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小樱抱着篮球走进了球场,不知道为什

体育场每到这个时候很热闹,特别是篮球场,月儿刚刚爬出地面,这里就会聚齐热爱篮球的人们,喜欢热身的就主动进入球场,没有机会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大家一起竞技。
  她本来不算体育爱好者,但是科长下班后就打招呼:“小樱喜欢打球吗?晚上体育场见!”她没来得及回答,科长已经走出办公室门。她还发呆的时候,大家看着她笑,什么意思,她弄不明白。
  吃过晚饭她就来到体育场,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这里很热闹,很多广场舞大妈已经开始跳广场舞,那些暴走团的勇士们雄赳赳地踏着音乐的节奏快步行走,远处还传来盘鼓队敲鼓的声音。她来到篮球场,科长已经在里边开始投篮。场子里都是自己单位的人,他们陪着科长打球。
  小樱自己不会打球,站在外边看大家打球。科长看见她了热情地把球传给她,她确实没有提防,那个圆圆的家伙直接冲向自己。小樱感到来势凶猛,但是还是抱住了篮球。这个球就是烫手的山芋,小樱抱着篮球走进了球场。
  今天同事们都穿着运动装,只有她刻意打扮了一番,披肩长发,淡雅素气的旗袍,她就是以邻家妹妹形象出现。那些看球的哥们还忍不住地吹了口哨,大家的眼光是火辣辣的,她似乎在火烤下走进了篮球场。
  小樱明白,自己不能驳回科长的面子,这是自己走进单位第一个礼拜,怎么也得给科长一个好印象吧,做为第一年以应届生考入公务员分配进来的她一切都需要表现。
  她不会带球,也不会运球,抱着这个篮球就像一个篮球宝贝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空中的球篮悬挂那边,似乎月儿已经钻进了篮球蓝内,看着小樱微笑。大家期待的目光看着小樱,小樱端着篮球,脑子里一片空白,用尽全身力气朝球篮投去。篮球飞出去的时候,她瘫坐在了地上,脸唰地一下红了,开叉的旗袍似乎被扯烂了,发出一个刺耳的响声,立即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天旋地转,她似乎被大家撕开了包裹在身上的衣服,那些带着渴望地目光,正如饥似渴地把自己扒光……
  谁都没有想到,那个可爱的篮球冲向球篮,在空中旋转着,在似乎在球篮上边稍微停顿了片刻,似乎是考验大家的目光,在球篮里边旋转起来,然后从球篮里钻了出来。科长及时冲到球篮下,接住了篮球。
  小樱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大家看小樱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地上,想站起来,但是自己旗袍已经开襟了,她不敢站起来。大家围拢过来,小樱头脑一懵,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们大学的篮球场有三块场地。最外面的和中间的两块场地,地面很平整,篮球架也很新;而最里面的一块场地则坑坑洼洼的,好几块柏油地面已经被损坏,篮球架上也生满了锈,班驳不堪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样一直没人修理。不过就算没人修也无所谓,我们这个学校男生本来就不多,爱打篮球的就更少了。两块场地平常足够我们用了。

八月初的烈日下,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抱着一只橡皮篮球,穿过了火柴厂的宿舍区,朝西边的铁道处走去。

可是到了夏天晚上就不一样了。好多平常不太爱运动的同学都在晚饭后跑过来凑热闹,那球打的根本没法看。有一天晚饭后我抱了个篮球来到篮球场,发现外面的两块场地都被人占满了,本来我想等几个人过来后接拍,可是等了半天等来一堆戴眼镜的,有几个我认识,是出了名的球盲。这种人我可不想和他们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打伤了。

赤日炎炎的中午,阳光炙烤着地面,宿舍大院里,几乎看不见人。只有蝉在疯狂的叫着。

与其在这儿干耗,还不入自己投会儿篮呢!于是我抱着篮球来到了最里面的一块场地。虽然地面不平整,不运球就是了。篮球架虽然很旧,不过高度还算标准,将就着用吧。于是我一个人在那投了起来。

“小路,去哪儿?”

我正玩着,一个身穿米黄色运动衫的小伙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场地边上,看着我投球。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身高差不多一米八,身材修长,两只手很大。五官很清秀。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球场上协调性比较好的人。

梧桐树下,一个抱孩子的大妈突然叫住了路波。

于是我招呼他:喂,一起玩啊!

这个火柴厂的男伢似乎聋了一样,不理会这个大人,只是回头看了看她。

好啊!他爽快地答应了。

“怪卵!”看到少年不理她,这胖胖大妈有些不高兴,她看着路波的背影,嘟哝道:“抱着个破球,要去打球吗?这热的天!”

快步向我走来。我双手将球夹在当胸,向前一个平推,传给了他。他顺势接过,一个转身运球,身子突然长探,双脚离地,半空中一个漂亮的舒展,左脚至右手瞬间绷成了一条直线,将球稳稳的送进了篮框。

“你才怪卵!”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回骂道。

嗨,哥们儿,你的球打得不错啊!你哪个系的?

1

我?噢!建筑系的。

路波的确要去打球,准确地说,是要去练球,练习“三步上篮”的技术。

是吗!建筑系会打球的我全认识,我怎么没见过你啊?喂,你们系体育部部长高长风你认识吗?我们挺熟的。你怎么不进系篮球队啊?

火柴厂没有篮球场让他练习,而离家最近的篮球场是在隔壁的汽修厂,而那里的篮球场被汽修厂的街头少年“肥膘”“鸡哥”那伙人统治着。要在那里打球,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看他们的心情和人数。

噢!我。。。。我生过病,体学了很长时间,最近刚刚回到学校,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所以。。。

路波顶着烈日,穿过了环城路,钻过了涵洞,一路上,他没遇见一个行人。他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尽可能地走在树荫下,免得自己被晒黑。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办,回头我和老高推荐一下你,你基础这么好,肯定没问题的。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不怕晒黑,他已经被晒黑了,只是不想被晒得太黑。他妈妈已经警告过他很多次了,“哈儿哦,晒这黑,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了你。”

还是不用了,医生说不让我做剧烈运动,象现在这样简单活动一下还行,太激烈的运动我的腿会受不了的。说着用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右腿。

他和她妈妈都不喜欢听别人的闲话。

噢,那真是可惜了。不过不要紧,如果你觉得闷,尽管来找我,我是经管的,你去我们系打听叶洪江人人都知道。你什么时候手痒了,我陪你在这儿投散篮。好不好?

半个小时后,他走进了铁道边运输公司的一个仓库的空地上,那里有个孤独的篮球架,可怜地还耷拉着个生锈的篮球圈。而另一个早不知去向,水泥地上的球场白线,也难寻痕迹。

好啊,我真的是好久没有投篮了。说罢抓起球,原地一个起跳,身体在空中略微后仰,球稳稳出手。唰的一声,空心入网。

水泥空地上空无一人,只有蝉声。

嘿,真棒。我赞叹到。于是我们俩个你一球,我一球的投了起来,一直到九点多,天都已经黑了,篮框都看不清了,我们才离开球场。建筑系的寝室楼在球场西面,而我们经管系的寝室楼在球场场东面,于是我们在球场门口说再见,约好了明天再玩。

路波看到篮球架很兴奋,其实,他不是第一次来了,他来过好几次,都是在无人的中午。他开始放下手里的水瓶和钥匙,练习起篮球来。他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不要让球滚到草堆里去。铁轨旁的野草长得很深,还有些小水糖积了臭味的废水。

回到寝室后,同寝的黑子推了我一把,嗨,你小子,这边有半场比赛你不打,在那边抱着个皮球投那破篮框你不闷啊?

这里离铁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球是滚不到铁轨上去的。

少来了你,闷也比和你们这些球盲一起玩强啊!你没看我在那儿玩得多兴奋啊?

练了十几分钟后,路波开始有了些感觉,技术也越来越熟练了,篮球倒是蹦到草丛里几次。

看出来了,是挺兴奋的,一个人在那破球场上张牙舞爪的。

当他又一次从草丛里把球捡出来的时候,他忽然看到篮球架下站了个干瘦的老头。

什么一个人啊?你没看?臀乙黄鹜婺歉缑锹穑磕憧慈思仪虼虻媚墙幸桓龊谩1鹚岛湍忝钦獍锛一锉龋叶嘉幢却虻霉R皇撬芄恕!!?rdquo;

“你在搞什么卵?”

我正说得吐沫星子横飞呢,黑子叫我打住,诧异的问道:你说你和另一个人一块打?

路波眨巴眨巴眼睛,打量了下他,估计是刚才进来看到守门棚屋里的老人。

是啊,你没看到吗?一个穿米黄色运动衫的帅小伙

路波并没害怕,他大声说:“没搞什么卵。”

黑子挠了挠头说到:没有啊,我们当时都在场呢,只看你一个人在那又蹦又跳的,一个人把球扔来扔去,有时还不是往篮框里扔。说完用手一指寝室其它床铺的几个人,坐在我上铺的东子也说到:没错,我们当时还说呢,你是不是鬼上身了。因为我们当时也在打球,所以也没多管你。

“这大的太阳,你来这里打球?哈卵哦!”老头说话有气无力,像是

这时,一直躺在床上的小青子突然坐起身来问我:大洪,那个人是咱们学校的吗?哪个系的?叫什么名字?

“你才哈卵!”路波回骂道。

我说到:他说他是建筑系的,叫什么名我忘问了,明天得问问他。

据他所知,这块很荒,只有这个老头守着破旧的运输公司的废品仓库,连蟊贼都不会来,只有野狗和流浪汉会路过。

什么?小青仿佛被针扎了一样,从床上蹦起来,你肯定他是建筑系的?你刚才还说他穿着米黄色运动衫是吗?

这时,路波突然看清老头背后,还有只黄毛的土狗。

是啊,怎么啦?我一脸茫然。

“你讲什么?”老头大声说。

小青颤声说到:但愿是我猜错了,大洪,我哥就是建筑系,我听他说过,他们上届有一个体育部部长,是咱们学校唯一的一个篮球特长生,平常酷爱打篮球,有一次在最里面那个场打球的时候,球架突然倒了,砸伤了他的右腿。后来送到医院,医生说必须把他的腿锯掉,他听了以后非常伤心,大哭大嚷着说不要,后来大家没看住他,他一个爬到医院的窗户上,从三楼跳下去,摔死了。死的时候就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运动衫啊!

路波不再敢说话,盯着狗,狗跟他主人似的,被晒得蔫头蔫脑,强打精神也没有凶相。

啊!?我惊叫了声。你是说,我和鬼打了一晚的篮球。

路波没说话,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橡皮篮球。

大家面面相虚,谁都不吭声了。

老头被这个动作提醒了似的,一把伸手过来抢路波的球,“你搞什么卵?球要收缴了。”

第二天我又来到篮球场等那个小伙子,可是他一直没有来。后来我去建筑系找他们的体育部部长高长风问他们系有没有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爱穿米黄色运动衫,爱打篮球,长得挺清秀的小伙子。高长风说那个人是他师兄,当年是他手把手教他打篮球的,可惜后来被砸伤了腿,想不开,跳楼死了。他们都挺想他的。我听了这话,后背冒了一身冷汗,后来我再也不敢去那个球场打篮球了。

路波大声骂道,“莫抢我的球!”

这时,“呜呜”地驶过一辆货车,叫声吓人,可是车速却缓慢得像个老人,“哐兹~哐兹~”

老头看抢不过路波的篮球,只得凶巴巴地说:“这里不准打球!”

“这里有篮球架,为什么不能打球?”

“打球打球,哈卵哦,吵到老子睡觉。”老头指着他的鼻子,“中午,大人都要睡觉的,你晓得不晓得?”

“打球会吵到你睡觉?”路波不甘示弱地指着身后的铁轨,“这火车不会吵到你睡觉?”

说着,又一辆火车驶过,路波只看见老人的嘴巴在动,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老头突然笑了,指着身后的土狗,说: “以后,不准来这里打球,否则,小心毛毛对你不客气。”

“毛毛?”路波一愣,“你的狗叫毛毛?”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小樱抱着篮球走进了球场,不知道为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