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局长也觉得自己的棋艺了不得,  冯建

冯建国从部队转业回来,一直也没有合适的工作,便托关系,才来到城管局的大院看门,当起了保安。
  冯建国自幼好棋,脑子好使,又经过高人指点,且背会好多棋谱,棋艺自然非同一般,曾多次代表局里参加省市象棋比赛,均得冠军。
  说来也巧,最近局里调来一位新局长,也酷爱象棋,他那臭棋篓子,哪是冯建国的对手,有一天下班,二人下棋,众人围观,一盘棋,还没走上几步,局长的棋已无路可走,走哪哪死,弄得局长颜面扫地,灰溜溜地上车扬长而去……当时就有人就小声说冯建国不识抬举,等着下岗吧,冯建国听了也后悔莫急。
  第二天刚上班不久,传达室的电话铃声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冯建国刚拿起电话喂了一声,那头便传来局长的声音:“建国,可有事啊?”
  “啊,局长好,请您指示!”冯建国一听是局长的声音,心里就吓得直发毛,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局长命令完便挂了电话。
  “哎呦,我的娘啊!这回我可倒他奶奶的大霉了,昨天,赢他一棋,今天就找我事了,难道他真的要我下岗?”冯建国边走边想。不一会,就来到六楼局长的办公室。
  当他打开局长办公室门的时候,冯建国一下子懵了,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原来,局长早已把水晶象棋摆好了,而且起身还给冯建国泡了一杯大红袍香茶。
  “来来来,建国,这边坐!我们再杀上几盘!”局长望见了冯建国,急忙起身,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热情地说。
  “局长,这不行吧,我正在上班啊!哪能擅自离岗啊!”冯建国此时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事,出事一切后果由我承担!”局长放下手里的茶杯拍着胸脯笑着说。
  冯建国刚坐下,脑子里又浮现出自己把昨天与局长下棋的事告诉老婆后挨训的情景:你不会让着他,猪脑子!局长的棋你也敢赢,让他多没面子,他可是你单位一把手,说开除你,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哎哟,局长的棋艺原来这么高啊!”冯建国故意走错一步棋,局长乘势一个马后炮把冯建国将死了,局长开心的笑了起来,他知道,他赢的可是省里象棋大赛冠军!
  “局长,好了,我要回去了,上班下棋,我要是被人发现,拉领导下水,我就完了!”冯建国站起了身子说。
  “建国,没事,在我办公室玩,谁会发现?”局长还没过瘾,又把冯建国留了下来。
  冯建国急于想走,一下子又把老婆对讲让棋的事给忘了,只简单的用了一招当头炮,盘龙马,三下五除二就给局长将死了,局长惊得目瞪口呆!冯建国望着局长,此时突然觉得自己起了一身冷汗。
  局长望了望了棋盘,又望了望冯建国说:“从明天起,我把你调到我身边做司机,可好?”局长手里攥着棋子,望着冯建国佩服的说。
  “哟,局长,那太好了,太谢谢您了!”冯建国一下子又激动地嘴角直打哆嗦。
  几年下来,二人几乎天天对弈,局长的棋艺似乎真的长进了不少,而且三六九能“赢”冯建国了,只要是局长一“赢”棋,冯建国便会竖起大拇指说:“局长这步棋真高!实在是太高了!”局长听了都会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天,局长觉得自己的棋艺真的高于冯建国,便把冯建国喊到办公室诡秘的说:“建国啊,有人向上级反映说我违规用人,其实指的就是你,为了减少麻烦,我看你还是回原位置吧!”
  “啊?”冯建国听了,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又回到了原位置。
  这年秋天,全市又要举行象棋大赛,可是单位没给冯建国报名,倒是给局长报名了。
  比赛当天,象棋队伍里杀出两匹黑马,一是局长,二是实验小学四一班小棋手。又经过多轮淘汰赛,一老一小终于坐到一块了,一拼高低。
  赛场上看热闹的真是人山人海,人们都看好局长夺冠,理由很简单,全省冠军都经常败在他手下,何况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可惜,比赛才进行十多分钟时,局长头上便开始冒汗,小孩神态则很轻松自如……没多久,孩子来个一步双将,局长束手就擒。
  赛后,局长惭愧得问:“小朋友,你这棋是跟谁学的?”
  “我爸!”孩子自豪的说。
  “你爸是谁?”局长追问。
  “冯建国,单位里看大门的。”孩子笑嘻嘻的说。
  “啊,冯建国,原来他还有这么高的套路啊!妈的,这几年耍死我了。”局长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说完拂袖而去。
  没过几日,冯建国不知为啥,便被单位开除了。

  老周的儿子和老朱的儿子在一个局里上班,老周的儿子当着局长,老朱的儿子还是普通干事一个。
  老周和老朱都是退休职工,没事都喜欢在公园的一角下象棋,一来二去便认识了。
  下棋的人都说老周是臭棋篓子,棋艺不好,棋风又差,赢棋的时候手舞足蹈,输棋的时候摔盘子骂娘,所以都躲他远远的。这样,老周就大半天只好站在一旁看别人下棋,干着急没办法。
  老朱不一样,棋下得好,教师出身的他又温文尔雅,深受一群老棋友欢迎,大家一边下棋切搓棋艺,一边家里短互相闲聊。
  知道老周的来头后,老朱就开始主动接近老周。老朱每天都主动找老周下棋,并且分寸把握的特别好,每下五盘棋,总是两盘贏三盘输,连夸老周棋艺有长进,自己要老周多学习多请教。老周喜欢听这种恭谁的话,脸上的褶子里都是笑。
  下棋的次数多了,老周发现了一个问题,每次老朱棋盘上的马总是原地卧着,一动不动。
  “你的马腿折了吗,为什么总不跳呢?”老周问。
  “您真高明,连我设的这一局都看出来了?”老朱回答老周的话时,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下了几十年的棋,还真看不出你这是摆得什么局?”听了老朱的话,老周更不知道原由了。
  "唉,我儿子在你儿子手下工作多年了,就像这棋盘上迈不出步儿的马子,总是原他不动,小干事一个。老哥您给我想个办法,怎么才能让他动起来呢,有个一官半职。拜托您了,这是我祖上给我留下的付一黄花木象棋,提在包里几天了,今天给了您吧。这样好的棋子只有您才配得上使用,放在我手里是糟蹋东西。”老朱把背在自己包里的黄花木象棋双手递给了老周。
  别说,老朱的这一局棋真是设对了。
  “你儿子的事我给你办成了,我问过我儿子,很快就会提拨你儿子。”几天后,老周对老朱说。
  两个老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约而同地笑了。

  田局长是局里公认的棋王,每年局里要举办一次象棋比赛,田局长不报名不参赛,单等比赛决出前三名后,田局长才和冠亚季军逐一对局,每次是棋开得胜,输了棋的手下连声说田局技高一筹,甘拜下风。
  在几名副职和中层领导的提议下,局里搞了一个职工活动室,晚上和节假日几个人闲着时便像事先约好了一样到活动室切磋一下棋艺,田局长依然是战无不胜。
  田局长也觉得自己的棋艺了不得,让办公室陈主任建了一个群,经常在手机群里说说棋道。
  放假了,田局长上学的孩子回家后在电脑上安装了网上游戏,其中就有象棋,田局长开始学着在网上下象棋,也好一展自己的身手。游戏大厅分高级场和初级场,田局长没多考虑,直接杀入了高级场。
  田局长迫不及待地与一名网友大战了十几局,无奈对方棋艺太高,双方差距明显,田局长一路惨败。无意间看了一下对手的网名,对方叫无敌神,觉得很熟悉,仔细查看资料,竟是群里的陈主任。田局长再搜索一下群里另外几名好友,发现包括李副局长在内的有几位手下也网上下棋,田局长又挑选了几个好友下了几局,都是一败涂地。
  临了,对方还在对话栏里打出一行字:臭棋篓子,以后就别进高级场混了。
  田局长退出游戏,身子一抑躺在了沙犮上。想起自己以往胜多负少的战绩和今日的惨状,一下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其实不是自己棋高一筹,而是位高一级。
  重权在握啊!
  从此之后,田局长再也没有进活动室对局,局里办完棋赛,任由手下怎么说,他也不去和冠亚季军下棋了。抽空打开电脑,也是进初级场和自己水平相当的人切磋切磋技艺,每次下来有贏有输,也乐在其中,半年以后,下棋水平竟有了不小长进。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田局长也觉得自己的棋艺了不得,  冯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