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征舒也,待虞舜下井之后

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征舒之母,御叔之妻也。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夏姬之子征舒为大夫,公孙宁仪、行父与陈灵公皆通于夏姬,或衣其衣,或裴其幡,以戏于朝。泄冶见之,谓曰:“君有不善,子宜掩之。今自子率君而为之,不待幽闲于朝廷,以戏士民,其谓尔何?”二人以告灵公,灵公曰:“众人知之,吾不善无害也。泄冶知之,寡人耻焉。”乃使人征贼泄冶而杀之。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征舒也,公戏二子曰:“征舒似汝。”二子亦曰:“不若其似公也。”征舒疾此言。灵公罢酒出,征舒伏弩厩门,射杀灵公。公孙宁仪、行父皆奔楚,灵公太子午奔晋。其明年,楚庄王举兵诛征舒,定陈国,立午,是为成公。庄王见夏姬美好,将纳之,申公巫臣谏曰:“不可。王讨罪也,而纳夏姬,是贪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愿王图之。”王从之,使坏后垣而出之。将军子反见美,又欲取之。巫臣谏曰:“是不祥人也。杀御叔,弒灵公,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天下多美妇人,何必取是!”子反乃止。庄王以夏姬与连尹襄老,襄老死于邲,亡其尸,其子黑要又通于夏姬。巫臣见夏姬,谓曰:“子归,我将聘汝。”及恭王即位,巫臣聘于齐,尽与其室俱,至郑,使人召夏姬曰:“尸可得也。”夏姬从之,巫臣使介归币于楚,而与夏姬奔晋。大夫子反怨之,遂与子重灭巫臣之族而分其室。诗云:“乃如之人兮,怀昏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言嬖色殒命也。

《列女传》陈女夏姬2018-07-14 19:29列女传点击量:99

1.不死古帝虞舜

娥皇和女英是虞舜的两个妃子,也是唐尧的女儿。帝尧为了考验虞舜,特地把两个女儿嫁给他。两个公主嫁给虞舜之后,并没有因为自己地位尊贵而蛮横,与虞舜相亲相爱。

虞舜以孝顺闻名,虽然继母与父亲都不喜欢自己,但是不管他们对自己做过什么,他都依然如故。甚至奉养二老益甚。

有一次,父亲与弟弟设计谋杀虞舜,就叫虞舜去修补高处的粮仓。等到舜爬到顶端时,瞽叟马上把梯子搬走,并且点燃粮仓。虞舜看到后,直接从粮仓上斜跳下去,逃过一劫。

瞽叟父子看见不能杀死虞舜,马上又叫他下井去疏浚。待虞舜下井之后,二人马上把井盖盖上,舜最终还是逃了出来。

瞽叟父子二人很生气,连续两次都没有杀掉虞舜。最后心生一计,打算把虞舜直接灌醉杀掉。虞舜接到邀请后,告诉了娥皇女英。两女知道丈夫的父亲与弟弟一直想置他于死地,于是就让舜事先进行药浴。等舜赴约后,果然千杯不醉。最终又逃过一劫。

虞舜经过三次被杀,还是没有怪罪父母弟弟,实在没办法就跑到空旷的地方哭喊:

老天啊!父母啊!为什么?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吗?

有虞二妃者,帝尧之二女也。长娥皇,次www.8364.com,女英。舜父顽母嚚。父号瞽叟,弟曰,敖游于嫚,舜能谐柔之,承事瞽叟以孝。母憎舜而爱象,舜犹内治,靡有奸意。

四岳荐之于尧,尧乃妻以二女,以观厥内。二女承事舜于畎亩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骄盈怠嫚,犹谦谦恭俭,思尽妇道。

瞽叟与象谋杀舜,使涂廪。舜归告二女曰:“父母使我涂廪,我其往?”二女曰:“往哉!”舜既治廪,乃捐阶,瞽叟焚廪,舜往飞出。

象复与父母谋,使舜浚井。舜乃告二女,二女曰:“俞,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从掩,舜潜出。

时既不能杀舜,瞽叟又速舜饮酒,醉将杀之。舜告二女,二女乃与舜药浴汪,遂往。舜终日饮酒不醉。舜之女弟系怜之,与二嫂谐。

父母欲杀舜,舜犹不怨,怒之不已。舜往于田号泣,日呼旻天,呼父母。惟害若兹,思慕不已。不怨其弟,笃厚不怠。

既纳于百揆,宾于四门,选于林木,入于大麓。尧试之百方,每事常谋于二女。

舜既嗣位,升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封象于有庳,事瞽叟犹若初焉。天下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于苍梧,号曰重华。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

——刘向《古列女传•母仪传》

www.8364.com 1

颂曰:夏姬好美,灭国破陈,走二大夫,杀子之身,殆误楚庄,败乱巫臣,子反悔惧,申公族分。

《列女传》陈女夏姬

2.三弃神胎后稷

后稷是周朝的始祖,名弃。传闻他的母亲姜嫄在唐尧时看见一个巨大的足迹,非常好奇就跑过去踩了一下,回家不久后竟然怀孕了。姜嫄认为这个孩子是不祥的,就把他扔掉抛弃了。

把他丢弃到陋巷,那些牛羊却下意识地避开后稷,不去踩他。

接着姜嫄又把他送到森林里,但是到森林砍树的伐木工却主动给他铺垫子盖棉被。

姜嫄还不死心,就把后稷送到寒冰之上,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来往的飞鸟竟然全都飞过去张开翅膀保护他。

姜嫄被打败了,觉得这个孩子非常神异,就把他抱回家了,因为多次抛弃他,就取名为“弃”。

姜嫄者,邰侯之女也。当尧之时,行见巨人迹,好而履之,归而有娠,浸以益大。心怪恶之,卜筮禋祀,以求无子。

终生子,以为不祥,而弃之隘巷,牛羊避而不践。

送之平林之中,后伐平林者咸荐之覆之。

取置寒冰之上,飞鸟伛翼之。

姜嫄以为异,乃收以归。因命曰。姜嫄之性,清静专一,好种稼穑。及弃长,而教之种树桑麻。弃之性明而仁,能育其教,卒致其名。尧使弃居稷官,更国邰地,遂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及尧崩,舜即位,乃命之曰:“弃!黎民阻饥,汝居稷,播时百谷。”其后世世居稷,至周文、武而兴为天子。

——刘向《古列女传•母仪传》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征舒之母,御叔之妻也。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夏姬之子征舒为大夫,公孙宁仪、行父与陈灵公皆通于夏姬,或衣其衣,或裴其幡,以戏于朝。泄冶见之,谓曰:“君有不善,子宜掩之。今自子率君而为之,不待幽闲于朝廷,以戏士民,其谓尔何?”二人以告灵公,灵公曰:“众人知之,吾不善无害也。泄冶知之,寡人耻焉。”乃使人征贼泄冶而杀之。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征舒也,公戏二子曰:“征舒似汝。”二子亦曰:“不若其似公也。”

3.卫礼守信狂魔楚贞姜

贞姜,是齐国国君的女儿,楚昭王的夫人。有一次和昭王出去游玩,昭王把她留在渐台之上,并约定会叫人拿着信物来接她走。可是贞姜不见信符,不愿违背约定,最终被大水冲走而死。

贞姜者,齐侯之女,楚昭王之夫人也。

王出游,留夫人渐台之上而去。

王闻江水大至,使使者迎夫人,忘持其符。使者至,请夫人出。

夫人曰:“王与宫人约,令召宫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从使者行。”

使者曰:“今水方大至,还而取符,则恐后矣。”

夫人曰:“妾闻之:贞女之义不犯约,勇者不畏死,守一节而已。妾知从使者必生,留必死。然弃约越义而求生,不若留而死耳。

于是使者反取符,还则水大至,台崩,夫人流而死。

——刘向《古列女传•贞顺传》

征舒疾此言。灵公罢酒出,征舒伏弩厩门,射杀灵公。公孙宁仪、行父皆奔楚,灵公太子午奔晋。其明年,楚庄王举兵诛征舒,定陈国,立午,是为成公。庄王见夏姬美好,将纳之,申公巫臣谏曰:“不可。王讨罪也,而纳夏姬,是贪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愿王图之。”王从之,使坏后垣而出之。将军子反见美,又欲取之。巫臣谏曰:“是不祥人也。杀御叔,弒灵公,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天下多美妇人,何必取是!”子反乃止。庄王以夏姬与连尹襄老,襄老死于邲,亡其尸,其子黑要又通于夏姬。巫臣见夏姬,谓曰:“子归,我将聘汝。”及恭王即位,巫臣聘于齐,尽与其室俱,至郑,使人召夏姬曰:“尸可得也。”夏姬从之,巫臣使介归币于楚,而与夏姬奔晋。大夫子反怨之,遂与子重灭巫臣之族而分其室。诗云:“乃如之人兮,怀昏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言嬖色殒命也。

颂曰:

4.霸道熊掌吃货总裁楚成王

郑瞀(mào)是随从秦国嬴姓女子陪嫁入楚的郑国女子,楚成王的夫人。有一次,楚成王登上高台俯看后宫众女,后宫众人都争着去看成王。只有一个人例外。郑瞀行走如初,仿佛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于是成王便说:那个女子回过头来!郑瞀没有回应。

成王又说:你回头看我,我就娶你做我的夫人。郑瞀还是不回头。

成王接着说:你回头看我,我就赏赐你千金,并且加封你的父兄。郑瞀还是不回头。

成王坐不住了,就下台走到郑瞀面前,亲自问她原因。

楚成王抱得美人归之后,不久立公子商臣为太子,之后突然又想立公子职为太子。太子知道后就发兵作乱,楚成王被围困。眼看太子大势已成,而且准备杀死自己。既然难免一死,楚成王就请求太子,叫他在处死自己之前让他吃吃熊掌。太子没有答应,楚成王便自杀了。

郑瞀者,郑女之嬴媵,楚成王之夫人也。初,成王登台,临后宫,宫人皆倾观,子瞀直行不顾,徐步不变。

王曰:“行者顾。”子瞀不顾;

王曰:“顾,吾以女为夫人。”子瞀复不顾;

王曰:“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子瞀遂行不顾。

于是王下台而问曰:“夫人,重位也。封爵,厚禄也。壹顾可以得之,可得而遂不顾,何也?”子瞀曰:“妾闻妇人以端正和颜为容。今者,大王在台上而妾顾,则是失仪节也。不顾,告以夫人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后顾,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苟忘义理,何以事王?”王曰:“善。”遂立以为夫人。

处期年,王将立公子商臣以为太子。王问之于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宠子。既置而黜之,必为乱矣。且其人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王退而问于夫人子瞀,曰:“令尹之言,信可从也。”王不听,遂立之。其后商臣子上救蔡之事谮子上而杀之。子瞀谓其曰:“吾闻妇人之事,在于馈食之间而已。虽然,心之所见,吾不能藏。夫昔者,子上言太子之不可立也,太子怨之,谮而杀之。王不明察,遂辜无罪。是白黑颠倒,上下错谬也。王多宠子,皆欲得国。太子贪忍,恐失其所。王又不明,无以照之。庶嫡分争,祸必兴焉。”

后王又欲立公子职。职,商臣庶弟也。子瞀退而与其言曰:“吾闻信不见疑,今者王必将以太子,吾惧祸乱之作也。而言之于王,王不吾应。其以太子为非吾子,疑吾谮之者乎!夫见疑而生,众人孰知其不然?与其无义而生,不如死以明之。且王闻吾死,必寤太子之不可释也。”遂自杀。保母以其言通于王。

是时太子知王之欲废之也,遂兴师作乱,围王宫。

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可得也,遂自经。

——刘向《古列女传•节义传》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召征舒也,待虞舜下井之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