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  雨满池塘,妻突然坐起身

  〖殇〗
  雨阻归程。张生接妻信笺,更添惆怅。
  雨满池塘,成珠,成线,如妻哭泣的脸庞。
  他研磨,铺纸,悬腕提笔,情思流淌。
  “答应妻,学不出名堂,绝不回家乡。现如今,餐风露宿,三年苦读,终于尘埃落定等放榜。”
  梦中见妻憔悴样,恨不能跨马扬鞭,飞奔家乡。催船家急摇橹,归心似箭,跨越山高水长。妻多病,怎敌它岁月风霜?
www.8364.com,  急慌慌,忙下船,湿了鞋,脏了衣,也无妨。
  敲门,叩窗,无人应答。廊前草萋萋,衰败模样。
  问四邻,泪两行。
  “你异乡流浪,她独守空房,急病突袭,半年前已赴黄泉路上。怕扰你苦读,早写好回信代慰远方……”
  三日后,喜从天降,张生中了状元郎。
  一纸红帖,鞭炮响。新坟上,一顶官帽,相伴到天亮。
  (297字)
  〖风波〗
  商场付款,突然提示,银行卡余额不足,付款失败。小兰心急火燎,命令老公火速赶到。
  钱是老公私自挪用的。小兰怒气冲天:“你用钱干嘛不事先告诉我,弄得我,今日在商场,形象很糟糕!”
  老公连忙掏钱买单,惴惴跟在后面。想给她提包,却被小兰一个白眼,如挨千刀。
  到家后,小兰噘嘴,掐腰,不依不饶。冷脸,甩卡,指在桌上乱敲。
  老公欲言又止,良久一声叹息:我前妻,乳腺癌,晚期。见死不救我做不到,又怕你疑心我旧情未了。
  她震惊,良久,握住他的手:大卫,干嘛不早说,走,我们一起去看她,我的心眼没那么小!
  风微动,树轻摇,月色正曼妙。
  (252字)
  〖花瓶〗
  拍卖会上,她相中一只瓷花瓶,他眼也不眨,慷慨答应。
  只要你听话,东西再贵,送你也不心疼!
  她浅笑盈盈。为偿父债,卖身求荣,一夕承欢,心碎成浮萍。
  “我们家乡穷,孩子们上学很头疼,你能捐赠一所小学吗?”斟酌再三,她决心探探口风。
  “我是有钱,可我是个商人,不做赔本的买卖。一群穷鬼,你别跟着瞎折腾!”男人瞪了她一眼,说话很无情。
  泪盈眶,心微疼,强颜欢笑,无边凄冷。
  悄悄攒下钱,托人购桌凳,能为乡亲们做的,她一定竭尽所能。
  眼光流转处,瓷花瓶,幽幽冷冷。
  半年后,瓷花瓶换了主人。而她的家乡,一座“明义小学”刚刚落成。
  (255字)
  〖心动〗
  花影微动,涧水流香。一只舟子,唱晚夕阳。
  他白衣白裤,儒雅又忧伤。
  人声喧,身影动,耳畔忽闻琵琶响。
  回首,却见一女子青衣淡妆,纤纤素手,流水芬芳。
  想搭讪,口难张。灵机一动,慢吟词章。
  女郎惊抬头,素手轻扬,一串音符落衣上。
  轻拢慢捻抹复挑。她朱唇微启,珠圆玉润;他语声清越,情深意长。
  无奈曲终人散,一回眸,已是人海两茫茫。
  一日街头寻友,又闻熟悉琵琶声。惊起却相看:竟是那位姑娘?!
  讶异,窃喜,笑在眉间。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都是宿命文章。
  正欲上前,却被一青衣男子抢了先。黯然,伤感,低头徜徉在小巷。
  突然有人拍他肩:小子,你就是我妹妹念念不忘的少年郎?
  抬眼,朝思暮想的人正站在面前,像一缕阳光。
  (295字)

www.8364.com 1

“嘟嘟”忙着准备写请柬的罗雨曼听到了消息急忙的打开手机,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分手吧”看到这五个字罗雨曼没有拿住手机慌忙的拨通了电话,

周六的午后,窗外阳光灿烂无比,我慵懒地趟在屋内的沙发上。女儿照例要上半天的周末班。我们看着电视,享受难得的假期。

    “喂”对方是雨曼的未婚夫,程诺军

电视上毫无例外放得是柔情蜜意的言情剧,妻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为什么,因为什么,在今天跟我说分手,我问过你决定跟我结婚了吗,你告诉我决定了,我才选择嫁给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带着哭腔的雨曼问着自己的未婚夫,

今天是520,一年中难得招猫虐狗的黄道吉日。

    过了许久

妻突然坐起身,一把关了电视。转头一本正经地问我,“老公,你爱我吗?”

    “我妈不同意!”

“爱,当然爱。”根据多年的经验,我瞬间绷紧全身细胞,处于临战状态,脑袋里高速旋转着,答应的礼物,晚上的大餐,好像没有什么遗漏啊。

      “卧槽!你妈又不是不同意一天俩天了,你特么早干嘛去了!分开吧我不会再像曾经那样卑微的求你留下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此时的雨曼已经把所有的痛苦都化为愤怒

“那就陪我逛街吧!”妻忽然兴致勃勃的,“你都好久没陪我逛街了。”

    “对不起曼曼!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伤害你,”眼中带泪的程诺军挂了电话,他不敢在和雨曼多说一句话,他怕他改变主意,他害怕,他害怕离开她的日子!

我大脑至少当机了十秒,才迟疑地道,“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小曼,新婚快乐!”最好的闺蜜,孙黎给她发了个消息,

“没有。除非你不爱我了。”妻目光炯炯地望着我,声音斩钉截铁。

     

客观地说,像我这样的宅男,平素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逛街欲望的,尤其陪着老婆逛街,尤其在这样一个周末阳光的午后。我一直以为,像我们这样的老夫老妻,偶尔茶余饭后在小区内外压压马路,既锻炼身体,又经济实惠。再说现在的商场有什么可逛的,什么东西不能快递上门?

“我俩完了,出来陪我喝点”雨曼画上了她曾经最讨厌的模样,穿上了曾经她最讨厌的衣服,点上了她曾经最讨厌的香烟,

可是另一方面,又客观地说,在我们这样的三口之家,女王和公主的地位总是至高无上。男人所谓的一家之“主”,多数时侯还是诚惶诚恐的一家之“仆”。所以类似妻的这种心血来潮,我深知一旦来潮就一发不可收拾,坚决、绝决,决不容我稍微的妥协和退缩。

  “哎呦!雨曼来了,”这是曼曼最好的朋友欧阳靖开的一家酒吧,

“就是,我想起你前几天还说要陪我好好逛几次街的。”妻如梦方醒地叫起来,兴致勃勃立刻开始做收拾出门的准备。

    “阿靖,陪我喝点,”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  雨满池塘,妻突然坐起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