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当遂死,牛应声而拜

桓冲西宁陵,正会夕,当烹牛。牛忽熟视帐下上大夫甚久,目中泣下。知府祝之曰:“汝若能向自家跪者,当启活也。”牛应声而拜,众甚异之。太傅复谓曰:“汝若遍拜大伙儿者,真往。”牛涕殒如雨,遂拜不唯有。值冲醉,不得启,遂杀牛。冲醉止,得启,冲闻之叹息,召督痛加鞭罚。

○牛下

晋太元中,高衡为魏郡太师,戍石头。其孙雅之在厩中,云有神来降,自称“白头公”,拄杖光耀照屋,与雅之轻举宵行。暮至京口,晨已来还。后雅之父亲和儿子为桓玄所灭。

护军琅琊王华有一牛,甚快,常乘之。齿已长,华后梦牛语之曰:“衰老不复堪苦。载叁人勉强可以,过此必死。”华谓临时梦,与三人同醉载还府,牛果死。

《逸士传》曰:尧让天下於许由,由逃之。巢父闻而洗耳於池滨。樊坚字仲父,牵牛饮之,见巢父洗耳,乃驱牛而还,耻令牛饮其下流。

侯官县向来ト下神,岁终,诸吏杀牛祀之。沛郡武曾作令断之。经一年,曾迁作建威参军。当去,神夜来问曾:“何以不还食?”声色极恶,甚相呵叱。诸吏便于道中买牛共谢之,此神乃去。

曲阿虞眩所居宅内有一皂树,大小围高十余丈,枝条扶疏,荫覆数家,诸鸟依其上。眩令奴斫上枝,因坠殆死,空中有骂詈者,言“虞眩,汝何意伐家居”,便以瓦石推掷,大小并委顿如屯,一年便消灭。

《关中记》曰:周玄年,老子之度关,经略使喜先敕门吏曰:"若有老头子从东来,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关。"其日,果见老公乘青牛车求度关。吏入白之,喜曰:"诺,道今来矣!作者见贤人矣!"即带印绶出迎,设弟子之礼。

南康宫亭庙殊有神验。晋孝武世,有一沙门至庙,神仙雕塑见之,泪出沟通,因标姓字,则昔友也。自说:“我罪深,能见济脱不?”沙门即为斋戒诵经,语曰:“作者欲见卿真形。”神云:“禀形甚丑,不可出也。”沙门苦请,遂成为蛇身,长数丈垂头梁上,一心听经,目中血出。至一日七夜,蛇死,庙亦歇绝。

殷仲宗以隆安初入蜀,为毛璩参军。至涪,夜群暮宿在亭屋中,忽有一鬼,体上皆毛,于窗棂中执仲宗臂。仲宗大呼,左右来救之,鬼乃去。

杨泉《物理论》曰:武帝拜少翁为文成,岁馀无效果与利益。乃作帛以饮牛,阳言此牛有异应。杀而视之,得帛书。武帝识其手迹,其言鬼怪,乃急穷竟其事,事急而首服。於是诛文成而隐其事。

安侯世高者,安歇国王子,与大张者共出家学道。舍卫城,值主不称大长者子辄恚,世高恒呵戒之。相持二公斤年,云当至迈阿密。值乱,有一个人逢高,唾手拔刀,曰:“真得汝矣!”高大笑,曰:“作者宿命负对,故远来相偿。”遂杀之。有一少年云:“此远国异人,而能作吾国言,受害无难色,将是神人乎?”众皆骇笑。世高神识还生苏息国,复为王作子,名世高。以年二十,复辞王学道。十年数,语同学云:“当诣会稽毕对过青城山,访知识。”遂过华盛顿,见年少尚在,径投其家,与说昔事,大欢快,便随至会稽。过嵇由庙,呼神共语,庙神蟒形,身长数丈,泪出,世高向之语,蟒形便去,世高亦还舡。有一妙龄上舡,长跪前,受咒愿,因遂不见。华盛顿客曰:“向妙龄即庙神,得离恶形矣。”云庙神就是宿长者子,后庙祝闻有鼻气,见大蟒死,庙从此神歇。前至会稽,入市门,值有相打者,误中世高头,即卒。布宜诺斯艾Liss客遂事佛精进。

石酉时,太极殿图传奇人物之象,头缩入肩中。

《地镜图》曰:齐气之见为牛。

晋元帝世有甲者,衣冠族姓,暴病亡,见人将上天诣司命,司命更推校,算历未尽,不应枉召,主者发遣,令还。甲尤脚痛不能够行,无缘得归,主者数人共愁,相谓曰:“甲若卒以脚痛无法归,作者等坐枉人之罪。”遂相率具白司命,司命思之深入,曰:“适新召东夷康乙者,在北门外,这个人当遂死。其脚甚健,易之,相互无损。”主者承敕去,将易之,胡形体甚丑,脚殊可恶,甲终不肯。主者曰:“君若不易,便长留此耳。”不获已,遂听之。主者令三位并闭目,倏忽几人却已各易矣,即遣之,豁然复生。具为亲戚说,发视,果是胡脚,丛毛连结,且胡臭。甲本士,爱玩手足,而忽得此,子不欲见,虽获更活,每忧伤,殆欲如死。外人见识此胡者,死犹未殡,家近在笳子浦。甲亲往视胡尸,果见其脚著胡体。正当殡敛,对之泣。胡儿并有至性,每节朔,儿并悲思,驰往抱甲脚号兆。忽行路相逢,便攀登啼哭。为此每出入,恒令人守门,避防胡子,生平憎秽,未常误视,虽三伏炎暑,必复重表,无暂露也。

义兴周起出为谢每司马,在江陵。妻许氏在家,夜遥见屋里白光,一死人头在地,血流甚。大惊怪,固然失去。后起被法。

《云气占》曰:常胜将军如牛,北夷之气如牛。

晋有干庆者,自行消灭。时有术士吴猛语庆之子曰:“干侯算未穷,笔者试为请命,未可殡殓。”尸卧静舍,唯心下稍暖。居14日,猛中午至,以水激之,日中许,庆苏焉,旋遂张目开口,尚未发声,阖门皆悲喜。猛又令以水含洒,乃起。口疮数升,兼能开口,二二十二日重操旧业。初见十数人来,执缚桎梏到狱,同辈十余名以次旋,对次未至,俄见吴君北面陈释,王遂敕脱械,令归。所经官府皆见应接吴君,而吴君与之抗礼节,不知悉何神也。

伊Lisa白港王仲德,年老。少时遭乱避胡贼,绝粒二十三日。草中卧,忽有人抉其头,呼云“可起陷枣”。王便寤,瞥见一小儿长四尺,即隐,乃有一囊乾枣在前,啖之小有力气,便起。

郭子横《洞冥记》曰:玄封四年,大秦献花蹄牛,高六尺,尾环绕角,生四耳。

太元中,北地人陈良与沛国刘舒友善,又与同郡李焉共为商贾,曾获厚利,共致酒相庆,而焉害良,以苇裹之,弃之荒草。经十许日,良复生回家,说死时见一位著赤帻,引良去,造一城门,门下有一床,见一长者执朱笔对古籍标点改良籍,赤帻人言曰:“向下土有壹个人,姓陈名良,游魂而已,未有统摄,是以今后。”校籍者曰:“可令便去。”良既出,忽见同伙刘舒,谓曰:“不图于此相见。卿今幸蒙尊神所遣,然作者家厕屋后桑树中,有一狸常作魔鬼,小编家数数横受忧虑。卿归,岂会为本身说此邪?”良然之。既苏,乃诣官诉,李焉伏罪,仍特报舒家。亲朋好朋友涕泣云:“悉如言。”因伐树,得狸杀之,其怪遂绝。

山东人赵良,与其老乡诸生之长安。至新安界,遇霖雨粮乏,相谓曰:“饥那得美味的吃食邪!”应时羹饭具有,有人声,语云:“进疏食。”众取啖之,各得饱。

又曰:玄封两年,大秦献牛,善走多力。使辇铜石以起望仙宫,迹在石上,皆如花形。故阳关之外,有花德克萨斯奥斯汀分校科。

北府索卢真者,本中郎荀羡之吏也,以晋太元七年7月首病亡,经一宿而苏,云见羡之子粹,惊奇曰:“君算未尽,然官须得三将,故不得便尔相放。君若知有干扌建如君者,当以相代。”卢真即举弓颖,粹曰:“颖堪事否?”卢真曰:“颖不复下已。”粹初令卢真疏其名,缘书非鬼用,粹乃索笔自书之,卢真遂得出。忽见一曾邻居者,死已七八年矣,为太山门主,谓卢真曰:“索里正独得归耶?”因属卢真曰:“卿归,为谢笔者妇,笔者未死时,埋万陆仟钱于宅中山大学床的底下,本欲与妇人市钏,不意奄终,不得言于恋人。”卢真许之。及苏,遂使人报其妻,已卖宅移居武进矣,因往语之,仍告买宅主令掘之,果得钱如其数焉,即遣妻与女市钏。寻而弓颖亦亡。时辈共奇其事。

谢安、石当桓温之世,恒惧不全。夜忽梦乘桓车,行十六里,见白鸡而止,不得复前。莫有解此梦者。及温后代居宰相,历十四年,得疾,安方悟云:“十六里者,十七年。见鸡住者,今国王在西。吾病殆将不起乎。”少日而卒。

《英雄记》曰:董仲颖少常游羌中,与豪帅相结。后更归耕于野,诸豪帅有来从之者,卓乃为杀耕牛与之共宴乐。

琅琊人姓王,忘名,居临安。妻朱氏以太元四年病亡,有孤儿。王复以其年7月暴死,时有二十余名皆乌衣,见录云,到大家、白壁床,如皇城,吏朱衣素带、玄冠介帻,或所被著悉珠玉相连结,非世中国仪器进出口总集团服。复将前,见一个人长大,所著衣状如云气。王向叩头,自说妇已亡,余孤儿尚小,无依奈何,便流涕。此人为之动容,云:“汝命自应来,为汝孤儿,特与两年之期。”王诉云:“七年不足活儿。”左右一个人语云:“俗尸何痴!此间四年,是世中三十年。”因便送出,又活三十年。

蔡廓作豫章郡,未发,大儿始迎妇在路,次儿欲妇度舡,衣挂舡头,遂堕水,即没。徐羡之作衡阳,登敕两岸,厚赏渔人及昆,命其寻觅,至二更不得。妇哀泣之间,就如如梦闻而告之曰:“吾今在卿舡下。”以告婢,婢白之。令水工没觅,果见尸坐在舡下。初出水,颜色如毕生。

皇甫谧《高士传》曰:民有牛暴管宁田者,宁为牵着凉处,自饮食,还牛主。主得牛,大惭。

升迁平末,故章县女婿有一女,居深山,余杭广求为妇,不许。公后病死,女诣县买棺,行半道,逢广,女具道情事,女因曰:“穷逼。君若能往家守父尸,须本人还,便为君妻。”广许之。女曰:“笔者阑中有猪,可杀以饴作儿。”广至女家,有拚掌欣舞之声。广披篱,见众鬼在堂,共捧弄公尸。广把杖大嗥入门,群鬼尽走。广守尸,取猪杀。至夜,见尸边有老鬼伸手吃肉,广因捉其臂,鬼不复得去,持之逾坚,但闻窗外有诸鬼共呼,云:“老奴贪食至死,甚快!”广语老鬼:“杀公者必是汝!可速还精神,作者当放汝。汝若不还者,终不置也。”老鬼曰:“作者儿等杀公耳。”即唤鬼子,可还之,公渐活,因放老鬼。女载棺至,相见惊悲,因娶女为妇。

宫亭湖边傍右间有石数枚,形圆若镜,明可鉴人,谓之“石镜”。后人过,以火燎一枚,其人眼遂失明。

《先贤行状》曰:王烈字彦光,通识达人。时国中有盗牛者,牛主得之,盗者曰:"我邂逅吸引,从今现在交阅过。子既已赦宥,幸无使王烈知之。"人有以告烈,烈以布一端遗之。间年中,行路老父担重,有人代担行数十里,欲至家,置之而去。问姓名,不以告。老父复行,失剑於路。有中国人民银行而遇之,欲置而去,惧后人得之,遂守掷炅暮。剑主还见之,即前担人也。老父揽其袂曰:"子前跟吾担,不得姓名。今子复守吾剑,未若子之仁者。请告吾姓名,吾将以告王烈。"乃语之而去。老父以告烈,烈曰:"世有仁人,吾未之见。"使人推之,乃昔时盗牛人也。

有新死鬼,形瘦疲顿,忽见生时友人,死二十年,肥健相,问讯曰:“卿那尔?”曰“吾饥饿,殆不自任。卿知诸方便,故当以法见教。”友鬼云:“此甚易耳!但为人肇事,人必大怖,当与卿食。”新鬼往入大墟东头,有一家奉佛精进,屋西厢有磨,鬼就推此磨,如人推法。此家主便语子弟曰:“佛怜吾家贫,令鬼推磨。”乃辇麦与之。至暮,磨数十斛,疲顿乃去,遂骂友鬼:“卿那诳小编!”又曰:“但复去,自当得也。”复从大墟西头,入一家奉道门,傍有碓,此鬼便上碓,如人舂状,此人又言:“明日鬼助某甲,今复来助作者。”益辇谷与之,又给婢簸筛,至暮得五十斛不与鬼食。鬼暮归,大怒曰:“吾与卿家婚姻,非他比,如何见欺。以三三十日助人,不得一瓯饮食!”友鬼曰:“卿自不遇耳。此二家奉佛事道,情自难动。今去,可觅百姓家,为肇事,则一律得。”鬼复去,得一家门前有竹竿,从门入,见有一批女人窗前共食,至庭中有一白狗,便抱令空中央银行。其家见比来未有此怪,占云:“有客鬼索食。可杀狗,并甘劲酒饭于庭中祀之,可得无她。”便如师言,鬼果大得食。此后恒作怪,友鬼之教也。

晋义熙中,羌主姚略坏遵义沟取砖,得一双雄鹅,并深黑,交颈长鸣,声达九皋。

《圣地亚哥先贤传》曰:罗威字德仁,爱琴海雍州人。邻家牛数入食其禾。既不可逐,乃为断刍,多着牛家门中,不令人知,数数如此。牛主惊怪,不知为哪个人。阴广求,乃觉是威。自后更相约率检犊,不敢复侵威田。

明州刘青松,晨起见一个人著公服赍版,云用为鲁郡长史,投版便去,去后亦不复见版。来日复召曰:“君便应到职。”青松知必死,入告爱妻,处分家计,洗浴。至晡,见车马吏侍左,青松奄忽而绝,家里人咸见其升车,南出百余步,渐高不见。

楚威王少时好猎,有人献一鹰,文王见之,爪距神爽。殊绝常鹰,故为猎于云梦。置网布野,烟烧涨天,毛群羽族,争噬竞搏。此鹰轩颈瞪目,远视云际,无搏噬之志。王曰:“吾鹰所获以百数,汝鹰曾无奋意,将欺余耶?”献者曰:“若效于雉兔,臣岂敢献。”俄而云际有一物,凝翔鲜白,不辨其形,鹰便竦翮而升,矗若飞电,瞬羽堕如雪,血下如雨,有大鸟堕地,度其两翅,广数十里,两口边有黄,人莫能识。时有博物君子曰:“此大鹏雏也。”文王乃重赏之。

《玄中记》曰:大月支及西胡有牛,名曰反牛。前几天割取其肉三四斤,前几天其肉已复,创即愈也。

安宁人姓韦,北伐姚泓之时,归国。至都,住亲知家,时已获济,有客来问之,韦云:“今虽免虑,而体气忄然,未有□思。作一羹无由能得,至凄苦。”夜中眠熟,忽有叩床□□者,云:“官与君钱。”便惊出户,见壹仟钱在外,又见一乌□帻子执板背户而立,呼主人共视,比来已不复见,而□用之。

项县民姚牛,年十余,父为乡人所杀。牛卖衣市刀,图欲报仇。后手刃之于众中。吏捕得,官长深矜孝节,为推迁其事,会赦得免。后令出猎,争霸入草,草右有红磡数处,马将趋之,忽见一老举杖击马,马惊避,不得及鹿。令怒引弓将射之,老曰:“在那之中有井,恐君堕耳。”令曰:“汝为什么人?”老跪曰:“民姚牛父也。感君活牛,故来谢恩。”因灭不见。令感,在官数年,多惠于民。

又曰:万岁树精为青牛。汉桓尝出行河上,忽有一青牛从河中出,人惊走。都督何公时为中士将军,有勇力,走逆牛。牛槛瀚,走还何,公以右边手挽牛足,右臂持斧斫牛头而杀之。此青牛者,万年之木也。

吕顺丧妇,更娶妻之从妹,因作三墓,构累垂就辄无成。25日顺昼卧,见其妇来就伺寝,体冷如冰。顺以死生之隔,解语使去。后妇又见其妹,怒曰:“天下男生复何限,汝乃与本人共一婿。作冢不成,笔者使然也!”俄而夫妇俱殪。

桂阳罗君章,二十许,都未故意学问。常昼寝,梦得一鸟卵,五色杂光,不似凡间物。梦里因取吞之,于是渐有理想,遂更勤学,读九经,以清才闻。

《嵩高记》云:山有大松或千岁,其精变为青牛。

庾崇者,建元中于江州溺死。尔日即还家,见形如一生,多在妻皋氏室中。妻初恐惧,每呼诸从女作伴,于是鬼来渐疏,时或暂来,辄忿骂云:“贪与生者接耳,反致疑恶,岂副作者归意邪。”从女在内纺绩之具,遂见空中拨乱,或投之于地,从女怖惧皆去,鬼即常见。有一男才三虚岁,就母求食,母曰:“无钱,食那可得。”鬼乃凄怆,循其儿头,曰:“吾不幸早世,令汝穷之。愧汝念汝,情何极已。”忽见将二百钱置妻前,云:“可为儿买食。”如此经年,妻转贫苦不立,鬼云:“卿既守节,而清贫若此。直当相迎耳。”未几妻得疾亡,鬼乃寂然。

句中原人至南海野还,暮不至门,见路傍有小屋,灯火相应。投寄宿,有一小女不欲与男子共宿,呼邻家女自伴,夜去弹琴箜篌。至晓,这厮射去,问其姓字,女不答,弹弦而歌曰:“连绵葛上帘,一缓复一ㄌ。欲知小编姓名,姓陈名阿登。”

《蜀王本纪》曰:秦惠文王欲伐蜀,乃刻五石牛,置金其后。蜀人见之,以为牛能大便金,蜀王以为然。即发卒千人,使五丁力士拖牛成道。致三枚於伊斯兰堡。秦道得石牛力也。后遣里胥孙膑等随石牛道伐蜀也。

马仲叔、王志都并辽东人也,相守至厚。叔先王卒,后忽形见,谓曰:“吾不幸早亡,心恒相念。念卿无妇,今为卿得妇。当以十四月二十二日送诣卿家,但埽除设床席待之。”到日,都密埽除施设,天忽烈风,白日昼昏,向暮风停,寝室中忽有屏帐自施,发视在那之中,床的上面有一妇,花媚庄敬,卧床的上面,技术气息中表。内外惊怖,无敢近者,唯都得往。弹指便苏起坐,都问:“卿是何人?”妇曰:“笔者海南人,父为清和里正。临当见嫁,不知何由,突然在此。”都具语其意,妇曰:“天应令本人为君妻。”遂成夫妇,往诣其家,大喜,亦以为天相与也,遂与之。生一男,后为南郡郎中。

月湖区事故经荒乱,人民饥死,枯体填地。每至天阴将雨,辄吟呻叹声,聒耳如蛙。

杨龙骧《泰州记》曰:石牛在城西。石虎当衰,石牛夜唤,声闻三十里。事奏虎,虎遣人打落牛两耳及尾,以铁钉钉四脚。今具存。

柳州校尉王矩为新德里,矩至西安,见一个人长丈余,著白布单衣,将奏在岸边呼矩奴子过自家。矩省奏,为杜灵之,人舡共语,称叙希阔。矩问:“君京兆人,曾几何时发来?”答云:“朝发。”矩怪问之,杜答曰:“天上京兆。身是鬼,见使来诣君耳。”矩大惧,因求纸笔,曰:“君必不解天上书。”乃更作折卷之,从矩求一小箱盛之,封付矩,曰:“君今无开此,到华盛顿可视耳。”矩到数月,ぉ悒,乃开视书,云令召王矩为左司命主簿,矩意大恶,因疾卒。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此人当遂死,牛应声而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