握得发亮的茶油罐。茶油缓缓倒入锅里,锅底顿时冒出无数个圆圆细小的油泡,象无数微小的幸福,慢慢随着火温,舞蹈成一道道香喷喷的菜肴气息,沁人心脾。清晨的稀饭,茶油炒熟的萝卜干或农家腌威菜,香脆可口,大口大口就着喝粥,也是一种美味的享受。要是遇到家里来了客人或是逢年过节,茶油炒鸡蛋。茶油炒猪肉,更是一餐难得的奢侈。就在那个年代,茶油的香远益清,一直营养着我的身躯,充实着我的味蕾。

现在的人都不吃茶油改吃玉米油和花生油了,其实茶籽油才是真正的绿色有机食用油,现在茶籽油太少也金贵了,一般市场上很难买到纯正天然的茶籽油了。以往一榨好茶籽油妈妈便会磨些糯米粉炸一种像糍粑一样的东西给我们吃,那真是解馋的佳品呢!香香的甜甜的糯糯的,就像婴儿时依偎在母亲怀抱的那种感觉,让人魂牵梦系,怎么也忘不了。

茶树及其身上衍生而出多种用途和功效,在日常生活中可圈可点。乡下未通电灯之前,茶油灯、煤油灯、蜡烛,是构成日常照明的主要用具。茶油灯,用一根细短麻线或棉线,搓成灯芯放进灯盏。一端浸没油里,留一端外露在边缘。茶油吸附在灯芯自动往上抽油,点燃,茶油灯便柔柔地亮着,明亮且温暖着那些贫瘠的岁月。茶树皮上长出的灰粉,有治刀伤止血作用,效果良好。在山上或田地边,不小心碰破皮流出血来,迅速到附近的茶树皮上刮些淡褐色的灰粉,小伤口很快止血止痛。枯老的茶树枝,放在后院里晒干,堆放在弄堂里,可作柴火。榨油后的茶饼,可用来肥田和喂鱼。茶籽壳可用做冬天的炭火。具有韧性的枝节,常用来做成锄耙和刀斧的手柄。在孩童的眼里,每年春天茶树上结出的“茶泡”,秋天茶花里的“花蜜”,还有用枝丫削成的弹弓,这些都是实惠的东西了。

附:茶油是耒阳市的特产。耒阳市油茶树面积和年产油量均居全省之首,素有“湖南油海”之称。耒阳油茶,源远流长。早在1800年前,耒阳人就开始栽培油茶树,其油素以品质纯正、营养丰富而香飘万里,闻名于世。1976年,湖南定耒阳为油茶商品基地县。1983年8月下旬,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派来两名1专程到中国耒阳考察油茶林。一年后,一项由联合国援助的、命名为WFP——中国26962工程的耒阳油茶林改造工程项目正式启动,获湖南省“更新改造”双优奖,名列全省第一。该工程的成功实施,大幅提高了耒阳茶籽油的产量、质量。通过多年的垦、改造和更新,耒阳市已有油茶林120万亩,常年产茶油400余万吨,其面积、产量均居全国首位。(现在应该百分之一都没有了)

[二]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油茶油相符,捡茶籽是里面之意气风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