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车载明,湖都曰流渎四面所隈都也

硕县下有眩潭,以视之眩人眼,因以为名。傍有田陂,昔有人,船行过此陂,见一大蛟死在陂上,不得下。无何,见一人长壮乌衣立于岸侧,语行人云:“昨下陂不过而死。可以报眩潭。”行人曰:“眩潭无人,何可报?”乌衣人曰:“但至潭,便大言之。”行人如其旨。须臾,潭中有号泣声。

○湖

栾侯 阳起 欧明 李高 黄原 贾逵 李宪 张璞 洛子渊 陈虞 黄翻 阳雍 钱祐 徐郎 丁氏妇 阿紫

晋元熙中,桂阳郡有一老翁。常以钓为业。后清晨出钓,遇大鱼食饵,掣纶甚急,船、人奄然俱没。家人寻翁于钓所,见老翁及鱼并死,为钓纶所缠。鱼腹下有丹字,文曰:“我闻曾潭乐,故纵担潭来。碟死弊老翁,持钓数见欺。好食赤鲤,今日得汝为。”

《广雅》曰:湖,池也。

栾侯

太元年中,临海有巫李,不知所由来。能卜相作符水,治病多愈,亦礼佛读经。语人曰:“明年天下当大疫,此境尤剧。又二纪之后,此邦则宁。西北大郡,僵尸横路。”时汝南周叔道罢临海令,权停家,直云:“周令今去,宜南行,必当暴死。”便指北山曰:“后二十日,此山之下应有异□者事彰也。”后十余日,大石夜颓落百丈,碎磕若雷。庾指为临海太守,过之,周设馔作伎。至夜,庾还舫口。天晓,庾自披屏风,呼叔道:“何痴不起。”左右抚看,气绝久矣。到明年,县内病死者数千。

《说文》曰:湖,大陂也。

汉中有鬼神栾侯,常在承尘上,喜食鲊菜,能知吉凶。甘露中,大蝗起,所经处,禾稼辄尽。太守遣使告栾侯,祀以鲊菜。侯谓吏曰:蝗虫小事,则当除之。言讫,翕然飞出。吏仿佛其状类鸠,声如水鸟。吏还,具白太守。即果有众鸟亿万,来食蝗虫,须臾皆尽。

徐琦每见一女子姿色甚美,便解臂上银铃赠之。

《史记》曰: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舜灭之,此在德不在险。

阳起

董卓信巫,军中常有巫都言祷求福利。言从卓求布,仓卒无布,有手巾,言曰:“可用耳。”取笔便书巾上,如作两口,一口大、一口小,相累以举,谓卓曰:“慎此也!”卓后为吕布所杀,后人则知咒吕布也。

《晋书》曰:陈训少学天文,孙皓以为奉禁都尉,知皓必败。时钱塘湖开,或言天下当太平,青盖入洛,皓以问训。对曰:"臣能望气,不达湖开塞。"退告友曰:"青盖入洛,将以舁榇衔璧之事,非吉祥也。"

河南阳起字圣卿。少时疟疾,于社中得书一卷,《谴劾百鬼法》。为日南太守。母至厕上,见鬼,头长数尺。以告圣卿。圣卿曰:此肃霜之神。劾之来出,变形如奴。送书京,朝发暮返。作使当千人之力。有与忿恚者,圣卿遣神夜往,趣其床头,持两手,张目正赤,吐舌柱地,其人怖几死。

淮南牛渚津,水极深,无可算计。人见一金牛,形甚瑰壮,以金为锁绊。

《宋书》曰:会稽太守孟顗事佛精恳,而为谢灵运所轻,尝谓顗曰:"得道应须慧业文人,卿昇天当在灵运前,成佛必在灵运后。"顗深恨之。会稽东郭有回踵湖,灵运求决以为田,顗坚执不与,又求始宁岯崲湖为田,顗又固执。灵运谓顗非存利民,正虑决湖多害生命,言论毁伤,与顗遂构仇隙。

欧明

耒阳县东北有芦塘,淹地八顷,其深不测。中有大鱼,常至五日一跃,奋出水,大可三围,其状异常。每跃出水,则小鱼奔进,随水上岸,不可胜计。

《唐书》曰:褚无量,字弘度,杭州盐官人也。幼孤贫,厉志好学,家近临平湖。时湖中有龙斗,倾里闬就观之,无量时年十二,读书晏然不动。

庐陵邑子欧明者,从贾客道经彭泽湖。每过,辄以船中所有,多少投湖中。见大道之上,有数吏皆著黑衣,乘车马,云是清洪君使,要明过。明知是神,然不敢不往。吏车载明,须臾见有府舍,门下吏卒。吏曰:清洪君感君有礼,故要君。以重送君,皆勿取,独求如愿耳。去,果以缯帛赠之,明不受。但求如愿。神大怪明知之,意甚惜之,不得已,呼如愿,使随明去。如愿者,清洪婢,常使取物。明将如愿归,所须辄得之,数年成富人。意渐骄盈,不复爱如愿。正月岁朝,鸡初一鸣,呼如愿。如愿不即起,明大怒,欲捶之。如愿乃走于粪上,有昨日故岁扫除聚薪,足以偃人。如愿乃于此逃,得去。明渭逃在积薪粪中,乃以杖捶粪使出。又无出者,乃知不能得。因曰:汝但使我富,不复捶汝。今世人岁朝鸡鸣时,辄往捶粪,云:使人富。(出《博异录》。明乐本作出《录异传》。)

某郡张甲者,与司徒蔡谟有亲,侨住谟家。暂停数宿,过期不返。谟昼眠,梦甲云:“暂行忽得暴病,患心腹痛,胀满不得吐下,某时死。”主人殡殓,谟悲涕相对,又云:“我病名乾霍乱,自可治。但人莫知其药,故今死耳。”谟曰:“何以治之?”甲曰:“取□□生断去脚,吞之则愈。”谟觉,使人往甲所验之,果死。问主人,病时日皆与梦符。后有乾霍乱,试用辄差。

《风俗通》曰:湖都曰流渎四面所隈都也。《周官》:扬州,其浸五湖。按张勃《吴录》,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以其周行五百馀里,故以五湖为名。(虞翻又云,太湖另有五道,别谓之五湖。)或说以太湖、射贵湖、上湖、洮湖、(洮湖一名长塘湖,在主乌。)滆湖为五湖。按《国语》吴越战於湖,直在笠泽一湖中战耳,则知或说非也。

李高

会稽施子然,有一人身著练单衣合,直造席,捧手与子然语。子然问其姓名,即答曰:“仆姓卢名钩,家在坛,边临水。”复经半旬中,其作人掘田塍西沟边故屋,忽见大顷满中蝼蛄,将近斗许,而有数头极壮,一个弥大。子然至是始悟曰:“近日客称卢钩,反音则蝼蛄。家在坛,即西坎也。”悉灌以沸汤,自是遂绝。

《隋大业记》曰:五月夏至前三五日,吴郡太湖中白鱼,向湖侧浅水菰蒲之上产子,民得采之,随时贡於洛。

王莽时,汉中太守五更往祭神庙,遗其书刀,遣小吏李高还取之。见刀在庙床上,有一人,著大冠绛袍,谓高曰:勿道我,吾当祐汝!后仕至郡守。年六十余,忽道见庙神,言毕而此刀刺高心下,须臾而死。莽闻甚恶之。(出《广古今五行记》)

晋司空郗方回葬妇于禹山,使会稽郡吏□史泽治墓,多平夷生坟,复□处构制甚伟,器物殊盛。冢发,闻鼓角声,自是每如此。

《扬州记》曰:太湖一名震泽,一名笠泽,一名洞庭。(《史记》: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裴骃注云:今湖中苞山有名穴,其深洞无知其极者,名洞庭,洞庭对曰彭蠡,则知因此穴之名通呼洞庭彭蠡,即宫庭湖名也。《越绝书》云:太湖周三万六千里,在吴兴也。)

黄原

元嘉初,散骑刘隽家在丹阳郡。后常闲居,而天大□雨,见门前有三小儿,皆可六七岁,相率狡狯而并不沾濡。隽疑非人,俄见其争一瓠壶,子隽引弹弹之,正中壶,霍然不见。隽出问,人前得一壶而泣曰:“此是小儿物,不知何由在此。”隽具说之。

《荆州记》曰:宫亭,即彭蠡泽也,谓之彭泽湖,一名汇泽。青草湖一名洞庭湖,(洞庭湖,亦谓之太湖,在巴陵郡。)云梦泽一名巴丘湖。凡此并昭昭尤著又广大也。

汉时,泰山黄原,平旦开门,忽有一青犬,在门外伏,守备如家养。原绁犬,随邻里猎。日垂夕,见一鹿,便放犬。犬行甚迟,原绝力逐,终不及。行数里,至一穴,入百余步,忽有平衢,槐柳列植,垣墙回匝。原随犬入门,列房可有数十间,皆女子,姿容妍媚,衣裳鲜丽,或抚琴瑟,或执博棋。至北阁,有三间屋,二人侍值,若有所伺。见原,相视而笑云:此青犬所引致妙音婿也。一人留,一人入阁。须臾有四婢出,称太真夫人白黄郎,有一女,年已弱笄,冥数应为君妇。既暮,引原入内。有南向堂,堂前有池,池中有台,台四角有径尺穴,穴中有光,照映帷席。妙音容色婉妙,侍婢亦美。交礼既毕,晏寝如旧。经数日,原欲暂还报家。妙音曰:人神道异,本非久势。至明日,解佩分袂,临阶涕泗,后会无期,深加爱敬。若能相思,至三月旦,可修斋戒。四婢送出门,半日至家。情念恍惚。每至其期,常见空中有軿车,仿佛若飞。

清河崔茂伯女结婚裴氏,刻期未至,女暮已提一金罂受一升许,径到裴床前立,以罂赠裴。

干宝《搜神记》曰:由拳县,秦时长水县,始皇时童谣曰: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有妪闻之,朝往窥门,将欲缚之,妪言其故。后门将以犬血涂门,妪见血走去,忽有大水欲没县。主簿令幹入白令,令曰:"何忽作鱼。"幹曰:"明府亦作鱼。"遂沦为湖。

贾逵

顾长康在江陵爱一女子。还家,长康思之不已,乃画作女形,簪著壁上,簪处正刺心。女行十里,忽心痛如刺,不能进。

郑缉之《永嘉记》曰:怀北县有蒋公湖,父老云,先代有祭祀祈请者,湖辄下大鱼与之。

贾逵在豫郡亡,家迎丧去。去后,恒见形于项城。吏民以其恋慕彼境,因以立庙。庙前有柏树。有人窃来砍伐,始投斧刃,仍著于树中,所著入寻而更生。项城左右人,莫不振怖。

余杭人沈纵,素贫。与父同入山,还,未至家,见一人,左右导从四百许,前车辎重,马鞭夹道,卤簿如二千石。遥见纵父子,便唤住,就纵手中燃火。纵因问是何贵人,答曰:“斗山王,在余杭县南。”纵知是神,叩头云:“愿见助。”遂去。后入山,得一玉枕,纵从此如意。

《秦州记》曰:武都郡前有湖。义熙初,有白龙於湖升天。

李宪

桓玄既肆无君之心,使御史害太傅□道子於安城。玄在南州,忽见一平上帻人持马鞭,通云:“蒋侯来。”玄惊愕然,便见阶下奴子御车,见一士大夫,自云是蒋子文,君何以害太傅,与为伯仲。顾视之间,便不复见。

盛弘之《荆州记》曰:宫亭湖庙神甚有灵验,途旅经过,无不祈祷,能使湖中分风而帆南北。

龙舒陵亭,有一大树,高数十丈,黄鸟十数巢其上。时久旱,长老共相谓曰:彼树常有黄气,或有神灵,可以祈雨。因以酒脯往。亭中有寡妇李宪者,夜起室中,忽见一绣衣妇人曰:我树神也,以汝性洁,佐汝为生。朝来父老皆欲祈雨,吾已求之于帝。至明日日中,果大雨,遂为立祠。宪曰:诸卿在此,吾居近水,当致少鲤鱼。言讫,有鲤数十头,飞集堂下。坐者莫不惊悚。如此岁余。神曰:将有大兵,今辞汝去。留一玉环,曰:持此可以避难。后袁术、刘表相攻,龙舒之民皆流去,唯宪里不被兵。

广陵韩晷字兴彦,陈敏反时,与敏弟恢战于寻阳,还,当下马,觉鞭重,见有录锦橐,中有短卷书著鞘,皆不知所从来。开视之,故纸佛神咒经。

又曰:巴陵南有青草湖,周回数百里,日月出没其中。湖南有青草山,故因以为名。

张璞

成彪兄丧,哀悼情气,昼夜哭泣。后钓于泽,经所其饮处,释纶悲感。有大鱼跳大船中,俯视诸小鱼,彪仰天号恸,亻免而见之,悉放小鱼,大者便跳出船去。夜见兄来共语,提二十罂酒、一盘梨,就之引酌相劝。

刘澄之《荆州记》曰:华容县东南有云梦泽,一名巴丘湖,荆州之薮也。

张璞,字公直,不知何许人也。为吴郡太守。征还,道由庐山。子女观于祠堂,婢使指像人以戏曰:以此配汝。其夜璞妻梦庐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采择,用致微意。妻觉怪之。婢言其情。于是妻惧,催璞速发。中流,舟不为行。阖船震恐。乃皆投物于水,船犹不行。或曰:投女则船为进。皆曰:神意已可知也,以一女而灭一门,奈何?璞曰:吾不忍见之。乃上飞庐卧,使妻沈女于水。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乃得去,即璞见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于当世也!乃复投己女。及得度,遥见二女在下。有吏立于岸侧,曰:吾庐君主簿也。庐君谢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义,故悉还二女。问女,言:但见好屋吏卒,不觉在水中也。

襄阳城南有秦民墓,为性至孝。亲殁,泣血三年,人有为其□蓼莪诗者,民闻其义,涕泗不自胜。

刘澄之《豫州记》曰:陈县地有芍陂湖,魏将王陵与吴将张休交战处也。

洛子渊

孙权时,南方遣吏献簪。吏过宫亭湖卢山君庙,请福。下教于巫,求吏簪。吏叩头曰:“簪献天子,必乞哀念。”神云:“临入石头,当相还。”吏遂去。达石头,有三尺鲤鱼跳入船,吏破腹得之。

黄闵《武陵记》曰:有湖名为丹陂,周围数百顷,青波澄映,洲屿相望。

后魏孝昌时,有虎贲洛子渊者,自云洛阳人。孝昌中,戍於彭城。其同营人樊元宝,得假还京师,子渊附书一封。云:宅在灵台南,近洛水乡。但至彼,家人自出相看。元宝如其言,至灵台南,见无人家。徙倚欲去,忽见一老翁,问云:从何而来?傍徨于此?元宝具向道之。老翁云:是吾儿也。取书,引元宝入。遂见馆阁崇宽,屋宇佳丽。既坐,命婢取酒,须臾,见婢抱一死小儿而过,元宝甚怪之。俄而酒至,酒色甚红,香美异常。兼设珍羞,海陆备有。饮讫告退。老翁送元宝出云:后会难期,以为凄恨。别甚殷勒。老翁还入。元宝不复见其门巷。但见高崖对水,渌波东倾。一童子可年十四五,新溺死,鼻中血出。方知所饮酒。是其血也。及还彭城,子渊已失矣。元宝与子渊同戍三年,不知是洛水之神。

安闻者,安成之俗师也,善于幻术。时王凝之为江州,向王当行,阳为王刷头,簪荷叶以为帽,与王著。当时亦不觉帽之有异。列坐之后,荷叶乃见,举座惊骇,王乃知之。

《武昌记》曰:武昌长湖通江,夏有水,冬则涸,于时靡所产植。陶太尉立塘以遏水於此,常自不竭,因取琅琊郡隔湖鱼菱,以着湖内,菱甚甘美,异於他处,所产鲋鱼,乃长三尺。

陈虞

晋朱黄祖奉亲至孝,母病笃,夜祷于天。天汉开,时有一老公将小儿持箱自通,即以两丸药赐母,服之患顿消,因以停宿。夜中厅事上有五色气际天,琴歌清好。祖往视之,坐斗帐里,四角及顶上各有一大珠,形如鹅子,□彩炫耀。

刘道真《钱塘记》曰:明圣湖在县南,去县三里,父老相传有金牛时见,神化莫测,故以明圣垂名。

陈虞,字君度。妇庐江杜氏,常事鬼子母,罗女乐以娱神。后一夕复会,弦管无声,歌音凄忾。杜氏常梦鬼子母,遑遽涕泗云:凶人将来。婢先与外人通,以梯布垣,登之入。神被服将剥夺毕,加取影像焚剉而去也。

晋太康元年,余杭人姓王,失其名,往上舍,过庙乞福。既去,已行五六里,忘履。未及取,一白衣人持履后至,云官使还君,化为鹄,飞入田中。

《西京杂记》曰:顾翱少失父,事母,母好食雕胡饭,常帅子女躬自采撷,还家导水凿川供养,每有盈储。家近太湖,湖中乃生雕胡,无复杂草,虫鸟不敢至焉,遂得以为养。郡县表其闾舍。

黄翻

石勒问佛图澄:“刘曜可扌金,兆可见否?”澄令童子斋七日,取麻油掌中研之,燎旃檀而咒。有顷,举手向童子掌内,晃然有异,澄问有所见否,曰:“惟见一军人,长大白皙,有异望,以朱丝缚其肘。”澄曰:“此即曜也。”其年果生扌金曜。

《江乘地记》曰:滆湖中有嘉鱼美莼。

汉灵帝光和元年,辽西太守黄翻上书:海边有流尸,露冠绛衣,体貌完全。翻感梦云:'我伯夷之弟,孤竹君子也。海水坏吾棺椁,求见掩藏。'民嗤视之,皆无病而死。

刘松在家,忽见一鬼,杖剑斫之。鬼走,松起逐,见鬼在高山岩石上卧,仍往逼突,群鬼争走,遗置药杵臼。及取余药回,将还家,为人合药时,临熟取,一经此臼者无不效验。

刘欣期《交州记》曰:有一湖去合浦四十里,每阴雨日,百姓见有铜船出水。又有一牛在湖中,以鸡酒为祭便大获鱼;若此礼不设,惟得牛粪而已。

阳雍

广陵有冢,相传汉江都王逮之墓也。常有村人行过,见地有数十具磨,取一具持归,暮即叩门,求磨甚急,旦送著故处。

《述征记》曰:柏冲为江州刺史,遣人周行庐山,冀观灵异。既陟崇巘,有一湖,匝生桑树,有白鹄,湖中有赤鳞鱼,使者渴极欲往饮水,赤鳞张鳍向之日使者不敢饮。

魏阳雍,河南洛阳人。兄弟六人,以佣卖为业。公少修孝敬。达于遐迩。父母殁,葬礼毕,长慕追思,不胜心目。乃卖田宅,北徙绝水浆处,大道峻坂下为居。晨夜辇水,将给行旅,兼补履 ,不受其直。如是累年不懈。天神化为书生,问曰:何故不种菜以给?答曰:无种。乃与之数升。公大喜,种之,其本化为白璧,余为钱。书生复曰:何不求妇?答曰:年老,无肯者。书生曰:求名家女,必得之。有徐氏,右北平著姓,女有名行,多求不许。乃试求之。徐氏笑之,以为狂僻,然闻其好善,戏笑媒曰:得白璧一双,钱百万者,与婚。公即具送。徐氏大愕,遂以妻之。生十男,皆令德俊异,位至卿相。今右北平诸阳,其后也。

平都县有南陂,上有冢,行人于陂取得鲤。道逢冢中人来,云:“何故取吾鱼!”夺著车上而去。

《南康记》曰:空山上有平湖,湖中有艑底浮在湖中,动摇便起风雨。

钱祐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吏车载明,湖都曰流渎四面所隈都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