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性梦,情既相逢必主淫

晴雯受诬被逐,悲病相摧,宝玉殷勤地去探看,归后长吁短叹,想起“夜间常醒,又极胆小,每醒必唤人。因晴雯睡卧警醒,且举动轻便,故夜晚一应茶水起床呼唤之任皆悉委他一人,所以宝玉外床只是他睡”。今身边已无晴雯,翻覆难眠,“至五更方睡去时,只见晴雯从外头走来,仍是往日形景,进来笑向宝玉道:‘你们好生过罢,我从此就别过了。’说毕,翻身便走。宝玉忙叫时,又被袭人叫醒”(第77回)。这个性梦,是白日所见所闻所思的结果。

我是润杨,欢迎关注:@润杨的红楼笔记 !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这段梦中故事差不多绵延了整整一回,是《红楼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在这段梦境里,作者不仅预告了小说的基调和书中主要女子的命运,也通过秦可卿完成了对宝玉的性启蒙。让人奇怪的是,作者为何安排秦可卿担当这个任务?论辈分,她是宝玉的侄媳妇;论情分,她将宝玉当做是兄弟看待,现实中的两个人并无丝毫暧昧之情。

事实上,作者安排秦可卿担任这一角色,并非信笔而写,而是有脉络可寻的,是大有深意的。

首先是环境影响,这里是秦可卿的卧室,充满了秦可卿的气质和味道

宝玉休息做梦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秦可卿的卧室。这里的一桌一椅,一榻一帐都充满了香艳色彩(比如武则天的宝镜,赵飞燕的金盘,杨贵妃的木瓜,西施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等等),都充满了秦可卿的气质与味道。环境对人的影响潜移默化,又深刻而重要。身处在这样环境中的青春少年,自是在不知不觉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和暗示。

不仅如此,当宝玉躺下时,眼前是秦可卿“巧笑倩兮”的身影表情,耳边是秦可卿的漫语叮咛,所以当他合上眼时,眼见“秦氏在前”,与秦可卿有所关联也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次是心理暗示,秦可卿是成熟美艳的女子,有着非同一般的魅力

在宝玉日常能够接触到的年轻女性中,秦可卿是最美艳成熟、最温柔平和的少妇。书中说秦可卿“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同时还兼有黛玉和宝钗美貌,她的名字便叫“兼美”,字可卿。此时她已经嫁给贾蓉为妻,正是一个成熟美艳的少妇,对于一个青春少年来说,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虽然荣国府中的王熙凤与秦可卿年龄相仿,也同样貌美如花。但凤姐对于宝玉来说,一来朝夕相处、太过熟悉,他们的感情更像姐弟;二来凤姐性格泼辣,远没有性格温柔的秦可卿更具女性魅力。

对于宝玉来说,秦可卿又美艳又有点陌生,充满了神秘感和诱惑力,所以她是最适合担当起宝玉梦中性启蒙的人。

最后是艺术需要,秦可卿小说中的人设便是情和欲

在红楼众多贵族女子中,无论已婚未婚,几乎都是优雅高贵、端庄贤淑的淑女形象,唯有秦可卿,作者对她的设定便是情和欲,是风情与魅惑。

“秦”的谐音便是“情”,除了与宝玉梦中的云雨情之外,秦可卿的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在这28个字的诗句中,就有四个“情”字;曲子词中亦有“秉风情,擅月貌”“宿孽总因情”之语。

在小说中,秦可卿出场不多,且早早去世,但她几乎成了“情欲”的代言人,从名字到容貌到性格气质都无不充盈着蓬勃旺盛的欲望。

如此,让青春少年宝玉在梦中与她云雨,从而完成性启蒙,实在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至于他们之间的叔侄身份,这一份禁忌和隐秘更有着无可言说的诱惑,更加接近生活的真实和人性的真相。

贾宝玉和秦可卿是有夫妻之实的!脂砚斋:“云龙作雨,不知何为龙,何为云,何为雨?”一语道破贾宝玉乃真龙天子,秦可卿就是废太子胤礽的嫡妻。在贾母眼中,秦可卿是重孙媳中的第一得意之人。贾母便是孝庄太皇太后。秦可卿,正是太子妃瓜尔佳氏。这才是真相!秦可卿的葬礼,乃大清国葬。贾府逾制挪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木。脂砚斋点破作者在葬礼中使用了“十二生肖”。又是作者所用的春秋笔法。作者以此来暗射全中国人的属相,进一步暗指全国人。也就是说秦可卿的葬礼,全国人民都来送葬了。完全符合清史对太子妃瓜尔佳氏葬礼的记载。

贾宝玉在《芙蓉女儿诔》中称晴雯“而玉得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者,仅五年八月有畸。”就是说晴雯在绛芸轩陪伴宝玉的时间是“五年八个月多点”。而这“五年八月有畸”,恰恰是太子胤礽被废后圈禁在咸安宫,太子妃瓜尔佳氏陪伴在废太子身边,直到病逝的时间。这是有史可查的,胤礽第二次被废,被关进咸安宫的时间是康熙五十一年十月十九日。而瓜尔佳氏于五十七年五月下旬病重,七月初去世。恰恰是:五年八月零几天!

脂砚斋透露“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的是史笔,证明是真有其事。另外在第一回,作者“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也已明确强调是真有其事,绝非造谣生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事件,实际上就是康熙和太子妃瓜尔佳氏之间的桃色事件!因为这种“桃色事件”是不可能写进正史的。而批书人又强调“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说明《红楼梦》才是大清正史!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四月,石氏卒。康熙帝称其“秉资淑孝,赋性宽和,作配胤礽辛勤历有年所”。竟破例特命步军统领隆科多率三十名侍卫穿孝,以超过亲王的规格,仍按皇太子妃的待遇予以厚葬。不正是秦可卿奢华隆重出殡场面的写实么?作者将皇宫里的丑闻连同绝密内幕一件一件的抖了出来。所以作者在《甲戌本凡例》里,称自己罪不可免,是不肖子孙。

这段描写是虚实结合,虚的是贾宝玉与秦可卿并没有梦中云雨之事。没有为什么这样写?实应该是曹雪芹婚姻之时因为年岁不大,过去人结婚都早,被家里长者或者亲人告知洞房之事。但长者或亲人不知的是,他早已懂了,身边有丫头一群,有早熟者如袭人早已知晓。

贾宝玉因为秦可卿死吐血,他与秦可卿没有那么深的情感,这是虚写。实应该是作者经历妻子病死或亲人亡时心痛难掩,哀伤之至而吐血。

秦可卿的另一面应该是贾宝玉少年成长过程中内心产生情,人有了情感之时,正处于青春期喜怒哀乐无形之时。也是他第一次亲自面对感受亲人生死离别,情感波动极大。对死的恐惧对生者的同情又惋惜,心痛之至。悲伤过度。对死亡有了认识。

在这之后,对于再亡故者,秦钟,金钏,晴雯,尤二姐,贾敬,他的表现是痛是悲,但能控制住。作者在通过秦可卿之事表达作者情感,秦可卿的身上一些特点有他生活中最爱的感受,与最爱的人。也有他对死亡的认知。通过秦可卿之事虚虚实实的另一种表达。

红楼梦里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一回,是全书的大关节,也是我们研究八十回后情节最主要的凭据。这一回里说到了一件事——宝玉梦遗。

宝玉在秦可卿房里睡了一觉,结果醒来裤子就湿了一大片,袭人比宝玉大两岁,知道怎么回事,回去后宝玉就和袭人发生了云雨之情。

很多人会觉得奇怪,宝玉是叔叔,秦可卿是侄媳妇,宝玉在她的房间里睡觉已经不合礼了,但宝玉还在她的床上有了精神上的第一次,并且与之云雨的是警幻仙子之妹,乳名兼美,又叫可卿。

我们知道,这个警幻仙子之妹正是秦可卿的化身,那么一个叔叔为什么会与侄媳妇有精神上的第一次,而不是别人呢?

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与曹公对秦可卿这个角色的设定有关。秦可卿的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我之前曾有拙作分析过,秦可卿这个女子的一生,是“主淫”的,脂批也说她与身边男子的情属于“情之变种”。

秦可卿与贾珍是公媳,但却发生了关系,这是“情之变种”,我推断出的她与小叔子贾蔷的关系,也是“情之变种”,而她梦中与叔叔辈的宝玉云雨,毫无疑问也是“情之变种”。

什么是“情之变种”呢?就是不正常的男女关系,秦可卿之所以位列十二钗末位,不是因为她死的早,故事少,而是因为她被曹公安上了一个“淫”字。所以脂批又说:问谁幻入华胥境?千古风流造孽人。

其次,这是警幻梦中授意。宝玉是个懵懂顽童,如果不是受荣宁二公之灵所托,警幻可能不会进入宝玉梦中,通过种种手段,想要警其痴顽,导其入于正途。

警幻仙子先是让宝玉看了薄命司的册子,但宝玉没有悟;后来警幻又带其听红楼梦曲子,但宝玉仍然未悟。于是警幻仙子不得不另想办法,于是就秘授宝玉云雨之事,并让他跟自己的妹妹成婚。

受此导引,宝玉在梦中玉可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难解难分,因此有了一场春梦,但我们知道,宝玉刚入梦时,就听到了这样的歌: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这其实就是在警醒宝玉,并提醒世人了,但宝玉太痴,一直都没有了悟。

第三,可卿对宝玉梦境的引领作用。细读我们会发现,宝玉的一场春梦,从始至终都是可卿在起作用,引宝玉入梦的是她,梦中与宝玉云雨的是她,让宝玉醒来的也是她。她对于宝玉的情感来说,应该是起到了引领作用的。

曹雪芹如此安排,一定有他的深意所在。根据脂批我们知道,警幻之妹之所以乳名兼美,正如脂批说的:妙!盖指薛林而言也。宝玉与之云雨,是否也正暗示宝玉与宝钗、黛玉二人之后的姻缘纠葛呢?

当然,我们其实不能把宝玉梦中的可卿与现实中的秦可卿等同于一人,就如同不能简单地把贾宝玉和甄宝玉等同于一人一样。

红楼梦里但凡写到梦境,都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就如太虚幻境两边的对联一样: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当假的成了真的,即便是真的也成了假的。当你一无所有其实你拥有一切。当你拥有一切,其实是一无所有。

谢邀!应该更正一下,文本是秦可卿在梦中演变成了警幻仙姑引导宝玉学会了巫山云雨,袭人是宝玉的复读机。

作者既然写十二钗,而十二钗后来存活下来的巧姐,她犹如娇杏(骁幸),母亲偶然济村妇,她幸得遇恩人。而秦可卿是十二钗中与巧姐一样辈分的人,却是昙花一现,吊死在天香楼(椐脂胭斋批注),她们犹如凤姐和李纨这一对妯娌,都是作者笔下的对比色。

表面看上去作者是洋洋洒洒的细叙家长理短,并且脂胭斋还夸作者厚道,在十年增删中没有直接露骨的写贾珍爬灰逼死媳妇。实际上是作者借蕴藏的典故抒发心中的批判。这小叔子与侄媳妇的事,汉唐宋元明清都有,例如昭君和番时有,貂蝉与董卓吕布,孝庄与洪承畴多尔衮…,这些有勃伦理的故事只是作者又重新演奏一下罢了。所以要劝说阅读者不要去套发生在哪个朝代,不要问为什么,尊照文本,照本宣科就行了。

何况是宝玉喝醉了,醉眼朦胧时幻想自己可能是汉王,可能是夫差,可能是李隆基,可能是安录山…在眼前晃动的是赵飞燕,是西施,是杨玉环,是黛玉,是宝钗…,然后是兼美。用梦游说事就是一块遮丑布。

秦可卿虽大宝玉六七岁,仍是十七八岁初开放的鲜艳花朵,刚过门一二年的新媳妇。秦可卿生的美丽袅娜,兼宝钗黛玉二人的优点为一身,是很俏丽动人的;她的房间布置的又温馨;最主要是她安排宝玉睡在了她的床上。她只知宝玉还小,没曾想宝玉刚进入青春期,看着美人,闻着甜香的气味,躺在舒适的床上做起了春梦。

他告诉人们,别把十一岁的男孩子当小孩子了,他已经懂得欣赏女人了,已经会做春梦了。

从年龄看:彼时宝玉已经十余岁,从生理角度分析,已经处于青春期,正是对男女之事好奇和期待的年龄。而秦可卿,在宝玉的周围的女性里面,年龄虽然比宝玉大,又有辈分之别,但是秦可卿貌美妩媚,且属于知性熟女;其他女子要么年龄太小,要么性情温婉或偏执,宝玉自然不会梦到她们,况且,如若把年龄小的女子安排入梦,既不符合读者的口味,更不符合作者的价值观。

从性格看:宝玉是出了名的情种,而秦可卿则是个具有“放荡”特质的女子,加之貌美妖娆。放在梦中,自然干柴烈火,再合适不过。

从故事衔接看:后文中秦可卿之死虽然有些不合常理,但宝玉的反应却过大,到了吐血的程度不单单是惊讶和意外,更多的应该就是和此梦有关。两人虽实际上没有行云雨之事,但并不代表宝玉没有对秦可卿产生真情;宝玉吐血,恰恰证明宝玉对秦可卿感情不一般。

从作者意图看:意在折射大观园的混乱。我们都知道,红楼梦不仅仅是在讲家族的中兴与没落,更是在折射现实所处朝代的兴亡。宝玉与秦可卿梦中云雨,暗指社会同样丧失伦理道德。反映了作者对现实的不满。

秦可卿前身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的妹妹。她在仙境的工作是专管风情月债。

神英侍者是宝玉的前身。在仙境时,警幻把妹妹许配给了神英侍者。可卿,即有宝钗之冷香,又有黛玉之清雅。在人间,是宝黛的合体。

黛玉前生是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仙草。得神英侍者灌溉之恩,后来修成个人形。一日,神英侍者动了凡心,想去人间经历一番,就去说与警幻仙姑。仙姑正好欲结、欲了人间一批风流情债,就得以应允。降珠草知道后,也请求入凡,想就此还上神英侍者的灌既之恩。仙姑听后,觉得难办:此批入凡都只为情债,这滴水之恩如何还得?仙草就说,自己去人间用眼泪来还。仙姑听了,觉得倒也有趣。于是批准入册。

于是警幻仙姑命妹妹也入凡尘,化身可卿,去了结这批风流情债。这乃她的职责所在。

在人间,可卿与宝玉云雨。一则,他们前生是真夫妻。二则,在云雨之时,完成警幻交给她的任务:给宝玉做好性爱起蒙的功课。好牵起一干风流劫。同时,又提点宝玉,你别忘了自己是神英侍者,不要流恋在脂粉堆中,早取功名、早完差使、早回仙界。

可卿人间任务了后,即回仙界向警幻交差。大观园里的宝钗和黛玉,就像可卿的分身:一个要宝玉读书、考科举、奔功名。一个只跟他讲爱、讲心、讲情。从下凡始就注定,宝玉最终必定要获功名。黛玉也如前愿还尽所有浇灌之水。宝玉的差事就在不求功名之前,调香弄粉、怜香惜玉这一段。他金榜题名时,就是他尘缘了却日。所以,可卿交他造孽之法,也提醒他交差的正事。这都是仙家使命,前因后果,无可逃遁。

因为宝玉人格不健全,有恋母情结。

性梦就是指在梦中与异性谈情说爱,甚至发生两性关系。性梦其实是正常的生理心理现象,如《红楼梦》中贾宝玉因午觉于秦可卿的卧室,在一种女性气味极为浓烈的氛围中,便“惚惚的睡去”,做了一个亲历“太虚幻境”的长梦。书中第5回是这样说的;贾宝玉在梦中看到了“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的好景致,又翻阅了“金陵十二钗”的“正册”、“副册”、“又副册”,上标一群娇美女性的命运归宿,图文并茂。最后,警幻仙子引他去一“香闺绣阁”之中,里面有一位女子,既似宝钗又似黛玉,“乳名兼美字可卿”,让宝玉与她“今夕良辰,即可成姻”。警幻又“秘授以云雨之事”。“那宝王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贾宝玉的这个性梦所涵盖的内容,完全是他生活中的思维活动,在睡眠中来自体内体外的刺激下,才得以完成和呈现。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问:秦可卿是宝玉侄媳,又大他许多,太虚幻境为何是她和宝玉发生云雨?

梦中的理想环境,不正是贾府客观存在的场景?贾宝玉终日和姊妹们及丫鬟们亲密相处,息息相关,对她们的崇拜、怜爱与同情,曲曲折折地反映在那些册子上;而所谓“可卿”,既像黛玉又像宝钗,宝玉与之成婚,并有“云雨”之事,则表现他此段时间对宝钗、黛玉的特别珍重,和对二者只能选择其一的矛盾心理。名为“可卿”,说明性梦的最主要促成因素,是由于秦可卿邀其至她的卧室午睡,以及在卧室中的所见所闻所嗅所触所想。这个性梦,导致了宝玉的梦遗,“只觉冰凉一片沾湿”(第6回)。“至于这种人,在睡梦的时候,自动恋活跃的结果,会引起性欲亢进,在男子更会遗精,则毫无疑义的是一个十分正常的现象。”(《性心理学》,“性爱的睡梦”) 由于性梦导致遗精,虽说是正常的,但若沉溺此中,频繁地于性梦中进行交接,造成严重的梦遗,则有伤身体,甚或殒命。如书中的贾瑞便是一例。贾瑞是一个未婚男子,心怀不善,打起凤姐的主意来,以图获得性爱的欢乐。凤姐软言相拒,不悟,又毒设相思局予以惩治,仍不猛醒。贾瑞被弄得神魂颠倒,整日似醒似梦,病情日甚一日。于是,有道人送来“风月宝鉴”,劝他改邪归正,一收妄念。但贾瑞病入膏肓,不以反面(镜上有吓人的骷髅)为戒,只喜看正面。“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第12回)。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这里好”秦氏笑道:……那宝玉刚合上眼,便惚惚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于所在。

梦是一种奇异的现象,而做梦的经验,也是人所共有的。梦在心理学上的解释是:睡眠中,在某一阶段的意识状态下所产生的一种自发性的心理活动。在此心理活动中个体身心变化的整个历程,称为做梦。性梦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心理现象,无需因此而感到罪恶。性梦是虚幻的,不是现实,所以也不能沉迷于梦境的自由奔放、无拘无束。

图片 1

“风月宝鉴”自然是小说家安排的一个道具,以增加小说的妙旨。其实,所表现的是贾瑞由痴情妄念所产生的连续性的性梦,“色欲耗神”、“恣淫伤身”,终于使贾瑞命归黄泉。丫头小红看上了贾芸,贾芸亦有此意。当小红遗帕,被贾芸拾去,这个情节使小红何等的激动,又产生种种惬意的联想,便酿出她的一个性梦。“忽朦胧睡去,遇见贾芸要拉他,却回身一跑,被门槛绊了一跤,唬醒过来,方知是梦。”此中的“绊了一跤”,又透现出小红对这种爱恋关系的担心,即贾芸毕竟是主子身份,一个丫头的“高攀”到底会遇到重重障碍,如同“门槛”一般(第25回)。

嫩寒鎖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贾宝玉因听人说起还有一个甄宝玉,和他相貌、身材、秉性一模一样,甚觉奇异。在睡下后,忽得一梦,梦见自己去了甄府,见到许多美丽的丫头,进行一场有趣的谈话;然后,走进一座屋子,“只见卧榻上有一个人卧着,那边有几个女孩儿做针线,也有嬉笑顽耍的。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一个丫鬟笑问道:‘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这同样是一个性梦,虽说梦中所访的是甄宝玉,但表现的是他对温柔脂粉之乡的眷恋,那种氛围是充满性爱色彩的。“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一句,何尝不是贾宝玉自己的心理活动,一个林妹妹多愁多病,让他操过多少心啊!(第56回)以上这些梦虽然乱七八糟,但仍属性梦的范畴。林黛玉的性梦以忧虑、恐惧为多,这与她孤苦的身世,多愁多病的体质,以及过于敏感的性情有关,而贾宝玉的性梦多与他恋女情结有关。

梦里的可卿不是宝玉的侄媳妇。

在梦里,宝玉跟着秦氏来到了一处所在,看见了警幻仙姑,这时候,宝玉就忘记了秦氏。

梦里的可卿是警幻仙姑的妹妹,不是贾蓉的媳妇,不是宝玉的侄媳妇。她只是宝玉的媳妇,宝玉在可卿的引导下,与之云雨没有心理负担。

可卿与宝玉在现实中除了在她房里睡一觉外,不会有什么肌肤接触的,因为当时在房里陪着宝玉睡觉的有四个丫头:袭人、媚人、晴雯和麝月。

无论是可卿与宝玉年龄相仿,还是比宝玉年龄大许多,都不影响宝玉的梦。

这个问题提得好。我想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第五回本来说的很清楚: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

第五:秦可卿,在太虚幻境中,是警幻仙姑许配给宝玉的妻子:

在曹雪芹最初的构思中,秦可卿是一个“情淫”人,她是自缢死的,曹雪芹对她是严厉遣责的,原因如下:

谢邀!

第四:第十三回原标题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听脂胭斋劝,方删去天香楼事,改回目为“秦可卿死封龙禁卫”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个性梦,情既相逢必主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