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出往叔高,元长视其堕臂

大和中,有従事江夏者,其官舍尝有奇妙。每夕见一高个儿,身尽黑,甚光,见之即悸而病死。后有许元长者,善视鬼。従事命元长以符术考召。后一夕,元长坐于堂西轩下,圣人忽至,元长出一符飞之,中其臂,剨然有声,遂堕于地。圣人即去。元长视其堕臂,乃一枯木枝。至次日,有门童谓元长曰:“堂之东隅有枯树焉。先生符今在其上。”即往视之。其树有枝稍折者,果圣人所断臂也。即伐而焚之。宅遂无怪。

木怪 张叔高 陆敬叔 聂友 董奇 赵翼 魏佛陀 临淮将 崔导 贾秘 薛弘机

天宝初,有王薰者,居长安延寿里中。常一夕,有三数辈挈食会薰所居。既饭食,烛前忽有巨擘出烛影下,薰与诸友且惧,相与观之。其擘色黑,而有毛甚多。未几,影外有语曰:“君有会,无法一见呼耶愿得少肉置掌中。”薰莫测其由,即与之。其臂遂引去。少顷,又伸其臂曰:“幸君与小编肉,今食且尽,愿君更赐之。”薰又置肉于掌中,已而又去。于是相与谋曰:“此必怪也。伺其再来,当断其臂。”顷之果来,拔剑斩之。臂既堕,其身亦远。俯而视之,乃一驴足,血流到处。今日,因以血踪寻之,直入里中民家。即以事问民,民曰:“家养一驴,且二十年矣。夜失一足,有似刃而断者焉。方骇之。”薰具言其事,即杀而食之。

古典管文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卢虔 僧智通 江夏从事

古典经济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张叔高

桂阳士大夫江夏张辽字叔高,留其使(明抄本、陈校本无“留其使”三字,按《风俗通·怪神篇》“留其使”作“去鄢令”)家居买田。田中有树木十余围,扶疏盖数亩,地不生谷。遣客伐之,有赤汁六七斗出。客惊怖归,具白叔高。高怒曰:“树老赤汁,有什么等血!”因活动,复斫之。血大流洒。叔高使先斫其枝。有一空处,见高大公可长四五尺,忽出往叔高。叔高乃逆格之。如此凡数回头(“头”原文“顾”。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左右皆怖伏地,而叔高恬如也。徐熟视,非人非兽。遂伐其木。是岁,司空辟高为侍都督荆州上大夫,以居二千石之尊,过家门,荐祝祖孝,竟无她怪。

陆敬叔

吴先主时,陆敬叔为建筑和安装郡太尉。使人伐大樟树,不数斧,有血出,树断,有物人面狗身,从树中出。敬叔曰,此名“彭侯”。乃烹食之。白泽图曰:“木之精名彭侯,状如小狗,无尾。可烹食之。”

聂友

吴聂友字文悌,豫章新涂人。少时贫贱,常好射猎。见一白鹿,射之中,寻踪血尽,不知所在。饥困,卧梓树下。仰见所射鹿箭,著树枝,怪之。于是还家赍粮,命子弟持斧伐之。树有血,遂截为二板。牵置陂中,常沉,时复浮出。出家必有吉(“吉”原来的小说“言”,据《搜神后记》八改)。友欲迎宾客,常乘此板。或于中流欲没,客大惧,友呵之,复浮。仕官如愿,位至丹阳都督。其板忽随至石头,友惊曰:“此陂中板来,必有意。”因解职还家。二板挟两边,16日即至。自尔后,板出或为凶祸。今新涂北二十里余,曰封溪,有聂友截梓树板涛牂柯处。牂柯有樟树,今犹存,乃聂友回日所栽,枝叶皆向下生。

董奇

京兆董奇庭前有树木,阴映甚佳。后霖雨,奇独在本土,有小吏言,太承云府君来。乃见承云著通天冠,长八尺,自言(“言”原版的书文“有”,据明抄本改)。为方伯,某第三子有隽才,方当与君抵触。明日,觉树下有异。每晡后无人,辄有一少年就奇语戏,或命取饮食。如是5个月。奇气强壮,一门无疾。奇后适下墅,其仆客四人送护。言树材可用,欲贷之,郎常不听,今试共斩斫之。奇遂许之。神亦自尔绝矣。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忽出往叔高,元长视其堕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